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那边任瑶期坐在正房的西次间慢条斯理地饮茶,见周嬷嬷进来,抬眸睇了她一眼,“如何?”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周嬷嬷上前低首道:“已经照着小姐的吩咐安排好了。”说完她有些犹豫地看着任瑶期道:“小姐,这么做真的有用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瑶期看着周嬷嬷一笑,难得有些顽皮地眨了眨眼,“嬷嬷不妨走着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是方姨娘塞进来的人不少……”

copyright Banbijiang

“人多有人多的妙处。”任瑶期说完这一句,就端起茶杯饮茶。周嬷嬷虽然心中还有疑虑,却也没有再问。 banbijiang.com

到了下午,不知怎么的,刘嬷嬷私下买通朱嬷嬷,两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合谋将魏嬷嬷挤下来的消息竟然不胫而走。 内容来自半壁江

虽然不知道消息的真假,魏嬷嬷却是气得不轻。晚上乘着主子们都去荣华院请安的时候,就叉着腰站在后院的庭院里破口大骂起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刘嬷嬷终究还是有些心虚的,虽然心中恼怒自己被骂,却也不敢出去辩解,只闭门不出。

半壁江中文网

朱嬷嬷或许是脸皮厚,又或许是明白这件事情其实还是主子的意思,自己不过是顺手捞一笔,因此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反正最后要查的话,也查不到她头上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好在魏嬷嬷也知道些厉害,听闻主子们回来就闭了嘴,临走前还朝着刘嬷嬷的门上吐了一口唾沫。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是到了晚上,却又有那好事之人唯恐天下不乱,将这泄露消息之人偷偷告诉给刘嬷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原来正是她的死对头关嬷嬷,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这件事情,然后添油加醋地告诉给后院的婆子们。 半壁江中文网

刘嬷嬷闻言,心中对关嬷嬷更加恼怒。第二日一早,看见关嬷嬷那幸灾乐祸的笑脸,刘嬷嬷咬牙操起灶台上的滚水就朝关嬷嬷泼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关嬷嬷杀猪一般地号叫着跳开,好在天气冷,刘嬷嬷又没有泼准,只将水泼到关嬷嬷的靴子上一些。 copyright Banbijiang

关嬷嬷反应过来之后火冒三丈,尖叫着扑了上去。两人就在烧热水的小厨房里打了起来。最后动静太大,惊动了李氏。李氏派周嬷嬷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周嬷嬷冷着脸训斥刘嬷嬷与关嬷嬷一顿,之后又将刘嬷嬷单独训了许久,然后罚了两人半个月的月例。

]3 `. u7 p* T. |' |/ f. y, S8 D

关嬷嬷与刘嬷嬷的梁子却是结得更大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眼见着到了腊月,各家各户越加忙起来。任家各房也开始忙着换庭前内室的摆设。像是内室的花瓶、摆件,主子们看了一年看烦了的,就要收入库房一些,再从库房里寻了新鲜样子的摆出来。紫薇院里的石榴盆景也被三老爷要求换成君子兰和水仙。

copyright Banbijiang

新上任的两位外事管事刘嬷嬷和牛嫂子新官上任三把火,自然也忙碌起来。

半壁江中文网

新盆景搬进来当日,三老爷任时敏见了十分满意,还夸了刘嬷嬷几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可是到了第二日,不过一夜之间,那十几盆君子兰竟然被发现从根部开始烂掉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刘嬷嬷,这是怎么回事?”周嬷嬷指着丫鬟搬进来的那一丛君子兰,沉着脸问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刘嬷嬷大冬天里出了一身冷汗,见只有自己一个人过来,便赔笑道:“周嬷嬷,这事儿……奴婢也不十分清楚。不过,您是不是也一起问问牛嫂子她们?”

]3 `. u7 p* T. |' |/ f. y, S8 D

周嬷嬷拉下来脸道:“问别人做什么?牛嫂子说她只负责水仙,是你负责的君子兰。”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刘嬷嬷原本也不过是见自己一人在这里被指责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想要拉人一起分担责任,这会儿听着周嬷嬷的话,心里却有些不舒坦了,不由得抬头辩解道:“周嬷嬷,这些君子兰是奴婢挑的没有错,可是挑选的时候,奴婢是与牛嫂子一起去的。且那卖花的花农还是牛嫂子家当家的介绍的。” banbijiang.com

周嬷嬷不悦道:“那为何牛嫂子说君子兰是你与你家小儿子精挑细选出来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刘嬷嬷闻言一愣,随即气得冷笑道:“您听她放屁!我还说为何镇外那么多养花的花农,他们夫妇偏偏就挑了一家地儿那么偏的!后来我听隔壁的花农议论才晓得,原来是他们夫妇收了那家花农五两银子。现在想来定是那些花本来就有问题,他们合伙来整我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牛嫂子与原本的外事嬷嬷候选魏嬷嬷私交甚好,听说双方还有结成儿女亲家的意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不想最后刘嬷嬷这一匹黑马杀出来,让魏嬷嬷对她起了不小的成见,于是连带着牛嫂子对刘嬷嬷也有些爱答不理的。加上两个外事嬷嬷之间也有竞争关系存在,所以两人的关系实在说不上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其实采买管事收回扣这种事情是很常见的,就连刘嬷嬷自己每一盆花也都有油水可捞。甚至在她知道那五两银子的事情之后,牛嫂子还给了她二两银子。她虽然不满牛嫂子捞得比她多,可是想到来日方长,便也没有说什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如今她却觉得自己是落到了人家的圈套里,说不定是牛嫂子为了替魏嬷嬷出头,所以给她下了绊子。

