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任瑶期从李氏的正房出来,路过西跨院的时候发现里面传来舞剑的破风声,以及极有韵律的轻喝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瑶期的身子不由得一顿,在西跨院的门外立了许久,直到身后的丫鬟冷得打了一个大喷嚏才回过神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去看看爹爹。”她轻声说了一句,似是自言自语。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走进西跨院,任瑶期便看见任时敏手中拿了一把三尺长剑,正在庭院中的雪地里舞得剑声如唳,宛若蛟龙。纯白的宽袖袍子随着他的剑姿飒飒翩飞,剑刃偶尔反出一道刺眼的雪光。瞧起来似乎是煞有介事。

半壁江中文网

见任瑶期走进来,任时敏挽了一个剑花收住剑势,有些自得地冲着任瑶期道:“瑶瑶,爹爹的剑术是不是又有进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若是以前,任瑶期一定会顺着他的意思夸奖一番。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是现在,任瑶期却仅仅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中的剑,轻声道:“是很好看,可惜全是花架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时敏不以为然,“小孩子懂什么?这次进京,连那些镖师见了我的剑术都只有夸的,与我对局了几次,都败在我手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看着自己的爹爹,闭了闭眼,肯定地道:“爹爹,女儿不是骗你的。你的剑术只是一个花架子罢了,到了真正会武之人面前,不堪一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时敏脸上一僵,瞪着任瑶期。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毫不妥协地瞪回去,父女两人就立在寒风中大眼瞪小眼。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后任时敏觉得自己这样与一个小孩子较真实在有失身份,便轻咳一声,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好言道:“爹爹舞剑不过是为了强身健体,感慕一下古人风采,又不是为了与人逞凶斗勇。” 半壁江中文网

任瑶期看着他手中那一把银质剑柄上缀了琥珀和玛瑙,并已经开了剑刃的贵重长剑,突然伸手过去想要将之拿过来。 banbijiang.com

任时敏忙后退一步,惊讶道:“瑶瑶,爹爹这把剑是真剑,你别碰,会划伤手的。” 半壁江中文网

她自然知道这把是真剑,并且还知道自己的父亲不知在外头听信了谁的谗言,觉得自己练剑的天赋极佳,练了几年之后就认为自己是绝世高手。 半壁江中文网

所以上一世她去任时敏面前哭诉任家要将她送给卢监军之时,任时敏在去了任老太爷和任老太太那里理论未果后,就从书房右次间的墙上取下了这柄剑。 ]3 `. u7 p* T. |' |/ f. y, S8 D

“瑶瑶别怕,爹爹这就去找那个曾潽。”他摸着她的头安慰,然后就自信满满地提剑冲了出去。

banbijiang.com

再回来却已经是天人两隔。 半壁江中文网

任瑶期往前迈了一步,异常坚决地握住剑柄,“爹爹,既然您练剑仅仅是为了强身健体和效仿古代名士,那就不要用这把剑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任时敏被任瑶期严肃的表情唬得愣了愣,不由得放了手,“为何?” 半壁江图书频道

剑落在任瑶期手上,很沉,拿着有些吃力,不过她还是紧紧地握在手里,嫌恶地道:“因为这把剑瞧着俗气得不行。古代圣贤们仙风道骨,怎么会用这种饰有金玉的剑?况且强身健体根本就用不上这种开了剑刃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任时敏仔细打量任瑶期手上那把剑几眼,之前还没有觉得,可是经过任瑶期这么一说,还真感觉那把剑有些俗气,不由得无奈道:“这把剑是五弟给我找的,还花了不少银子,不过瞧着也确实是花哨了一些。要不我明日让管事去给我再寻一把外表普通些的?” banbijiang.com

