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时间:2013年6月29日8:30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地点:T市公安局多媒体会议办公室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法医大周是个身材高大、五官轮廓感极强的偶像级人物。如果说胡玉言是T市家喻户晓的“偶像”的话,那么法医大周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享誉全国的“天王巨星”,尤其受到诸多少女的青睐。法医专业本来是冷门专业,但近几年来,各省医学院的法医专业成为了大热,报考的女生尤其多,其中一大半都是受他的影响。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当然,能够具有这样的影响力绝非偶然,胡玉言的身边有美女记者林玲,而大周的身边也有个好哥们儿的作家,他以大周为原型创作的纪实文学《问骨》,让法医大周的名字见诸于各大主流媒体的头条。 半壁江中文网

这次大周能够来到T市,一个原因是和胡玉言等人曾经共事过,颇有交情,愿意鼎力协助;另一个原因是来自警方高层的决策,三起案件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重大的反响,再加上林玲在报道上添了一把火,如果不派出这位明星级的法医协助调查,倒显得警方高层对案件不够重视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所以,局长张涛的建议很快就被省厅高层采纳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大周是在6月28日的傍晚到达T市的,但是相应的尸检和现场勘察工作却在当日晚上就展开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整整一夜,大周都在无影灯下忙碌,没有片刻的休息。大周的解剖手法和其他法医大不相同,没有人知道他做了什么,也没有人敢质疑他的工作。

半壁江中文网

在29日一早,警局发出了紧急会议通知,所有刑警停止休假,被抽调走的刑警全部归队,回警局召开全体警员大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所有警员都在8点前后准时到达,此时多媒体设备已经准备完毕,站在发表台前的是一男一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一男一女,就像是韩剧里的男女主角。男人高大帅气,女人高挑靓丽。而胡玉言身材中等,站在两人旁边,倒像是个配角。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会议在八点三十分准时开始,由胡玉言主持。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参加会议的除了局长张涛外,法医何玉华,王勇、邢振誉等骨干警员全部到场。众多警员按照级别,一排排坐在会议室中,表情严肃,气氛异常紧张。记者林玲被特批允许旁听,但是她还是选择了在最后一排并不显眼的位置上就坐。 ]3 `. u7 p* T. |' |/ f. y, S8 D

“各位同事,众所周知,在6月22日到6月23日,两天之内,我市先后发生了三起震惊全国的大案。案件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天,但是我们的调查仍旧原地踏步,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现在省厅为我们联系了两位帮手,一位是与我们有过密切合作的法医界精英大周,另一位是来自美国的心理学专家萨巍。今天我们先来听听这两位专家对于这三起案件的分析。”胡玉言的声音足够洪亮,所以并没有打开话筒,然后他向两位做出了“请”的手势,意思是将下边的时间都交给他们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大周是个寡言的人,并不会客套,他率先走到发表台前。 banbijiang.com

此时屋子的灯光暗了下来,白色的幕布上开始呈现出幻灯片的图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都是老相识,就不做自我介绍了。在S市时,我已经拿到了案件的第一手资料,发现了很多疑点,现在就把我从法医鉴定角度所归纳的疑点告知大家。首先,我认为火车出轨事件,是人为所致,并非事故。”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会议室内立即爆发出了一阵讨论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大周言之凿凿,幻灯片也随之出现了火车事故的现场照片。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大家请看,这是现场对铁轨的勘测照片,铁轨并无外力破坏,所有的损伤全部来自于出轨时的挤压。”大周把几段铁轨的照片展示了出来,“铁轨的损坏程度,完全符合向心力和重力成角度的作用力。我们用力学分析软件重新模拟了事故的发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火车出轨并非来自铁轨的破坏。”

banbijiang.com

幻灯片随后展现了一组动画,是火车出轨时对铁轨的挤压效果图,最终模拟的结果与照片中铁轨损坏的程度完全一致。 半壁江中文网

“对于这起事件,我的另外一个结论是—造成这起恶性事件的元凶,就是该辆列车的驾驶员。”

半壁江中文网

场下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copyright Banbijiang

大周面目肃然,“请安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会议室中立即安静了下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大周继续说道:“从驾驶室中,共发现了两具尸体,为该列车的两名驾驶人员。其中一名后脑受到重创而亡,而另一名肢体大面积骨折,之后被烈火烧死。这两具尸体均存在疑点。首先,经过尸检发现,后脑受到重击的驾驶员陆熊的死亡时间并非火车出轨的时间,而是在火车撞击事故发生前的六小时左右就已经死亡了,死亡原因是谋杀。” 半壁江图书频道

