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谨逸

风声拂过耳畔,带着清杳从未感受过的凡尘的味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三千年来,清杳听说过无数凡间的爱恨情仇,此番是她第一次亲身来到凡间。那种味道萦绕在她身侧,有说不出的感觉,她知道,她并不讨厌这个地方。或许是因为这里有凌波的气息,茫茫人海,总有匆匆而过的一瞥是来自那熟悉的人。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身而过。她和凌波相交数千年,哪怕凌波已经不再是高贵的公主,哪怕她平凡无奇,被埋没在人海之中,清杳相信自己还是能找到她。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飞廉外表俊朗帅气,清杳绝色无双,他们一起走在街上无可避免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男人们都痴了,眼神迷离地望着清杳,她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他们心尖上,风吹起她的衣袂,就像拂在他们身上,搅得他们心里痒痒的。 banbijiang.com

年轻的女孩子比较矜持,掩着面不停地打量飞廉,眉目含笑,脸上泛起羞涩的红光。只是飞廉和清杳都浑然未觉,他们一路来到镇上最大的酒楼引仙居。 ]3 `. u7 p* T. |' |/ f. y, S8 D

飞廉回头对清杳说:“就是这里。再过不久凌波会在楼上和她心爱的男子见面,能不能帮到她全看你怎么做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凌波她不属于这里,只要能让她回到西海,我什么都会做。”清杳眼神坚定,望了一眼引仙居的牌匾,“上楼去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引仙居的对面是戏楼,清杳坐在窗栏边可以清楚地听到女伶优雅的歌声飘来:“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banbijiang.com

字字圆润,声声含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只是,这间普通的凡间戏楼却给清杳一种奇怪的感觉,她背上凉凉的,似乎有不止一双眼睛在看她。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上楼之前她和飞廉都敛住了仙气,变化了容貌。在凡人眼中,他们和一般人没什么差别。如此,又会是谁在关注他们?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下意识观察了好几遍,又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真让人匪夷所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飞廉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对面是戏楼,这引仙居的生意格外好,坐在这里可以听免费的戏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些跟我无关。”清杳面无表情,放在她面前的茶水她也始终未曾动过。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飞廉也不怪她不给自己面子,干笑几声,继续喝酒。他是个豪爽之人,喝起酒来很生猛,别有一番不羁气概,不像一般的天界仙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女伶一曲完毕,又开始唱另一曲。清杳一边听一边看天边的夕阳,太阳快落山了,凌波却迟迟未出现。她不由得转过头向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隐隐有些着急。 ]3 `. u7 p* T. |' |/ f. y, S8 D

“各位客官,最后我给大家说的是一段神话故事。”大厅中间那位说书的中年男子一拍案板,开始说今天的最后一场。 内容来自半壁江

之前清杳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对面戏楼女伶的歌声上,若不是那男子的拍案声实在太响,她恐怕不会注意到引仙居中还有摆场说书的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清杳对这些凡间的东西并不怎么感兴趣,她别过头继续看天,看云,看夕阳余晖。然而那男子所说的内容令她不得不去注意。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话说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天地分为天、人、妖、魔、邪、阿修罗六界,而东海之上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处于六界之外,是凡间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地方。世人皆知福禄寿三星住在蓬莱仙岛,却不知蓬莱还有个栖芳胜境。这栖芳胜镜里面住着六界之中最美的仙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说书男子一提到栖芳胜境四个字,清杳便皱起眉头,将注意力从别处收回,仔细往下听。

banbijiang.com

“栖芳胜境的主人叫碧槿仙姝,长得美丽无双,倾国倾城。传说三千三百年前,碧槿仙姝爱上了天界阳泉帝君,后来在瑶池西王母的帮助下,她和阳泉帝君终于成了一对神仙眷侣。然而三百年后,这段六界艳羡的姻缘因为另一位女仙而变成了孽缘。这位女仙便是住在青要山冰清阁中的降霜仙子——青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酒楼中人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以往说书人说的不是江湖侠盗劫富济贫,就是才子佳人后花园私定终身,今日忽然换作一段闻所未闻的神话,自然很快就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各个满怀期待,等着说书人继续往下讲。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只有清杳脸色苍白,瞳孔不再是一汪水平如镜的清泉,而像是马上就会有浪涛掀起一样。飞廉含笑望着她,独饮独酌,对于清杳的反应他一点都不惊讶。 半壁江中文网

