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巫山

夜已经很深了,清杳独自在山林中行走,花草的清香盈满周身,馥郁芬芳。她受伤后谨逸天孙输给了她百年灵力,再加上刚才在朝云殿调养了一番,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是个月圆之夜,天上没有一颗星星,银白色的月光铺洒在山中,十分安静,连风吹过树梢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风带来了熟悉的清香,清杳知道那是瑶姬最喜欢的白芷花。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七百年前,碧槿仙姝和瑶姬在忘川河边找到了清杳的魂魄,当时她被忘川中腐臭糜烂的气息熏得几欲作呕,是瑶姬将白芷递到她面前,为她驱散了那股味道。后来在昆仑山脚下,瑶姬也是用同样的方法赶走了她那段不好的回忆。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杳蹲下身子,采下一朵白芷花放在鼻尖轻嗅,顷刻鼻间清新无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笑了笑,褪下了那身沾染血污的衣裙。月光洒在她曼妙的胴体上,美得令人心醉。她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嘴里喃喃念着口诀。那白芷花便一朵朵围绕着她飞舞,不一会儿化作了一身月白色笼烟纱裙。她右手轻轻捏了个诀,薜荔丛中飘出了点点萤光,落在她的裙子上,变成栩栩如生的织锦花纹。

]3 `. u7 p* T. |' |/ f. y, S8 D

周身草木生香,清杳的心情顿时变得异常好,不知不觉便舞了起来,宛如山间的精灵。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时,远处的灌木丛中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清杳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只见一只白虎正向她奔跑而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白玉?”清杳认出了那是瑶姬的坐骑白玉,开心地唤它,“白玉,白玉……”

内容来自半壁江

白玉很通灵性,飞奔到清杳面前,在她身上蹭了几下,像是在撒娇。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蹲下来摸它光滑的皮毛,一边摸一边低语:“白玉,七百多年没见,你长大了不少呢。是不是想我了?我也想你了……你要干吗?你带我去哪里?” 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被白玉甩到了背上,还没缓过神,白玉已经带着她飞奔起来,在山林之中穿梭游荡。风呼呼地在耳边响着,其中夹杂着巫山惯有的云雨湿气和草木的香气。白玉似乎很开心,一直跑一直跑,最后在山谷中一处水潭边停了下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白玉,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让我洗个澡对吧。好,我听你的话,呵呵。”清杳笑着摸摸白玉的额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它不是想让你来洗澡,它是要带你来见我。”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杳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个声音…… 半壁江图书频道

转身的瞬间,清杳恢复了一贯的冰冷,眼中的敌意十分明显。在她对面,明绍正踩着一地的白月光,丰神俊朗,高洁脱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不由得恍惚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她冷冷道:“看来明绍将军很喜欢擅闯别人的属地啊,之前是蓬莱,现在是巫山。你究竟想怎样?”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仙子,不,或许我应该叫你流云灵主。”明绍眼神犀利,紧紧盯着清杳的眼睛,似笑非笑。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是怎么知道的?”清杳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恍然大悟,“是风神,是他告诉你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知道的不止这些,我还知道你是碧槿仙姝的女儿,是她和阳泉帝君的女儿。”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个惊雷在清杳头顶炸开,她后退一步,几乎踉跄摔倒。明绍上前扶住她,被她轻描淡写地甩开了。她毕竟是被瑶姬调教出来的,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很快就能镇定自若。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抬起头,不冷不热地反问他:“那么,我是不是也不该叫你明绍将军,而是战神宣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明绍没想到清杳会来这一句,惊讶之余露出一丝苦笑。他当然明白清杳的意思,她是在威胁他。如果他把她是阳泉帝君女儿的事情泄露出去,她也会公诸于众:他是战神宣离的转世。

