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昆仑

那两个字刚从清杳口中说出,她蓦地浑身僵硬,一幅绝美的画面在她面前从模糊到清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幽蓝色的湖水荡漾着波光,白衣女子随意倚靠在湖边那块大石头上,怀抱一只毛色雪白的小狐狸。风吹过,她身后那一树梨花纷纷飘落。黄羽鸟儿衔着羽毛飞过她的头顶,嘴一松,羽毛稳稳落在女子手心。女子轻轻一挥,隔空在水面上写下两个字,然后又轻轻一挥,细密的水珠溅起。风中飘舞的梨花一沾到水珠,纷纷化作白色蝴蝶,围绕着白衣女子飞舞。 半壁江图书频道

“去吧,去找他吧。”白衣女子展颜一笑,天地为之失色。

内容来自半壁江

清杳还想再看清楚一点,幻象却消失了。她怔怔然,白衣女子在湖面上写的正是“宣离”二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片梨花化成的蝴蝶是从那里飞来的吧?那里是什么地方?白衣女子又是何人?一连串的疑问将清杳脑子里塞得满满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宣离,宣离……”清杳反复咀嚼这两个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然后她想起了千年前曾听过的一段传说。宣离正是一万五千年前犯下逆天之罪,受五雷轰顶之刑而灰飞烟灭的前任战神。 copyright Banbijiang

关于万年前那场惊变,记载天界历史的星官在典籍中如是道:神水下界,希夷池干,战神宣离私盗无忧之泉,逆天改命,殒于天魔渊,唯遗其佩剑镇天于世;希夷仙姝为其所累,贬至凡尘。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只不过典籍中未曾提到,希夷池的无忧之泉其实并未完全干涸。天帝曾赐给西海龙神的唯一一瓶泉水被鲛人织成了天绡绫,流传于世,也就是如今清杳所拥有的这一条。

banbijiang.com

清杳明白了,她在幻象中看见的白衣女子应该就是在南冥看守无忧之泉的希夷仙子,而那泓泛着幽蓝色光芒的湖水就是无忧之泉。原来,这片花瓣竟然是穿过万年岁月而来,而她无意中从上面看到了不为人知的秘密:希夷仙子竟然爱着战神宣离。

]3 `. u7 p* T. |' |/ f. y, S8 D

尽管清杳性子清冷,不懂世间情爱,但她能看出来,希夷仙子在湖面上写下宣离名字的时候,眼中所含的神情分明就是爱!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风停了,清杳却依旧立在崖边没有动。她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绣花丝帕,把花瓣放在丝帕中包好,重新放进衣袖。过了很久很久,她叹了一口气,眼神悲戚。 半壁江图书频道

“敖宸,七百年过去了,你可好?”清杳跪在风吟草前面,喃喃道,“若你能听到我的话,你就应一声吧。至少让我知道,你还在这里。”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话音刚落,一阵风吹来,风吟草左右摇摆,似在回应清杳的话。

半壁江中文网

笑意就像滴落在纸上的小墨点,在清杳脸上慢慢化开了。她仿佛听见敖宸正笑着唤她的名字:“清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声音那么真实,清杳不禁怀疑,到底是她的幻觉还是敖宸真的活过来了。 banbijiang.com

“清儿——”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声音近在咫尺,可是,这不是敖宸的声音,是双城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双城,你没有去昆仑山?”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双城看上去很着急,眉眼中早已不见了往日那宁静如水的神态:“快跟我去一趟昆仑山吧,雪桥她……她……”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别急,雪桥她怎么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们在昆仑山脚下碰见了青要山的霜灵仙子,她们打起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听到霜灵的名字,清杳顿时猜到了事情大概:“别说了,我这就随你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话毕,一蓝一白两道身影先后离开悬崖。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碧槿仙姝清冷孤僻,千年未曾笑过。雪桥曾戏言,凡间有一帝王为了博妃子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那妃子见了之后果然开怀大笑。但是碧槿仙姝非凡人,就算把天门点燃了她也不会笑,除非哪天有谁一把火烧了青要山。 banbijiang.com