说书人惊木一拍,继续道:“青女仙姝司天下冰霜,是个风姿绰约的冰美人儿。天界爱慕她的男神仙一抓一大把,可是她一个也看不上,偏偏看上了已经是碧槿仙姝丈夫的阳泉帝君。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阳泉帝君和碧槿成婚本就是受西王母的撮合,没有多深的感情。遇见青女之后,阳泉帝君终于发觉,他真正喜欢的并不是碧槿,而是青女。可是西王母是天帝的妹妹,她做主撮合的姻缘岂是说散就散的。再说了,碧槿仙姝虽然身处六界之外,她的师父却是天后的亲姐姐,千万年来天后一直很照顾栖芳胜境,阳泉帝君也不敢轻易得罪。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是,青女和阳泉帝君在一起不久就怀孕了。这件事终于令阳泉帝君痛下决心,和碧槿仙姝一刀两断。西王母和天后知道后大怒,奈何阳泉帝君在天界地位崇高,又深得天帝信赖,她们也没有办法挽回。

copyright Banbijiang

“碧槿仙姝遭遇丈夫的背叛,悲痛欲绝,性情大变,立誓此后不再踏出栖芳胜境半步。蓬莱仙岛也因此和青要山交恶,岛上神仙甚至极少与天界往来。阳泉帝君终于得以和青女厮守,每天沉浸在幸福之中。可是他不知道,不但青女怀了他的孩子,碧槿仙姝也怀了他的骨肉。”

半壁江中文网

说到这里,说书男子故意顿了一下,马上便有人发问:“那么后来呢,碧槿仙姝的孩子生出来没有?” ]3 `. u7 p* T. |' |/ f. y, S8 D

“都过了这么长时间,现在阳泉帝君知道这件事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众人议论纷纷,翘首等着说书人揭晓答案。

内容来自半壁江

清杳血色褪尽,脸色已经由之前的苍白变为惨白。她咬着嘴唇,放在桌下的左手指甲陷进肉里,可是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稳重如她,还从未如此失态过,就连飞廉一直在观察她也浑然未觉。 copyright Banbijiang

“蓬莱栖芳胜境有冷月、流云、飞烟三大灵主。”说书人顿了顿,故作神秘地一笑,“至于碧槿仙姝的孩子嘛……”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右手轻轻一拂,说书人竟然张口唱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banbijiang.com

一字一句和对面戏楼女伶所唱的曲子一模一样。 半壁江中文网

这样柔美的歌从一个男人嘴里唱出来,立刻惹得众人哄堂大笑。有正在喝茶的客人不小心喷了对面的人一身,连连说对不起。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说书人发现自己的异样,眼中满是恐惧,赶紧摆手,想开口解释可是张嘴仍然是那首曲子,比起先前的更加柔美动听,他又惊又急。哄笑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3 `. u7 p* T. |' |/ f. y, S8 D

飞廉意味深长地睨了清杳一眼,眼中含笑,似是已经了然。他含笑道:“没想到流云灵主看上去冷冰冰的,居然也这么贪玩呢,用法术将对面楼女伶的声音借来给那说书男子用。”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也不想这么做,是他冒犯我姑姑在先。”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神仙不得干涉人间的事,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规矩。清杳拼命克制自己,可是当真相呼之欲出,她还是忍不住在人间使用了法术,哪怕会因此让碧槿仙姝察觉到她已经离开天香牢。母女连心,只要她使用灵力,碧槿仙姝就有可能知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不知道为何那说书男子会对碧槿仙姝和阳泉帝君的事情一清二楚,若非她刚才出手阻止,恐怕下一句从说书人口中出来的话就是她想隐瞒的真相——碧槿仙姝和阳泉帝君的女儿就是栖芳胜境的流云灵主。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痛恨这个事实。

copyright Banbijiang

说书人依然咿咿呀呀唱个不停,引仙居的二楼一片欢笑,热闹非凡。直到一个浑厚的声音冲破喧嚣传入清杳耳中。 copyright Banbijiang

“飞廉兄好兴致,在这里遇见你还真是意外。”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抬起头,正好和刚上楼的华服男子四目相对,她怔了一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眼前的华服男子英俊挺拔,器宇轩昂,浑身恍若笼罩着一层金光。不过令清杳惊诧的不是这男子长得帅气,而是他的样子居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敖宸!”清杳霍然站起,声音也忍不住颤抖,她一步一步走到华服男子身边,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真的是你?你是敖宸!”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上楼的时候飞廉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刻意在他们周围布下了结界,凡人是看不见他们的。这位男子显然不是凡人,清杳能感觉到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仙气以及强大的灵力,这样的境界绝非一般神仙能够达到。再加上那张和敖宸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她几乎认定了眼前的男子就是她要等的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敖宸,你可算是……”清杳哽咽,“你可算是回来了。”

