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河源怒浊风如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船行向东,然后南下,距离君山只剩下一日行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圣香从丞相府出来也已经三天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此时是刚刚入夜时分,南歌和毕秋寒在船尾似乎在讨论着哪一门武功,翁老六正在舱里烧鱼。

]3 `. u7 p* T. |' |/ f. y, S8 D

一只乌龟在甲板上爬着,乌龟壳敲得甲板咔咔作响,它一爬近船舷那只大胖兔子就会咬住它的尾巴把它拉回来——这是只笨乌龟,它不会收起尾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宛郁月旦在晾衣服。他看不见,又是碧落宫的宫主,衣服却晾得很好。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像做什么事都能做得恰到好处,比如说钓鱼,即使他甩错了竿也能钓上一只乌龟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阿宛,你有没有做过没有风度的事?”圣香自然是什么事也不做的,他换了一套鹅黄色的袍子,趴在甲板上支颔,也不在乎他价值连城的衣裳被他随随便便毁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宛郁月旦晾好衣服,收起收下干衣服的盆子,摸索着把衣服叠好。“没有。” copyright Banbijiang

圣香感兴趣地看着他:“如果我现在用绳子把你绊倒,你会怎么样?”他眼睛瞅着宛郁月旦脚边的晾衣绳,确确实实打着不好的主意。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嗯……”宛郁月旦想了想,“绳子可能会被我鞋子里的刀割断。”他微笑着用最温柔最和气的语气说。

]3 `. u7 p* T. |' |/ f. y, S8 D

圣香扫兴地看着他的鞋子:“你身上到底装了多少东西?重不重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身上一共有十三件机关暗器。”宛郁月旦还是那样温柔地微笑,好脾气而且耐心地解释,“不太重的。”

banbijiang.com

“阿宛,你是一只狼。”圣香说,“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宛郁月旦叠好衣服转过身来,对着圣香微微一笑,眨了眨眼睛:“没有遇见圣香以前我也是这么以为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圣香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没有什么意思,”宛郁月旦微笑着说,“很喜欢遇见了同类而已。”他抱着叠好的衣服慢慢走进船舱里,圣香还听见他微笑着对翁老六说,“翁前辈辛苦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同类……吗?那只兔子磨蹭到了圣香身边,圣香屈起手指在它的鼻尖一弹,看着它吱吱惨叫不服气地跳走,用怨恨的眼光看着圣香。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位大少爷还在玩兔子。翁老六不以为然地从船舱里探头出来:“吃饭了。”虽然圣香撒网捉人的巧计的确让他对这位少爷有些佩服,觉得他不全是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但是每见到圣香那些奢侈散漫的游戏还是忍不住要肚子里嘀咕。他一向看不起这些不知道什么叫饿、什么叫苦的少爷公子,即使有些小聪明又如何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船尾的南歌和毕秋寒轻声交谈,不动声色,一面谈论着武功一面用传音之术说:“四面有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毕秋寒点了点头,嘴里说着峨眉派的点穴手,传音却说:“离洞庭只余百里,再过去就有人居。祭血会如要下手就只剩下今晚,和这三十里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们船后的那艘小船已经跟了我们很久。”南歌一笑,“若不是你好耐心,我早已叫翁老掉头扑上船去几次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不可莽撞。”毕秋寒也淡淡一笑,“那船只在监视,里头不可能有李陵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的用心还是在等今夜李陵宴亲自出手?”南歌一叹,“如果他今夜不来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毕秋寒隐有重忧之色,缓缓叹了口气:“我只担心他不来。”随即转过头去眼望江水,“此次他若不来,我一番苦心白费不算,还当真连累了南兄涉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南歌朗然扬眉,负手清拔地站在船尾。“江湖中人,还谈什么涉险不涉险。如果想要平安,不如回家抱娃娃。”他往前走了一步背对着毕秋寒,“就算今夜引不出李陵宴,能见识一场大战,也是平生之幸。我不在乎李陵宴来是不来,能见识伤秋寒一剑的高人足矣。我只担心你那位不懂武功的宫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毕秋寒微微一笑:“南兄不必担心,宫主虽然不会武功,但足有自保之力。”抬头看了看天色,他似在估算伏击什么时候会来临,“只是圣香他强要跟着我出来,我委实没有信心能保他安全……今日必是日后震动江湖的一战。圣香武功虽然不错,但是……”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那位少爷秋寒也不必担心。”南歌哈哈一笑,“秋寒你只见他胡闹,你可知道他那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banbijiang.com

