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八章

任时敏目瞪口呆地看完对局,最后轻叹一声,摸了摸任瑶期的头,“好了瑶瑶,别气你三哥了。他最恨别人在下棋的时候不尊重对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哼!”任益均冷哼一声,撇过头去,气得着实不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状似不经意地道:“爹爹曾说从一个人下棋的路数就能看出那人的性情。韩公子此人棋艺甚高,可是却喜欢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明明能赢得漂亮却又不够爽利,总觉得有些过于……世故。”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时敏闻言不由若有所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期缓缓将棋盘上的棋子儿拾起,一粒一粒认真地放回到细白瓷的棋罐里。

内容来自半壁江

“原本我瞧着他很投缘,还想以后能结交一番。如今瞧着,这种性子的人,实在让人不喜!”任益均冷着脸道,他本身就性子诡异,常常翻脸如同翻书,这会儿面上又恢复他一如既往的阴沉。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时敏叹气,“这世上人无完人,才德兼备的终究还是极少数。韩公子也是出身商贾之家,韩家在他这一辈只有他一个男丁,听他所言,他平日里除了在云阳城的书院,就是跟着家中长辈们走南闯北,会沾上一些商人谨慎的性子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说起来任家也是商家,任时敏对商贾却是一直有些轻视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种分析倒也合理,任瑶期一边将棋罐子盖上,一边愉悦地想。 banbijiang.com

她对“棋品如人品”这句话倒是不怎么在意,那位韩公子是真的故意让棋,还是他原本的棋艺的确与任时敏任益均差不多,她也不关心。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只是不想眼前两个男人对韩云谦的印象太好,好到不把他拐到家中当女婿和妹夫就不甘心的程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虽然她不知道上一世任家没落,韩家有没有插过一脚,但是与韩家的人保持距离是再稳妥不过的做法。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丝毫不为自己这样暗中诋毁一个男子的品德而自责。一个在婚约上背信弃义的男人,不管他有什么理由,她都是厌恶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男子退了婚,依旧还可以娶他的美娇娘。女子却因此被毁了一生。上一世任瑶华的悲剧就是韩家和任家一同造成的。 banbijiang.com

这件事之后,又过了两日。韩家派人送来帖子邀请任时敏和任益均去韩府做客,任时敏当时正忙着裱画,便婉言拒绝。任益均干脆称病,连人也没见。

半壁江中文网

之后韩家又相继请过两次,任时敏和任益均都没有去,倒是任五爷任时茂和大少爷任益延去了一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转眼就快到年尾,今年的冬天特别冷。人们都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冬日里的应酬少了不少,韩家也没有再送帖子过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任瑶玉的禁足终于免了,只是她也不能再回到老太太的院子里。从那以后,她与任瑶英就成了冤家对头。对于原本她视为敌人的任瑶华的态度倒是缓和不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还有一个变化就是任家那个脾气古怪,与自己的所有兄弟姐妹们都关系冷淡的三少爷任益均,突然间对五小姐态度和蔼起来。他还常常冒着风雪,拄着拐杖来紫薇院找五小姐任瑶期下棋,这让任家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只有三老爷见怪不怪,淡定如初。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