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八章

杨成本就不想掺和到主子们的纠纷中去,这会儿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行礼退下。反正荣华院那边已经先一步派人禀过了,并不会因此失礼。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瑶期又朝丘韫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领着两人继续往荣华院去。 banbijiang.com

丘韫见她这么好说话,倒不好再为难她,转头与云文放说起了白鹤镇附近能游玩的地方。 banbijiang.com

任瑶期不紧不慢地低头走着,并不插话。云文放却总是时不时地往她身上看上一两眼。因为他看得频繁又无所顾忌,连丘韫也注意到了。 半壁江中文网

丘韫朝他悄悄使眼色,问他何事。云文放却只是摸着下巴眨眼笑,并不言语。 半壁江图书频道

“咳,表妹最近在忙什么?”丘韫无奈,开始与任瑶期搭讪。

banbijiang.com

任瑶期轻声回道:“与姐妹们一样,做做女红,聊天说话。” 内容来自半壁江

“五表妹不是喜欢读书写字画画吗?”丘韫笑容温和地问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期微微一笑,“无聊时的消遣而已,比不得表哥与哥哥们是真正做学问。”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还会画画?”云文放悠然插嘴道,“明儿画一幅送给小爷瞧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这话语气倒是挺大的,任瑶期不想与他计较,不过是笑了笑,并不搭腔。

半壁江图书频道

倒是丘韫双手一合,笑着看了看两人道:“子舒兄的画技确是不错。不过……我这位五妹妹别的不敢说,画画嘛……子舒你未必及得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任瑶期微微皱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果然下一句就听云文放道:“那我就真要见识一番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好在离着荣华院并不远,任瑶期很快就领着人到了荣华院。 ]3 `. u7 p* T. |' |/ f. y, S8 D

任老太太应该之前就已经得了消息,知道云文放的真正身份,因此在看到云文放的时候对他的态度十分慈爱。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任瑶期将人带到之后,就行礼告退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云文放在任家住下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丘韫作为任老太太的侄孙,又经常来任家小住,因此在任家有一座独立的院落。云文放这个初来任家的少年并没有住外院的客房,而是与丘韫一起住在卫韫在内院的院子里。任老太太对外宣称这位“文公子”是她娘家至亲的孩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因任老太太的态度,除了少数几个知情人,任家众人对云文放的身份都好奇起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作为知情人之一的五太太林氏对云文放十分热情,除了交代自己的儿子任益健多与丘韫和云文放亲近之外,对自己的女儿任瑶玉也交代了一番。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大太太倒是淡定得多,除了对丘韫和云文放住的锦绣院诸多照顾外,并没有特别的举动。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不过不知情的人也都猜到了这位“文公子”的身份定然不低。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瑶英就将事情告诉给了方姨娘。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方姨娘想了想后,将儿子任益鸿叫去,细细问了一番。只是任益鸿与云文放接触不多,又不是那喜欢嚼舌之人,只知道那位文公子除了丘韫之外,只与五少爷任益健走得稍近一些,几人在一起谈的都是些云阳城里的事情,还有冬天的白鹤镇哪里可以游玩等等。 半壁江图书频道

方姨娘倒是没有对儿子的不知情有什么不满,反而好好夸赞了他一番,又交代他好好用功读书,便让他回去了。她转头又吩咐自己的心腹去五太太从云阳城陪嫁过来的陪房那里打听。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后又叮嘱女儿道:“按照之前我交代你的去做,不要受她们影响。林氏向来喜欢上蹿下跳,那是因为她命好。即便犯了错,也总有人给她收拾烂摊子。”方姨娘温和的语气中含着一丝不屑和嘲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娘说了会为你谋一个好前程,就一定会做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外人面前性子冲动易怒的任瑶玉低头轻缓地应了一声:“是,女儿知道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荣华院里,五太太林氏对任老太太又格外殷勤起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晚上,一边给她捏肩捶腿,一边含蓄地打听一番云家老太太对云文放婚事的态度。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任老太太眯着眼睛淡声道:“这事以后再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五太太赔笑道:“娘,云家大少爷今年十五了,虽然也是一表人才,可是与玉儿隔的年岁大,媳妇也觉得不太妥当。不过这位二少爷……媳妇今日瞧着与我家玉儿那就是一对金童玉女。”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任老太太一把拍开林氏的手,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混账话!传出去以后玉儿的名声就毁了!” banbijiang.com

