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破天

城畿的河边,笛声呜咽,余音袅袅,听不出是喜还是悲。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杳放下宝螭笛,向芷卉和秋鸾摊开自己的右手。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是?”芷卉皱起了眉头。 ]3 `. u7 p* T. |' |/ f. y, S8 D

一团很小的白色光球静静躺在清杳的手心,发出淡淡的光芒。

半壁江中文网

“凌波的元神。我把她的魂魄给带来了。” banbijiang.com

“什么?”

半壁江中文网

“什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芷卉和秋鸾同时惊呼。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是女英的宝螭笛,只要主人同意,它就可以将她的灵魂带走。凌波太痛苦了,我不忍心让她继续在凡间遭受这种折磨,我要她回来。”清杳的声音很淡然,却无比坚定。 半壁江中文网

在扶起凌波的那一刻,她用秘音询问凌波的意见,凌波点头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是的,凌波愿意跟她走。

banbijiang.com

秋鸾眉眼中露出担忧:“凌波的劫是天帝命司命星君定的,万一天帝知道你自作主张,提前将凌波的魂魄带去投胎,岂不是要牵连你?”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芷卉补充:“是啊清姐姐,这样会不会太冒险?” banbijiang.com

“我的命本来就是敖宸给的。”清杳从袖中拿出明绍给她的那张纸,“你们只知道凌波这一世会陷入情劫,却不知道,万一她真的陷进去了,恐怕永生再无法回到西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看到纸上写的,秋鸾和芷卉都不由得后退一步,愣了好半天没说话。她们是偷听到西海龙神和龙母说话才知道凌波的事,不承想,事实远比她们想象的要复杂。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一世,凌波是富家小姐任雨歌的贴身丫鬟,她和任雨歌同时爱上了将军家的独子萧翊,也就是那位骑马的华衣男子。然而萧翊钟情的是任雨歌,凌波每次都只能跟在小姐身后,远远望着萧翊。

banbijiang.com

若只是这样,那便没清杳什么事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司命星君的手札上记载,萧翊命中注定有一劫,将会被狐妖缠身。那狐妖本是觊觎萧翊的精元,却无意中发现心系萧翊的小丫鬟是西海龙女转世。狐妖对凌波的龙珠起了贪念,于是用萧翊的性命跟凌波做交换,逼她交出自己的性命。 ]3 `. u7 p* T. |' |/ f. y, S8 D

凌波是天界仙人,即便已经转世投胎,狐妖也是奈何不了有龙珠护体的她的。可是她对萧翊情根深种,就怕她选择用自己的性命去交换萧翊。一旦龙珠被狐妖所夺,凌波就只能做一只孤魂野鬼,再也无法回到西海。 半壁江中文网

“七姐姐历经七次轮回,已经有了凡心。她那么爱萧翊,一定会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性命交给狐妖!”芷卉很着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秋鸾点头:“所以清儿你提前带走了七妹的魂魄,让她死在这次意外事件中。只要她死了,之后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凌波是仙人,地府的生死簿上没有她的名字,她的魂魄也不归鬼差管。”清杳嘴角不觉弯了起来,“七百年前我在地府待过,和孟婆也算相识一场。只要她愿意帮我们,我们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帮凌波躲过这一劫,天帝是不会发现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听完清杳的话,两位龙女都轻松许多,眉头也都舒展开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芷卉年幼,一听事情能安然解决,高兴地拉住清杳的手说:“清姐姐你太厉害了,难怪我大哥这么喜欢你。只可惜大哥他……唉,要是他能像小时候一样死而复生该多好,你就可以当我嫂子啦。”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死而复生?”清杳感觉不对,追问,“我怎么没听他说起过?”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也是无意中听到蛟族长老和蟹族长老的对话才知道的,他们说大哥刚出生不久不知怎么就夭折了,可是龙珠还是好好的,过了几天竟然又活过来了。更奇怪的是,他们说在七百年前的庆功宴上见过谨逸天孙,发现天孙和大哥长得一模一样,我想,会不会是……”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八妹不许胡说!”秋鸾喝住她,“妄自议论天孙是为不敬!大哥七百年前就已经不在了,再说人有相似,不足为奇,这种话以后千万不能随便说,知道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芷卉唯唯诺诺,不敢出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秋鸾又对清杳道:“八妹她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我知道你还记挂着大哥,你对他的这份情谊,我们做妹妹的心里很是感激。”

banbijiang.com

说着说着,秋鸾的眼泪涌了出来。清杳心中叹息,很想告诉她们,敖宸还没死,三百年后他的确可以死而复生。可是她不能,风吟草的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banbijiang.com

“两位公主,你们私自离开西海,被龙神发现了不好,还是早些回去吧。我会把凌波送去地府,你们放心。”清杳把凌波的元神小心翼翼地放进随身的锦囊之中,如珍宝一样,唯恐她受一点点伤害。

半壁江图书频道

秋鸾和芷卉见天色不早,也告别了清杳,乘云而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清杳独自站在河边,风吹乱了她额前散落的几缕发丝。她没有伸手去抚,而是轻轻蹲下,从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子扔进水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小水花溅起,涟漪一圈圈散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又捡起一个,重复了刚才的动作。她凝望着水上的粼粼波纹,说话的声音也和涟漪一样轻柔:“明绍,我知道你在这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转身,原本除了她之外空无一人的河边果然出现了另一个身影。

