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夔牛

月色盈盈映在海上,浪涛拍案,荡起千层波光。这与清杳往日在碧波潭中见到的月亮倒影是不一样的。碧波潭平缓如镜,东海汹涌澎湃,一如婉约的女子,一如豪放的男子,就像此刻的清杳和谨逸,白衣华服融于夜色,被月光映下的影子重叠在海水之中。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隔云望天,张口音如月华:“夜间看不清东西,天孙为何要选在这个时候?”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夔牛不喜欢阳光,是以常年藏身海底,极少露面,在夜间容易把它引出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想下水?” 内容来自半壁江

谨逸摇摇头:“不需要,传闻夔牛极好音律,想引它出来不一定非要下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对清杳笑了笑,右手摊开,转眼手心便多了一管洞箫。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杳明白了谨逸的意思,也回以一笑。未等谨逸明白过来,她伸手轻轻一拂,眼前陡然多出了一张石桌和两条石凳。她再一挥,一架古琴静静置于桌上,琴弦在月下反射出细细的光。 banbijiang.com

“不如我们合奏一曲吧,看夔牛会不会早些出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话毕,清杳坐了下来,十指灵巧游走在琴弦之间,乐曲声宛如高山水涧中的清泉滴落,又像海上明月初升时洒下的轻纱,美妙至极。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谨逸万万没有料到清杳的琴艺竟然也如她的容貌一般,足以令人惊艳。等他意识到清杳所抚曲目居然是《碧落烟引》,着实吃了一惊。《碧落烟引》曲调万变,九天之上唯有天后能熟练掌控。而清杳的琴艺丝毫不亚于天后,相比之下更多了三分空灵,七分寂静。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会弹奏《碧落烟引》?”谨逸紧锁眉头,双眼一动不动盯着清杳。 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没有回话,仿佛早已沉浸其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谨逸痴了一会儿,然后将洞箫置于唇边,悠扬的乐曲缓缓而出,和清杳的琴声相得益彰,配合得天衣无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碧落烟引》本是琴曲,能用箫把它吹奏到如此境界,造诣也绝非一般。清杳心想,原来谨逸也是知音之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如此,甚好。 ]3 `. u7 p* T. |' |/ f. y, S8 D

一曲未完,海中忽然出现了巨大的浪涛,搅碎了海面上的月光。一头无角的青黑色巨牛冲破水面,轰然挣扎而出,顿时波涛涌起,浪花四溅。等到身子完全呈现在水面上,清杳才发现它只有一条腿。

copyright Banbijiang

忽然狂风四起,海水被掀起,浪涛惊天。大雨也伴随着狂风骤然而至。刚刚还明月高悬的天空瞬间被乌云遮蔽,一片黑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谨逸却异常兴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夔,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切皆如典籍所记载,刚才出海的异兽果然是夔牛。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一跃飞至空中,右手拇指和食指一捏,幽蓝色的火光从指尖跳跃而出,慢慢升起,如日月悬在山顶,霎时整座流波山亮如白昼。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夔牛已经完全露在海面上,它的单足踏在水上,却不沉下去,一双眼睛盯着谨逸和清杳,凶光迸射。忽然,它张嘴一声咆哮,声如惊雷,清杳觉得脚下的地面也震了一震。 半壁江图书频道

趁着夔牛张嘴咆哮,谨逸猛然往前冲去,不知何时他手中多了一把剑,一剑劈下,眼看就要击中夔牛的头顶。夔牛脑袋一晃,张嘴吐出一股巨大的水柱,猛地冲向谨逸。谨逸只好暂时收剑,一掌将水柱打散。 banbijiang.com

夔牛虽然只有一条腿,行动却极其灵活。清杳甚至没看清楚它是怎么移动的,待浪花退去,它竟然已经冲到了谨逸身边。清杳想上去帮忙,天绡绫刚从袖中飞出,想起路上谨逸曾言明她只需要在一旁观望即可,顿时又隐了术法。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谨逸毕竟是天帝的孙子,灵力自然比普通神仙要高出许多。他没有避开,反而向夔牛逼近,剑光闪烁,没多时就划破了夔牛的背部,露出里面的血肉。夔牛吃痛狂啸,谨逸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手中的剑忽然长了一尺,一剑刺向夔牛的嘴巴,然后往旁边一撬,一块白色的东西飞了出来,落入他的手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夔牛齿既已到手,谨逸无心恋战,收起剑转身离开。谁知夔牛不肯轻易罢休,它中了一剑,又硬生生被撬掉一颗牙齿,疼痛难忍,顿时狂性大发,咆哮着朝谨逸撞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小心——”清杳惊呼。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谨逸已经察觉,猛然转身,右手聚集灵力,强烈的白光从掌心发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不要伤它——”清杳大声阻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谨逸闻言赶紧收掌,但已经来不及,白色的光圈脱离他的掌心直直打向夔牛的头顶。清杳不顾一切冲到夔牛身前,迅速布下结界挡住光圈。但是谨逸的灵力太过厉害,白光冲破结界,正中清杳的胸口。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清杳哇地吐出一口鲜血,谨逸一着急,冲上前去,在清杳掉进海里之前接住了她,飞回地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清杳,清杳……”谨逸一遍一遍喊她的名字,心急如焚,这种感觉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清杳慢慢睁开眼睛,眼中带有痛苦的神色。刚才谨逸那一掌聚集了很大的灵力,若非被结界阻挡,恐怕她就醒不过来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为什么这么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它并没有作恶。”清杳一开口嘴角便溢出鲜血,“你已经伤了它,不要再取它性命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夔牛似乎也听懂了清杳的话,就像被驯服的野马一样,乖乖叫了几声,然后潜回了海底。乌云顿时散去,月光重新洒在海面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谨逸惭愧:“你说得对。万物皆有灵性,枉我活了五千年,今日之事实在惭愧。” banbijiang.com

