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芊羽,你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呢?”站在温泉旅馆的缘廊上,看着檐外皑皑白雪,穿着浴衣的男人转头笑问身边的女孩。

她长发恣意披散,微敛的眉目看起来若有所思,又似魂游天外。阳光和煦,透过玻璃触摸她精致的容颜,折射出撩人心弦的光辉—美如人偶。

良久,她才叹息了一声,视线落在了庭院中那株傲雪的寒梅之上:“意义?这种东西本身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旅行就是旅行,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运气好的话就换一份心情,运气不好就浪费美景。如果追究旅行的意义,这种行为就和旅行的本意相违背了,所以,是不该有意义,也不能有意义的。”

席宇城右拳半握在唇边轻笑了一声,然后说:“芊羽,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不问就是啦,不用说这种辩证的话来伤脑筋。”接着就露出一脸的“和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的表情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芊羽。

芊羽瞪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转身离去。她背对着席宇城抬起手,那宽大的浴衣就滑了下去,露出一截白瓷般的小臂,那小臂摆了摆:“时间不早了,我先泡个温泉。难得来一趟,总不能辜负了大好时光。大明星你也好好享受啊。”

看着芊羽离去的背影,席宇城脸上的所有微笑都逐渐褪去,留下的只是落寞,但更多的还是无奈。他张了张嘴,以唇语无声地说:“要快乐起来啊。”

无论发生什么,也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我所愿的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芊羽你快乐。我并不奢求能得到你的青睐,或入主你的心扉。但求可以陪伴你走过你所有需要却没人陪的时刻。—如果不能给你幸福,至少要做到守护,只有如此,才不算辜负整个青春里付诸所有热忱的迷恋。

席宇城的这份心意,芊羽其实一直都知道,所以,她很少主动去找席宇城,但若是席宇城找她,她一般也都不会拒绝。毕竟他是帮了自己很多忙的人。而那些看似随意的嬉笑怒骂,也并没有太过随心所欲。

他有他的原则,她也有她固定的近身距离—既然是无法回应的感情,她当然不会给对方任何一丝一毫散发着“有可能、有希望”的气息。

喜欢就会放肆,但爱是克制。友爱也好,情爱也罢。这两个人都会克制,所以才能在彼此之间做出一个稳固的平衡点来,恣意地将关系继续下去。

晚间泡完了温泉之后,本来是就想这么睡下了,但是席宇城来敲门,说这来日本旅游,第一不可错过的就是晚间的消夜。

“消夜?”芊羽慵懒地靠在门框上,打了个哈欠,显然是没有兴趣模样,“我朝各色小吃甲天下,什么样的消夜没有见过,有这闲工夫,还不如优哉游哉会周公呢。况且这冰天雪地的,哪里会有什么夜宵啊……”

“笑一个!”席宇城双手环胸,靠在她斜对面的墙上,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芊羽不明所以,但也配合地扯了扯嘴角,眼中虽无会心的笑意,但也是华光流转。

“佳人倚门娇笑,风流无……”

“刷拉!”那个“双”字,消失在拉门关起的声响中。

席宇城心中笑她脸皮薄,但又觉得她恼了的样子也好看。一边敲门,一边赔不是,好话说了一箩筐。

好不容易,芊羽把门开了一点点:“有话快说!”

“入乡随俗,我们一起去吃拉面吧。”席宇城眼底的笑带着融雪化春的力量,还怕这个理由不足够她答应,又补充说:“在云城的时候,就算是想吃消夜,也是要小心翼翼,街头路边更是基本不能,到底不自由。现在难得有个机会……拜托啦!”

二十五六岁的人,这会儿拜托起人来,还带这么那点儿不好意思,羞涩地仿佛十八九岁邀请小姑娘约会的小男生。完全和刚刚那个调侃她的男人联系不起来。

半晌,芊羽叹了口气:“你等等,我换衣服再陪你去。”既然是请求了,那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他能不打扰,她自然也能奉陪。

席宇城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温润的脸上写的是无尽的耐心和若有似无的柔情。

芊羽一向崇尚天然美,若非正式场合,她是不化妆的,如此一来,这出门的速度自也不慢。

两人并肩走上街头,芊羽也不通日语,只任由席宇城带着,缓缓而行。此时风雪已停,月光如水。配上两边鳞次栉比的和式建筑,比起国内来,着实是另一番风情,给人不一样的心情。

恍惚间,她想起了大学时代看的一本漫画中的场景。也是这样的雪天月夜,男女主角并肩慢行,本是决定要分开的两人,却在走过了那一条长街之后,在漫天的雪花中改变了主意,最后相拥在一起……想到这里,芊羽看着暖黄色的路灯散发的光亮,心中微微有些惆怅:国内的秦添,此时在做什么呢?