半壁江中文网

明绍看着她,一言不发。他没有料到她居然知道他在这里。

banbijiang.com

“你一直跟着我?”清杳走上前一步,坦然与他对视。

半壁江中文网

明绍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是深不可测地回给她一句:“你觉得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知道是你,从巫山到君山,再到这里,你根本没有离开,一直跟着我。”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明绍与她对视一眼,沉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被玉冉的穿心透骨针所伤,救我的也是你吧?”清杳的话忽然软了下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还记得,飞廉那句被女英阻止而未说完的话。虽然意识涣散,清杳还是能想起坠落的时候有人接住了她,她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有一点熟悉。 banbijiang.com

想到这,清杳脸一红。

]3 `. u7 p* T. |' |/ f. y, S8 D

“对不起,我食言了。”明绍突然上前,抓住了清杳的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清杳一惊,急忙想抽出来,可是明绍的力气很大,他干脆用力向前一拉。清杳猝不及防摔进了他的怀中,顿时又羞又怒,脸色发烫。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想怎么样!” banbijiang.com

“你知道。”明绍就像一个满载而归的猎人,专注地看着自己的猎物,双手死死将她禁锢。

banbijiang.com

清杳急了,大叫:“是,我知道!是你杀了烛阴,是你封印了我的魂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说什么?”明绍猛然顿住。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说什么难道明绍将军你听不懂吗?为什么六界之中,偏偏只有我能拔出你的剑,我才不信有什么宿命之说。那是因为镇天剑里面封印着我的魂魄,是我七百年前丢掉的一魂一魄!”

banbijiang.com

明绍睨了清杳一眼:“你听谁说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何必装傻。七百年前,我和敖宸为了夺回被烛阴吞食的西海泉眼,不慎把烛阴驱入了鬼神崖。敖宸魂飞魄散,我也丢了一魂一魄,我姑姑找遍六界都没能帮我找回来,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当时被烛阴给吞了。偏偏这么巧,不久之后你和谨逸天孙征讨鬼界,而后就没有了烛阴的消息。我是不是可以猜测,是你杀了烛阴?” 内容来自半壁江

“然后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众所周知,镇天剑噬魂。剑刺入烛阴体内,我那被拘禁的魂魄自然也就被封印进了你的镇天剑中。所以它才不会排斥我,才会允许我碰它。” banbijiang.com

明绍突然把清杳拉近自己,几乎与他的鼻尖相碰。他眼中带着一丝残酷:“你比我想象中聪明得多,只可惜你想太多了,七百年前我根本没见过烛阴,更没杀它。当年谨逸奉命和我一起前往鬼界,你若不信,可以找他求证。你和他不是很熟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后一句话暧昧非常,又似乎有所指代,暗示清杳和谨逸牵扯不清的关系。

copyright Banbijiang

明绍的脸几乎就要凑到清杳脸上来了,她心里却是一团乱麻,忘了反抗。 半壁江图书频道

怎么可能是这样!自从做了那个奇怪的梦,她一直在揣测当年发生的事,如今好不容易理清了,她的结论却被明绍尽数推翻。如果明绍说的是真的,那她的魂魄又是怎么丢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谨逸去巫山找你了,你知道吗?”明绍放开清杳,他的话听不出是什么意思。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倒是没有觉得意外,这一切本来就在她的计划之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两位好兴致,看来凡间很适合谈情说爱呢。不如我来成全你们,到地狱去做一对鬼鸳鸯吧!”浑厚的声音突然闯进来,撕裂了平静的薄暮。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杳回头。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不知何时站在了距离他们不到一丈的地方,邪邪地笑着。他发色漆黑,鬓角却有两撇花白,一双眼睛说不出的邪魅勾魂,比洪水猛兽更令人忌惮。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明明是一张俊美的脸,因为他那双骇人的眼睛,让人没来由地紧张起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杳后退一步。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可以肯定,他是魔族的人。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这样的眼神她很熟悉。 半壁江图书频道

“魔君破天!”明绍的话证实了清杳心中的猜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抬起头,不确定地问:“那日在引仙居对面戏楼中的另一个人就是你?” ]3 `. u7 p* T. |' |/ f. y, S8 D

破天大笑:“仙子真聪明,我费尽心机,今天也该是取你性命的时候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明绍蓦地挡在了清杳身前,镇天剑出鞘,银光闪烁。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破天也没有说多余的话,手上凭空多了一把剑,一晃眼就闪到了清杳身边,快得不可思议。天绡绫感应到了主人的危险,迅速从清杳袖子里飞出。不过清杳还未出招,明绍已经上前一步,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缠斗在一起。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哥,我来帮你!”黄衣女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挥剑从后面刺向明绍。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小心!”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飞身上前,天绡绫缠住了黄衣女子的剑。黄衣女子转身,怒目而视,眼中又似乎带着不屑。清杳马上认出了她就是那日引仙居楼下的女子,魔君破天的妹妹——玉冉公主。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