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王真人逞凶酿血案 张阁老拍案捕钦差(2)

这是哪个王八羔子告了密,嘴上长了疔疮。方老汉心里一沉,暗自骂道,但为了应付过去,也只能搜肠刮肚把谎话编下去:“差爷,您说的也不假,前些时云枝是回门住了几天,但就在你们来的前一天,她就又回婆家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别他娘的猪鼻子上插葱,装象了,这一胡同人,啥时候见过你家办喜事?”

banbijiang.com

“这……”方老汉一时语塞。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这、这个鸡巴,”皂隶粗鲁地骂了一句,接着逼问,“你儿子方大林呢?”

半壁江中文网

“送云枝尚未回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我们就坐在这里等。”三个皂隶再不搭话,一个个跷起二郎腿。

半壁江中文网

方老汉被晾在一边,心里头虽然窝火,却又不得不强打笑脸,忙不迭地献茶、上点心。看看到了午饭时间,皂隶们还没有走的意思,方老汉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搭讪道:“差爷,要不就赏个脸,中午在小老儿家里吃顿便饭。”

半壁江图书频道

皂隶眼一横,鼻子一哼,刁难道:“爷们嚼干了嗓子,要吃燕窝滋润滋润,你家有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方老汉赔笑说道:“爷们真会说笑话,我方老儿活了这一把年纪,还没见过燕窝是个啥东西。”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鱼翅也行。” 半壁江中文网

“这,这个也没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也没有,那也没有,那你请我们吃什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反正到了吃饭时间,好歹对付一顿。” copyright Banbijiang

“就是要对付,也不能在你家对付,从这里出胡同口,向左拐百十丈远,就是京华楼饭庄,咱们就去那里对付一顿。”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皂隶轻悠悠说来,方老汉知道这又是敲竹杠,心想蚀钱免灾送走瘟神也是好事,便心一横,去杂货店里用木托盒托出几吊钱来。说道:“差爷,这是小老儿孝敬的饭钱。” ]3 `. u7 p* T. |' |/ f. y, S8 D

皂隶瞥了一眼,不满地问:“怎么都是铜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方老汉忍气吞声答道:“俺小本生意,一个铜板卖只篦子,两个铜板卖只海碗,平常收不来银钱。”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哭什么穷,咱爷们又不是乞丐!”皂隶吼罢,又兀自静坐,不吭声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方老汉无法,只得返回杂货铺,抖抖索索地从钱柜里抠出一两碎银,回来递给皂隶,噙着泪花说道:“差爷,这是俺小店的本钱,就这么多了,你们好歹拿着。”

内容来自半壁江

“谁不知晓你们生意人,钱窟窿里翻跟头!”皂隶悻悻然夺过银子,连带着把木托盒上的几吊钱也收起装了,然后扬长而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回方家人再不敢高兴了,而是提心吊胆生怕还有意外发生。当天晚上方大林从乡下回来,听父亲讲述这两天家中发生的事情,免不了埋怨老人几句,气冲冲说道:“你何必那么小心,公门里的人,喉咙管里都会伸出手来要钱,喂不饱的狗。明日再来,俺就不搭理,看他们咋办。”

banbijiang.com

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也平安无事。下午刚过申时,坐在杂货店里的方老汉,突然看到一乘四人官轿从胡同口里抬了进来,仪仗里头,除了一对金扇,还有了六把大黄伞。这显赫规模,连部院大臣也不曾有得。方老汉在天子脚下住了一辈子,不消打听,就是捡耳朵也听熟了,朝廷各色官员出行的轿马舆盖都有严格规定,任谁也不敢僭越。瞧眼前这拨子轿马,除了官轿稍小,用的扇伞却如同王公勋爵,更有特殊之处,那一对金扇前头引领开路的是一对两尺多长的素白绢面大西瓜灯笼,正面缀贴有四个红绒隶书大字:“钦命炼丹”。“这是哪一路王侯,怎么就没有见过?”方老汉正在纳闷,却见那乘官轿停到了自家门口。走上前哈着腰殷切掀开轿门帘儿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两次来家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皂隶。 banbijiang.com

