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第二日便要弃车登船,一早三辆马车齐齐停在汉水谢娘渡渡口,天色仅仅微亮,因为南歌出狱比想象的顺利,所以稍微早到了一会儿要等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咿呀”一声,黑衣翁老六先下车,毕秋寒跃上车顶四下张望了一阵,确定无事才出声招呼:“南兄,出来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南歌撩开车帘一跃而下,一甩袖到了江边一块礁石之上,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突然一声长啸破云,仿佛要吐尽大半年监牢的郁闷,声震四野连绵不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翁老六皱眉,这位南公子也太满不在乎,毕秋寒为他的安全处处小心,他却浑然不在意,这一声若是让人听见,毕秋寒改下汉水的一番苦心可就全部白费了。昨夜漆黑大牢昏暗,他也没瞧清楚这位名门之后长什么样子,今日一见,南歌风姿飒爽俊朗洒脱,确是风流倜傥。他正打量着南歌,南歌三十二三,比毕秋寒似乎年长了一些,毕秋寒自没有南歌俊朗潇洒,但翁老六私心评价,他若有女儿定是嫁与毕秋寒,那才是可以依靠的男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好难听——”却听车厢里传出一声睡意惺忪的声音,一个头从车窗里探出来,有气无力地伸出一只手,“姓南的你别叫了,好难听好吵……”

半壁江图书频道

翁老六这下乐了,还没来得及定睛去看这位堪称天下第一的少爷公子,另一声轻笑已经入耳,“啪啪”两声,有人鼓掌:“好功力。”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第三辆马车上下来的也是一位蓝衫少年,那一身蓝得近似于白,此人眉目清秀纤细,身材也不高,年纪看起来竟然只有十七八岁,声音也很轻柔。这样的人居然就是碧落宫的宫主,让毕秋寒毕恭毕敬的人?在场的其他三双眼睛瞪得老大,眼球几乎没掉下来,南歌第一个开口问:“阁下是?”

内容来自半壁江

蓝衫少年虽然年幼纤弱,一股子精细易碎的稚嫩样,但神色很舒缓。那轻笑的样子看起来极是舒服,令人不知不觉就全身放松,像全身的疲惫都随着他不紧不慢的语调缓缓从毛孔里散去,人跌入了无比温暖舒适的空间里,只想听他多说两句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姓宛郁,双怀月旦。”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位是碧落宫的宛郁宫主。”毕秋寒对比他年轻十岁的蓝衫少年行礼,肃然道,“弟子见过宫主。”

]3 `. u7 p* T. |' |/ f. y, S8 D

宛郁月旦笑起来让人惊讶尴尬之意全消。“在外面不用这么规矩。”他全无架子地对翁老六和南歌点头微笑,“翁前辈好、南公子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晚育是什么姓?”马车上被忽略的人齆声齆气地插口,“月蛋是什么名字?为什么不叫作鸡蛋?怎么有人叫这种怪名字的?”这插口的人自然除了圣香不可能有别人。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宛郁月旦并不生气,他的确没看见在场还有第四个人,便抱歉地转头微笑:“古人把品评人物称作月旦评,我想先父是取品评天下人物之意,所以没有考虑念起来蛮奇怪的。”他往前走了一步,“对不起我眼睛不好,看不清这位公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此言一出翁老六再次愕然,南歌皱眉,这么年轻的孩子居然是个半瞎子?亏他长了一双黑白分明清澈漂亮的眼睛。“你看不见?”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嗯……看不太清楚。”宛郁月旦看起来并不烦恼他看不清楚的事,“所以我没有练武,从小就看不清楚,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

半壁江图书频道

碧落宫的宫主居然不会武功?南歌和翁老六面面相觑,苦笑摇头:“那么宫主不应单身涉险。” 内容来自半壁江

宛郁月旦虽然年轻但笑起来眼角已有微微纤细的皱纹,那皱纹看起来并不显老,倒显出一股舒服好看的温柔。“嗯……我也这么说,但秋寒总说我该出来找个大夫看眼睛。”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话也有道理,但也不必这个危险的时候出来。翁老六陡然感到责任重大,宛郁月旦不会武功,那一位圣香少爷纯属胡闹,南歌性情洒脱不听管束,他和毕秋寒二人要把这三人送到君山可谓危险重重。 banbijiang.com

