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春风十里独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夜里,白鱼寨里做了几个汉水方有的特产菜肴,弄了两坛酒。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宛郁月旦看起来最年幼最是纤弱秀气,却最能喝酒。一连数十杯下来,连毕秋寒和南歌都酒酣耳热,只有他依然是那样令人舒服的神情,不要说醉意,连一点酒气都没有。 ]3 `. u7 p* T. |' |/ f. y, S8 D

原本以为圣香对喝酒应该最有兴趣,那少爷却称他不喜欢喝酒,端了两个菜到江边看大白鱼去了。

半壁江中文网

酒菜吃了八成,古阴风的黄脸也微微起了红。“这次的消息是惯走汉水的盐枭范农儿漏给我们的。农儿对我们白鱼寨一向毕恭毕敬,这回大概是受人逼迫,否则我不信他敢。”说着,古阴风举杯一饮而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显然古阴风对被人挑拨和毕秋寒这边动手的事很是恼怒,易山青看起来比较豁达,事情过去了他便不介意,笑道:“却让我和南老弟重逢,农儿也算有功,大哥不必和他计较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计较不计较,要看他自己听话不听话。”古阴风冷哼了一声,“他当我白鱼寨当真是条任人宰割的大白鱼不成?”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秋寒轻咳了一声:“古寨主已经找人去找范农儿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古阴风又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南歌却不理他们谈论这次的事情,他微微酒醺,弹剑而歌:“如此男儿,可是疏狂,才大兴浓。看曹瞒事业,雀台夜月,建封气概,燕子春风。叱咤生雷,肝肠似石,才到尊前都不同。人间世,只婵娟一剑,磨尽英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别人或许都不能了解他的凄楚,他本是俊朗郎君潇洒男儿,原本人生如锦前程非梦,却大意受制于女子十年……等到十年之后终于挣脱受人摆布的日子,人却也老了、变了,再不可能是当年的自己了。如果圣香在的话或许还能懂得他的悲哀,那一句“人世间,只婵娟一剑,磨尽英雄”,南歌当真是长歌当哭唱来的,他本来脱略行迹,一段唱毕他自潸然泪下,举杯自饮,旁若无人。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这一唱一哭却让旁人都是一呆,面面相觑,不知他是怎么回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为问杜鹃,抵死催归,汝胡不归?”宛郁月旦以指甲轻弹酒杯,曼声跟着他唱,“似辽东白鹤,尚寻华表,海中玄鸟,犹记乌衣。吴蜀非遥,羽毛自好,合趁东风飞向西。何为者,却身羁荒树,血洒芳枝。”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这一唱,毕秋寒和古阴风都皱眉头,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在唱些什么,只见宛郁月旦一唱,南歌放声大哭,以泪洗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秋寒,好歹你也比老头多念几年书,你们家……你们家少爷唱了些什么让他哭成这样?”翁老六全然莫名其妙。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毕秋寒摇摇头,他对于诗词歌赋全然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宛郁月旦唱了些什么。 banbijiang.com

“他说……”易山青眼眶湿润,深吸一口气一杯酒一口咽下,轻声说,“杜鹃啊杜鹃,拼命催你回家,你为什么不回家?就是辽东白鹤、海中玄鸟都还牵挂家乡,吴蜀那个地方不远,你的羽毛也很漂亮,正该趁着东风飞向西,你为什么要栖息在荒山树,流血在树枝上?”他的声音哽咽了一下,陡然大笑起来,“十年前、十年前我和南老弟初出师门,满腔傲气,自以为没有立下一番事业怎能回家?家里虽然好,但是没有离过家的孩子又怎么懂……怎么懂……”他和南歌是好友,性子本就有些相似,如此喃喃自语,他也早已痴了,“为什么要身羁荒树,血洒芳枝……我怎么知道?怎么知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毕秋寒和古阴风的眉头皱得更深,对于这等狂士行径,他们全然不能理解,就算听懂了宛郁月旦在唱杜鹃,也不明白有什么可哭之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宛郁月旦弹指停了一停,继续唱道:“兴亡常事休悲,算人世荣华都几时?看锦江好在,卧龙已矣,玉山无恙,跃马何之。不解自宽,徒然相劝,我辈行藏君岂知。闽山路,待封侯事了,归去非迟。”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一唱完,原本哭得忘形的南歌骤然喝一声彩,拍案喝道:“好一句‘我辈行藏君岂知’!”他满脸泪痕,却朗声大笑,“为此一句,南某人敬你三杯!”他真的自斟自饮,连饮三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宛郁月旦人看起来柔弱,喝酒却不比别人慢。南歌喝完三杯,他也陪了三杯,微笑道:“来日方长,男儿未死,岂能盖棺?”