]3 `. u7 p* T. |' |/ f. y, S8 D

周嬷嬷闻言一脸惊讶,“竟会有这种事!”说着她便气急地指着一旁的喜儿吩咐道:“去将牛嫂子给我叫进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刘嬷嬷见周嬷嬷的样子,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将这事情给捅了出来。虽然管事嬷嬷吃商家回敬是常事,可是这种事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摆到明面上来的。她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喜儿已经领命出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不一会儿牛嫂子就被叫了进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周嬷嬷劈头盖脸就道:“亏我之前还想着你只负责那些水仙花儿,君子兰是刘嬷嬷的责任,因此只叫了她过来问话。不想却听说那花农是你找的?还收了人家五两银子的孝敬?牛嫂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牛嫂子闻言惊怒地瞪向刘嬷嬷,见她眼神闪烁,不敢看自己,立刻就明白了是刘嬷嬷将自己给出卖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朝着刘嬷嬷那边呸了一声,转头对周嬷嬷道:“您可别信那些两面三刀的老货!我今儿算是明白什么叫作‘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就骂娘’了!拿银子的时候怎么就不嫌银子扎手?如今出了问题倒是忙不急地将自己给撇干净,跟她自个儿手有多干净似的!又不用去花楼里卖,装什么黄花闺女儿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牛嫂子年轻的时候是出了名的泼辣,还有个外号叫“辣子”,如今儿女大了,脾气收敛不少,却也是个不肯吃亏、一点就着的脾气,脾气一上来什么话都能出口。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刘嬷嬷听这话,也被气得不轻,抬头就顶了回去,“我是拿了银子,可是我拿的不就是你给我封口的银子吗?那花农却是你与你家当家的接的头!如今出了事,自然要从你们夫妇那里讨要说法!”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牛嫂子原本收了五两银子,最后被刘嬷嬷硬是要了二两过去,还不得不答应下次让她拿大头。到嘴的肉飞了,她心里正不顺,不想刘嬷嬷却是这种有好处就占,出了事情让别人顶的不要脸货色,她当即便气得火冒三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个死不要脸的!有种你把银子给吐出来啊!就会在人背后玩阴的!谁还不知道你这管事是怎么当上的?不就是给了朱嬷嬷二十两吗!”牛嫂子指着刘嬷嬷的鼻子骂。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刘嬷嬷恼羞成怒,“呵,你这管事就当得清白吗?当初还不是你家小姑子求了老太太房里的桂嬷嬷?最后给方姨娘身边的人塞了多少银子当别人是瞎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一直坐在一旁袖手旁观的周嬷嬷瞥了一眼窗外。牛嫂子嗓门大,已经引了不少的人在外头探头探脑。

]3 `. u7 p* T. |' |/ f. y, S8 D

见时机差不多了,周嬷嬷拍着案几起身,“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扯到老太太身上去了!还有刚刚你说的朱嬷嬷收了二十两银子是怎么回事!”

半壁江图书频道

刘嬷嬷脸色不好看,牛嫂子的事情因为牵涉到老太太房里的人,自然是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她那二十两的贿赂却是不好说的。 半壁江中文网

牛嫂子哂笑,“满院子的人都知道,在您宣布外事嬷嬷人选的前一日晚上,刘嬷嬷给了朱嬷嬷二十两银子,让她走的五小姐的路子,谋了这外事嬷嬷的差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周嬷嬷脸色一变,“放肆!还敢攀扯上五小姐!这外事管事的人选是在那日前一个下午老爷就与太太商量好的,与五小姐有什么关系!” copyright Banbijiang

刘嬷嬷闻言一愣,惊愕道:“下午就商量好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牛嫂子见刘嬷嬷的表情,眼珠子一转已经明白了一些,不由得幸灾乐祸地捂嘴笑道:“我这下算是明白何为臭味相投了!”

banbijiang.com

刘嬷嬷脸色铁青。

copyright Banbijiang

周嬷嬷也是气得不轻,一边吩咐丫鬟去将朱嬷嬷叫过来,一边掀帘子出了耳房,去正房向李氏禀报今日的事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周嬷嬷从李氏正房回来之后,朱嬷嬷已经来了,经过一番对质,朱嬷嬷利用从五小姐那里听来的消息故意骗刘嬷嬷二十两银子的事情彻底败露。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只是牛嫂子与刘嬷嬷因为收取贿赂的事情也没有落到什么好。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想对这三人的具体处置还没有下来,三老爷任时敏就发怒了,原因是他发现那十几盆濒死的君子兰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从根部浇了热水烫死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