毕秋寒微微一震,圣香究竟在想些什么?那一双偶尔犹如琉璃的眼睛,偶尔萧瑟的背影,甚至偶尔全然陌生的叹息……“他在想些什么,可能只有那只兔子知道吧?”他强硬地淡淡道,“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banbijiang.com

“他在想一些痛苦的事情吧?”南歌凝视着江里的明月,“我虽然觉得奇怪,但总是这种感觉。”

banbijiang.com

“但他总是笑得很开心。”毕秋寒冷冷地说,“也整人整得很开心。”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所以我才说完全不了解……圣香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南歌叹了一声,随即一声长啸,江边的草木之间一阵簌动,似是吓跑了不少鸟兽,“他和你们家宫主一样,都是奇怪的人……”他耳朵微微一动,关于圣香的话题中断,“四艘船四面拦截,他们来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吃、饭、了!”一个声音突然插入他们的话题,一个人用饭勺“咚咚咚”地敲着桅杆,“难道你们想明天到君山吃霸王餐今天晚上就开始饿肚子?吃饭了啦。”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回头见到圣香不高兴的表情,南歌和毕秋寒都有刹那的错觉,仿佛刚才谈论的那个圣香都是他们偶然的误会,圣香就是圣香,除了眼前的这个样子,他什么也不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情不自禁微微一笑,毕秋寒难得用比较温和的声音说:“今天晚上不吃饭……”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咚”的一声,三人回头,看见宛郁月旦把他“钓”上来的那只乌龟放进了江水里,跪在船舷边,他一只手五指张开留在水中,仿佛感觉着沁凉江水滑过指间,很是惬意。

]3 `. u7 p* T. |' |/ f. y, S8 D

“秋寒!前面……前面有船撞过来了!”翁老六手里还提着双筷子,脸变色地冲上甲板,“是一艘大船,躲在水草里,是早已经预谋好的!”

半壁江中文网

“左边也有。”宛郁月旦跪在船舷边闭上眼睛,他的手并没有从水里收回来,“约莫是一艘中型快船,冲过来的速度很快,水流疾速,但是船身狭长。”

banbijiang.com

“不吃晚饭也不早通知一声。”圣香叹了口气,“喏,”他用饭勺指着船尾后不远处,“那里一团黑咕隆咚的东西是什么?不要给我说也是一条船。” 半壁江中文网

南歌一笑指着右边:“我很想给你说不是,但是那边还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右边的船船头挑着一盏鹅黄色的明灯,四艘船渐渐形成合围之势,把自己这一船围在中心。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右边船头站着一位黑衣人,挑着一盏短烛点亮的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蜡烛……”毕秋寒低声说,“白色蜡烛,长两寸两分。”

]3 `. u7 p* T. |' |/ f. y, S8 D

“莫言山深无寻处,雾里花开唯秉烛。”宛郁月旦依然跪在船舷边闭着眼睛,“果然……李陵宴动用了秉烛寺的力量。”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江湖两大谜宫,碧落宫、秉烛寺,竟在这月黑风高的杀人夜遇到了一起。只是碧落宫只有毕秋寒和宛郁月旦两人,秉烛寺却来了足足四艘船,强弱之势赫然分明。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碧落宫宫主出游,除了寻访名医,是不是和这并列神秘之处的秉烛寺加入李陵宴祭血会一事也有关?”南歌问。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宛郁月旦依然未睁眼,只是温柔地微微一笑:“嗯,秉烛寺和碧落宫是联姻,秉烛寺寺主是我姐夫。”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啊?”翁老六和南歌都很惊诧,秉烛寺和碧落宫是联姻?好生神秘的家族!