在栖芳胜境,青要山一直是被禁止的话题。而这位霜灵仙子便是青要山主人青女和北方天神阳泉帝君所生的女儿,也是天孙谨逸未来的妃子。 内容来自半壁江

雪桥的性子比较冲,七百年来一直如此,她特别讨厌青要山的人。以往玉清真王的每一次寿宴青女和阳泉帝君都会亲自前去,雪桥见到他们最多只能在心里嘀咕几句。今日偏偏换成了霜灵,依着雪桥的性子肯定会生出事端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出了这等岔子,双城是万万不敢告诉碧槿仙姝的,弄不好还会把碧槿、阳泉帝君还有青女全牵扯进来。思来想去,双城无计可施,万不得已之下只得来求助清杳。雪桥性子叛逆,又认死理,整个栖芳胜境也只有碧槿仙姝和清杳说的话她才会听。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们快走吧。”清杳不再多问,先双城一步离开了飞天峰。 半壁江图书频道

被禁锢了七百年,这是清杳第一次离开蓬莱仙岛。从空中向下望去,海天之间的界限比她沉睡之前更加分明了,若这只是一幅画,那一定是有人挥笔沿着原来的痕迹浓浓地描绘了一遍。沧海茫茫,清杳忽然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碎了翅膀的白蝴蝶,挣扎在波涛之间却始终飞不到彼岸。直到起伏的山地取代海水闯入清杳的视线,白蝴蝶的幻象消失了,她还是她,什么都没有变。

半壁江中文网

双城说:“清儿,下面就是昆仑山醉意宫。”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点头,冲着那黑瓦白墙的殿宇飞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醉意宫中热闹非凡,但这样的热闹不是因为寿宴本身,而是大殿之中的两个女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霜灵由两个小仙娥搀扶着,如扶风弱柳,面色苍白,形容憔悴。然而她瞪着雪桥的双眼中充满怒意:“原来你是栖芳胜境的飞烟灵主,是她的下属,难怪会无故挑衅!不过你这么做又有何用,碧槿始终是输给了我娘,三千年前她就输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挑衅?”雪桥嗤之以鼻,“是你打碎我姑姑给真王备的寿礼蓝田玉在先,怎么反倒说我挑衅?我是伤了你不假,若是当场验身,我的伤恐怕不比你轻吧。难道就因为你是天帝钦定的未来天孙妃子,就可以这般无礼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霜灵一怒,马上咳嗽起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霜儿——”坐得离霜灵最近的素女立刻起身,从小仙娥手中接过霜灵,扶她入座。

半壁江图书频道

素女讥讽道:“不愧是蓬莱栖芳胜境的仙子,果然无礼得很。”

banbijiang.com

“碧槿仙姝的师尊拂依仙姝可是天后的亲姐姐,当年流云灵主驱逐烛阴入鬼界,天帝都不曾重罚,也难怪栖芳胜境的人会恃宠而骄。”文昌帝君接茬。 ]3 `. u7 p* T. |' |/ f. y, S8 D

元女仙姝似笑非笑,话中带话:“承元殿下和谨逸天孙应该快来了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众仙议论纷纷,唯有主座上的玉清真王沉默不语。恰好此时有仙童前来向玉清真王禀告,说承元殿下临时有事耽搁所以要晚点到。玉清真王颔首,眼神从雪桥身上扫过,却见雪桥昂首而立,毫无惧色,不由得泛起一丝赞赏之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霜灵身边一个小仙娥看见主人如此虚弱,怒道:“飞烟灵主,你打伤谨逸天孙的妃子,以下犯上,等承元殿下来了,自会为我家仙上讨回公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雪桥非天界仙人,非天孙妃子之下,又何来以下犯上之说。”女子的声音从殿门口传来,如山涧清泉,顿时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走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白衣仙子衣袂翩然,绝世容颜令大殿中间开得正灿烂的满池荷花刹那失去了所有色彩。她正看着霜灵,明明眉宇间不带任何表情,双目也清澈平静。然而奇怪的是,在场所有仙人都从中捕捉到了一丝细微的异样光芒。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刚才还哗然一片的大殿在清杳出现的瞬间安静了下来。面对如此静谧之人,仿佛稍微发出一点声响惊扰她都是种罪过。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天界女仙几乎都是无可挑剔的美女,千万年来艳贯六界,其中又以巫山瑶姬、月宫素女和青要山青女最为出众。霜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公认的天界第一美女。在见过霜灵几近完美的容颜后,天界的仙人们从未想过,六界之中竟然还有这般美丽的女子存在。