林氏撇了撇嘴,“娘,云老太太这个时候将孙儿托付给我们任家,难道就没有那个意思?现在的燕北王可是云老当家的亲外甥,那位云太夫人虽然不是老燕北王正妃,却是有正式诰封的,加上有燕北王在,燕北王府还有谁比她尊贵?云家也因此成为我们燕北的第一世家。我们任家若是能与云家结亲,好处多了。您与云老太太是堂姐妹,是她的娘家人。若是您向她老人家开这个口,她定是不好回绝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任老太太沉默了一会儿,摆手道:“这事儿以后再说。” ]3 `. u7 p* T. |' |/ f. y, S8 D

林氏还想再劝,对上任老太太瞪来的目光,还是摸摸鼻子住了口,心里却想着一定要让自己的女儿与云家二少爷多亲近亲近。

banbijiang.com

也不能怪林氏“开放”。她与任五老爷就是因为自幼感情好,青梅竹马,所以最后才嫁到任家来的,林氏也想为自己的女儿找一个好姻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瑶期对家里的这些暗涌毫不在意,一如既往地每日早晚两次去荣华院报到,然后就回自己的院子。她不是待在李氏房里陪李氏说话、做女红,就是去西跨院的书房陪着任时敏写对联、制桃符。她很荣幸地得到了任时敏施舍给她的磨墨、递茶和用砂纸打磨桃符的权利。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任瑶期晚上去给李氏请安的时候,正好听见周嬷嬷在向李氏禀报家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两只火腿,四坛金华酒,一对活羊,六只风鸡,两张狐皮,一张猞猁皮,还有六匹锦缎……”

内容来自半壁江

李氏在一旁听着点头,“家中人少,这些也足够过年了。另外再给两百两银子,全都换成十两和五两重的小锭子。”顿了顿,她有些无奈地强调道:“记得把银子交到母亲手上。”

内容来自半壁江

周嬷嬷叹气,“奴婢省得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听见身后帘子有响动,两人立即回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看见是任瑶期,李氏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有些窘迫地笑了笑,“期儿,你来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任瑶期一无所察地回了一笑,“母亲在与周嬷嬷商量事情吗?我先去西次间等着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李氏忙道:“那你先去坐坐,我与周嬷嬷处理完了事情就过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任瑶期从东次间退出来,去了西次间。

半壁江中文网

不多会儿周嬷嬷便出来了,对任瑶期笑道:“太太还在更衣,五小姐今日来得倒是早些,三小姐还在老太太院子里没有回来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任瑶期点了点头,“三姐姐过会儿就来。”想了想,她突然问道:“外祖和舅舅那里……还好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周嬷嬷一愣,想起来之前任瑶期可能是听到了她与李氏的对话,忙道:“好着呢,好着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看了任瑶期一眼,周嬷嬷赔笑道:“舅爷捎了年节礼来,太太便让奴婢明日送些回礼回去。”

banbijiang.com

任瑶期笑着点了点头,“这是应该的。”并没有过问她舅舅让人捎了什么年节礼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周嬷嬷松了一口气,正要说话,任瑶华掀了帘子进来,随口问道:“什么年节礼?” ]3 `. u7 p* T. |' |/ f. y, S8 D

看了一眼面色紧张的周嬷嬷,任瑶期笑着接话:“我之前在问嬷嬷亲戚间的人情往来。三姐之前不是在与表哥他们陪祖母打叶子牌吗?谁赢了?”

半壁江中文网

“你不是不喜欢玩吗?谁赢了与你又有什么相干?”任瑶华走到炕上坐下,周嬷嬷借口要去请李氏,就退了出去。 半壁江中文网

任瑶期也不与她争辩,笑了笑,提起手边的小茶壶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半壁江中文网

面对任瑶期友好的态度,任瑶华也不好再伸手打笑面人。自从她这次回来之后,就感觉到任瑶期与之前判若两人。以前两人动不动就针锋相对,现在任瑶期总是避免与她争执。吵架这种事情果然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所以两人一直相安无事。 copyright Banbijiang

“三表兄和文公子说要办一场冰嬉比赛,祖母已经应了。”任瑶华端起茶喝了一口,突然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任瑶期虽然有些惊讶任瑶华主动对她开口说这些,却还是装作有些兴趣的样子道:“哦?什么时候?家中的兄弟都参加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嗯,就在镇外的小白河上。到时我们也都要去。”任瑶华难得友好地赏脸回应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瑶期愣了愣,“我……不会。”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任瑶华转头瞪向她,“那又如何?又不用你上场比。到时候自然会安排府中仆从们上去,我们不过是在一旁看热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