banbijiang.com

“姐夫他……”宛郁月旦叹了口气,“姓玉,双名崔嵬。” copyright Banbijiang

“鬼面人妖玉崔嵬!”翁老六变色,“这等不男不女的家伙碧落宫怎能把女儿嫁他?听闻这人妖逃入秉烛寺之前已经毁了江湖上数以百计的少男少女,你姐姐金枝玉叶怎么能嫁给这种人间败类?”

copyright Banbijiang

宛郁月旦默然,过了一会儿微微一笑,低声说:“但是姐姐爱他。”他睁开眼睛缓缓抬起头看着在他眼里也许模糊的明月,“你们都知道秉烛寺是江湖中人所不容的万恶奸邪者无处容身之后投奔的地方,我还知道那里面就是个野兽圈,谁的武功高,谁就是寺主……寺主之令令出如山、无人违抗,因为寺主之位本通过实力夺来,不听话就是死。”他慢慢地说,“在秉烛寺里,活着是件辛苦的事,要活得有尊严更不容易。我不知道姐夫是怎么坐上寺主之位的,但无论谁坐上那个位置就代表着惨绝人寰的战斗,还有无休止的挑衅和偷袭。”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话说到此处,众人不禁对那昔日可恶至极的鬼面人妖有了些许同情之意,早知如此痛苦,当初何苦要作恶?只听宛郁月旦继续说:“姐夫在寺主的位置上坐到了现在,在他当上寺主的第三年,姐姐因为好奇见了他一面。”他轻轻叹了口气,“五个月后姐姐就嫁给了他。”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们不阻止她跳入火坑?秉烛寺既然是那样的地方,你怎能放心你姐姐嫁过去?”翁老六只觉匪夷所思,碧落宫的所作所为果然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把女儿嫁给江湖中人人厌恶痛恨的人妖、大奸大恶的首领,根本就是不把女儿的终身幸福当一回事。

copyright Banbijiang

“姐姐嫁过去的时候我还小,只有十四岁。”宛郁月旦露出温柔的微笑,“那个时候我也不懂为什么爹爹和娘亲不阻止姐姐,甚至有一阵子我觉得他们很过分,因为姐姐是……非常温柔漂亮的人。”他轻声说,“我讨厌他们让姐姐出嫁。”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毕秋寒冷哼一声:“鬼面人妖恶名远扬,大宫主如果不是因为过于善良,怎会轻易被他所骗?最后还……”他闭嘴不再说下去。 copyright Banbijiang

“什么叫作火坑?什么叫作不幸……”有人慢慢地插了一句,“什么叫作奸恶,什么叫作被骗了……只有当事人才能说吧。就算是为他死了,也未必是件值得悲伤的事……”说话的是圣香,他说话的时候没看人,眼神看什么地方竟让人瞧不出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众人愣怔、愕然、惊异,带着各种奇怪诧异的目光看着圣香,为什么……这位纨绔少爷会这样说?他不是应该跳起来大骂鬼面人妖多可恶、宛郁月旦的姐姐有多愚笨才对吗? 半壁江中文网

“只要姐姐觉得幸福的话,那就是幸福了吧。”宛郁月旦的目光终于从月亮上收了回来,“这个道理直到姐姐死去之后我才懂。” banbijiang.com

“大宫主是被玉崔嵬害死的。”毕秋寒冷冷地说:“宫主难道忘记了碧落宫上下为此事发誓与秉烛寺势不两立?老宫主也是因为此事被玉崔嵬气死的,难道宫主忘了?”

banbijiang.com

宛郁月旦的脸上映着月色,淡淡的仿佛充满温柔的忧伤:“姐姐是心甘情愿死的,无论为了什么理由,她觉得无憾就好。” ]3 `. u7 p* T. |' |/ f. y, S8 D