此时,邢振誉举手想要提问,胡玉言向他使了个眼色,但是他好像并没有理解。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位警官可能不太懂我的习惯吧。在我做分析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断,而且我只是个法医,只负责解释我的鉴定结果和对现场模拟的推测,至于如何破案,那是你们警方的事情,这是我一贯的态度。”大周是个极其不通人情世故的人,这种“臭脾气”在整个警界是出了名的,而大周在T市办案的时候,邢振誉正好外调,所以不太了解其中的原委。

copyright Banbijiang

硬生生吃了闭门羹的邢振誉只好把手又放了下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首先,这列列车是电力机车。第一节车厢也就是火车头是驾驶室,第二节是负责动力的电力车厢。电力车厢负责为火车头提供动力。全程的操作其实极其简单,全部在电子程序的控制之下,驾驶员只要密切关注仪表的异常和周边的情况就可以了。而这两名驾驶员被电力车厢隔离在了列车的一侧,和其他的客车车厢并不连通。他们和其他的车组人员都是靠列车电话进行联系的,平时没有列车驾驶员的召唤,车组人员也不会通过电力车厢到驾驶室来。所以,我认为,在列车出轨的六个小时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据我的犯罪现场模拟分析,很可能是机车的主驾驶员刘波在陆熊放松警惕的情况下,杀害了他,目的是取得机车的控制权,从而制造事故。目前看只有这一种可能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张局长表情凝重,把手托在了下巴上,很显然,大周的剖析令他十分意外,但大周的判断极具说服力,又让他不得不信。

内容来自半壁江

“刘波杀害陆熊后,将列车的自动行驶状态调控成了手动状态。然后,在列车行进到案发地点时,一边加大马力,一边按下制动开关,在两股力量的合力下,列车被甩出了铁轨,最终造成了火车出轨的惨剧。但是,在接下来的尸检中,我发现了另外一个疑点。那就是驾驶员刘波的尸体,是呈笔直状的,并没有形成特定的死亡形状。”大周说完,再次按动了幻灯片翻页的按钮。

]3 `. u7 p* T. |' |/ f. y, S8 D

幻灯片立即显示出已经被烧成半焦状、极其恐怖的尸体。尸体呈大字形,躺在狼藉的车厢中。 半壁江中文网

“即便是刘波想要自杀,就在列车出轨撞向油罐车的那一刻,他也应该做出本能的躲避。就算他一心赴死,在随后熊熊燃烧的火焰中,也必然会呈现蜷缩状,这是被烧死人的特定症状。这里要和大家解释一下,刘波并非是在火车出轨的第一次撞击时就死亡了,从他全身的伤势可以清楚地看出,他没有明显的致命外伤,这也符合车头坚固的特殊设计理念。而在刘波的鼻孔和肺部也发现了燃烧过的灰烬,这明显是被烧死的症状。但是让我不明白的是,死者刘波明明是被烧死的,却没有出现被烧死时应该出现的尸体状态,这是完全不符合人的生理反应的现象。我的报告到此结束。” 内容来自半壁江

生硬的结尾,让在场的每一个警员都感到很别扭。

copyright Banbijiang

大周做完报告后,根本没有要回答问题的意思,转身坐在了第一排的一个空座上。座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这是大周的习惯,在报告完后一定要先喝一杯咖啡。 半壁江图书频道

胡玉言再次走上发表台,“周法医,我有两个问题要问。”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请讲。”大周的目光完全在他的咖啡上,眼皮都没抬起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市共发生了三起案件,为什么你只对列车出轨的事件做出了分析?”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大周喝了一口咖啡,冷冷地说道:“其他两起案件的环境勘察和尸检情况,我做了仔细核对,与何法医报告中的意见完全一致。”说完,大周向同坐在第一排的T市公安局鉴证科的资深法医何玉华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悠闲地喝着他的咖啡,这间屋子里的事情,似乎与他再无关系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胡玉言丝毫没有怪罪大周的冷淡,而是继续热情地发问:“周法医你刚才也说了,尸体的外部症状和尸体的内部症状存在着极大的矛盾,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实事求是地说,在我的经历中,我从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尸体,明明是被烧死的,尸体却呈现出极其松软的状态。对不起,以我的学科来说,我无法解释这个问题。不过,你们不也请了别的专家来吗?大可以听听她的意见。”大周说完,目不斜视,继续喝着他的咖啡。