半壁江中文网

三千年来碧槿仙姝从不让清杳跟天界扯上任何关系,甚至很少让她离开蓬莱仙岛。茫茫六界,清杳所能去的地方只有巫山和西海龙宫,认识她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清……”雪桥乍见清杳,又是惊讶又是激动。她正要开口,被刚进殿门的双城瞪了一眼,马上把话咽回肚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是何人?”素女细细打量清杳,语气中透出不友善之意。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山野精灵,不足挂齿。”清杳缓缓开口。她的目光越过素女往上座看去,试图从这群陌生的神仙中找到玉清真王。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玉清真王经常去蓬莱仙岛找福禄寿三星下棋,清杳曾经远远见过他几次,还算认得。在场众仙都是陌生面孔,她所认得的也只有玉清真王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然而当清杳的目光从众仙身上扫过,一道白色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毫无征兆。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明绍的目光自清杳进入大殿开始便停在她身上,一直未曾移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二人对视了一会儿,清杳猛然清醒,急忙别开脸不去看明绍。她对着上座那位白胡子老神仙行了一礼,轻启朱唇:“玉清真王,我无心冒犯,失礼之处还请神上见谅。”

banbijiang.com

天籁一般轻细柔软的声音,任谁听了恐怕都会为之动容。 ]3 `. u7 p* T. |' |/ f. y, S8 D

玉清真王一脸慈祥,摸着胡子对清杳笑道:“不碍事不碍事,仙子既然这么巧来到我这昆仑山,也是缘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既然身为昆仑山主人的玉清真王都没有责怪这位闯入者,其他神仙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唯独素女好生恼火。适才清杳回话语气冷漠,显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霜灵紧紧盯着清杳的眼睛,神色复杂。她被称作天界第一美女,自小就习惯了恭维。可是眼前的女子以冰为肌,以玉为骨,冷如雪,静如烟,有着连她都为之惊艳的容颜。几千年来霜灵第一次有这种被比下去的感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看着霜灵几乎惨白的脸,她身边其中一个小仙娥回头对雪桥怒道:“霜灵仙子身份尊贵,她若是有任何闪失,我们神上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半壁江中文网

“流光,不得无礼!”霜灵喝住那个小仙娥,转身对玉清真王盈盈一拜,“霜灵驭下不严,今日扰乱真王寿宴实在罪过。一切皆因霜灵而起,和这位仙子无关,还请真王莫怪。”

copyright Banbijiang

两位小仙娥听到霜灵反而为雪桥说话,又是讶异又是不服气,虽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翻江倒海的,直为自己的主子叫屈。

banbijiang.com

雪桥瞥了霜灵一眼,小声嘀咕:“假惺惺!”她的声音不大,但这话还是被素女听了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青女仙姝是素女的闺中密友,因为这一层关系,素女向来很疼爱霜灵。霜灵受了气她心里自然不会好受,于是挤出笑脸对雪桥道:“飞烟灵主,今日你扰乱了玉清真王的寿宴,真王大度所以不怪罪你。但霜灵是谨逸天孙未来的妃子,你无故将她打伤,损的可是整个天界的颜面!不知灵主有何说法?”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仙子此言差矣,凡间有句话叫‘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霜灵仙子虽然身份尊贵,但她打碎我家神上给真王贺寿的蓝田玉在先,出言对我家神上不敬在后,更何况雪桥一样也被霜灵仙子所伤。雪桥纵然有错,那也是因为霜灵仙子有错在先。”清杳不慌不忙,一番话说得有条有理。