“哼!”毕秋寒淡淡道,“恕秋寒不能苟同。” 内容来自半壁江

宛郁月旦弯眉一笑:“嗯……那是因为秋寒比我有立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正当说话之间,“呼啦”一声撞击,己方的这一艘船在四面敌船的包围之下,船舷已被压破,甲板剧烈摇晃,宛郁月旦人在船舷边,“哗啦”一下江水骤起,泼湿了他半只衣袖。

copyright Banbijiang

“哎呀呀,真是对不起了。”撞在船舷上泼起半边水的那艘船正是宛郁月旦通过感觉水流而发觉的船身狭长的快船。火光一闪,四艘船把己方的船卡在中间,各船上挑起灯火,那艘快船上站着一位嘴角带个笑窝的黑衣女子,“玉郎,这位可就是你那个好温柔的小舅子、碧落宫的少年宫主宛郁公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挑着一盏明灯的那船上一个人撩开船舱帘幕,手里握着一柄团扇,穿一身拖到地上的长长衣裳走了出来。“阿宛,我一早说你还是待在宫中好。江湖毕竟不比碧落宫,大家不会因为你很温柔体贴就忘记砍你一刀,说不定大家觉得很有趣,就会害你一下。”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人穿的是一身睡衣,那睡衣袖子宽得出奇,下摆也长得出奇,纯白柔软的底色背后绣一只硕大的黑蛾子,他的肩却很纤细伶仃。出奇宽阔的长袍随意搭在肩上却滑落露出半边肩头,那肩上的锁骨骨感分明肌肤细腻,火光掩映之间他的一张脸煞是奇异:一道可怕的线条自左眼角到左嘴角,线条右边的大半张脸肌肤细腻白皙,容貌艳丽得犹如垂死花瓣一呻吟,线条左边的脸血肉模糊狰狞可怖,就像被一桶滚油泼过一样。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就是七八年前遭到江湖万众追杀嫌恶的“鬼面人妖”玉崔嵬!果然人如其名,容貌非男非女,妖艳不可方物,虽然是男子语气,但这等打扮手持团扇就如哪里的头牌红倌一般,极残艳,却让人看得心里一阵发麻。但听说他这等模样最能得少年女子的倾慕,翁老六和南歌是第一次见这位恶名鼎鼎的玉崔嵬,心下各是摇头,当真不知少女心思,这等人妖究竟有什么好?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玉哥哥,”船尾那艘小船上,一个年轻得近乎幼稚的女声笑嘻嘻地道,“萧靖靖被会主哥哥弄死了,你伤心不伤心?”说着船上出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丫鬟打扮头绾双髻,一身粉红衣裳。她指指桅杆之上,昨日还嚣张一时的萧靖靖已然被吊在桅杆上,身为芙蓉庄一方女霸竟落得如此下场,当真让人唏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玉崔嵬漫不经心地扫了萧靖靖的尸体一眼,团扇轻摇,柔声道:“只有你死了,我才会伤心,她死了不是正好?像她这样痴情的老女人,我早看得恶心了。”他说得轻言细语,十分之中有五分温柔,两分倜傥,两分狠毒,一分满不在乎。这话让男人听了可能恨不得一拳将他打死,但其他船上的女子们都笑了起来。“玉郎还是这么坏,一点良心没有。”

]3 `. u7 p* T. |' |/ f. y, S8 D

“亏她为了玉哥哥这么拼命,你啊你,当真是害死人不赔命。”那丫鬟嫣然一笑,“杏杏如果和你待得久了,只怕也被你迷了去,你这狠心负心的坏男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种人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前方撞来的那艘大船之上一个白衣男子冷冰冰地说,“真不知陵宴觉得这种人有什么好,无论如何也要拉拢这等人。”

半壁江中文网

玉崔嵬团扇微抬,俏生生地遮住半边脸,柔声说:“我有什么好,今晚你到我房里来就知道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此言一出,毕秋寒眉头大皱,委实听不下去,这人品德败坏淫荡狠毒,自现身到此时一言一行无不让人憎恶到极点。却见许多女子笑了起来,连圣香也“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转过头去只见这位大少爷睁大眼睛上上下下看着玉崔嵬,仿佛觉得他很是有趣。 banbijiang.com

