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承乾十七年的冬天来得要比往年早些。重阳节才过去几日,靠北的几个州县就迎来了今冬的第一场大雪。

banbijiang.com

前一日还是气爽天高,这日午时刚至,天际却突然被一片灰中带橙的翻滚幕布笼罩,短暂的预示过后,密密麻麻的雪花便迫不及待地席卷了整片天地。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不过一夜的工夫,燕州以北地区全都换了装扮,入目皆是一片银装素裹。 内容来自半壁江

烧了地龙的厢房中,任瑶期闭着眼睛躺在热炕上,压在她身上的被子有些重。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的额头和脖颈已经沁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子,脸颊也被炕上的热度烧得绯红,鼻息间充斥着薄荷脑的味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隔着内室厚重的棉布帘子,传来了两个丫鬟小声的交谈声。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这花样子真好看,不像是自己描的,哪儿来的?”

半壁江中文网

“这是我找方姨娘身边的金桔姐姐要的。听说是南边京都里最近时兴的花样子,连云阳城里都没有。”

内容来自半壁江

“金桔姐姐?你竟能从她那里要到东西?” 半壁江中文网

“嘻嘻,我说是帮五小姐绣鞋面用的,她敢不给?”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个奸诈丫头,小心五小姐知道了,让方姨娘把你拉出去配小厮!”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好啊你个坏蹄子……看我不撕了你这张烂嘴。”

内容来自半壁江

隔着帘子是两个丫鬟围着桌子追打的嬉闹声,桌上的茶具被撞得哗啦一响,声音蓦然一静,只不过顿了片刻就又闹将起来,总算是顾忌到内室的人,响动小了许多。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时一个严厉的呵斥声突然插进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是一个年纪稍大的妇人的声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外头突然又安静下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朱嬷嬷恕罪,奴婢……”两个小丫鬟急急辩解。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朱嬷嬷不耐烦地打断道:“小姐醒了没有?”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还带着些焦躁,虽是这么问着,脚步却是没有停顿地往内室这边来了。 半壁江中文网

“刚喝了药歇下,想必这会儿正睡得沉呢。”一个丫鬟急急回道,也连忙跟上来,似是要帮那嬷嬷打起内室的帘子。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们出去守着,别让人进来。”朱嬷嬷止住丫鬟的动作。 半壁江图书频道

“是。”两个丫鬟脚步一顿,利索地退出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任瑶期闭着眼睛躺在那里没有动,似乎是睡着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把内室与明间隔开的棉帘子被掀开,内室里闷热的空气被搅动,比内室里略凉的风流进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小姐?小姐快醒醒,小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朱嬷嬷急急往炕边奔过来,喊了几声,见任瑶期没有动静,便伸手过来隔着被褥轻推她的胳膊。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期终于睁眼,却有些睡眼蒙眬。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朱嬷嬷?”她的声音有些干涩,在高热的炕上久躺,需时不时进些茶水。

半壁江图书频道

“诶,是奴婢,小姐要不要喝水?”朱嬷嬷那圆圆的脸上立即就挤出一个笑容,眼中却有焦急的神色。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瑶期点了点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朱嬷嬷立即走到内室靠北墙放置着一整套粉彩茶壶茶盅的长条矮几旁,倒了一茶盅水回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将茶盅搁在炕几上,再扶着任瑶期坐起身,一手撑着她的后背,一手将茶盅端到她唇边喂她。

]3 `. u7 p* T. |' |/ f. y, S8 D

只是她倾得有些急,任瑶期偏了偏头,茶盅里的水便滴到她盖着的棉被上,松花绿的缎面立即就湿了一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咳咳……”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朱嬷嬷忙将茶盅放下,轻拍她的后背,“小姐,您没事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彻底清醒了。她推开朱嬷嬷的手,斜睨一眼,“水是冷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朱嬷嬷忙赔笑道:“哟,定是那两个当值的丫鬟耍滑偷懒,忘记换热茶了,老奴等会儿就去教训她们。”

copyright Banbijiang

说着,朱嬷嬷又将放在旁边的一件夹袄拿过来,披到任瑶期的肩头,一边道:“小姐,刚刚姨娘接到消息,三太太和三小姐正在回府的路上,虽然大雪来得突然,城外好几条路一夜之间被封,不过马车最迟也能在今日傍晚前进城。” 半壁江中文网

任瑶期身子一顿,“母亲和三姐回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垂着眸子,让人看不清眼中的情绪,拢在襟口处的手指却忍不住有些发颤。

banbijiang.com

朱嬷嬷的语气终于不掩焦急,“是啊,昨日上午就从庄子上出发了,府里今日一早才接到消息。小姐,这下可怎么办?”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瑶期迅速地眨了眨眼睛,掩去眸子里泛起的水光。她将披在身上的夹袄拿下来,想要穿在身上,朱嬷嬷立即上来帮忙,一边还在任瑶期耳边念叨:“五小姐,等三小姐回来,这紫薇院里哪儿还能有您的容身之地?”

banbijiang.com

任瑶期闻言淡淡瞥了一眼正低着头急急给她扣襟扣的朱嬷嬷,心里不由得冷笑,十几年前的任家果然有不少牛鬼蛇神。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两日她都冷眼瞧着,想要认真瞧清楚这一张张浓墨重彩的画皮背后的龌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朱嬷嬷并未察觉任瑶期的异样,帮她扣好襟扣,抬起头接着道:“老太太向来喜欢三小姐多过您,三太太又什么事都依着她,咱们院子里的事无论大小都是她说了算,偏偏她又看您不顺眼,处处为难于您,让三太太也跟着不将您这个女儿放在心上,一心只信她的蛊惑……” copyright Banbijiang