banbijiang.com

华服男子皱眉:“仙子认错人了吧,在下并非你口中的敖宸。不过仙子看起来很眼熟呢,倒像是在哪儿见过一样。”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的心凉了半截,不过她还是抱着侥幸之心:“敖宸,你真的全忘了吗?你是西海大太子敖宸啊,我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就在清杳要道出自己身份的时候,飞廉打断了她的话。他起身,笑着对华服男子道:“谨逸啊谨逸,我一直不知道,原来你也喜欢到凡间游荡。”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谨逸微露笑意,目光却停在清杳身上再也没有移开。不知为什么,他对清杳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强烈,好像他们前世就认识一般。

内容来自半壁江

而清杳在听到飞廉对华服男子的称呼之后,心中仅存的一丝希望彻底幻灭了。她怔怔地盯着正看着她的谨逸,如被施了定身咒,动弹不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风神叫他谨逸。他就是霜灵的未婚夫谨逸天孙?可是为什么他长得和敖宸一模一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自嘲。当初是她亲手将敖宸的灵魂封印的,一千年未到,敖宸怎么可能会醒过来。倒是她太唐突了,这三千年来,她还从未如此失态过。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原来是谨逸天孙。抱歉,我认错人了。”清杳颔首,退回自己的座位。 半壁江中文网

“不碍事,之前我也听度厄星君说过,我和西海大太子长得有几分相像,只可惜……”谨逸不知该怎么形容敖宸战死一事,只好隐去,笑着说,“仙子将我错认为敖宸太子也不奇怪。”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想了想,谨逸又补充道:“不知仙子怎么称呼?”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飞廉赶紧接过话茬:“这位是巫山瑶姬公主座下的清杳仙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的话说得很顺畅,完全看不出有所隐瞒。清杳暗自松了一口气,刚才飞廉一开口她心都绷紧了。看来飞廉没有打算把她的真实身份说出来,而是沿用了那日在昆仑山醉意宫瑶姬所说的话。 copyright Banbijiang

谨逸再次打量了清杳一番:“原来是巫山的仙子,难怪和瑶姬公主一样好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清杳浅笑,算是回礼。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经过刚才那一番闹腾,说书人灰溜溜离开了,那段闹剧也不了了之。

banbijiang.com

飞廉和谨逸随意闲聊,清杳半句也不曾听进去,她的视线一直聚集在楼梯口,一边盼望着凌波的身影能够出现,一边又揣测为何谨逸天孙会长得和敖宸一模一样。 内容来自半壁江

对于谨逸天孙,清杳所知道的并不多。除了他是霜灵的未婚夫,她只在天香牢中从雪桥那里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据说天帝嫌承元殿下太过妇人之仁,一直想把帝位直接传给孙子。为了不引起众神的反对,几千年来天帝他老人家一直让谨逸天孙四处历练,从未在人前现过身。直到七百年前,谨逸天孙游历归来,主动向天帝请缨出征鬼界。他和明绍一起平定了鬼界之乱后,在天界声名鹊起,威望不在战神明绍之下。

copyright Banbijiang

雪桥闲来无事最喜欢八卦六界轶闻,她所说的话大多是半真半假,清杳也只是当笑话来听的,并未放在心上。只是现在想来,敖宸七百年前殒命,谨逸天孙也是七百年前回天界,这事未免太过奇怪。但看谨逸的样子,又不像有所隐瞒,而且她确认过,敖宸的魂魄还在风吟草中,没有出什么岔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或许,这真的只是巧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好一会儿,清杳才静下心来,而她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并没有退去。她转身看了看对面的戏楼,又重新把目光投向楼梯口,凝眉深思。 ]3 `. u7 p* T. |' |/ f. y, S8 D

“仙子不要着急,她可能有事在路上耽搁了。”飞廉劝道,“现在太阳还未完全……”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眼睛望着窗外某处,一动不动。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清杳察觉,蹙眉顺着飞廉的目光往外看,只见一个美艳的黄衫女子当街而立,曼妙无比,不少过路男子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神仙不似普通人那般肉眼凡胎,只消一眼清杳就能看见黄衫女子周围弥漫着一股灰黑色的烟雾,这便是魔瘴了。