copyright Banbijiang

宣离当年犯下逆天大罪,本该被处以五雷轰顶之刑,灰飞烟灭于六界。然而天帝起了私心,舍不得宣离这样的将才,所以偷偷引走了宣离的魂魄。宣离转世投胎,经过十世的轮回之后,成了现在的明绍。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些前尘往事,明绍本不清楚,他自己也是后来才从天帝那里听说。天帝曾叮嘱他,此事绝不能外泄,若是流传出去,别说是他,就连天帝本人也得背上藐视天规的罪名。因此,千万年来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屈指可数,明绍很奇怪,清杳又是怎么知道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心里虽是这么思忖着,明绍却扬了扬眉:“你比我想象中要聪明得多。不过,你觉得这话会有人信吗?就算他们信了,又当如何?”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们信不信与我无关。”清杳面色清冷。她知道明绍为什么这么自信,没有谁会不自量力去挑衅战神,更没有谁敢往天帝脸上抹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转世以后,明绍的样貌几乎没有变过。尽管宣离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但是仅仅靠那半块青铜面具又怎么能遮住这个秘密。天界的神仙大多是历经劫难修炼而成,都不是徒有虚名的傻子,他们当中肯定也有人怀疑过明绍和宣离的关系,可就是没有谁敢当众拆穿。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想到这些,清杳心中冷笑,继续道:“至于我是谁的女儿,也与你无关。将军有时间还是多去关心关心你那些所谓的天界大事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们可不可以不要总是针锋相对?”明绍叹了一口气,“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能想到,我若真想把你的身份告诉阳泉帝君,就不会特地来见你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虽然沉睡了七百年,但也还没有到痴傻的程度。你让风神把我带出天香牢,又安排了引仙居那场精彩的说书,呵,这不都是你预先安排好的!”清杳有些激动,可是她这般冷静的人,就算生气也只是将声音提高几分罢了,唯一藏不住的,是眼中呼之欲出的怒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明绍道出她身份的时候,清杳就想通了。难怪风神会这么好心去关心凌波的事,难怪引仙居的说书人会如此清楚天界的事。她的身份甚至在栖芳胜境都是个秘密,或许之前明绍也只是猜测,他安排那场说书,其实就是想看她的反应。如今他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任她再怎么心无外物,只要一提到母亲的那段旧事,她就不能不恨。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明绍见清杳被他激怒了,终于不再落井下石,一步步走近清杳。清杳抬起右手,动作快得不可思议,转眼间雪白的天绡绫已经缠住了明绍的脖子。她一用力,天绡绫便又收紧了几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不是我的对手。”明绍几乎没有动弹,镇定地直视清杳, banbijiang.com

“我不想见到你,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就因为我有风吟草?”

半壁江图书频道

“也许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瑶姬说得对,你只会给人带去痛苦。你还记得未晞吗?她就是被你害死的。她在忘川河生生世世受苦,而你还是那样高高在上,你就那么心安理得?”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杳!”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清杳被明绍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也没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一下子挣脱了天绡绫的束缚,贴近她,鼻尖几乎与她的相触。她本能地想往后退,可是他双手用力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动弹。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不认识未晞!宣离是宣离,我是我!我们是不一样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放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有人来了!”话刚出口,明绍便拉起清杳往水潭扎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哗啦一声,冰凉的水使清杳清醒了不少,她瞪了明绍一眼,想说话却又不敢开口。她的水性不是很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过了一会儿,水面平静下来,连涟漪也不再荡漾了,还是不见有人过来。 banbijiang.com

清杳以为明绍耍她,正要挣开,明绍朝她递了个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果然,只见空中闪过一道青色身影。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瑶姬临水而立,风吹起她的衣带,映在水中,有种说不出的美丽。清杳不禁感叹,岁月果然没有在瑶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banbijiang.com

“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瑶姬淡淡地说。 半壁江中文网

清杳的心一紧。难道瑶姬知道他们在水下面?明绍明明布了结界,他的法力绝对在瑶姬之上,为什么瑶姬能识破他的结界?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回头看明绍,明绍的眼睛比巫山夜晚的天空还要深邃悠远,一眼望不到底。他也正看着她,神情复杂。水潭下很安静,仿佛天上地下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相互凝视。清杳不觉有了一丝恍惚,这样的场景实在太熟悉了,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也像现在这样注视过她,眼睛深邃如夜。 banbijiang.com

可是很快,这样的平静被打破了。一个他们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水潭边。他的声音低沉沙哑:“瑶姬,你是故意引我来的。”虽是在提问,他的语气却是肯定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杳的心一紧。她不可思议地望着瑶姬身边华服金冠的男人,设想了无数因由,又将它们全部否定。她真的猜不到,承元殿下到巫山来做什么。 copyright Banbijiang

