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诅咒之事被她三言两语就说成了姐妹间的小打小闹。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见任老太太沉着脸不作声,五太太把目光投向面色冷然的任瑶华,好声好气儿地道:“瑶华,这次是你妹妹不懂事。你是姐姐,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与她计较了。她不过是孩子心性儿,对你没有恶意的。五婶婶亲自给你赔罪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任瑶华却是不吃她这一套,面带讥诮地道:“五婶婶这话瑶华就不明白了,我原谅八妹妹是大人大量,不原谅就是小肚鸡肠?您这个做长辈的纡尊降贵亲自来向我这个晚辈赔礼,我若是不顺从您的话就是目无尊长?这顶帽子可着实大了,恕瑶华脑袋太小,戴不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五太太眼中闪过一丝恼羞成怒,可今日是她女儿理亏在先,她不得不忍住气,正想再说几句软话将场面稳住,那边桂嬷嬷却是咦了一声,将布偶背后那张写了生辰八字的布条抽出来,这一看竟是惊恐不已,下意识地往老太太那里看了一眼。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老太太注意到她的动作,也往她手上的那张布条扫去,这一看竟是脸色大变,转头怒指着任瑶玉喝骂道:“畜生!跪下!” 半壁江中文网

任瑶玉正抽噎着,见任老太太突然间勃然大怒,吓得身子一抖就跪倒在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原本还在与任瑶华说话的五太太一愣,回过头来,“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不要叫我娘!看看你养的什么好东西!”任老太太气得连连喘气,拿起那布偶就朝五太太摔来,正好摔在五太太的脸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五太太一愣,随即觉得有些屈辱,眼眶立马就红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还是她嫁到任家以来第一次受到任老太太这种责难。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在家做姑娘的时候就备受家中长辈的宠爱,从未受过丁点儿委屈。嫁到任家以后,任老太太也待她亲若闺女,从来都是在妯娌之间给她撑腰。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次却是当着大太太和这么多晚辈的面摔了她一脸。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五太太委屈得眼泪像是掉金豆子一样。她抬袖拭了泪,正要表达自己的不满,可却在眼睛扫到地上那个布偶的时候身子一僵,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屋里众人也看清楚了地上那张标着生辰八字的布偶,一瞬间鸦雀无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生辰八字是用朱砂笔写上去的,触目惊心,可是上面却不是任瑶华的生辰八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华出生在庚午年八月初六未时,那上面写着的时辰是对的,却是庚寅年。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府上下都知晓,任老太太之所以对三小姐任瑶华另眼相看,不仅仅因为任瑶华像她年轻的时候,还因为任瑶华的生辰与她是同一日,且是同一时辰。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用来诅咒的布偶上的生辰八字,很明显是任老太太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期从头至尾看在眼里,五太太母女以及任瑶华脸上的惊讶都不似作假。

]3 `. u7 p* T. |' |/ f. y, S8 D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何上一世五太太会一口咬定是任瑶华陷害任瑶玉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看任瑶玉的表现,这布偶应当确实是出自她手,可是她写的生辰八字是任瑶华的,却不知怎么的变成了任老太太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后任瑶玉因此被任老太太厌弃,而任瑶华重新获得入住荣华院的资格,试问还有谁比任瑶华更有陷害任瑶玉的动机?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这不是我家玉儿做的!”五太太瞪圆了眼睛,抬头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老太太眼中是明显的失望之色,“是不是她做的,她自己都承认了,你还为她辩解什么?”

半壁江图书频道

“祖母,真的不是我!”任瑶玉满脸是泪,委屈地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老太太看也不看她,板着脸对桂嬷嬷吩咐道:“把八小姐关去祠堂,小小年纪这般目无尊长心思恶毒,这还得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五太太吓得立即跪了下来,恳求道:“娘,天儿这么冷,祠堂里连个暖炉子也没有,玉儿冻病了怎么办?”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是让她去思过!又不是让她去享福!”任老太太不为所动。

]3 `. u7 p* T. |' |/ f. y, S8 D

五太太拭泪,“娘,上次玉儿病了,我祖母担心得吃不下睡不着,最后还亲自派身边的嬷嬷来看过才放心。媳妇不是心疼她受这皮肉之苦,只是不想长辈们担心。” 内容来自半壁江

五太太的祖母是任老太太的姑母,每次五太太一搬出这位祖母,就会起到些作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果然,任老太太虽然脸色依旧不好,却是皱眉不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瑶华见状,嘴角溢出一丝讽刺的冷笑,正要开口说上几句。 半壁江图书频道

站在她旁边的任瑶期眼疾手快地从后面拉了拉她的衣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瑶华怒而转头,任瑶期朝她使了个眼色要她少安毋躁。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原本任瑶华不想搭理她,却见大太太突然柔和地开口道:“五弟妹这话不妥当。林老太君疼爱曾外孙女这是人尽皆知的,可是我们老太太对晚辈们也向来是宠爱有加。今儿罚玉儿也不过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一片望子成龙的苦心,而非故意为难。”