]3 `. u7 p* T. |' |/ f. y, S8 D

“说得好!”易山青喃喃自语,“男儿未死,岂能盖棺!南老弟你我虽然十年潦倒,但毕竟还有下个十年、下下个十年!哭什么?喝酒!”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秋寒看着一桌紊乱,忍不住心下摇头,南歌和易山青是狂士性情,若没有宛郁月旦这么一唱,当真不知道要醉酒大哭到什么时候才是!他不禁开始庆幸这一次有宫主随行,宛郁月旦虽然年幼,但他做的一向是最恰当的事。这就是为什么他能服碧落宫数百高手,武功再高也抵不上明理二字。 copyright Banbijiang

“报寨主。”外头进来一个瘦小的男子,在古阴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古阴风皱起眉头,哼了一声,让那男子下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范农儿说了是谁要他假传消息?”毕秋寒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古阴风冷冷道:“他死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死了?”翁老六低声问,“灭口?”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示威。”古阴风阴恻恻道,“人家留了封信下来,说人是祭血会杀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李陵宴居然如此猖狂!毕秋寒变色:“信上还说了什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说南歌身为南碧碧亲生儿子,若不报父仇不愿加入祭血会,妄生为人,祭血会要替天行道要他性命。”古阴风冷冷地说,“还有祭血会知道你们君山大会要和李陵宴作对,到时候他们也会参加君山洞庭之会,要昭告天下什么才是道义真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也就是说,若南歌“不愿加入”祭血会,也就是南歌不脱离他们立刻加入祭血会,这一路上他们都要遭人追杀了?毕秋寒陡然感到责任重大,不禁重重吁了口气:“南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南歌脸上泪痕未干,却已经笑了:“不必问我,南某最恨遭人胁迫。”他轻描淡写地说,接着加了一句,“若有人又要拿性命要挟,恕南某早已听到耳朵生茧,充耳不闻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们会保护你安全的。”说话的人声音很柔和,这句最自负的话却让最温柔年幼的人先说了,随即宛郁月旦轻轻一笑,浑不把祭血会的示威当作一回事。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位十八岁的少年为何能让毕秋寒对他毕恭毕敬,易山青和古阴风开始有些了解了。如此如珠玉含晕敛而不发的才华气质,并非常人轻易能解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说到此处,晚饭也吃到尽兴。毕秋寒和古阴风寒暄了几句跟着站起身来,准备告辞回船。南歌已经先走出门去了,宛郁月旦扶着墙壁走了几步,南歌又回来带他出门。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出了白鱼寨,便是江边。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船在江边,月色清寒寂静。

copyright Banbijiang

几个人拱手作别,毕秋寒几人缓步走到江边,船影遥遥,船上宛若无人,寂然无声。

copyright Banbijiang

一个人影抱膝坐在船头,望着江里的月,一动不动。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是谁?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黑船明月,寒江寂寞。这样一个人影竟让人不知不觉停步,尤其是刚经历过吃饭的热闹,陡然见到江清水冷斯人独坐,谁也猛然觉得一股近乎凄凉的冷风扑面而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突然那人影微微动了一下,他抬起手慢慢抚摸了一下怀里的东西,那东西竖起两个耳朵,动弹了一下。

copyright Banbijiang

兔子?圣香?是了,这船上谁都吃饭去了,除了圣香。但猛然看见这人影的时候,谁会想到是圣香呢?那位嬉皮笑脸有他在就比什么都热闹的大少爷?

