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用完晚膳之后,任家人都去荣华院给任老爷子和任老太太请安。任瑶英正式入住荣华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老太太为了安抚任瑶华,赏了她一对珠花,说话间也对她格外和蔼。

banbijiang.com

五太太倒是与五老爷一同出现了,不知道五老爷是怎么为五太太求情的,任老太太竟不罚她去祠堂思过了。夫妻两人连站在一处的时候,都是眉眼往来不断。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后五老爷又涎着脸给女儿求情,任老太太勉强同意让任瑶玉从祠堂出来,在自己房里禁足。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从荣华院回来之后,任瑶期让人将任时敏带回来给她的那一箱子衣料首饰分拣了几份出来,分别给任瑶音、任瑶英以及二房的任瑶亭送去。然后带着给任瑶华的那一份去了对面的东厢。 半壁江图书频道

见了任瑶期送来的衣裳首饰,任瑶华面无表情道:“这是父亲给你买的,你拿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瑶期笑道:“四姐姐,七妹妹,八妹妹,九妹妹都有,自然也不能少了三姐你这一份。父亲说是给我们姐妹买的,我岂能独吞?”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华闻言,面色微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让喜儿将带来的东西交给任瑶华的大丫鬟芜菁收着。

banbijiang.com

有婆子进来找任瑶华回话,任瑶期见里面的案几上铺开了笔墨宣纸,便走过去随意瞧一眼,却发现是一幅画了一半的雪景图。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画上面的墨迹还未干,显然在她进来之前任瑶华正在画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华的画十分普通,还有些涂涂改改的痕迹,不过看得出来很用心。画画写字并不是任瑶华的专长,任瑶期知道她是最不喜欢这些东西的。 banbijiang.com

任瑶期以前一直觉得像任瑶华这么骄傲的人,应该不在意父亲对她的看法。她平日里对任时敏的态度也是淡淡的,甚至很少在他面前开口说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时候,任瑶华走过来,看了任瑶期一眼,便将桌上那张才画了一半的雪景图扯过来,揉成一团,随意丢弃在地上。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瑶期一愣。任瑶华冷淡道:“无事随便画画,画废了。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任瑶期点了点头,也不多问,“那我先回去了。”走了两步,却又顿下道:“三姐不妨试试工笔画,且若是不能确定布局的话,可以用炭笔先构图。”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瑶华看了任瑶期半晌,直到任瑶期走到门口,她才淡声道:“多谢费心。”

半壁江中文网

第二日,从荣华院请完安回来之后,任瑶期正在李氏的正房里说话,外院却有婆子进来道三老爷让三太太派人将他从京城带回来的那罐云雾茶送到前院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可是来了什么客人?”任时敏对自己珍藏的茶叶向来是宝贝的,一般只用来招待他的至交好友,因此任瑶期才问了这么一句。

]3 `. u7 p* T. |' |/ f. y, S8 D

“是韩家的人来了。”管事婆子回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期脸色微变,“韩家来人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是啊,韩家太太带着韩公子和韩小姐来了。”管事婆子没有注意到任瑶期的脸色,笑着回道,“五老爷说要让韩公子品一品他新带回来的好茶。”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已经不记得上一世韩家的人有没有来过了,在韩家退婚之前她根本就没有关注过这一家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可是这一世难道还要走上一世的老路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想到这里,任瑶期猛地站起身。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期儿?”李氏讶异地唤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期回过神来才发现大家都朝她看过来。她努力平缓一下自己的呼吸,微笑道:“昨日听父亲夸韩家的家风好,我十分好奇韩家的小姐是什么模样的。娘,我去祖母院子里看看韩家小姐。”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氏闻言更加惊讶。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期与任瑶华不同,她自幼不得任老太太的欢心,所以最不喜欢去荣华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平日里除了晨昏定省,她是能不去就不去。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瑶期知道李氏在想什么,“我正好要去找四姐姐,所以不过是顺便去看上一眼罢了,母亲不用担心。” 内容来自半壁江

李氏见她坚持,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对任瑶华道:“华儿也一起过去看看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若是以前,李氏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只是最近任瑶期与任瑶华姐妹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这是李氏与身边几个亲近之人有目共睹的。

banbijiang.com

“不用了,我去去就回,三姐姐留下来陪您说话吧。”任瑶期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 banbijiang.com

她心里有事,一路上只顾着带丫鬟们埋头往前走。绕过九曲回廊,正要从花园拐过去的时候,她听到花园里有几个男子的交谈声顺着风飘了过来。同时她还听到好几双靴子踩在雪地里的咯吱声越来越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三叔带我们来园子不是说要亲自采梅花树上的雪煮茶吗?府里头梅树倒是种了几棵,竟没有一枝开了的……咳咳……”一个少年的声音不满地抱怨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失策!失策!不过益均啊,不是三叔说你,你也应当多出来转转才是,总闷在房里,没病也会给憋出病来。”任时敏悠然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三老爷,您没瞧见三少爷刚刚又咳嗽了吗?糟了糟了,他肯定是出来吹了风,着凉了。等会儿回去大太太定会揭了我的皮!少爷,既然没有梅花,咱还是回去吧?您得仔细着自己的身子!”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急急道。