copyright Banbijiang

站在讲台另一面的美女萨巍,此时走到了发表台的旁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想这个问题还是由我来解释比较好。”萨巍的热情和大周的冰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微笑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一种温暖。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胡玉言见萨巍“不请自来”,就顺势说道:“刚才的周法医大家都很熟悉,那么这位女士就是省厅特意从美国请来的心理学专家萨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萨巍依旧是白色的职业裙装,飘逸的裙裾贴在美腿之上,让很多男性警员眼前一亮,就连何玉华这样的女警也被她优雅的气质打动,静静地聆听着她的发言。只有坐在最后一排的林玲对她无甚好感,但是在这里她是最没有发言权的一位,所以她的手不停地转动着一支派克钢笔,心不在焉地欣赏着这位“异国”美女的表演。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萨巍对台下微微一笑,“首先,我要告诉大家,我的规矩没有周法医那么多,如果在我解释问题的时候,你们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提问。”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一席话顿时让萨巍和警员们的距离拉近了很多。警员们已经被多日来的调查搞得晕头转向,有些人甚至是几日都没有合眼。他们在开这个会前,都抱有诸多的牢骚,又被冷峻的大周一阵互相矛盾的分析搞得极其反感。但就是在这个弥漫着各种负面情绪的房间里,萨巍的话却犹如和煦的春风般吹了过来,让他们的不良情绪一扫而光。有些人的脸上甚至换上了笑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要告诉大家,周法医刚刚推测的那种情况完全可能成立。”萨巍故意朝着大周的方向看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大周仍旧喝着他的咖啡,并不与萨巍对视,他是全场唯一面无表情的人。

半壁江中文网

“人的身体其实不止包括身体机能方面的能力,还有一种能力不能被忽视,这就是潜意识的调节功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请问什么是潜意识?”邢振誉举手提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潜意识这个东西,用中国当下的思维体系其实是比较难理解的,要知道,我们的大脑每时每刻都在处理问题,调节身体各个方面的分配和反应,这是一个生理和心理共同作用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咱们说的潜意识。潜意识不是咱们的思维,也不是主流的想法,而是一股蕴藏在人类心间的巨大能量。”

]3 `. u7 p* T. |' |/ f. y, S8 D

“请您举例。”邢振誉继续跟进。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比如,在座的男警员们看到我之前还很困倦,现在却很兴奋,你根本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兴奋,这就是潜意识。”说完,萨巍抿着小嘴,微微一笑。

内容来自半壁江

警员们瞬间爆发出了一阵低沉的笑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好了,现在估计有人会问,在这个火车司机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才会产生周法医所说的那种矛盾的尸体状况。我的回答是,他被催眠了。”

banbijiang.com

警员们顿时收住暗笑声,严肃的表情再次回到了他们的脸上。虽然,催眠术的推论早就被林玲以报道的形式推向了媒体。但是刑警是个忙碌的群体,再加上大案频发,除了胡玉言等几个骨干探员外,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关注更多的报道。催眠杀人这样的论断,显然在他们大多数人中是第一次听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看大家的表情,好像你们觉得这是天方夜谭,现在我就来给现场做一个催眠实验,证实我的观点。我需要一名警员协助,你们谁愿意来?”萨巍的脸上仍旧洋溢着笑容。

]3 `. u7 p* T. |' |/ f. y, S8 D

举手者不在少数,多为年轻的警员。王勇也把手举得很高,像他这样的老光棍,在警队里算是独一份,他自然不会放过如此难得的与美女单独接触的机会。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胡玉言刚刚摆脱了头痛,此时仍旧心有余悸,他怕萨巍做出什么危险的催眠实验危害警员的健康。本想亲自尝试的他,却十分想亲眼看看催眠术的实施过程,所以他指着王勇说道:“王勇,还是你来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勇心中念叨着胡玉言的好处,从座位上几步就走到台前,转过身来,还不忘冲胡玉言举了一下大拇指,意思是,在关键时刻还是他最够意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高大身材的王勇站在了萨巍身旁,傻笑着,这引起了台下不少警员的非议。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萨巍站在原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了,我要对这位警官进行一次简单的催眠。” copyright Banbijiang

王勇一听“催眠”这个词,便闭上了眼睛。

banbijiang.com

萨巍呵呵一笑,“这位警官,请你睁开眼睛,催眠并不是让你睡着。很多催眠甚至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进行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能睡着吗?那为什么叫催眠?”王勇睁开眼睛,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萨巍。 ]3 `. u7 p* T. |' |/ f. y, S8 D

“所谓的催眠是指要弱化被催眠者的意识,并非是让被催眠者睡上一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王勇挠了挠后脑勺,“还是不太懂。”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萨巍一笑,伸出了五个手指,“请你来看看我的手上有什么?”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戒指。”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还有呢?”萨巍的眼神直盯着王勇,语气变得异常柔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此时,王勇已经不再说话,眼睛只是直勾勾地与萨巍的目光相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么快?胡玉言意识到,此时的王勇已经被催眠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穿着一身高级的防弹背心,任何伤害也不会威胁到你。”萨巍围着王勇走了一圈。王勇也跟着她转了一圈,眼神从没有离开过她的眼睛。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坏了,王勇这小子犯花痴病了。”不知道是谁来了这么一句,台下的警员们便哄堂而笑。但是,这样的干扰并未影响到王勇继续转圈,直到萨巍停了下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时,萨巍从口袋里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铁盒。她打开铁盒,取出了几根针灸治疗时用的银针。 copyright Banbijiang