“玉哥哥别逗他了,会主哥哥最讨厌别人和他开玩笑。”杏杏坐在她那条船船头,拍拍手,笑嘻嘻地说,“各位秉烛寺、芙蓉庄的大哥大姐,会主有令,今夜只要你们杀死那艘船上的任何一人,会主就把玉哥哥赐给你们陪你们玩一天。玉哥哥是寺主之尊,花容月貌最解风情,平日你们连一根手指都休想。这等机会千载难逢,你们可要努力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算是什么?毕秋寒和南歌只觉得一阵恶寒自脊梁爬上来,李陵宴居然用这等手段“悬赏”!而被当作奖品的那个人毫不在乎,站在那里咬着嘴唇笑,仿佛他自己也觉得很是有趣。

copyright Banbijiang

李陵宴把事情委托给了这位小丫头,那他人呢?毕秋寒一面对面前祭血会的丑态毛骨悚然,一面心下缓缓生出一阵不安,李陵宴人不在这里,那么他在哪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秋寒,看样子我们要夺船。”南歌站在毕秋寒身边,传音道,“李陵宴不在此地,我猜他必去君山设伏,明日好将众多英豪一网打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毕秋寒点了点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兵分两路,你我之中如有一人能够夺船,不必顾虑其他人,径自先去君山示警!”

内容来自半壁江

南歌点了点头,陡然一声长啸震天而起,声传四野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响。“群魔丑态!要悬赏争宠,先拔剑过来再说!一不小心南某伤了你们这位玉郎君的花容月貌,你们连哭也来不及!”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一声怒喝,“铮铮”数支袖箭飞镖射来,来自玉崔嵬背后,显是秉烛寺臣服于玉崔嵬座下的某些人不忿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一发犹如点燃一桶炸药,周围四艘船上跳下无数人影,刀光闪烁剑影流离,什么奇门兵器都用上了,招招狠毒下手不容情,可见玉崔嵬的魔力非同小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船上战场一片混乱,喊杀之声数里可闻,人人都忙着杀人或者自卫,只有圣香少爷在船上忙来忙去,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玉崔嵬背后两位女子抬上一张柳条编织的大椅,他舒服地坐在上边团扇轻摇,看着眼前的战局,浑然不觉旁人在为他拼命流血。突地注意到那边船上转来转去的一个黄衣少年,玉崔嵬有意思地看着他,旁人都在厮杀,只有他一个人在船上东张西望,翻箱倒柜,像在找什么东西。看了一阵,他有趣地开口问:“你在找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黄衣少年抬起头来,玉崔嵬“呀”了一声赞叹:“好可爱的孩子。”

banbijiang.com

那黄衣少年眨了眨眼睛,笑眯眯地说:“我在找小灰。”

半壁江中文网

“小灰?”玉崔嵬软语温柔,“那是什么?”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只大兔子。”黄衣少年比画了一下,“这么大的一只。” banbijiang.com

“兔子?”玉崔嵬显得很吃惊,接着笑了,“是这一只吗?”他把一个东西从椅子底下拔了出来,一只灰色的大兔子不甘心地对着他龇牙咧嘴,正是圣香的小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家伙见风使舵投敌叛国见色忘义重色轻友。”黄衣少年大喜,对着他直奔过来,抱过那只大胖兔子,自己从玉崔嵬的船上拉了张凳子坐下,心情大定笑眯眯地和玉崔嵬一起托腮看着对面船上的战局。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位老头很危险了,我猜他不到二十招就要被人一刀砍成两段。”玉崔嵬摇了摇团扇,“你不去帮忙?没有人帮忙他真的会死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帮忙?”黄衣少年瞪眼,“本少爷最讨厌刀枪棍棒,人家说刀枪不长眼,一不小心真的受伤了怎么办?本少爷身体虚弱,万一受伤之后死掉了有谁赔得起?何况热闹是用来看的,自己加进去让别人看着玩就不好玩了。”他兴致盎然地看着对面的战局,“而且小毕侠性很重,他宁可自己死了,也不会让老翁被人砍死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玉崔嵬轻笑,这一声轻笑笑得勾魂摄魄:“你不怕小毕受伤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啪”的一声,黄衣少年从袖里抖开一柄金边折扇,指指和南歌靠背而立的毕秋寒:“他们这样如果还会受伤,就不能怪别人厉害,要怪自己差劲。”

半壁江中文网

玉崔嵬横了他一眼,眼神含笑,柔声道:“阿宛不会武功,他的眼睛又不好,难道你也不担心?”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黄衣少年笑眯眯地给自己扇风。“反正阿南和小毕会救人,我干吗要担心?” banbijiang.com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玉崔嵬也摇了摇团扇,“你叫什么名字?”