半壁江中文网

“啰嗦!少爷去哪里还轮得到你管东管西?给我……咳咳……”少年不满地发作,却又被咳嗽声打断。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少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瑶期听到这里,便明白此时是她爹爹和三堂兄在园子里。 ]3 `. u7 p* T. |' |/ f. y, S8 D

三堂兄任益均是大老爷的次子,有从娘胎里带来的不足之症,曾有相士断言他活不过十岁。这些年来,大太太四处寻找补身的秘方,每日给他炖补汤,一日三餐只也吃药膳,可以说她这位堂兄是在药罐子里泡大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如今任益均十六岁了,虽然小病不断,却也还活得好好的。 banbijiang.com

想着又是自己的爹爹将这位极少出门的堂兄拐了出来,还让他在雪地里吹冷风,任瑶期不由得一阵头疼。任益均若是真的因此得了什么伤风脑热的,大太太肯定又会将这笔账算到他头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任益均因为身体不好,总是被拘在自己的院子里,很少出门,加上家中上至老太太下到兄弟姐妹们都纵着让着他,让他养成了有些古怪孤僻的性子。他与同辈兄弟包括他的嫡亲兄长之间的关系都是淡淡的,唯独与任时敏这个三叔十分投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瑶期记得自己上一世也不喜欢这个阴阳怪气,脸上从未有过笑容的三哥。

半壁江图书频道

直到后来,爹爹死后,任家不敢将他的尸身抬回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六月的烈日下,她跪在荣华院的庭院里哭着恳求任老爷子和任老太太为爹爹收尸,最后差点中暑昏厥也没有让里面的人有半分动静。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就在那时候,任益均拄着拐杖阴沉着脸走了过来,拉起她就走。

banbijiang.com

她昏昏沉沉跌跌撞撞地被他拉到任家的“三省堂”。那里是供奉列祖列宗牌位的地方,是任家的祠堂。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哭有何用?他们的心是冷的,血也是冷的。你应该这样……”说着,任益均举起手中的拐杖将供桌上十几个牌位一股脑儿地扫了下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当时吓得整个人都傻了,眼睁睁地看着他扔了手中的拐杖,疯了一般地踩踏地上的牌位,一边还破口大骂道:“吃着我们的供奉却任由子孙们遭罪,纵着任家那些龌龊的人作践我们,这样的香火断了也罢!”

半壁江中文网

她被他疯狂肆意的模样感染,想着父亲的死因,心中恨意升腾,爬起来捡起地上的牌位一个一个地狠狠砸到墙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等任家其他人闻讯赶来的时候,地上只剩下支离破碎的碎木头。祖宗的牌位被他们砸得一个不剩。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老爷子气得差点昏厥。大老爷上前就给了任益均一个耳光,将他打倒在地。大太太也吓得瘫倒在地上。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却冷笑着环顾一圈众人,“全是我砸的!家法什么的也都冲着我来!反正任家的人命也不值什么钱!”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是她第一次意识到这个自幼就被当作瓷娃娃一般对待的三哥,其实并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柔弱,不堪一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任瑶期转身又走回来,正想着要将他爹爹和任益均劝回去,却听到一个陌生少年的声音。 copyright Banbijiang

“没有梅花上的无根之水,用泉水煮茶也甚好,我那里正好有一坛新运回来的惠泉泉水,不如我现在让人回去取了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任瑶期脚步一顿。

半壁江中文网

她透过前面几丛海桐的枝叶往花园里看过去,与任时敏和任益均并排走着一位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她离得不是很近,又有树木遮挡,看不清那少年的长相。只知道他身形颀长,身姿如临风玉树,不同于任时敏广袖宽袍的洒脱出尘,有一种少年人身上极其难得的内敛沉稳。

半壁江中文网

任瑶期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 banbijiang.com

这时候她身后又有脚步声响起,回过头去看见任瑶华正沿着回廊走过来,见她站在花园边的入口处欲进不进,不由得皱着眉头看过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边任时敏正提议去花园当中的暖阁喝茶下棋,任瑶期又回转身往回走。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在那里站着做什么?”任瑶华往园子里看了一眼,显然她也隐隐听见花园里有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瑶期朝着她一笑,“没什么,刚刚好像听到爹爹和三哥的声音。原本想过去打声招呼的,却发现还有旁人与他们在一起。我还是不过去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任瑶华便不再过问,带头往荣华院走。任瑶期又看了一眼花园的方向,才跟在任瑶华身后走了。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