半壁江中文网

“怎么了?”宛郁月旦看不清船和人影,轻声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几人才如梦初醒吐出一口长气,纵身跃上船。

半壁江图书频道

几人上船,圣香抬头一笑:“回来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就让人几乎立刻忘了方才景色的冷清,南歌一瞥眼看见地上撂着两个盘子,里头的东西几乎没有动过,似乎少了两个排骨也是兔子吃了。“你没吃?”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圣香随口答:“忘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和翁老六陡然生起一阵歉疚,他们忘了这位少爷独自在船上,居然和白鱼寨的人喝酒喝到如此之晚。圣香……等了很久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陪你吃好不好?”宛郁月旦摸索着在圣香旁边坐了下来,他看不见圣香的动作,却很自然地和他一样抱着单膝,把另一只脚放下船舷一荡一荡,“好舒服的风啊。” 半壁江中文网

圣香转过头来给他一个大鬼脸:“我没吃肉,我吃了烙饼。”他笑眯眯地嗅了嗅宛郁月旦身上的味道,“嗯……汉水蚌、油浇活鱼、醉虾、蒸鳖、涟鱼汤,啧啧,居然还有蜜汁腊肉、红烧里脊,哇!”他大叫一声几乎把宛郁月旦也吓了一跳,“还有东风梅花酒!你吃了这么多东西还能再吃?你是饭桶啊?” 半壁江中文网

这少爷当真是好鼻子,毕秋寒瞠目结舌,他都没留心方才到底吃了些什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好酒好菜,圣香少爷却宁愿一个人吃烙饼?”南歌哈哈一笑在他另一边坐下,“是什么道理?” copyright Banbijiang

“本少爷不吃海鲜。”圣香一本正经道,“又要剥壳,又要拔刺,麻烦死了。”他把兔子塞进宛郁月旦怀里,拍了拍手,身上掉下许多烙饼屑,“吃一肚子鱼肉很容易胖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呃……翁老六和毕秋寒苦笑,就是因为“麻烦”和“很容易胖”所以他宁愿一个人吃烙饼?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夜深了,圣香你早点休息吧。”毕秋寒不知还能对这少爷说什么,叹了口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还有两盘菜丢了很可惜呢。”宛郁月旦抱着兔子,一手从盘子里拿起一块油炸排骨,“不如圣香你陪我吃好不好?”他当真又开始吃了起来,就好像刚才他什么也没吃,现在还能再吃一份一模一样的酒菜。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圣香瞪大眼睛:“行啊,只要你能吃,我还怕陪你?”他抢了一块排骨咬了一大口。

半壁江图书频道

南歌醉意未消,他方才喝了一肚子酒,菜却没吃多少,见圣香和宛郁月旦抢了起来,他大笑一声夺过盘子,纵身而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还我菜来!”圣香如影随形,一脚把醉醺醺的南歌踢下汉水,只听“扑通”两声,却是南歌和他手里的排骨都掉入了汉水,跟着圣香“哎呀”一声惨叫,“我的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哗”的一声,幸好江边水浅,南歌站起来甩了甩头,有些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圣香你干什么踢人?” 半壁江中文网

但斯斯文文坐在船舷的宛郁月旦已经差不多把另一盘烤猪蹄吃完了,剩下最后一块他饶有兴趣地喂进兔子嘴里。 banbijiang.com

圣香踢下南歌,赶回来的时候为时已晚,最后一块猪蹄已经进了兔子嘴,他瞪了宛郁月旦一眼:“你还真是个饭桶,两个人也没你这么能吃!”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亏宛郁月旦吃了一肚子油腻还能保持那温和柔弱的样子,微微一笑:“圣香少爷过奖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喂!我为什么会在水里?”南歌一脑袋迷糊,站在水里问圣香。

banbijiang.com

“你想不开跳河。”圣香随口答,接着和宛郁月旦斗嘴,“本少爷不是在夸你,本少爷是在骂你。”

copyright Banbijiang

“是吗?”宛郁月旦好脾气地反问。 ]3 `. u7 p* T. |' |/ f. y, S8 D

“当然是了。”圣香同情地摸摸他的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大人骂你都听不懂,真可怜。本少爷教你,以后如果有人说你是饭桶,你千万别以为人家在夸你,他在骂你。”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宛郁月旦露出温柔的微笑:“哦——”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连宛郁月旦都在圣香嘴下战败,旁边站着的毕秋寒和翁老六忍不住笑了起来,那边的南歌还在问:“我为什么要跳河?”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圣香白了他一眼:“那只有你自己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南歌犹自迷迷糊糊:“真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哈哈哈……”这下众人忍不住,都大笑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船上灯火渐亮,方才的清冷寂寞一扫而空,热闹满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第二日一早。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南歌宿醉头痛,毕秋寒坐息未醒,翁老六弄了根钓竿当真在河边钓鱼,当宛郁月旦起来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站在船尾。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此时天蒙蒙亮,宛郁月旦的眼力本就不好,只隐约看出那是一个人,是谁他却瞧不清楚,本能地招呼:“圣香?”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在这里。”声音却从背后传来,圣香的头从宛郁月旦身后的船舱窗口探了出来,接着他一声大叫,“下蛋的快回来,前面那个是老妖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必他招呼宛郁月旦也已经连退三步,陡然绊到地上横放的渔网,“砰”的一声跌倒在地。 copyright Banbijiang