宛郁月旦就如知道他在想什么,好脾气地解释了一句:“我说既然要出来,就好好地出来一次吧。我人在宫里其实是很闷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位也——把江湖当作游戏的地方?翁老六的苦笑快要变成干笑了。“宫主还年轻,不知道江湖的险恶……”他刚说到一半,却见宛郁月旦已经站在圣香的车边很好奇地看着一只大兔子:“我可以摸摸它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车里三秒钟之内用兔子收服一位大人物的圣香连头都收进了车里,只留下声音在外面:“可以啊,小灰不咬人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就是兔子啊?”宛郁月旦好奇地摸着胖兔子的茸毛,“原来兔子有这么大……”他抬起头来展颜一笑,“比我想象的大多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世界上和想象的差很远的东西多的是。”圣香懒洋洋地在车里道,“下蛋的,人老是清高就不知道什么叫常识,你就是一个典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宛郁月旦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很有道理呢。”

半壁江中文网

“当然,本少爷说的话永远是最有道理的,就算没道理也是有道理,对的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翁老六苦笑,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毕秋寒一说到圣香就头痛,这位少爷当真厉害!比什么都厉害!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还是第一次见宫主笑得这么开心。”毕秋寒深深吸了口气,长长地吐了出去,“我们总是太依赖他,老是忘了他也只有十八岁。”他轻声自语。

]3 `. u7 p* T. |' |/ f. y, S8 D

南歌抬起头望天,天色逐渐清明。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船来了。”突然在场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开口的人是南歌、圣香、宛郁月旦。 copyright Banbijiang

翁老六猛一抬头,就见车帘一阵激荡,一个人一跃而出,清晰的晨曦之下那肌肤容貌玲珑漂亮如琉璃,也没让人看清楚他就“哗”的一声直奔江边去了。“船哦——在这里哦——”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宛郁月旦怀抱着那只大兔子微笑,南歌和毕秋寒一副早已知道他会如此的表情,翁老六叹了口气,他已经隐约可以猜到将来的旅程会多么热闹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几个人弃车登船,各人只提了少许换洗衣裳,除了圣香那两个奇重无比的大箱子之外,也并不麻烦。倒是那两个箱子往船上一压,压得船夫直皱眉头,嘀咕着又不是要出嫁,还搬这东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乌篷船顺江而下,只要这两天安静无事很快就到君山洞庭湖。但船行十多里,翁老六就已经察觉岸上有人跟踪。

]3 `. u7 p* T. |' |/ f. y, S8 D

“秋寒,”翁老六和毕秋寒相处几日不再和他客气,直呼他的名字,“前面是弯道。”

banbijiang.com

翁老六的言下之意毕秋寒自然清楚,点了点头,他负手站在船头,淡淡道:“岸上一共两批十四人,武功不算太高,但可能会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们之中,有几人会下水?”南歌插了一句,“我先说,我对水一窍不通。”

内容来自半壁江

翁老六开始在船上四下打量着要如何对付可能的凿船之灾:“我水性可以,带一个人也行,只是不知道秋寒如何?”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秋寒眉头深蹙:“勉强可以,淹不死吧。”听他的口气,要他下水之后再带一个人是肯定不行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宛郁宫主可识水性?”翁老六问。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毕秋寒苦笑:“宫主久在宫中不练武功,下水肯定不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就是说弃船绝对行不通,我们几个人必要保船。”翁老六叹了口气,他没问圣香会不会游泳,想也知道从来不出门的丞相公子怎么可能会在这汉水大河里游水?“南公子守住船尾,秋寒守船头,宛郁宫主和秋寒一道,圣香和南公子一道,我下水保船,大家各自小心。”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圣香不必和南兄一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圣香不必和我一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和南歌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说了各自一愣,不禁相视一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怎么?”翁老六诧异,“你们都不愿护着那位大少爷?” 内容来自半壁江