随后的动作,让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萨巍径直将针插在了王勇的右臂上。

半壁江中文网

一根、两根、三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刚才还发出起哄笑声的警员们,顿时安静了下来。他们在等待着王勇的反应,一般在这个时候,再硬气的汉子也会叫出声来。 半壁江中文网

但是,王勇什么反应也没有,还是傻傻地站在那里,眼神呆滞。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时,连刚刚还在一边事不关己、悠闲地喝着咖啡的大周,也已经把咖啡杯放在桌面上,全神贯注地观看这场催眠表演。

半壁江中文网

“大家看到了吗?火车司机刘波就是被人以这种方式催眠,先杀死了同事陆熊,然后将火车操纵出轨,但是他一直保持在催眠状态下,所以直到死亡都没有感觉到疼痛。”萨巍的催眠术让在场的所有人沉寂了大约半分钟。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邢振誉再次举起手来,“请问那位催眠列车司机的人,是不是就在列车上呢?” 半壁江图书频道

萨巍摇了摇头,“如果是一位优秀的催眠师,他的催眠术完全可以在你身上作用很长的一段时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到底有多长呢?”邢振誉紧追不舍地问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短的会一小时或几天,长的话可能会几个月或几年,甚至一辈子都活在催眠之中。也就是说,如果被这样的催眠师催眠了,那么你终生将成为他的傀儡。一旦你的意识被催眠师控制,他想要操纵你的时候,甚至不用和你面对面。我再给大家做个示范。”萨巍很明白,许多人可能对自己刚才说的话并不理解。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萨巍在王勇的耳边耳语了两句,然后又将手在他的眼睛边上晃了晃。 banbijiang.com

“好了,我现在离开这个房间,这位警官会按照我设定好的剧情去做一些事。”说完,萨巍便走到了门口,打开门后,微笑着冲大家摇了摇手,然后随手关上了门。

banbijiang.com

当碰门声响起的那一刻,王勇像是一个刚充完电的机器人一样,又重新运动了起来。他先将自己右臂上的针一根根地拔下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每拔下来一根,在场的所有警员都替他疼一下,但是王勇却仍旧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接着更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他又一根根地把针插回到了右臂上。插针的过程中王勇依旧神情呆滞,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走到了大周的身前,将桌子上的保温瓶拿了起来,将大周眼前的咖啡杯再次斟满。然后,他放下保温瓶,又走到了邢振誉的跟前,他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矿泉水瓶子,瓶子里还剩下大半瓶矿泉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勇先是打开了瓶盖,然后大口大口地把水喝进了嘴里,最后让人惊奇的动作产生了,他把剩下的小半瓶矿泉水直接泼向了邢振誉,毫无防备的邢振誉被泼了一脸和一身的水。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愤怒地冲王勇吼道:“王勇,你成心的,是不是?”说着便抓住了王勇的手臂,使劲地拉扯他,但是王勇的表情此时仍旧保持着呆滞的状态,任由邢振誉如何刺激,他都无动于衷。

copyright Banbijiang

会议室的门再次打开了,“不要白费力气了,你是无法让他醒过来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萨巍再次走进了会议室,她轻轻地走到王勇的面前,悄声对他说了些什么,然后拇指和无名指轻快地交错了一下,一个响亮的声音随之响了起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勇的表情突然间恢复了正常,他看到眼前狼狈不堪的邢振誉,露出了嘲笑的表情,“小邢,你怎么变成落汤鸡了。哈哈哈……”很快,他感觉到胳膊上的一阵阵剧痛,“哎呦,痛!”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站在一旁的胡玉言,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王勇,他立即走上前去,将王勇右臂上的针一根根拔掉。 banbijiang.com

“啊!啊!队长,怎么在我的胳膊上扎针了啊!怎么回事啊?”王勇疼得龇牙咧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好了,大家现在都看到了,这就是催眠术,作为一个催眠师来说,这还只是最低级的催眠术而已,只不过是控制人类最基本的机能和行动。”萨巍随后举起了三个文件夹,“这是最近发生在贵市三起案件的资料,我现在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三起案件全部和催眠术有关,而且就我多年的研究显示,这三起案件催眠术的手法,都出自一个人之手。这个家伙的催眠术等级很高,现在各位要面对的敌人是一位极其危险、也极其邪恶的催眠师。”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