]3 `. u7 p* T. |' |/ f. y, S8 D

“本少爷叫圣香,是天上地下古往今来空前绝后独一无二举世无双人见人爱的大好人。”圣香笑吟吟地看着玉崔嵬,“大玉……”他突然用扇子遮住嘴悄悄对玉崔嵬说了些什么。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玉崔嵬听了笑得花枝乱颤:“那是当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圣香又笑眯眯地继续用扇子遮住脸对他说悄悄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下玉崔嵬想了想,撇了撇嘴:“不会。” ]3 `. u7 p* T. |' |/ f. y, S8 D

圣香继续对着他咬耳朵。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次玉崔嵬含笑看着圣香:“不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圣香笑眯眯地说:“你怕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玉崔嵬又想了想,突然叹了口气:“我不怕。”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次圣香也跟着叹了口气,说了句除了玉崔嵬没人听见的话。

]3 `. u7 p* T. |' |/ f. y, S8 D

杏杏柳眉渐渐扬起,玉崔嵬可以说是人见人怕的一方魔头,到了秉烛寺一翻历练只有更加狠毒残酷的份,往往见他一言不合翻脸不认人杀人于片刻之间,和这少爷公子说什么这么开心?她年纪虽小但跟随李陵宴日久心思谨慎,此刻暗暗觉得不对头。会主这次把筹码全部压在秉烛寺身上,这些人都是为了得到玉崔嵬而搏命,如果这人妖竟然脱离李陵宴的控制,今夜杀人悬赏之举岂非全盘动摇?她一双眼睛开始牢牢盯在圣香身上,俏脸煞白,这是哪里来的少爷公子?玉崔嵬人人憎厌,即使想得到他和他一宵温存的男男女女也不会把他当成个正常人看待,为什么这位少爷不怕呢?思考之间,她对对面船头的李侍御挥了挥手,低声传令:“动手!”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杏杏年纪还小没有练成传音之术,但她久替李陵宴传令,李侍御看她的口形就知道她在说什么,见她指了指玉崔嵬船上的黄衣少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毕秋寒和南歌背向而立,毕秋寒刚刚夺过一把苗疆弯月刀,南歌也堪堪一掌震退砍来的敌人,眼角一掠,陡然见一直站在正面大船船头的白衣男子衣袍略动,毕秋寒沉声喝道:“他就是暗算我一剑之人!”

半壁江图书频道

南歌尚未回答,骤然倒退,“当”的一声他替翁老六架开了差一点就要了他老命的一剑,接着在翁老六背上运劲一推,把翁老六推到了毕秋寒背后,方才喝道:“知道!翁老你护着。” 内容来自半壁江

话音未落,船舷边“啊”的一声,宛郁月旦单凭一身机关暗器对敌,后退之际被地上跌落的兵器绊倒,刹那之间围攻的数支刀剑当头齐下。虽然宛郁月旦跌倒之际身上银光暴起炸开一团银针,但是众人刀剑已下,眼见就是两败俱伤之局!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叮”的一声毕秋寒刚刚夺到手的弯月刀脱手飞掷,围攻宛郁月旦的一个锦衣男子被一刀穿心倒地而死。随即“叮叮叮”一阵乱响,宛郁月旦反手抄起绊倒他的兵器架开当头下来的两剑一刀,“砰”一声,他被震得飞跌出去虎口破裂血流满身,接着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但是这么勉强一架那三人被他暗器所伤,身中暗器之后无声无息地倒下,不知是死是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战况惨烈至此,南歌一剑荡开十数人的围攻,抢到宛郁月旦身边,毕秋寒目眦欲裂,蓦然一声长啸光环乍起,他以御剑之术连伤身周秉烛寺十四名黑衣人!船上鲜血四溅,残肢断臂满地皆是,足下踩到未干的血迹都会滑溜,毕秋寒一剑连伤十四人,杀敌之后拄剑喘息,他也满身鲜血不知是否有伤。左边船上领头的黑衣女子嫣然一笑:“好一招‘倒洒十分天’,碧落宫家传剑术果然名不虚传。”她嘴上说得温和,一条黑色长鞭毒蛇一般扫地缠足,“呼”的一声鞭梢掠过人鼻尖,一阵腥味传来,这鞭上有毒! ]3 `. u7 p* T. |' |/ f. y, S8 D