“你能记得便好。”清杳笑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谨逸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笑容。往后的岁月中,他再也忘不掉这个微笑,以及那句虚弱却有力的话:你能记得便好。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先别说话,我替你疗伤。”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谨逸将清杳扶起来,左手扶着她的肩膀,右手贴在她的背上。一股暖暖的气流从他手心缓缓而出,汇入清杳体内。清杳知道谨逸是在将自己的灵力传给她,她本不想受他太多恩惠,尤其他和霜灵还是那样的关系。只是她现在受了伤,恐怕稍一动就会血气上涌。

半壁江图书频道

半晌,谨逸收住灵力,问她:“好些了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谢谢,我好多了。” 半壁江中文网

谨逸放心地笑了笑,眼睛忽然落在清杳身上,顿时有些尴尬。之前因为心里着急没有注意到,被暴雨淋过后清杳浑身湿漉漉的,薄衫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窈窕美好的线条,在月光下格外动人。 半壁江图书频道

神仙和凡人不一样,他们只要布下最简单的结界,再大的雨雪也无法近他们的身。清杳在岸上观望之时周身是有结界的,不过她中了谨逸一掌,结界也随之被击破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杳脸一红,挣扎着就要从谨逸怀中起来,却被谨逸制住了。他捏了个诀,瞬间便烘干了清杳身上的衣服。清杳不知他意欲何为,眼神迷离地看着他。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忽然把清杳打横抱了起来:“我送你回巫山。”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话刚一出口,清杳心中的那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她咬了咬嘴唇,点头道,“谢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幽径烟霞,云雨巫山。清杳老远就望见弥漫在巫山周围的雾气,无风自动,氤氲流转。凡间传说巫山女神瑶姬旦为朝云,暮为行雨,虽然只是传说,但清杳透过雾霭好似真的看见了瑶姬,她穿着巫山云雨织成的华丽衣裙,在雾中跳舞,美丽惊人。

banbijiang.com

“何人擅闯巫山禁地?”有女子的声音破空传来,却不是瑶姬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一会儿,两位紫衣仙侍御风而来,分别是瑶姬的贴身侍婢云萝和雨织。她们经常跟在瑶姬身边出入栖芳胜境,清杳对她们都不陌生。

内容来自半壁江

雨织看到谨逸,惊道:“谨逸天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二人连忙行礼:“不知谨逸天孙前来,多有冒犯,还望天孙海涵。”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谨逸笑着颔首:“无妨,是我冒昧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时候二位仙婢都看清楚了谨逸天孙怀中抱着的正是清杳,大惊:“灵……”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瑶姬不在吗?”清杳不露痕迹地打断她们。

copyright Banbijiang

“是,公主她……”云萝看了看谨逸,继续说,“公主有事外出,命我们守在巫山,不得让外人随意闯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谨逸知道云萝话中的意思,所谓外人,自然是包括他在内的。天界无人不知瑶姬和碧槿仙姝关系亲密,为了碧槿,瑶姬甚至不惜得罪天帝,在青女和阳泉帝君的婚宴上拂袖离去。而他和霜灵之间有着那样一层关系,不被巫山欢迎也在情理之中。

内容来自半壁江

“既然瑶姬公主不在,我就不打扰了。”谨逸将清杳放下来,扶着她在云上站立,“我有事要先回天宫,清杳因为我而受伤,你们好好照顾她,他日我必来探望。”

半壁江中文网

话毕,谨逸又低头看向清杳:“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把手抽了回来,礼貌中带着疏离:“多谢天孙送我回来,天快亮了,天孙还是早些回去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谨逸心下一凉,怔怔望着清杳,然后勉强笑了,“我明白了,你好好休养,我会再来看你的。”

半壁江中文网

他这一转身带着无限落寞,云雾涌动,不一会儿便将他淹没在其中。

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再也忍不住喉中腥甜,吐了一大口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流云灵主!”云萝和雨织双双扶住她,“你怎么受伤了,没事吧?”

半壁江中文网

“我没事,扶我去朝云殿。”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灵主小心。” banbijiang.com

云萝心中好奇,问道:“灵主,你怎么会和谨逸天孙在一起?公主说你被碧槿仙姝关进天香牢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瑶姬去哪里了?”清杳打断她,换了个话题,“我知道,刚才是因为谨逸天孙在场你们才没有明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公主去蓬莱了,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不知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瑶姬去了蓬莱?难道栖芳胜境真的出事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忽然想起她之前路过蓬莱的时候,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可她这次是私自离开天香牢,如果回去,碧槿仙姝肯定会怪罪,想再出来就难了。有瑶姬和碧槿仙姝在,相信有再大的风波也能平息。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么一想,清杳踏实了许多。她暗暗决定,等处理好了凌波的事,一定会好好跟碧槿仙姝认个错。她任性了这么多次,也该收敛收敛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