然而,承元殿下接下来的举动让清杳更加意外,她的心几乎在那一刻跳出来。她看见承元殿下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瑶姬的脸颊,仿佛他手中的是一块稀世珍宝。而他看着瑶姬的眼神,居然和刚才明绍看她的样子如出一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样的眼神,清杳记得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她飞快回想,浮在眼前的却是未晞那惊世的容颜。是了,未晞看宣离的眼神就是这样的!

banbijiang.com

一股寒意从清杳的头顶灌入,直通往脚底。这寒意不是来自水潭,而是她的心。她从未想过,原来明绍对她……

半壁江中文网

她不知不觉回头,明绍也正好回头,眼神触碰,她赶紧推开他,水面荡起了一圈涟漪。 半壁江中文网

“谁?”瑶姬也推开承元殿下,警惕地望着水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明绍动了动手指,一尾锦鲤跃出水面,激起哗哗的声响。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过是条鱼罢了。瑶姬,你就这么不想让我碰你吗?”承元殿下苦笑,“如果不是为了把我引出栖芳胜境,恐怕你是不愿意和我单独见面的吧。我明明知道你是想引开我,不让我插手碧槿和青女之间的事,可我还是跟着你来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是故意的又如何?殿下既然知道,那就请回天宫吧,巫山简陋,殿下身份尊贵,恕我不能招待了。” 半壁江中文网

栖芳胜境?清杳眉头锁起,瑶姬和承元殿下都是从栖芳胜境回来,而且青女也在……看来栖芳胜境真的出事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的心紧绷在弦上,她不敢漏掉瑶姬和承元殿下所说的任何一个字,可是他们没有顺着刚才的话往下说。清杳更加着急了,只需再冲动一点,她恐怕就会不顾一切跃出水潭,飞回栖芳胜境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幸好她身边还有明绍,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意气用事,明绍一直捏着她的手腕,不让她轻举妄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面对瑶姬的冷漠,承元殿下沉默半晌,叹了一口气,乘云离开。 banbijiang.com

瑶姬走上前一步,像是自言自语般:“清儿你出来吧,水下太冷,别冻着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愕然,与明绍对视一眼,明绍点点头,二人从水潭中飞跃而出,稳稳落在岸边。 banbijiang.com

“瑶姬……” 内容来自半壁江

瑶姬轻笑:“这烟雨潭中的水由巫山暮雨成年累月累积而成,水下极其寒冷,根本没有鱼虾。”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言外之意就是,明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内容来自半壁江

“承元殿下刚才说……姑姑她出什么事了?”清杳露出着急的神情,“青女去蓬莱做什么,又是为了风吟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瑶姬冷冷地瞥了明绍一眼,将目光定格在清杳脸上:“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栖芳胜境抛到脑后去了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猜得没错,青女为了救她的宝贝女儿,已经亲自闹到栖芳胜境去了。你呢?却在这里和仇人纠缠不清!你忘了我在昆仑山对你说过的话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瑶姬公主,这是我跟清杳之间的事,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明绍不卑不亢,冷峻威严。

半壁江中文网

“你没资格叫她的名字。”瑶姬脸色一沉,唤道,“清儿,跟我走!”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杳刚提步,右手手臂猛然被人拽住。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明绍看着瑶姬,话却是对清杳说的:“命是你自己的,不要总是受别人控制。”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微怒,正要挣脱明绍,只见他手中忽然多出了一卷黄色的纸卷,他一抖,纸卷摊开,露出了上面的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说得不错,在引仙居对面戏楼里的人的确是我,但就在你和谨逸天孙去流波山的时候,我返回了天宫,为的是帮你拿这样东西。”明绍正气凛然,展现出独属于天界战神的威仪。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是……” 半壁江图书频道

“是司命星君为凌波公主批的劫。七世轮回,她已经沾染了红尘之气,也只有你能帮她了。我来巫山找你,不是想揭穿你的身份。我只问你一句,要不要跟我去凡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番话让瑶姬也有了一丝动容。可她还是严苛地望着清杳,说:“清儿,跟我回去。凌波的事命中自有定数,这不是你该管的。” banbijiang.com