南歌哈哈一笑:“翁老小看了圣香。”他一拂袖子自去船尾,一足踏立船尾收起的横帆头,江风猎猎他自夷然不动。看他如此气势,对将来的危机似乎并不放在眼里,让人也跟着精神一振。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大少爷只要不害人就好。”毕秋寒也淡淡地站在船头,“翁老不必担心他。”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既然两位都这么说我就不管他了,只是那大少爷人在何处?从刚才就不见人影。”翁老六在船里张望,苦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毕秋寒微微一震:“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船坞里传来宛郁月旦好脾气的声音:“圣香下水去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什么?”船里的三个人同时一呆,异口同声地问,“什么时候下水去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宛郁月旦一点不受惊地微笑:“在翁前辈说前面是弯道的时候,他说要抓鱼煮鱼汤,就跳下去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跳下去你不阻止他?”翁老六直冒冷汗,从刚才到现在船已经开了好一段距离,谁知道刚才他说弯道的时候船是在哪里?水里说不定已经有埋伏,他到底会不会游水,这么轻易就跳下去了?宛郁月旦也太轻率了,难道他竟不会担心圣香的安全?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为什么要阻止他?”宛郁月旦奇怪地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翁老六张口结舌:“他到底会不会水?” 半壁江中文网

“不会水的话,他为什么要跳下去呢?”宛郁月旦奇怪地看着翁老六,好像他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会水的话,他为什么要跳下去呢?翁老六呆了一呆,苦笑,那说得也是。只是看宛郁月旦浑然不萦怀的样子,当真完全不为圣香担心,即使圣香会水,这么跳下去也是很危险的吧?他怎么能如此泰然?这位宫主……也是个很奇怪的少年人。

半壁江中文网

“翁老,下水!”耳边传来毕秋寒沉声的低喝,没有时间考虑圣香的事了,弯道在即,两岸的人马在前头的滩地已经清晰可见,就在他一喝之间数支引火的长箭已经破空而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毕秋寒揭起船上的船帆挥挡,船帆厚实巨大,他内力灌透船帆,劲风震荡,当头而来的引火箭纷纷掉入江中。但他双手舞帆便无法分神兼顾其他,一瞥眼间已然看见水中暗影重重,果然有人潜泳凿船,人影只怕有十数人之多。翁老六一个人怎么能抵挡这许多人?他默不作声,但已经在考虑一旦失船如何逃生,或许要劈下几块木板借力而去,反正己方几人侥幸武功都不差,兼带一位宛郁月旦是绰绰有余了。 半壁江中文网

正当他心中计议得定时,水中远远冒出几缕血丝,但离船甚远。毕秋寒心中一凛,看样子翁老六被他们诱开,这船是非沉不可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船头火箭,船尾的南歌却正在和人激战。火箭射来的时候两个人影从岸边的滩地乘小舟抢占船尾,这两人武功都不弱,南歌和两人激战正酣,可能要再过三十招方能分出胜负。船坞里的宛郁月旦却很镇定,虽然他看不清楚,却始终嘴角带笑,仿佛他根本不是坐在一艘随时会沉会起火的小船里,而是坐在什么高雅安静的客厅里一般。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且慢!”激战至一半,南歌突然发声喊停,“阁下是……” copyright Banbijiang

正在他发声的时候,对方冷哼一声:“要杀就杀,不必多话!”开口之间他掌风直逼南歌眉目,把他没说完的一句话压了下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哗”的一声,远离小船的地方翁老六冒出水面,显然也经过一场激战喘息未定,但见距离小船已经如此之远,不禁脸色大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啊……”滩头射箭的有人惨呼,是毕秋寒抄手接箭反手甩了回去,弓箭手起了惧色有些混乱,此时船距离滩头已经很近了,弓箭宜远不宜近,如果距离再缩短毕秋寒很有可能扑上岸来,那可就十分可怕了。

banbijiang.com

正在这千钧一发胜负将分、在船是被凿沉、撞上滩地,还是闯过弯道险滩的危急之际,突然有人在众人头顶笑道:“有没有人喜欢喝鱼汤?”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圣香?毕秋寒、翁老六、南歌甚至宛郁月旦心里都微微一震,他什么时候上了桅杆? ]3 `. u7 p* T. |' |/ f. y, S8 D

敌我双方都怔住抬头,只见一位衣裳锦绣笑颜灿烂的少爷公子坐在桅杆高处,手里拉着一条长绳索,那长绳挂过第一桅杆的最高处,“大鱼来了。”他拉着那绳索笔直地往下跳,笑吟吟地往毕秋寒身上扑去。 copyright Banbijiang

