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原本按照计划,今晚他们就该到达青海湖,因为突发情况的耽误,四人在西宁停了下来。西宁是青海省的省会,也是整个青藏高原上最大的城市,到了西宁,青海湖自然也就没多远了。 半壁江中文网

从环山公路走上国道,穿过西宁市区,沈巡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找到已经找好住处、一直焦急等待着他们二人的韩东。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韩东是个好人,见骆十佳回来了,一直问东问西,确定她是完好无损回来的,才放下心来。 半壁江中文网

他给骆十佳买了饭和水,塞到骆十佳手上:“我给你单开一间房。你今晚可以好好睡个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骆十佳抬眼看了看,没见到长安的影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韩东是个好人,也是个明白人,所以提前让长安回避。对于这样的安排,骆十佳不置可否,但还是表示感激,即便她知道,他这样做不过是想要保护长安而已。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个人回了房间休息,今天经历这些事,她始终静不下心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骆十佳从床上坐了起来,烟瘾犯得厉害,却始终没找到烟。 ]3 `. u7 p* T. |' |/ f. y, S8 D

是的,她戒了啊。

内容来自半壁江

骆十佳百无聊赖地打开了旅馆的电视机,除了普通的卫星台,这里还多出了一些民族频道,她漫无目的地换着频道,眼神始终空洞。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正发着呆,房间的门就被人敲响了。她起身去开门,是长安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骆十佳扶着门框,没有让长安进房间的意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什么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长安脸色并不好,眼眶也有些红。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的手机。”长安把手上的手机递给了骆十佳,“掉在车里,我给收起来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骆十佳接过自己的手机,随手放在旅馆的桌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长安对她也没有什么好耐心,做了这样的事,连一句道歉都没有:“看你没什么事,我走了。”

半壁江中文网

“等等。”骆十佳开口留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还有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啪——啪——清脆响亮的两巴掌打过去,在长安白皙的脸上留下了两道红红的指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长安从学生时代就是会打架的人,被打了怎么可能就此罢休忍过去?她扬起胳膊就要还手,但还没发力,就被骆十佳稳稳抓住。

]3 `. u7 p* T. |' |/ f. y, S8 D

男人的力气骆十佳是敌不过,却不代表她也任女人宰割。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以前总在厕所里堵我,我是不是从来没有还过手?”骆十佳眼底是深沉的冷意,她抿唇淡淡一笑,“其实我从来不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人。” 半壁江中文网

长安怒目圆瞪,骆十佳始终淡定自若。她直直盯着长安,气势凌人:“我从不还手,不是因为打不过你,而是因为你是长治的妹妹。”骆十佳顿了顿,才娓娓道出答案,“而长治,是沈巡最好的兄弟。”

半壁江图书频道

长安咬着牙抽回自己的手,强忍着愤怒瞪着骆十佳:“骆十佳,你不要以为今天的事你受了多大的委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委屈?”骆十佳冷笑,“要不是我命大,我现在已经死了,这只是委屈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没有人规定我一定要救你。”长安始终与骆十佳对峙,“你当时掉下去,又不是我推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要我别拔钥匙,而你又故意跑那么远,最后还偷偷把我的车开走。你敢说你不是想把我甩开,好偷我的车?”

banbijiang.com

长安恼羞成怒,被骆十佳说得脸涨得通红,眼睛瞪得很大:“我偷你的破车干吗?骆十佳,我警告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只是想把你甩掉而已!” copyright Banbijiang

长安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下意识地捂了一下自己的嘴,面上的表情却依旧死撑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骆十佳抿唇笑了笑,这么简单就能套出话,长安的“心计”也不过如此。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客客气气地回敬:“希望你下次甩人,可一定要赶个火车站汽车站什么的,予人方便,山里真的很容易死人,一不小心你自己也要搭进去。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和谋杀没什么两样吗?”骆十佳讽刺地笑着,“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命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被骆十佳这么教训一顿,长安自是不依:“骆十佳,我就是讨厌你怎么了?讨厌你不行吗?你就会在沈巡面前装无辜装没事!这么多年你做过一件好事吗?抢闺密的男朋友,也就你做得出来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骆十佳表情仍是淡然,她眨了眨眼睛,很平静地说:“你这么激动,也不是为周明月出头吧。说到底,不就是因为你想抢却抢不赢吗?”