清杳置若罔闻,颤抖着接过明绍手中的黄纸,心一分分冷下去,等到看完上面最后一个字,她已经全身麻木,如冰雕一般。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儿……”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缓过神,把头转向瑶姬,话中带着一丝恳求:“这次从天香牢逃走,本来就是为了凌波。于情,凌波是我的挚友,于理,敖宸舍命救我。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看着凌波殒命,只要能让凌波早日回到西海,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把我的命拿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这又是何苦。”

copyright Banbijiang

“瑶姬,让我去吧。做完这件事,我马上回栖芳胜境,永生永世不再踏出蓬莱一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一万多年了,该断的却一直断不了。”瑶姬抬起头望着夜空,喃喃自语。她转向明绍,语气温和了许多:“明绍将军,你随我来,我有事要跟你单独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夜色迷蒙,有萤火虫闪着微弱的光芒,在薜荔丛中飞舞,星星点点,美丽不可方物。那一轮银白色的圆月悬在碧玉盘中,洒下一地柔和。清杳就站在月光中,衣衫隐隐,如巫山最纯粹的山精。 内容来自半壁江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copyright Banbijiang

良久,瑶姬和明绍一前一后从山林中走出。清杳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更加猜不到瑶姬和明绍说了什么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明绍的脸色不太对,他对清杳说:“抱歉,我不能陪你去凡间了,你保重。”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没想好要说什么,明绍也没有等她开口说话,不再看她一眼,果断离开。

半壁江中文网

不知为何,清杳心中竟有一丝小小的失落,但是她很快就把这种不该有的想法从心里赶了出去。她只是好奇瑶姬和明绍说了什么,为什么明绍的改变这么大! 半壁江中文网

瑶姬的话把清杳的思路带了回来:“既然你决心要管这件事,我也就不拦你了。你放心,有我在,栖芳胜境不会出什么意外。不过清儿,去凡间之前你得先去一趟君山,找女英借一样东西。” 半壁江中文网

“你说的是……”

banbijiang.com

“宝螭笛。”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宝螭笛是做什么用的,清杳再清楚不过,她立刻明白了瑶姬的用意。明绍说得不错,凌波经历了七世轮回,她的心已经是一颗真正的人心了。或许只有这么做,她才能帮到凌波。

内容来自半壁江

“瑶姬,谢谢你。”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清杳浅浅一笑,刚转身又被瑶姬叫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儿,好自为之吧。” 半壁江中文网

说完这句话,瑶姬先一步离开了,她所去的正是蓬莱仙岛的方向。

banbijiang.com

巫山千百年难得一次小喧哗就这样轻易结束了,过了好一会儿,清杳还以为这只是梦,她依然在天心莲中沉睡。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想,若这真的是一场梦,那该多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东方的天空露出了鱼肚白,山谷中云雾聚拢。暮雨朝云,这一夜过得如此缓慢,天终于快要亮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从巫山到君山并不远,清杳沿着巫峡一直往下,不知是因为黎明前的湿气还是江水拍打峡谷溅起的水花散落在了空气中,她身上凉凉的,心里也凉凉的,莫名有些焦躁不安。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当长江的磅礴和湘水的温婉相交错,清杳知道君山就快到了。

半壁江中文网

空中隐隐传来幽怨的笛声,清杳知道,是那个因丈夫去世而泪洒斑竹的寂寞女子在黎明的薄暮中寄相思于曲,笛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她不知不觉被笛声吸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心中的不安毫无征兆地从臆想变成了现实。

banbijiang.com

前面山林中蓦地有一道银光晃动,直觉告诉清杳,那是剑光。好奇心驱使,她忍不住回头,而就在回头的一瞬间,细小冰冷的疼痛从胸口没入体内,如一根丝线在血肉中贯穿,她所有的意识在那一瞬间被抽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风声混杂着笛声依然在耳畔,清杳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往下坠落,江中的流水声离她越来越近,却又像是越来越远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意识的最后,等待她的却不是预料中冰冷的江水,似乎,有人接住了她……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