]3 `. u7 p* T. |' |/ f. y, S8 D

素女语塞,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倒是明绍探究地看了清杳一眼,让清杳的心颤了颤。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双城见素女被清杳噎得说不出话了,便走过去挽住清杳的手低声道:“既然玉清真王没有怪我们,我们还是先带雪桥回蓬莱再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清杳浑然不觉,此刻她脑子里想的都是在梦中遇见明绍的场景。哪怕不去看他,他的眉眼还是在她面前不停地晃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清儿?”双城又叫了她一声。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杳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她茫然看向双城。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双城重复了一遍:“我们回去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杳点点头。她也不想把事情弄大,要是让碧槿仙姝知道了这件事,不止她,连带着雪桥和双城也会一并受重罚。

copyright Banbijiang

“且慢!”素女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她们,对清杳道,“这位仙子,你和冷月、飞烟两位灵主在一起,想必是蓬莱栖芳胜境的人吧。众所周知,蓬莱和青要山积怨三千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飞烟灵主出手伤了霜灵是事实。我想这件事有必要让碧槿仙姝亲自出面,免得在场诸位神仙误会,以为是碧槿仙姝指使你们故意挑衅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件事和我姑姑无关,你不要含血喷人!”雪桥一时情急喊了出来,清脆的声音如珠玉落地,在寂静的大殿之上很是突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原来这就是碧槿仙姝调教出来的手下啊,当真无礼得很。”素女微笑以对。她本想激怒清杳,虽然清杳没有说什么,但是雪桥的反应也正合了她的意。 内容来自半壁江

雪桥恼羞成怒:“你——” 半壁江中文网

“雪桥别说了,我们走。” copyright Banbijiang

“可是清儿,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住口!”清杳阻止雪桥继续往下说,回头对素女说,“此事是我们不对,但和我姑姑碧槿仙姝无关,望仙姝海涵。”

半壁江图书频道

简简单单一句话,从清杳嘴里说出来却有着不容人反驳的力量。素女面色不善,其他神仙则大多扮演着旁观者的角色,不愿蹚这浑水,生怕一不小心就溺了去。 copyright Banbijiang

此刻霜灵正虚弱靠在素女身边,她本来就很娇小,加上受了伤脸色苍白,更显虚弱,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带了她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想,她是应该恨霜灵的,可是看到霜灵那单薄得如同枯叶的身躯,就怎么也恨不起来了。或许是因为她们之间始终隔着那样一层关系吧,清杳想。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和清杳的淡然不同,雪桥咬牙切齿,极为恼火,明知素女看准了其他神仙都不会蹚浑水所以敢公然挑衅,无奈自己就是没有一点办法。说到底这件事是她一手造成,万一害得清杳身份暴露,她罪过就大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为难之际,忽听醉意宫门口的小童上报:“真王,承元殿下到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雪桥身子一颤,用秘音对清杳说:“糟了,那承元殿下可是霜灵未来的公公,肯定会帮着她说话的。”

半壁江中文网

“哈哈哈,飞烟灵主说得真有意思。”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大门口传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殿上所有神仙都站起来朝着门口躬身:“恭迎承元殿下。” copyright Banbijiang

身着金色袍子的承元殿下在两位仙侍之后踏进大殿,器宇轩昂,面色从容,其中透着三分不羁的随性之气。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右手一挥,道:“今日是玉清真王的寿宴,诸位仙家就不必多礼了。飞烟灵主,既然你觉得我肯定会帮霜灵说话,我若是不随了你的意,倒显得我太过死板,你说是吧。” 半壁江中文网

这后半句话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是想顺着雪桥的话替霜灵出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雪桥一愣,双城也是一愣。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不禁多看了这位传说中的承元殿下几眼。刚才雪桥那句话是用瑶姬所授的传音秘术所说,除了瑶姬本尊和栖芳胜境三大灵主之外,无人知晓,就连碧槿仙姝也不例外。然而承元殿下居然在门外就听见了,这不得不令她感到奇怪。