“出了什么事?”翁老六听到声息从岸边赶来,却和开门出来的南歌撞在了一起,“哎呀”一声差点没跌出船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嘻嘻……”来人一声轻笑,笑意柔媚娇软,身影一闪已到了宛郁月旦面前,“好软的一位小哥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没声没息潜入船内的竟是一名女子,黑衣长发,身材窈窕高挑,说着她的手指堪堪抓到宛郁月旦的胸口。莫看她笑声柔媚,这一抓毫不容情,还未抓到宛郁月旦身上,指风已经洞穿宛郁月旦的衣袖。

banbijiang.com

如果宛郁月旦没有抵抗之法,这一抓下去还不在他胸口抓个对穿?翁老六和南歌相撞的脑袋仍然金星直冒,同声惊呼,这个时候毕秋寒坐息未醒,否则以他的警觉怎能让人摸上船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就在黑衣女子堪堪要抓到宛郁月旦的时候,陡然“嗡”的一声轻响,空中似有什么东西闪了几闪,那女子惨叫一声,扑下的身子一个急转,居然从江上踏水狂奔而去。

copyright Banbijiang

“踏水渡江!”南歌失声惊呼,“难道她竟是春风娘子萧靖靖?”春风娘子萧靖靖为芙蓉庄万花会会主,乃称霸一方的女人,居然单身前来偷袭,李陵宴这一招委实令人惊讶。萧靖靖的“春风十里独步”号称江湖第一轻功,踏雪无痕,踏水渡江,无论何处都去得。她的武功并不算太高,但就这一门轻功足以让她名扬天下。

copyright Banbijiang

刚才萧靖靖扑来的时候宛郁月旦身上不知道什么东西伤了她让她狂奔而去。翁老六讶然看着宛郁月旦,看不出这一团和气的年轻人身上居然带着奇怪的机关暗器。

]3 `. u7 p* T. |' |/ f. y, S8 D

“好厉害的口中针!”圣香扶起宛郁月旦,啧啧称奇,“在牙齿上装的暗器,用舌头拨开机簧开口射出,这东西危险得很。你把好几支银针藏在嘴里,还敢随便吃东西,也不怕一不小心鱼刺和银针分不清楚,动了机关要了你自己的命。”他眼力极好,别人看不见是什么东西伤了萧靖靖,他却看见宛郁月旦口齿微张,银针自齿间射出正中萧靖靖胸口。 半壁江中文网

宛郁月旦露齿微笑:“习惯就好,就算一不小心要了自己的命,也没什么。”他站起来掸了掸衣上的灰尘。

半壁江中文网

圣香正在啧啧称奇猜想他那嘴里的机关是怎么做出来的,凑近宛郁月旦的耳边,他悄悄咬耳朵:“下蛋的,本少爷想到一个用你这暗器的妙法。”

]3 `. u7 p* T. |' |/ f. y, S8 D

宛郁月旦好奇:“什么妙法?” 内容来自半壁江

“美男计啊。”圣香拉着他贼兮兮地悄悄道,“以下蛋的你这副善良无害的模样最合适用这美男计。比如说哪天你决定做个铲除魔头的侠客,那偏偏是个貌美如花的女魔头,你就可以找个机会吻住女魔头的嘴,拨开暗器射出银针,保管那女魔头死得莫名其妙,到了地狱见了阎罗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话要让毕秋寒听见了必然愠怒,满脸通红要骂他胡说八道,让南歌听见最多一笑了之,宛郁月旦却认真想了想:“很有道理啊。”他竟然还是笑得那么斯文好看,“如果有机会我会试试。” 半壁江图书频道