席宇城虽然不能察觉她的心意,但是也感受到了她低落的情绪,便想要说点什么来调节一下气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阿添哥哥,怎么还没有到啊!我快走不动啦……”娇俏的女声在街边的一个转角处响起,于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还不是你说要走走,一定不要坐旅馆的接送车。”男人的声音,是芊羽再熟悉不过的温和,他话虽抱怨,但语气中更多的是无可奈何。虽然没见着人,她甚至都可以想象出,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看向身边的女孩,眼神中会泛出何等柔和的光芒;甚至想象得出,他下一句会以什么样的语气,说出什么样的话……快到了,累的话我们停下歇一歇。

“不远了,累的话就停下歇一歇。”

芊羽听到这句刚在自己头脑里转悠的话,四肢僵硬地站在原地,仿佛中了邪—这,一定是幻听吧……她有些怀疑地看向席宇城,瞧他那震惊的表情,显然他也听到了。

“好啊好啊……”那女生似乎靠在了墙面上,一小段的沉默之后,她又说,“阿添哥哥,今夜月色不错呢!”

芊羽呼吸一滞。这个时候用那矜持含蓄的典故,还真是应景。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累的样子,那就继续走吧,大概还有个一两百米就到温泉旅馆了,坚持一下。”

这回答又让芊羽稍微松了一口气。

席宇城对芊羽无声说了句:“世界真小。”然后用眼神询问她是否要迎上去。

芊羽摇了摇头,拉着他闪身进了一边的小巷,整个人都埋进了他的风衣里,以求不被秦添发现。

良久之后,那两人的脚步声远去,芊羽也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在干吗,就一直保持那样的姿势。

席宇城虽然也知道她难过,但还是想要尽可能地将气氛调节得更轻松:“鸵鸟小姐,猎人走了哦。我们是去消夜,还是回旅馆,还是……继续?”

芊羽的临时调节能力还算不错,席宇城话音才落,就觉得胸口挨了一记粉拳。

旋即,她就从他怀中退出来,绕回到原先的路上:“吃,怎么不吃!人生在世,唯佳肴不可辜负。”

“啧……佳肴?以后我就叫席佳肴好了!”席宇城低笑一声追上去。

“这话……”芊羽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幸好席宇城及时扶住。

芊羽本想弄个作呕的表情,说句“我好像突然有些恶心……”但是猛然间想起,自己曾经也这么开席宇城的玩笑,结果他张嘴就以戏腔接一句“娘子可是有喜”,顿时就将那话吞了回去。只起身转过了街角,假装完全没有听到那句话。

秦添猛然停住脚步,回头去看,却只看见有男人的背影转过街角,风衣的小摆旋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阿添哥哥,怎么了?”洛云卷有些奇怪秦添为什么停下脚步。

“没什么,我们快走吧,可能又要下雪了。”秦添转过头来,视线并没有聚集在洛云卷的身上,而是抬头望着那轮寒冷但很皎洁的明月—是因为太思念,所以出现了幻听么?可是空气里明明弥漫着芊羽的气息,他似乎能感受到她传导而来的温暖……洛云卷看着他露出这样的表情,神色顿时黯淡了下去。这种毫不掩饰的思念,自然不是为自己。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挫败—连那半年的共同求学都没能打动他,如此短暂的旅行,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这种消极的念头在洛云卷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到底年轻,热血满满。更何况,她如今对着秦添是满腔热忱。

“阿添哥哥,我们明天去哪里玩儿呢?”她一派天真无邪,又带着点儿期盼和兴奋,不留痕迹地打断他的思绪。

“明天啊……”秦添略微沉吟了一下,“抱歉云卷,明天你就在这边好好逛逛吧,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导游。”

“导游?”洛云卷的笑脸再也挂不住了。

“对,因为我需要去拜访一个朋友,所以不能陪你了。”秦添语气很淡,却透着不容辩驳的笃定。

“那怎么行!”洛云卷再有热忱,也架不住冷水接二连三地向自己泼来,登时大小姐脾气就犯了,“你答应了我妈妈和爸爸要照顾我的,爸爸才去东京开会,你就要丢下我么?我也要去。”

“别任性。”秦添皱眉,“我那个朋友……比较特别,你不能去。”

都是陈述句,不带商量的语气,也没有强调,只是波澜不惊地陈述着,全然没有情绪的起伏—这就是他对自己的感觉么?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