任瑶期摇头,“爹爹,您为何不考虑自己削一把竹剑?‘有节骨乃坚,无心品自端。几经狂风骤雨,宁折不易弯。依旧四季翠绿,不与群芳争艳。’这才是名士风采!爹爹自己不也常说,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时敏闻言摸了摸下巴,“竹剑?会不会太儿戏了些?”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瑶期认真地摇头,语气中带着些批评,“您练剑又不是与那些野蛮武夫一样喜欢逞凶斗殴!在俗人眼中或许有些儿戏,可是他们怎么看我们,与我们自己又有何相干?难不成爹爹因为在意别人的目光,所以一定要用这种俗物不成?”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时敏瞪了任瑶期一眼,“自然不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想了想,他笑着点头赞同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等爹爹有空的时候自己削一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瑶期松了一口气,许多人冲动都是因为觉得自己有利刃在手,有所依恃,武器能给人壮胆,以后她会好好督促爹爹练那种只能强身健体的竹剑!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把剑我替你丢了吧。”任瑶期将手中的剑递给自己身后的丫鬟,也不管任时敏答应不答应。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好在任时敏大多数时候是个脾气很好的软柿子,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期满意地拿着任时敏的剑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将书房里伺候的丫鬟都敲打一番,让她们以后一定要多夸夸三老爷舞竹剑的时候比舞真剑更有气质!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眼见着就到了腊月,紫薇院里原本的外事管事简嬷嬷因年纪大了,晚上起夜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腿,被送到外头的庄子上休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外事管事的权力不小,尤其她还负责一些采买事宜。 ]3 `. u7 p* T. |' |/ f. y, S8 D

年关将至,任家采买年货等等事务自然有大太太派人打点。只是这紫薇院里要置办些什么难免不方便。按理说任家还未分家,各房需要什么物品大多可以从公中领,可是还有一些东西是需要自己花银子置办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比方说,今日三老爷心血来潮,嫌自己院子里摆的那些石榴花盆景俗气,要换成金边瑞香,他老人家脾气来了说要换,那就必须立刻换,所以紫薇院的人就得去寻几盆金边瑞香回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又比如这日三老爷在画画时,突然想起“筠笼带雨摘初残,粟粟生寒鹤顶殷。众口但便甜似蜜,宁知奇处是微酸”这类诗句,就代表着紫薇院的人要四处给他找杨梅了。

banbijiang.com

这种突发状况在紫薇院里是很常见的,尤其年关将至的时候,状况会更多。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三老爷挑剔,要求高,这是任家的人都知道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可是三老爷出手大方!只要你能给他找来他想要的东西,他不在乎你花了多少钱。 copyright Banbijiang

再加上院子里其他主子丫鬟们私下里要置办什么衣裳首饰、针头线脑……这外事管事的油水是很足的。当然,你也必须要有些门路和人脉才能胜任。

半壁江图书频道

如此一来,紫薇院里那些婆子们心思便涌动起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三太太李氏身边如今得用的老资格的嬷嬷只有一个周嬷嬷,其余的能得重用的就是几个大丫鬟,且临近年关,周嬷嬷的事情也多,这外事管事最终还是得从院子里的那些婆子媳妇当中挑选。

copyright Banbijiang

果然第二日就听主子放出消息,要从紫薇院的二等嬷嬷们当中挑一个出来暂代外事嬷嬷一职。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时间紫薇院的二等嬷嬷们便开始想尽法子打探消息。这些婆子们大多数都有些子侄在外院做事,若是领了这份差,以后能借机在三老爷面前得了脸,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原本那位简嬷嬷的小儿子就因为给三老爷办了几回差,最后三老爷觉得他机灵会办事,将他留在身边做了个贴身长随,专门跟着他出门。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连任瑶期房里的朱嬷嬷也都拐着弯儿找任瑶期打听起消息。

]3 `. u7 p* T. |' |/ f. y, S8 D

“怎么?嬷嬷你不愿意在我房里伺候了,想另谋出路?”任瑶期单手托腮,斜睨着朱嬷嬷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是不是,奴婢是帮着后院的关嬷嬷打听的。”朱嬷嬷在任府没有别的亲人,那关嬷嬷却有个侄儿住在外院的群房,也没有领到正经的差事,只平日里等着府里指派些闲差。关嬷嬷许了朱嬷嬷些尺头,让她帮忙打听一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瑶期想了想,“我好像听周嬷嬷提过一两句,说是母亲看上了茶水房的魏嬷嬷和管我们院门钥匙的牛嫂子。” ]3 `. u7 p* T. |' |/ f. y, S8 D

朱嬷嬷闻言,眼珠子一转,转头就将这消息告诉给了关嬷嬷,另外又将这事儿当作一桩喜事说给了魏嬷嬷和牛嫂子,想要借机卖个人情。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到一日,紫薇院里的婆子丫鬟们就都知道魏嬷嬷或者牛嫂子要接任外事管事一职了。 半壁江中文网

晚上,任瑶期从正房出来,李氏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喜儿亲自给任瑶期打灯,送她回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喜儿最近经常到任瑶期的西厢,屋里的丫鬟们都被她教训了个遍,因此都很怕她。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日她又将屋里的丫鬟们都支使了个团团转,自己扶着任瑶期回内室,伺候她换上室内的常服。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