“孺子可教也。”圣香摸摸他的头,赞道,“乖小孩。” copyright Banbijiang

圣香身上有股淡淡甜甜的香味,凑在耳边说话时那点淡淡的甜香扑面而来,宛郁月旦舒服地深吸了口气,值得享受的东西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虽然他只有十八岁,但在某些方面他懂得比任何人都多。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好厉害的对手。”毕秋寒的房门缓缓打开,毕秋寒当门出来,脸色霜寒苍白。他右手衣袖握在手中,袖里裹着一截断剑,满手鲜血顺着那剑刃丝丝下滑,看起来触目惊心。 半壁江图书频道

众人脸上的笑意都失去颜色,宛郁月旦瞧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鼻间的甜香突然变成了血腥味,他低声说:“声东击西!”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错!”毕秋寒冷冷地说,“萧靖靖引开你们的注意,就有人闯入我的房间。”他“当啷”一声把断剑丢在船板上,“好厉害的一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李陵宴的目标本该是我,为什么……”南歌脸上变色,“难道他想把这一船的人都赶尽杀绝不成?” ]3 `. u7 p* T. |' |/ f. y, S8 D

“李陵宴向来喜欢杀人满门,”毕秋寒道,“宁可枉杀千人,不愿放过一个。你既然在这艘船上,这艘船上的所有人都要死。”他丢下断剑之后众人才看见他掌心被剑刃划过,伤势虽然不算重,但这只手势必有大半个月不能灵活使用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刺伤你的人呢?”圣香对着房里东张西望,好像很惋惜没看到人的样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毕秋寒脸色霜寒得近乎苍白:“踏水而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也就是说,萧靖靖把她的独门轻功教给了方才那人。”南歌突然笑了一声,“我怎么觉得有点像那人对萧靖靖施了美人计?春风十里独步可是她仗以称霸的秘技,岂是可随便传人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姘夫——”圣香一句话还没说完,毕秋寒脸色微沉:“来人武功极高,绝非平常之辈,不可以言语辱之。”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姘夫就是姘夫,就算是江湖第一高手也还是姘夫……”圣香却不是会听他说教的乖小孩,白了他一眼,“何况他还偷袭刺你一剑,他哪里有当自己是什么高手……”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好了好了,都是你对,我错。”毕秋寒一听圣香没完没了的唠叨就头痛,淡淡地应了一声,和圣香辩驳只会把自己气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正在大家七嘴八舌之际,翁老六已经起锚下航,这艘船已然成了祭血会的目标,虽说本在意料之中,毕秋寒正是希望通过南歌而引来祭血会的人,从而找到说服或者制服李陵宴的机会,但如此频繁激烈的明袭暗杀、挑拨离间委实令人心惊。李陵宴杀性之大、之凶出乎毕秋寒的意料,但让李陵宴把目标集中在自己一船人身上,总比他在江湖中滥杀无辜的好。船行下移,随水东行,毕秋寒剑眉深蹙,心中盘算不定。 半壁江中文网

“阿宛,”也许是嫌“下蛋的”太拗口,圣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叫宛郁月旦“阿宛”,他一点没觉得自己一船人要被“赶尽杀绝”是件多了不起的事,兴致勃勃地拿着翁老六刚才做的钓竿对宛郁月旦招手,“我们来钓鱼好不好?”

半壁江中文网

“好啊。”宛郁月旦分明什么也瞧不清楚,却握着圣香塞给他的钓竿,圣香在鱼钩上挂了块火腿肉,宣布:“放线!”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宛郁月旦一扬手,饵头远远地飞入离船很远的江水中,如果不是他扬出去的是一块火腿肉,也许翁老六还会感慨他这一下姿势犹如老手,但现在他只有苦笑的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转过头去不看他们胡闹,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委实不知道究竟要说些什么好。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两个人哪里像刚刚受到一次伏击的人?南歌好笑,斜眼瞅着地上睡得四脚朝天的大胖灰兔子,他轻哼了一声,他们以为是在钓这只酒肉兔子吗?钓鱼用火腿?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哇——”船边的两个人“哗”地叫起来,接着一阵笑声,圣香哇哇地叫,“钓到了钓到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微微一怔,他才不信从来没钓过鱼的圣香和宛郁月旦能这么快钓到鱼,转头看去,只听圣香继续叫:“钓到一只乌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乌龟?毕秋寒愕然,翁老六和南歌都赶过去看,啧啧称奇,只见渔线上乱七八糟地打着一团结,一只巴掌大的乌龟因为一只脚掌的爪钩不幸钩到了乱七八糟的鱼线,缩回龟壳的时候连鱼线都拉了回去,所以才让宛郁月旦“钓”了上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也算“钓”?这分明是宛郁月旦甩勾的技术太差,把鱼线甩成了一团死结,竟然“钓”到一只乌龟。南歌和翁老六面面相觑,忍不住大笑。“哈哈哈——”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嘿!根本是那只乌龟今天走霉运遇到煞星,这样都能被“钓”出来?毕秋寒又转过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心下懊恼,分明大家都身在险境,但只要有圣香这个活宝在,就什么都好像可以不在乎?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一船渐渐东去,影影绰绰之间,遥遥地尾随着另一艘小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们在笑什么?”船里一位头绾双髻的小丫头支颔感兴趣地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船头打坐的长发女子赫然就是萧靖靖,她铁青着脸不答。