只听“呼”的一声,那绳索挂过桅杆,圣香拉着这头往下跳,绳索的另一端被急剧拉起,“哗啦”一阵大响,一大团东西湿淋淋地被挂在桅杆上,重量让船身剧烈地摇晃了几下,那团东西居然还会出声,发出了一连串咳嗽声和哭爹喊娘的声音。

banbijiang.com

“妈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什么玩意儿……”

半壁江中文网

“有鬼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一时间敌我双方都愕然看着那一大团挂在桅杆上的东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是一张大渔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网里是七八个穿着水靠的大男人,还有件绣着金线的衣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看就知道是圣香的衣裳。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众人顿时醒悟,原来圣香下水在船底张了一张大渔网,网里面挂了件衣服。前来凿船的人隐约看见船底似乎有人,摸索着上去偷袭,却不知不觉入了渔网。圣香见人上了钩就收了渔网口子,挂了条绳索上了桅杆,接着猛地拉下来,渔网里的人就上了桅杆。如果说撒网捉人是诡计,这拉绳一跳可就是真功夫,那渔网里的人可比圣香重多了,圣香能拉上来说明他这一跳足有八九百斤的力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毕秋寒自然明白他为什么往自己身上扑来,圣香一扑下,他迅速接过圣香手里的绳索在船头一绕一系,那几个人就牢牢地被吊在桅杆上。圣香不擅长力,要他猛地拉一下或许还可以,但要他长期拉着这七八个男人的体重,毕秋寒心知这位养尊处优的少爷肯定拉不住就放手,决计不会多辛苦一下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自己的兄弟突然上了桅杆,滩头的弓箭手一呆,船已经突破弯道和险滩,化险为夷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各位住手,请问阁下可是辽东白鹤易山青?”船尾的南歌对和他动手的其中一人喝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和他动手的一位灰衣人一呆:“姓易的早已十多年不提这个名号了,你是……”

banbijiang.com

南歌住手,凝视着灰衣人,眼圈有些湿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灰衣人突然指着南歌,“你……”

半壁江中文网

“易大哥,是我啊,不认得了吗?”南歌苦笑,随即抬起头深吸一口气朗声长啸。那一声清啸直入云霄,声震四野破天裂日,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3 `. u7 p* T. |' |/ f. y, S8 D

“是你。”易山青黯然,“十多年了,居然连南老弟都不认得,倒是你这一声啸十多年未变。”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看样子两人竟是十几年前的好友,说不定还共过生死患难,却居然在这船上刀剑相向。各位久经江湖的都不免黯然唏嘘,这就是江湖……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两位久别重逢,难道就不是一件好事?”船坞里传出温柔的声音,“看来易大侠也非刻意和我们为难,这其中必有蹊跷。”

copyright Banbijiang

十多年前易山青和南歌风华正茂,凭一身武功都深信自己绝能闯出一片天下,却不料十多年后见面易山青竟在山寨里做山大王,而南歌……这十年经历的痛苦绝非常人所能想象。那年少时的梦想,对比如今的落魄,怎能不让人黯然神伤?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喂,两位丢脸的事就别再想了。”圣香坐在船头居然自怀里摸出了一包瓜子,闲闲地嗑了几个瓜子,“桅杆上的几个老兄还等着下来,你,对,我说的就是你。”他拿着瓜子指着易山青,“你是这伙人的头儿?”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易山青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可以拿着瓜子指着他说“我说的就是你”,尴尬了一下:“不,在下是汉水白鱼寨二寨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老大在哪里?”圣香咬着瓜子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里。”和易山青联手攻击南歌的黄衣人冷冷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此人相貌黄瘦,身材高挑就像个骷髅架子,和“白鱼”沾不上一点边。圣香的瓜子转到他身上:“是谁叫你们来劫船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圣香不可对古寨主这样讲话。”毕秋寒喝止。这汉水白鱼寨古阴风出了名的脾气古怪,白鱼寨在汉水算得上一霸,圣香这样和他说话一旦古阴风古怪脾气发作,今天的场面不可收拾。