“好多血。”玉崔嵬感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团扇一挥一股轻风自拂满身,那一身轻薄的罗衫被风轻轻一吹飘荡得更为迤逦,“你真的不帮忙?”他问圣香。 ]3 `. u7 p* T. |' |/ f. y, S8 D

圣香坐在椅子上捏着柔软的兔子:“这样的场面你说我跳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他闭上眼睛不看眼前惨烈的战况,“第一,我跳下去以后被人追杀,小毕和阿南多一个要救的对象;第二,我跳下去以后小毕和阿南来不及救我我被人砍死。说实话本少爷的武功并没有高明到可以做英雄豪杰的地步,能够不连累人上上大吉。” 内容来自半壁江

“很多血很好看呢,你不看?”玉崔嵬柔声说,“而且……你那艘船快要沉了,你再不看就看不到你的朋友和我那好温柔的小舅子了。还有……比如说……”他还没说完圣香已经觉得劲风袭来,一股寒意直逼鼻尖,玉崔嵬继续好温柔地说,“像这样别人一剑刺来你就看不到了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船那边毕秋寒和南歌已经满身血汗交加,敌人源源不绝,翁老六和宛郁月旦都受了伤,宛郁月旦还伤得不轻,如此下去再好的武功也会力竭,足下的船连连摇晃,沉没在即,圣香居然坐在玉崔嵬的船上谈笑风生,他心中说不气不恨是骗人的。虽然毕秋寒是叫他遇到如此场面站在一边看就行了,但是圣香当真事不关己一样坐在敌人的船上喝茶,毕秋寒也不禁心中愤懑欲狂!方才如果圣香出手相助宛郁月旦也许就不会受伤,他或许根本不必勉强用兵器去接敌人当头砍下的刀剑!枉圣香和他平日相交甚笃,怎么能如此对他?难道自负相国公子就比别人高上一层,你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吗? 半壁江中文网

正当毕秋寒和南歌对圣香颇有怨言的时候,李侍御默不作声一剑飞袭坐在玉崔嵬船上的圣香。毕秋寒心中一震却莫名顿了一顿没有出手也没有出声示警,也许是对圣香寄望太高而圣香太令人失望,正在这流星追月般的刹那之间,突然“咯啦”一阵闷响,足下船板蓦然裂开,他本想跃起但眼前敌人杀红了眼,一刀下来,把他也逼入了江水之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江水泛滥,毕秋寒所乘坐的小船被四面的大船撞毁之后终于沉没,连带船上拼命的许多人都沉入了汉水之中。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秋寒只觉眼前一黑,江水没顶,水中还有许多人胡乱挣扎,在水中依然在乱砍乱杀。他不善游泳也不知其他人究竟如何了,挣扎着浮上江面,突然肋下一阵剧痛,不知道谁暗算了他一剑,一泄气他又沉入江中,心中一片茫然。他就这样死了吗?其他人怎么样了?他浮上江面的片刻依稀看到了一些很奇怪的画面,可惜他根本没有看清楚……肋下乃气门,他一口气把持不住,宛然嗅到水中浓郁的血腥味,还有许多人在水中拼命挣动的水流,不期然他心中浮起一层可笑的感觉,这些人为玉崔嵬拼命,不知临死之时有没有后悔?渐渐地他也意识模糊,大概他就这样死了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