半壁江中文网

“他们都快要死光了,还有什么好笑的?”小丫头自言自语,“会主会很快杀了他们的。”她转过目光鄙夷地看着萧靖靖,惋惜地摇了摇头,“听说你是个很厉害很有手段的女人,依我看实在不怎么样,居然让不会武功的人给打成重伤。” banbijiang.com

萧靖靖闭着眼睛,生硬地说:“那是我大意,下次我一定能杀他们一两个。”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没有下次了。”小丫头惋惜地摇了摇头,“会主不会原谅你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萧靖靖脸上陡然生出一阵恐惧之色:“杏杏——”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杏杏伸出如玉的手指按住嘴唇:“嘘——叫姑姑也没有用。你不要求我,我很心软,但是你那玉郎君会主是不会还给你的。”她一脸惋惜,“你自己从这里跳下去吧,你不会游泳对不对?受了这么重的伤那轻功也施展不出来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我至少杀了范农儿,你怎能说我一点用没有?”萧靖靖脸色惨白,猛地站了起来。 半壁江中文网

杏杏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了,那范农儿是我说要杀的,不是会主说的。”她继续笑得天真无邪,“反正你那轻功也已经教给会主哥哥了,留着你会主哥哥会生气的。” banbijiang.com

“你这蛇蝎……”萧靖靖一句厉骂还没有骂全,颈边突然传来“噗”的一声响,她毫无预兆地倒了下去——双目大睁,死不瞑目! 半壁江中文网

“和她说这么多干什么?”一个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萧靖靖的尸体边响起,“叫她下水,难道你想放她一条生路吗?杏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杏杏又吐了吐舌头,笑意盎然:“怎么会呢?会主哥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一掌劈死萧靖靖的是一位白衣男子,二十七八,样子长得颇为俊俏,他对杏杏露齿一笑:“是陵宴要你叫我‘会主哥哥’?” 半壁江中文网

杏杏想了想:“是我自己叫的。”她还没说完那白衣男子已轻轻拨开她额前的发丝,柔声道:“叫我侍御吧,像你这样的人跟在陵宴身边当真是可惜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会主哥哥是想引诱我吗?”杏杏眼也不眨一下,支颔微笑,“杏杏还小呢,而且……杏杏喜欢会主,不喜欢会主哥哥。”她只十六七岁,活脱脱天真俏丽的一个小丫头,但行事说话之老辣狠毒委实让人心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有什么好?”李侍御正是祭血会会主李陵宴的亲生大哥,他的手从杏杏额前滑下,握住了她的脖子,缓缓地握紧,“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我不如他?”

banbijiang.com

杏杏并不惊慌,也不生气,笑意盈盈地说:“那我就不知道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有什么好?他带着你为非作歹,教你害人,你不恨他吗?”李侍御冷冷地看着杏杏,“他是一只狐狸,你是一只蝎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会主哥哥就是一只老虎。”杏杏笑得更灿烂,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我们都是会咬人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李侍御冷冷地看着她,慢慢放开了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遥遥的大船上不断传来笑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们究竟有什么好笑的呢?”杏杏转过头感兴趣地望着那艘船,“经常听见他们在笑,被人追杀就是这么好笑的事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们都是名门正派的好人,当然和我们不一样。” 半壁江中文网

“嗯,他们是好人,我们是坏人。”杏杏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也许……好人总是比坏人快活些。”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陵宴的意思是希望他们在进洞庭之前就死,对不对?”李侍御转移话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当然,会主要他们都死,一个也不能留。”杏杏眼睛也不眨一下,“他们全部是很讨厌的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