半壁江中文网

任老太太脸色好看了些,“还是老大媳妇脑子清楚。” 半壁江中文网

五太太看了大太太一眼,任家明面上虽然是大太太当家,但是凭着老太太的宠爱,她也掌了府里几项实权。大太太性子好,对她从来都是能让则让,遇到什么事情也向来是扮演和稀泥的角色。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只是今日不知道为何,没有帮她说话。 内容来自半壁江

五太太正琢磨着,大太太已经快步走到她身边,小声劝道:“老太太正在气头上,你就先服个软,要求情也要等她老人家气消了才好办,否则岂不弄巧成拙?”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这话虽然说得小声,可是也能让周遭的人听到,既当众劝了五太太,似是偏向于五太太,又不让老太太对她的行为反感。

banbijiang.com

五太太知道她这话说得有道理,勉强按捺了下来,想着等下另外想法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桂嬷嬷让丫鬟扶着泪如雨下的任瑶玉出去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因任老太太心情不好,大家也都暂且退了下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带着丫鬟们回到紫薇院的时候,看见任瑶华正站在东厢的廊檐下,像是在看着她这边,又像是在欣赏门前石榴树上倒挂的冰钩。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期脚步一顿,没有往连接西厢的回廊走,却是拐向了东厢的方向。 内容来自半壁江

等到她快走到任瑶华身边的时候,任瑶华撇头冷冷看了她一眼,“给我进来。”说着转身就往自己房里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跟着进去。她身后的两个大丫鬟对视一眼也想跟上,却被任瑶华的大丫鬟香芹拦了下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们三小姐让你们进去了吗?”香芹斜眼看向她们,气势十足。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三小姐的厉害紫薇院里的丫鬟无人不知,两个丫鬟缩了缩脖子,半句话也不敢有地站在廊下。 banbijiang.com

任瑶华的屋子布置得与任瑶期的差不离,只是这里任瑶期很少来,因此还是十分陌生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瑶华径直走到自己的内室,坐在炕上,也不招待任瑶期,只是用那种含着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

banbijiang.com

任瑶期并不在意她的目光,自行坐在炕几的另外一侧。

banbijiang.com

“你在外院有人手吗?”任瑶期知道任瑶华在等她解释,可是她没有开门见山地说那件事情,反而先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瑶华微微眯眼,目光锐利,“什么意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若是不想别人将今日这件事情牵扯到你头上,就赶紧派人去查一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六安家的,还有之前的那条狗。” banbijiang.com

任瑶华听出来任瑶期话里有话,眉峰一蹙,“这件事情与我有什么干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现在是没有干系,不过可能马上就要有干系了。有人可不愿意放过这个可以一箭双雕的好机会。那布偶上面,老太太的八字根本就不是任瑶玉写上去的。”任瑶期不急不缓地轻声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任瑶华闻言一怔。她毕竟是个聪明人,仔细想了想就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有些蹊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瑶华是知道任瑶玉的性子的,她弄个诅咒来恶心自己还有可能,要说去害老太太,她还真没有那个胆儿,尽管她经常私下里抱怨老太太偏心自己和任瑶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瑶玉想要害的人是我,可是那生辰八字却让人做手脚改成了祖母的?”任瑶华得出结论。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这个姐姐果然是极为聪明的,任瑶期微微一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若是有人让老太太和五太太误会这个手脚是你做的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任瑶华瞳孔一缩,转头瞪向任瑶期。 ]3 `. u7 p* T. |' |/ f. y, S8 D

“以五太太的性子,我们紫薇院以后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任瑶期叹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五太太林氏,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banbijiang.com

“芜菁!”任瑶华扬声唤她的大丫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一个与任瑶华年纪相当的女孩子走进来,“小姐有何吩咐?”

半壁江中文网

任瑶华道:“你联系上莺儿和朱儿了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莺儿和朱儿原本是她们母亲身边的两个大丫鬟,在任瑶华和李氏去庄子上的时候被方姨娘想法子配给了外院的小厮。

]3 `. u7 p* T. |' |/ f. y, S8 D

芜菁点头,“奴婢前日去找过她们,她们知道夫人与小姐回来了都十分高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瑶华点了点头,正要交代芜菁,任瑶期却突然出声道:“除了她们没有别的可用之人了?” banbijiang.com

任瑶华皱眉,“她们在紫薇院多年,是母亲的心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任瑶期没有反驳,只淡声道:“是啊,谁都知道她们是紫薇院的人,所以反而不好随便用了。另外换一个吧,小心为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任瑶华看了任瑶期一会儿,才与芜菁道:“你进府的时候不是曾认过一个干娘吗?我记得你上次说她在外院的茶水房当差?”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芜菁忙点头,“是的,小姐。前年她儿子生病,求我和香芹借些银两与她,最后还是周嬷嬷求了夫人才凑齐银子。”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去找她打听些事情。”任瑶华细细嘱咐了芜菁几句。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瑶期等她说完,又补充了几句,最后道:“在中午之前,我要知道消息,去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芜菁一一记下之后,便匆匆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瑶期与任瑶华两人没有别的什么好谈的,便一起去了李氏那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见她们两人一起过来,李氏和周嬷嬷十分高兴。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句没一句地陪着李氏说了些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