半壁江中文网

圣香却不听他管束,大眼睛一瞪:“本少爷说话小毕你不要插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忍耐着脾气:“圣香!江湖有江湖的规矩……”

banbijiang.com

“我知道啊,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圣香理所当然地点头,“我没说没有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毕秋寒几乎给他气死,不知要怎么接口,只得当作没听见不理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江湖规矩肯定也说打断别人讲话不礼貌。”圣香还唠唠叨叨地说下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还不是一样打断我说话。”毕秋寒忍无可忍,圣香不反省他自己的错,还要指责别人打断他说话,简直黑白颠倒莫名其妙!

copyright Banbijiang

“好了好了,秋寒。”宛郁月旦微笑着道,“以后圣香说什么就是什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毕秋寒悚然一惊,刚才肯定让人看笑话了,和圣香争辩简直是天底下最无益的事。 半壁江中文网

这位蓝衫少年是什么人?毕秋寒竟对他如此恭敬。古阴风并没有生气,只是阴恻恻地道:“我收到消息,说今日死人坝召了几个高手要掀我白鱼寨的场子,既然知道了总不能等着人上门踢馆,先下手为强罢了,看来消息失实,咱们都给人耍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南歌哈哈一笑:“幸好没什么大碍,伤了古兄几个兄弟,好在也没闹出人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古阴风看了南歌一眼,冷冷地对易山青道:“你交的好兄弟。”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易山青尴尬:“老大,南老弟的武功一向高强……”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没生气。”古阴风冷冷道,又看了毕秋寒一眼,“阁下是‘七贤蝶梦’之首,人称第一贤的毕秋寒?”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毕秋寒点头。他出道十年,江湖中人把他和几位品德武功出众的少年英雄并称“七贤蝶梦”,七贤之间却未必有什么交情。 copyright Banbijiang

“忒娃儿气了。”古阴风不留情面地阴恻恻道。他连问几人身子动也不动,眼睛眨也不眨,好一副骷髅模样。“娃儿你是谁?”他看着宛郁月旦,“我看这船上,娃儿你算一个人物。”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宛郁月旦一直坐在船舱里没有出来,这时也依然闲适,闻言微微眨了眨眼睛:“我姓宛郁。”

banbijiang.com

“还有——”古阴风的目光本欲投向方才坐在船头的圣香,却忽地发现他已经不见人影。

半壁江中文网

不仅是古阴风,连南歌、毕秋寒都没发现圣香什么时候不见了。 半壁江中文网

“他洗澡去了。”宛郁月旦依然很识人心,耐心解释,“他说刚才跳下河弄得一身脏,匆匆忙忙换了衣服却没有洗澡,现在洗澡去了。”说这话的时候他脸带微笑,仿佛十分愉快。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等一下,他要拿什么洗澡?”翁老六上船之后一直懊恼自己竟被人调虎离山,此刻突然脱口问,“难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宛郁月旦又点了点头:“他用船底烧开的那些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翁老六满脸沮丧,毕秋寒诧然问:“怎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是闷炉子的水。”翁老六哭笑不得。原来船上的炉灶一贯少用,要用来做饭就必须将炉火预热起来,等到炉灶大锅都热了,才能做饭。圣香把闷炉子的热水拿去洗澡,晚上做饭的时候炉灶早已凉了,要重新烧热岂非要等到天亮?这下子晚上不必吃饭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道理除了圣香和宛郁月旦只怕船上人人都懂,闻言面面相觑,都是暗自好笑。本来圣香撒网捉人聪明了得,白鱼寨的人对他还有几分捉摸不定,现在除了一肚子好笑早已忘了他刚才的丰功伟绩。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不如晚上各位到白鱼寨一宿?”易山青满心想拉着南歌去喝酒,何况误会既然揭开,双方已是朋友。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秋寒沉吟了一阵,刚想拒绝,已听到南歌朗声大笑:“今夜和易大哥不醉不归!”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南老弟还是豪气干云,不过事隔十年,大哥的酒量可是一日千里……”那边两人已经亲热成一团,浑然忘了船上还有别人。

内容来自半壁江

毕秋寒和翁老六面面相觑,只得苦笑,南歌已先答应了人家,却是拒绝不得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一船的怪人。毕秋寒开始担心他们如此下去,只怕半年也到不了君山。如果有人一邀请南歌就答应,一有热闹圣香就想搅和,不管别人说什么,宛郁月旦都说好,那让这三个人单独走路,只怕一辈子也到不了洞庭湖。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