“大真人,请!”随着皂隶一个“请”字,一个约莫有四十多岁的蓄须男子从轿门里猫腰出来。只见此人身着黑色府绸道袍,袖口翻起,露出一道细白葛布衬底,脚蹬一双千层底的黑色方头布鞋,头上戴了一顶黑色的忠静冠,从头到脚一身黑色打扮,连手中摇着的那一把扇子,也黑骨黑柄黑扇面,端的黑得透彻。此人就是领命为隆庆皇帝炼制“阴阳大补丹”的崆峒道人王九思。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就是方家?”一出轿门,王九思就拿腔拿调问道。

banbijiang.com

皂隶连忙回答:“正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九思看到站在杂货铺里的方老汉,又问道:“你就是当家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方老汉一时紧张,张着口却没有声音,那皂隶又抢着回答:“他就是方老汉,这杂货店的掌柜,云枝就是他的孙女儿。”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九思点点头,靠着柜台说道:“方掌柜的,听他们讲,你把孙女儿给藏起来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回……”方老汉不知如何称呼王九思。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是皇上钦封的王大真人。”皂隶介绍。

banbijiang.com

“啊,回王大真人,”方老汉打了一个长揖,小心说道,“俺已禀告过这位差爷,俺的孙女儿云枝,已经出嫁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出嫁到开封是不是?”王九思声音突然一冷,眉心里耸起两个大疙瘩,申斥道,“你方老汉一辈子没出过京城,怎么能够把姻缘牵到开封?连编谎话都不会,快说实话,把你孙女儿藏到哪里去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打从京城闹腾起征召童男童女这件事,王九思就成了家喻户晓的著名人物。京城里那些养了童男童女的人家,每天都不知要把他诅咒多少遍。其实,这王九思也并非真的就是什么崆峒道人,而是陇西地面上的一个混子。年轻时曾在家乡的一处道观里学过两年道术,因在观里调戏前来进香的妇女,被师傅赶了出来,从此流落江湖,吃喝嫖赌无所不能。在这京城里也混了几年,终是个偷鸡摸狗的下九流人物。直到去年交结上大太监孟冲,这才时来运转,成了部院门前骑马、紫禁城中乘舆的显赫人物。这次隆庆皇帝犯病,信了他巧舌如簧,要征召两百个童男童女炼制“阴阳大补丹”。他原以为圣旨颁下,在偌大一个京城征召两百名童男童女应该不是难事,孰料他把这事想得过于简单。一听到风声,各户人家都把儿女藏起来了,一帮皂隶没头苍蝇一样忙了几天,才找上来二十几个。皇上那边又催之甚紧,王九思这才急了,决定亲自出马,他别出心裁制作了一对“钦命炼丹”的大灯笼,放在仪仗前头招摇过市,赶马混骡子地就来到了方家。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方老汉虽然每天都会见到达官贵人的出行仪仗,但从未打过交道,如今王九思把大轿子歇在他家门前,并咄咄逼人说他撒谎。方老汉顿时慌得六神无主,正在这时,方大林从里屋三步并作两步赶了出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有何事?”方大林瞅了王九思一眼,劈头问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是谁?”王九思反问。 半壁江中文网

“这是犬子……” banbijiang.com

方老汉赔笑介绍,方大林抢过话头,硬声硬气答道:“我叫方大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方大林……唔,你就是方大林。”王九思问身边皂隶,“他的女儿叫什么来着?”

banbijiang.com

“云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方大林,你把女儿藏到哪里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送回开封府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娘的,你爷儿两个都是鸭子死了嘴硬,小心别惹得爷生气。”王九思狞笑着,收了手中扇子朝灯笼一指,“这上面的字,认识么?” banbijiang.com