说到这里,朱嬷嬷拿眼悄悄觑了觑任瑶期,令她意外的是任瑶期只是斜倚在炕头那大红底子方胜纹靠背上静静看着她,澄澈的眸子如上好的琉璃,静谧剔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记得三姐任瑶华是在承乾十六年秋因为推六弟任益鸿跌入荷花池,被老太太罚去庄子上思过。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们的母亲,任家三夫人去找老太太求情被拒之院外,最后便陪着三姐去了庄子上,九岁的她被留在任家。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母亲李氏,是个胆小懦弱的女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氏的懦弱不仅仅来源于她幼时颠沛流离的经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庆隆四十七年嫁入任家,头两年无所出,第三年产下一女却在百日内夭折,第五年又生下一女。

banbijiang.com

这时候任家老太太对李氏已经十分不满,好在李氏生下次女第二年又有了身孕。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只可惜李氏命中无子,第三胎生的竟然还是女儿,这就是任家五小姐任瑶期。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家老太太因此对李氏彻底冷了脸,在任瑶期出生三日之后就做主为任家三爷纳了自己娘家妹子的一个庶女为贵妾。

copyright Banbijiang

贵妾方氏,进门半年便有了身孕,怀胎十月产下一对龙凤胎,奠定了自己在任家的地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而任瑶期的出生不仅让自己的母亲在任家的地位岌岌可危,更惹得祖母厌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李氏从初怀上任瑶期开始,任老太太就对她这一胎满怀希望。任老太太找得道高僧算过命,也找有经验的接生嬷嬷摸过胎,甚至还找巫师卜过卦,那些人众口一致地说这一胎是个男胎,所以她也坚信媳妇的第三胎怀的是个儿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于是等任瑶期出生后,任老太太便认定新出生的孙女是个妖孽,将自己原本孙子的位置给挤走了,对她喜欢不起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倒是同为李氏所出的三小姐任瑶华,因为长得肖似年轻时候的任老太太,又伶俐聪慧,因而得到了老太太的另眼相待。

内容来自半壁江

“五小姐?”朱嬷嬷见任瑶期盯着自己不说话,以为她是犯了困,便试着轻轻推了推任瑶期,想着要不要再给灌一杯冷水下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瑶期扫了一眼朱嬷嬷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朱嬷嬷身子一僵,掩饰性地抬起那只手抚了抚鬓,一面笑道:“小姐,方姨娘说小姐您的病已经大有起色,还用原来的药方的话,担心药效过于烈性,说晚些时候就请大夫进府重新给您把脉开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任瑶期“嗯”了一声,没有反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朱嬷嬷却是在心中暗自嘀咕,怎么这两日五小姐瞧着有些不同了?不过是个才满十岁的孩子罢了,那双沉静的眸子里偶尔流露出来的神色却让人觉得瘆得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对身边这些婆子丫鬟们,任瑶期大都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因为她们在她身边伺候的时间并不长,过后不久就会被打发出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个朱嬷嬷她倒是还记得。在她当年的印象里,朱嬷嬷似乎是个很和善、很贴心的婆子,会给她出谋划策,算是她的心腹。 banbijiang.com

她记得自己甚至为这朱嬷嬷跟三姐任瑶华吵了一架,最后还差点打起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可是以她如今的阅历来看,却不觉得这个朱嬷嬷有任何可取之处。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朱嬷嬷伺候她不够上心,对她院子里的丫鬟疏于管教,言辞之间看似全是为她这个主子打算,实则却是处处挑拨她与任瑶华的关系。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瑶华性子霸道刚烈,幼时的她则倔强任性,这样的两个人在有心之人的教唆挑拨之下,紫薇院哪里还能得安宁?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允许那些人利用她们姐妹之间的龃龉做文章,算计她们。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爹爹……母亲……

banbijiang.com

任瑶期在心中喃喃念道,这一世,你们定都要长命百岁才好。

半壁江中文网

正当这时,外头又响起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接着帘子被掀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一个身穿深绿色缎面袄,石青色棉裙的清秀丫鬟走进来,匆匆行了一礼便急急道:“朱嬷嬷,三太太的马车已经到了大门口,大太太正安排人去二门迎接,姨娘让您赶紧安排人将紫薇院的正房和大小姐的东厢给收拾出来,地龙都给烧热了。另外看看那被褥垫子有没有受潮,若是不能用就赶早换下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朱嬷嬷原本是坐在炕前的小杌子上,在听到这年轻丫鬟说话的时候早已经慌张地跳了起来,连那张小杌子也被她的动作带倒,发出一声闷响,“什么?怎么会这么快?不是说要傍晚才到的吗?这才刚过晌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哎呀,您现在还问这些做什么?横竖人已经快到了,您就赶紧的吧。”丫鬟说完就又转身匆匆跑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朱嬷嬷急得在屋子里乱转两圈,终于还是跺了跺脚,转头对任瑶期交待了一句:“奴婢先下去安排安排。”

半壁江中文网

朱嬷嬷掀帘子走了,屋子里瞬间便安静下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