半壁江中文网

不过惊讶也只是在清杳心中停留了一刹那,她再度开口,声音依然淡淡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自古独立于六界之外,非天界所辖。承元殿下乃天帝长子,威慑六界,清杳早有耳闻。想必殿下您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跟蓬莱过不去,犯了六界禁忌。”言下之意在座众仙都能听懂。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没想到你这寒冰似的小仙子竟如此牙尖嘴利,好一个六界之外!”承元殿下饶有兴致地看着清杳,“听闻栖芳胜境碧槿仙姝手下冷月、流云、飞烟三大灵主皆是绝色倾城的美人,不知仙子是其中哪一位?”

内容来自半壁江

清杳没料到他会有此一问,正犹豫着,双城抢先回道:“清杳并非什么灵主,不过是个花精罢了。殿下谬赞,双城代诸位灵主多谢殿下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素女在一旁煽风点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花精周身就有如此强大的仙气,看来这蓬莱果然是个卧虎藏龙之地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哈哈哈,我今日可算是长见识了,原来这就是所谓天界。那么多神仙联合起来欺负一个小仙子,其中有一位还是天帝的长子。真是大开眼界啊!”狂妄不羁的说话声突然爆出,如晴天惊雷,在大殿之上回荡。所有人的注意力全被这声音吸引了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风神何出此言!”素女瞪着座上一位黑衣男子,甚是恼怒,娇美的脸气得红一阵白一阵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其他众仙又开始议论纷纷,但都不敢大声,唯恐把这祸引到自己头上。 ]3 `. u7 p* T. |' |/ f. y, S8 D

承元殿下脸上有些挂不住,他勉强笑道:“风神此话未免言过其实了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风神哈哈大笑,捡起一颗葡萄抛至嘴中,吃得有滋有味,似乎刚才说话的不是他。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杳仔细打量这位敢于公然挑衅承元殿下的黑衣男子,他长得就是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眉毛粗黑浓密,面容俊逸,透着一股洒脱的气息。

半壁江中文网

风神正在饮酒,发现了清杳投来的探究目光,于是很不正经地冲她挑了挑眉,眨眨左眼,惹得双城和雪桥双双掩嘴偷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在遭受众多仙人的刁难之后,清杳忍不住记下了这位唯一肯帮她说话的人——风神飞廉,千年前她曾有所耳闻的狂妄男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飞廉这个名字虽算不上如雷贯耳,但是他的秉性在座神仙都很清楚。他向来不合群,行事乖张奇特,喜欢跟其他人唱反调。所以刚才他公然挑衅承元殿下,大家并不意外。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令人意外的是坐在风神身边的明绍,只见他忽然站起身来,浑厚的声音仿佛可以瞬间穿透云霄:“殿下,这位仙子是我的旧识,希望殿下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再追究此事。”

半壁江图书频道

“居然连明绍将军都为她说话,她究竟是什么人?”

半壁江中文网

“我还从未见过明绍将军主动提要求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座上的女仙开始窃窃私语。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坐在素女身边的元女仙姝道:“天界仙人都知道明绍将军喜欢独来独往,莫说是女仙,就算是男仙也很少跟你有所接触。将军说这位仙子和你是旧识,可有凭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将军莫不是见她长得好看,想替她解围所以这么说的吧。”素女补充。

banbijiang.com

在座男仙纷纷摇头。明绍将军英勇善战,俊朗非凡,和谨逸天孙一样是天界女仙们崇拜向往的对象。他向来孤傲冷酷,这会儿破天荒为清杳说话,难怪会引起众女仙的妒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看着明绍,清杳心中纵有万般思绪也理不出一个头。她越来越怀疑,那个梦究竟只是梦,还是曾真真实实地发生在她身上。明绍的大名她不是没有听说过,号称天界冷面将军,依他的性格,断不会替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强出头的。对于他此刻所为,唯一的理由就是,他想让她欠他人情,而他的目的再明显不过——风吟草。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