方大林瞟了一眼,答道:“认得。” ]3 `. u7 p* T. |' |/ f. y, S8 D

“认得就好,”王九思双手往后一剪,一边踱步,一边玩着纸扇说道,“钦命炼丹,你是京城里头的百姓,自然知道什么叫钦命,征召你家女儿云枝,这就是钦命。你把女儿藏起来,这就是违抗钦命。违抗君命是多大的罪,你知道么?”王九思摆谱说话时,左邻右舍过往行人已是聚了不少,把个巷子口堵得水泄不通。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方大林见有这么多人看热闹,也不想装孬种让人瞧不起,于是亢声答道:“回王大真人,小人知道违抗君命可以杀头。但小人并没有违抗君命。”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把女儿藏了起来,岂不是违抗君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皇上颁旨征召童男童女不假,可圣旨里头,并没有点明要征召我家云枝。”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方大林这一狡辩,竟让王九思一时搭不上话来,顿时恼羞成怒,恨恨骂道,“你这刁钻小民,不给点厉害给你看看,你就不相信颈是豆腐刀是铁,来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

内容来自半壁江

众皂隶一起顿了顿手中水火棍,答应得山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把这小子锁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是!”立刻几个皂隶上前扭住方大林,拿住木枷就要往方大林头上套。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们凭什么拿我?”方大林扭着身子反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九思上前,用扇柄抵住方大林的喉管,恶狠狠说道:“爷专门治你这种犟颈驴子,进了大牢,站站木笼子,你就老实了,带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看着王九思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方大林气得七窍生烟,一时也顾不得危险,竟“呸”的一声,把一泡痰吐到王九思脸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一下闯了大祸。

半壁江图书频道

“打!”王九思接过皂隶递过来的手袱儿揩净痰迹,一声怒喝。 copyright Banbijiang

早见众皂隶一起举棍劈头盖脸朝方大林打来,方大林顿时被打翻在地乱滚,满头满脸是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打,往死里打!”王九思犹在狂喊。 copyright Banbijiang

其时方大林躲避棍棒,已自滚出胡同口躺到了王府井大街,众皂隶接了王九思命令仍不放过,一路追着打过来,可怜方大林顷刻之间皮开肉绽,七窍流血便已毙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眼看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打死,围观的人群可不依了。他们把欲登轿离去的王九思团团围住。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当儿,张居正的大轿抬了过来。

半壁江中文网

听罢方老汉的哭诉,张居正感到事态严重。心中忖道:“两天前我曾为这妖道之事挨了皇上的训斥。现在如果再管这件事,要么就为王九思开脱,这样就会大失民心,遭天下士人唾骂。要么就秉公而断,严惩王九思草菅人命的不法行为。如此来又会引火烧身,如果一旦得罪皇上,自己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次辅地位恐怕就更加难保了。”正在左右为难之时,恰好巡城御史王篆闻讯赶了过来,他本是张居正的幕客,平日过从甚密,被张居正倚为心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篆知道张居正的难处,故一来就大包大揽说道:“先生您且登轿回府,这里的事留给学生一手处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样也好。”张居正点头答应,转身就要登轿而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方老汉眼见此情连忙膝行一步,抱住张居正的双腿,哀哀哭道:“张老大人,你不能走啊,这王大真人口口声声说是奉了钦命而来,巡城御史恐怕管不了他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接着方老汉的哭诉,渐次围上来的市民百姓也都一起跪了下来,叩地呼喊:“请张老大人做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面对男女老幼一片哀声,张居正已不能计较个人安危了,只得长叹一声,与王篆一道走到了胡同口。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时王九思一行尚被围观人群堵在方家杂货铺门前,王九思虽然仗着自己有皇上撑腰,弄出人命来也感到无所谓。但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且群情激愤,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心里头还是难免发怵。这时在一片喧哗声中,王九思得知张居正来了,顿时如得救星。他虽然从未与张居正打过交道,但根据“鱼帮水,水帮鱼”的道理,相信张居正一定会设法把他救出困境。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张阁老,你看看,这些刁民要造反了!”看到身着一品官服的张居正走进人群,王九思便扯起嗓子号了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张居正瞅着一身黑气的王九思,没好气地问道:“你是谁?”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九思一听这口气不善,心中一咯噔,答道:“在下就是隆庆皇帝钦封的大真人王九思。”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就是王九思?”张居正目光如电扫过来,仿佛要看透王九思的五脏六腑,接着朝路上躺着的方大林一指,问道,“这个人是你打死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抗拒钦命。” 半壁江中文网

