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前缘

“玉冉,帮我杀了她!” banbijiang.com

“好。”玉冉异常兴奋,剑招凌厉,招招带着置清杳于死地的狠辣。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灵力也不弱,和玉冉相当,二人纠缠好久也没分出胜负。而明绍似乎渐渐不敌破天,在他的紧逼下接连往后退了几步。清杳心中着急,本来明绍是不用蹚这浑水的,她聚集灵力震开玉冉,上前帮明绍挡住了破天的一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哈哈哈,将军你有伤在身,现在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破天笑着,一掌拍在清杳右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儿!”明绍赶紧把清杳护在身后,镇天剑横在胸前,面无表情。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清杳奇怪,明绍看上去好好的,为什么破天会说他有伤在身?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是我跟你之间的事,为什么要把她牵扯进来?”明绍冷冷质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是以前,现在已经不是我跟你之间的事了。她必须得死!”破天指了指清杳,嘴角一勾,“难道将军不想让她死吗?这么多年了,你就一点愧疚都没有?其实你心里想的和我一样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别把我想得跟你一样,我不是你。”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在说谎!如果你对她还有一点愧疚的话,就把流云灵主交给我,流云死了,她才能复活,这是唯一的办法。”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明绍下意识握紧清杳的手,看着破天,一字一句道:“你的事我不想知道,你想复活谁我也管不着,但是流云灵主你不能动。”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有能力护她周全?”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就试试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清杳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她调整好情绪,抬头看向破天。出乎她的意料,破天并没有马上动手,他仔细盯着她的脸,眼睛里像是有火焰在燃烧:“这一世你长得还是这么漂亮,让你死还真可惜,别怪我,我没有其他选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破天和明绍都心知肚明的事,唯独她这个当局者被阻挡在真相的门外。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清杳问破天:“为什么要杀我?”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没必要知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谁知有人抢在清杳前面问:“那我呢,我有必要知道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清杳回头:“谨逸天孙?风神?”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大哥,他们……”玉冉跑到破天身边,悄悄拉了下他的衣角。

内容来自半壁江

谨逸华服金冠,气度非凡,风吹得他的衣袍猎猎飞扬,颇有王者之气。飞廉双手抱在胸前,嘴角还是挂着不羁的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内容来自半壁江

飞廉朝玉冉挤挤眼,调笑道:“玉冉公主,两天不见,想我了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玉冉怒视了飞廉一眼,回头征求地看向破天,“哥,怎么办?”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破天不改邪魅的笑容,向前走了一步,他的眼里只有清杳:“这么美丽的生命,今天不能取走真是可惜了。不过,你的命始终是我的,慢慢来。”

banbijiang.com

黑影一晃,带着玉冉一起消失在众人面前。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清杳松了一口气,她不得不承认,她害怕破天,非常害怕。面对他那种眼神,她就有种想逃得越远越好的冲动。可这样的眼神是她所熟悉的,只是她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见过。

内容来自半壁江

“清杳,我去巫山找过你,原来你来凡间了。”谨逸掩饰不住心中的欣喜。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杳笑说:“我知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魔君为什么要杀你,你没事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没事,你能来……我很开心。”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杳……”

半壁江图书频道

明绍一把拉过清杳:“她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我自会护她周全。天孙现在应该担心的是霜灵仙子,她才是你未来的妃子。” ]3 `. u7 p* T. |' |/ f. y, S8 D

被明绍戳到了软肋,谨逸一时语塞,他强装镇定,不冷不热道:“多谢将军挂心,霜灵的事我自会处理好。至于我和清杳怎样,也不劳将军操心——清杳,你过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清杳正要往前走,却被明绍拦住:“不许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是我的事。”清杳面色坦然。

]3 `. u7 p* T. |' |/ f. y, S8 D

“将军,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喜欢强人所难。”谨逸走上前欲把清杳拉到自己身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孰料,还没等谨逸碰到清杳,明绍猝不及防吐出一口鲜血,他用力将剑撑在地上,死死撑住。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宣离!”清杳大叫,弯下身子去扶他。然而等她意识到自己开口叫的是宣离而不是明绍的时候,她被自己的反应吓坏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为什么会是这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叫他什么?”谨逸怀疑自己听错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杳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猛然想起,在天香牢的幻象中,她曾见过宣离,就是和现在的明绍一样,身受重伤,用剑勉强撑着身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原来,她竟然无意识地把他当成了宣离。

半壁江中文网

“没什么,天孙你听错了。”清杳淡淡回答,和之前判若两人。此时此刻,她真的没办法勉强自己。她也不知为什么明绍受伤自己会如此紧张。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为什么你伤得这么重?魔君明明没有伤到你。” 半壁江中文网

“不碍事。”明绍摆摆手,忽然笑了,“怎么,清儿你不是一直把我当作仇敌的吗?想杀我,现在是很好的机会。”

半壁江中文网

清杳对他很无奈。明绍和她听说的并不完全一样,为什么天界鼎鼎有名的冷面将军,在她面前却跟飞廉有几分相似,那么轻佻,那么不羁。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杳你别急,他死不了的。”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的飞廉玩味似的开口,“他和天孙相互切磋,受点伤也正常。”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什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风神说得没错,我和明绍将军同为天界神将,相互切磋也是必须的,清杳不必紧张。”谨逸坦然承认。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时清杳才发现,谨逸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看样子也受了伤。她心里清楚,明绍和谨逸当然不仅仅只是“切磋”而已,要不是因为之前那场“切磋”,破天未必能占上风。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因为飞廉的一句话,气氛一时陷入尴尬。清杳只是扶着明绍,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她的余光看向谨逸,谨逸的脸色也很不自然,带着几分无奈。这令她不由得心生愧疚,她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可是一想到这三千年来碧槿所忍受的孤独和寂寞,自私狭隘的报复心又开始萌发,渐渐生根发芽。

内容来自半壁江

谨逸只是看着清杳,没有说话。他的眼睛一直在清杳和明绍之间流转,蓦地什么都已经明了。他的心沉了下去,想起他和霜灵之间的种种,他想,或许他和清杳注定是没有可能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霜灵身子不好,我先回去看看她。清杳,明绍将军的伤没什么大碍,你好好照顾他吧。我希望……我希望下次还能再见到你。”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谨逸转身,清杳从他的声音中听不出喜怒,可他的背影看上去甚是寂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也先回去了,找龙王商量一下施风布雨的事。”飞廉暧昧地朝清杳眨眨眼,“清杳、明绍,你们有话慢慢说,不急,不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

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杳脸红了。似乎当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拔出镇天剑的那一刻,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她和明绍有什么暧昧的关系,而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一个误会,或许还和她七百年前丢失的魂魄有关。 半壁江中文网

“放开,我没事了。”明绍抬了抬手。他不想在清杳面前展现出自己无助的一面,尤其他还是因为她才和谨逸起冲突,这一点,清杳应该也是心知肚明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然而在清杳眼中,明绍这样的举动像是暗示着他对她不耐烦。她没来由地感到黯然,往后退一步,却并不说话。

半壁江中文网

明绍发现了清杳的异常,试图转移话题:“先去地府渡送凌波的魂魄吧,晚了会被发现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好。”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

半壁江图书频道

“怎么?”

内容来自半壁江

“没什么。走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