banbijiang.com

“你——”长安气急败坏,正待发作。

内容来自半壁江

砰的一声,骆十佳已经重重摔上了门,一点机会都没有再给长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砰砰砰……”门外不断传来拍门的声音,长安还没走,不断在外谩骂:“骆十佳!你关门什么意思啊你?你别以为你多清高!你今天的好日子有多少人的眼泪!诅咒你的人,你数得过来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长安动静闹得太大,已经回房的韩东听见响动,赶紧过来把人拉走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长安却不依不饶,对前来劝解的韩东也是诸多不满:“韩哥!你到底是我这边的还是那个女人那边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韩东一直把长安当亲妹子,这一路也十分迁就长安。可长安实在冥顽不灵,他的脸色也越来越严肃。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长安,你认识沈巡时间比我久,很多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韩东口吻平静地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长安仰着头,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半壁江中文网

“这么多年,我只见过沈巡对三个女人这么上心。”韩东掰着手指数着,“第一个,他妈,第二个,萌萌。”韩东停了一秒,“第三个,骆律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长安,你和骆律师不一样。这个不一样不是指你们的长相、能力,也不是你们和沈巡认识多久、和沈巡是什么关系。”韩东说,“这个不一样,是在沈巡心里的重量,不一样。”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长安咬着嘴唇,沈巡回来以后对她那一番大发雷霆,让她脸上写满委屈:“他那样骂我,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我不甘心……” banbijiang.com

韩东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他只是骂你,因为骆律师没真的出事,要是她真的出事了,恐怕杀了你他都做得出来。”

半壁江中文网

长安高昂着下巴,始终意不平:“韩哥,你不懂,这个女人真的把沈巡害得很惨。”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不重要。”韩东叹了一口气,“就算她是剧毒,沈巡也要一口干了。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长安闹了好一阵才被拉走,总算是还了骆十佳一片清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又传来敲门声。骆十佳以为是长安去而复返。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被子一掀,她怒气冲冲过来开门,结果一抬头,门口却是沈巡。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骆十佳脸上的愤怒都没来得及收起,说话也有些僵硬:“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半壁江中文网

“我想着韩东给你的饭菜都冷了,你应该不会吃。”沈巡手上拎着两个袋子,“我出去找了一下,有下热汤面的,就给你带了一碗。” banbijiang.com

骆十佳无声地接过那两个袋子,讷讷地说着:“谢谢。”

banbijiang.com

沈巡推门而入:“你现在吃吧,趁热。” ]3 `. u7 p* T. |' |/ f. y, S8 D

丝毫没有给骆十佳拒绝的机会,就直接进了她的房间。他的视线落在桌上动都没有动的饭菜上,嘴角有淡淡的笑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沈巡不喜浪费,把骆十佳没吃的冷饭菜都吃完了,然后又守着骆十佳吃,就是一刻都不得闲。 半壁江中文网

骆十佳其实没什么胃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打开沈巡买的那碗面,那热乎乎的汤香味飘散,竟勾得她馋虫大动,没一会儿就把一碗面都吃光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沈巡沉默地把吃完的垃圾都收了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早点睡。”沈巡叮嘱骆十佳,“明天早起去西海镇。”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走了。”沈巡转身出了骆十佳的房间,手上还拎着要带去扔的垃圾。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沈巡头发长长了一些,两颊鬓角处也长出了一些胡楂,给他平添了几分颓废感,也彰显出他骨子里的血性和好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沈巡。”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骆十佳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住他,两人四目对视的时候,她完全语塞,咬着嘴唇半晌只憋出三个字:“早点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