“什么钦命?”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九思指着侍从手上的灯笼,骄横说道:“我奉钦命炼丹,要征召童男童女,这方大林违抗君命,把女儿藏了起来,本真人今日亲自登门讨人,他不但不知错悔过,反而羞辱本官,所以被乱棍打死,死有余辜。”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好一个钦命炼丹,”张居正厌恶地看了一眼那两盏灯笼,义正词严说道,“你炼丹奉了钦命,难道杀人也奉了钦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是他咎由自取。” 半壁江中文网

“当今皇上爱民如子,每年浴佛节以及观音菩萨诞辰,他都要亲到皇庙拈香,为百姓万民祈福。你这妖道,竟敢假借炼丹钦命,当街行凶打死人命,皇上如果知道,也定不饶你!”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张居正话音一落,人群中立刻爆发一片欢呼,有人高喊:“张阁老说得好!杀人偿命,把这妖道宰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九思本以为来了个救星,谁知却是个丧门星。顿时把一张生满疙瘩的苦瓜脸拉得老长,与张居正较起劲来。只听得他冷笑一声,悻悻说道:“张阁老,看来你成心要跟我王某过不去了,别忘了大前天在内阁,你因反对炼丹,被万岁爷骂得面红耳赤。”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围观者一听这话,都一齐把眼光投向了儒雅沉着的张居正,众多眼神有的惊奇、有的疑惑、有的愤懑、有的恐惧。张居正脑海里飞快掠过高拱、孟冲以及皇上的形象,禁不住血冲头顶气满胸襟,忍了忍再开口说话,便如寒剑刺人:“君父臣子千古不易,臣下做错了事,说错了话,皇上以圣聪之明,及时指正,这乃是朝廷纲常,有何值得讥笑?倒是你这妖道,非官非爵,出门竟敢以两把金扇、六顶黄伞开路,仪仗超过朝廷一品大员。不要说你杀了人,就这一项僭越之罪,就可以叫你脑袋搬家,王大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王篆朗声答应,从张居正身后站了出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张居正指着王九思,对他下令:“把这妖道给我拿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敢!”王九思跳开一步,吼道,“众差人,都操家伙,谁敢动手,格杀勿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几十名皂隶闻声齐举水火棍把王九思团团围住,而王篆带来的一队侍卫也都拔刀相逼。双方剑拔弩张,眼看一场厮杀难免。 内容来自半壁江

“都给我闪开!”张居正一声怒喝,缓步上前,伸手拨了拨一名皂隶的水火棍,问道,“你在哪个衙门当差?” 半壁江中文网

“回大人,小的在顺天府当差。”

半壁江中文网

“啊。”张居正点点头说道,“顺天府三品衙门也不算小,你也算见过世面,你认得我身上的官服么?”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小的认得,是一品仙鹤官服。”

半壁江中文网

“那你再回头看看,你身后这位王真人穿的是几品官服?” 内容来自半壁江

皂隶扭过头看看,回身答道:“回大人,王真人穿的不是官服。” banbijiang.com

“既然他没有官袍加身,你们为何还要听他的,却来违抗我这一品大臣的命令,嗯?”张居正这一问声色俱厉,众皂隶顿时杀气泄尽,纷纷把举着的水火棍放下。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上!”王篆一挥手,持刀侍卫早已一拥而上,把王九思五花大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