半壁江中文网

“原来是魔界的女子。”谨逸笑笑,似乎并不在意。

半壁江中文网

黄衫女子也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她抬起头,对上飞廉凌厉的双眼后立马转身逃跑。飞廉二话不说从窗户里飞了出去,一黄一黑两道影子转眼就在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内容来自半壁江

清杳轻呼一声,站起来就想追,却被谨逸一把拉住衣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仙子且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瞥了一眼谨逸拉住她衣袖的手,脸色不大好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谨逸马上反应过来,急忙松手,解释道:“风神灵力强大,对付区区一个魔界女子不在话下。只是适才我见仙子眉头紧锁,似乎在等什么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笑了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件事她不想让外人知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既然仙子不便开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谨逸讪讪道,“太阳尚未落山,我们不如在这里等风神回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嗯。”清杳点点头。 半壁江中文网

清杳的话不多,谨逸问一句她便回答,排斥之意很明显。既然他不是敖宸,她也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谨逸却并不在意,言谈举止谦和有礼。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时间在闲聊中一点点过去。太阳渐渐落山,夕阳的余晖渐渐散尽,被暮色所取代,直到夜空中出现第一颗星星,凌波还是没有出现,飞廉也没有回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清杳心中焦虑,同时有些纳闷。凌波未出现有可能因为遇事耽搁了,风神为何也迟迟没有赶回来?飞廉放荡不羁,六界皆有耳闻,他不像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神仙,可他一见到那个魔界女子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疑问越来越多,直觉告诉她,那个黄衣女子不简单。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天色已晚,不知清杳仙子有何打算?”谨逸出言打断了清杳。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杳想,她为了能见上凌波一面不惜私出天香牢来到凡间,若是就这么回去了,事后定会心有不甘。若是不回,她对凡间不熟悉,无处可去。思来想去,也只能先去巫山找瑶姬帮忙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望望天,站起来道:“夜幕已至,清杳先行回巫山了,告辞。”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清杳——”谨逸脱口而出,叫的不是尊称而是她的名字,他一时尴尬,不知该怎么往下说。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还有事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谨逸定了定神,问:“我这次离开天界是要去流波山,你愿意和我同去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摇摇头。她脑中回闪过流波山三个字,又问:“流波山是神兽夔牛所居之地,贸然前去恐怕会有凶险,不知天孙去流波山所为何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刚刚遭到拒绝,谨逸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听清杳这样问,他又恢复了神采:“实不相瞒,我的朋友在母亲腹中时曾被夔牛戾气所伤,常年身虚体寒,需要以夔牛齿为药引炼制丹药,方可医治。”

半壁江中文网

短短数语,清杳却明白了一切,谨逸口中的朋友其实就是霜灵。三千年来被她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蠢蠢欲动,挣扎着往上蹿,最终战胜了理智。

半壁江中文网

“好,我随你一起去。”清杳嫣然一笑,如皎皎月光,刹那间周围的一切尽失去颜色。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谨逸眼中有种浓得散不开的喜悦,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 半壁江中文网

清杳点点头,笑意较之前更深。 内容来自半壁江

直到他们离去,戏楼中那两道凌厉的目光依然停留在他们坐过的位置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夜晚的风凉凉的,带着从海上吹来的湿气。 banbijiang.com

清杳在蓬莱仙岛长大,岛的四周皆是海水,这种味道她再熟悉不过了。她向前远望,尽管夜的朦胧模糊了前方的路,她还是知道,很快就到东海了。 半壁江中文网

入海三千里,是蓬莱洲。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入海七千里,是流波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路过蓬莱仙岛的时候,清杳忍不住往下看了一眼。他们御风而行,速度极快,才一眨眼的工夫蓬莱就和海上流水一样向后退去,转瞬消失不见。清杳心一颤。不过是海天之间的匆匆一瞥,她便觉得今夜的蓬莱仙岛怪怪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在蓬莱待了千万个日日夜夜,没有一个夜晚像现在这么诡异。这不是她所熟悉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清杳忍不住想,不知道碧槿仙姝是否知道她已经离开天香牢,若是知道,回去后免不了又是一番波折。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怎么心神不宁?”谨逸回头看她。刚才经过蓬莱的时候他就发觉清杳不对劲,好像有什么心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没什么。”清杳的声音轻细至极,一晃便消逝在风中。

banbijiang.com

他们赶到流波山的时候,天已入夜三更。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