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毒贩的女人

我在一个老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把东西搬了过去,算是简单安顿了下来。房子很小,也很破旧。墙面黄黄的,瓷砖地面,老式的各种贴着墙面做的木制柜子。卫生间里淋浴的莲蓬头不好使,屋里好几处插座也不通电,有一扇窗户还漏风。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好在房子还算干净整洁,我花了几天时间收拾了一遍,更换了莲蓬头,找电工维修了插座,把漏风的窗户用透明胶补了一下。房子里用的是老式暖气片,大铁皮那种,巨暖和,这一点我非常满意。小时候我都是把洗干净的袜子放在这样的暖气片上,早上起来就有暖和的袜子可以穿。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从周念那里搬东西出来的时候,我只带了自己的衣物和证件证书之类的东西,其他什么都没有拿。我在这边安顿好之后,去超市买了锅碗瓢盆,又去菜市场买了大米蔬菜,好好地做了一顿饭。吃完饭之后,看着吃得干干净净的碗碟,终于感觉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半壁江图书频道

部门开了一个选题会,讨论了一下最近的热点,讨论来讨论去,讨论出了好几个,其中一个是明星吸毒问题,我们都感觉还不错。但我们不是娱乐频道,是公益频道,想跟这个热点沾点边,挣点儿点击量,也只能绕个弯儿。

半壁江中文网

“采访我就行了啊。”一个同事翘着板凳,傲娇兮兮地说。

半壁江中文网

我们几个一起望向他。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是北京朝阳群众啊!”

内容来自半壁江

“滚。”主编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后讨论的结果,就是去采访一下戒毒所,然后出个稿子。这个活儿交给我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给戒毒所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我们的情况。对方帮我联系了几个愿意跟我聊的,约了时间,我就过去了。 banbijiang.com

这几个人里,男的女的都有,我挨个和他们聊,愿意接受拍照的我拍了几张照,不愿意拍照的就算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聊到最后一个,是一女的,四十五六岁,一头烫卷染黄的头发,因为疏于护理而变得非常干枯凌乱。额头上是深深的抬头纹,颧骨很高,下巴很尖,脸色蜡黄,只有一双大眼睛和长长的睫毛,还能依稀看出或许曾经是个美人。她穿着戒毒所统一的浅绿蓝色的衣服,整个人很瘦很柴,苍老又憔悴。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像我们这种人,会用化名的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以为她是担心暴露隐私,就解释道:“是的,最后文章出来,都会使用化名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啊,那你看,我用这个化名好不好?” banbijiang.com

“啊?什么化名?”我第一次遇见对自己化名这么上心的人。 半壁江中文网

“冯程程。”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觉得这名字特别耳熟,但是一时没想起来出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上海滩》没看过?”

半壁江图书频道

“啊,还真没有,但是我知道这个,周润发赵雅芝演的嘛。哦哦哦,冯程程,是里面女主角的名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对啊。”她欣慰地一笑,“我最喜欢她了。年轻的时候,我还梳过她那种麻花辫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用手在自己肩膀的位置比画了一下,好像在抚摸曾经的麻花辫。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过了一会儿,她又想起来什么似的,稍微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你居然没看过《上海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确实没看过。” ]3 `. u7 p* T. |' |/ f. y, S8 D

“多好看啊!你一定要看!主题曲也好听。”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想了一想,脸上闪过一丝酸涩,“对哈,那都是八十年代的电视剧了,你这么年轻,没看过很正常。”

banbijiang.com

我没有接这句话,只是说:“放心,文章出来,你就叫冯程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太好啦!”她笑得眼睛弯成一条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我们开始吧……我应该说啥?”她清了清嗓子,开始坐直身体,有一点正襟危坐的感觉,就好像马上要开始录像了似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说说你的经历吧。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为了戒毒啊。”她笑了笑。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为什么会吸毒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为什么会吸毒?”她重复了一遍我的问题,似乎是在思考和回忆,“好多年前的事情啦!有点儿忘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点点头,注视着她,没有说话,给她一点时间整理思绪。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其实,很多事情,人不是忘了,只是不愿意回想罢了。吸毒这种事情,多半不会是什么愉快美好的回忆,所以我没有催她。

banbijiang.com

“哎,我现在……是不是很老?”她忽然这么问我。 半壁江中文网

“还好,只是稍微有点憔悴。”我说。这种事情上,没办法实话实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说我去美容院,把脸搞一搞,有用吗?我这脸还有救吗?” banbijiang.com

这个问题难到我了,说有用吧,我担心她从戒毒所出来之后,好不容易找个工作挣点钱,然后把钱都砸进美容院;说没用吧,她估计更难受,更觉得没希望。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听有些特漂亮特会保养的女人说,每天早睡早起,多喝水,多锻炼身体,然后每天早晚清洁皮肤,涂上润肤霜,注意防晒,人就能挺好看挺精神的。哎,多炖点汤汤水水喝,比什么都强。”我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听了我的话,她的眼睛有些放光,挺开心的样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年轻的时候很漂亮的!好多人想跟我好,天天跟在我屁股后头,烦都烦死了。说真的,我真看不上那些人,男人天天追着女人跑,跟发情的狗有什么区别?男人就该一门心思干事业啊!天天想着干女人算怎么回事?!”

banbijiang.com

我笑了起来,觉得她还挺有意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那时候想法很简单的,我要找一个特别有事业心的男人,后来就遇上我家男人了。那时候他长得挺帅,什么都懂,周围有好多弟兄,天天聊的都是做生意、挣钱、发财……我觉得他特别能干,他也觉得我漂亮,我们很快就结婚了。结婚那天,他抱着我,对我说,老婆,以后我挣了大钱,给你买大房子,大戒指……你看别的女人穿了什么用了什么,你觉得好,都告诉我,我都买给你……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结婚没有多久,我就知道了,他天天说的做生意,其实就是毒品生意。

半壁江中文网

“我跟他说,我觉得这个不是正经生意啊!他说,生意有什么正经不正经的,做生意就是挣钱,有人买,就有人卖;我不卖,还有别人卖呢!说完了摸摸我的脸,说,我想让我的女人过上好日子,以后给我生个大胖小子。每次我跟他说这个事情,他都是这样的话,最后还总有本事把我逗笑。慢慢地,我也就不当回事儿了。看见他周围的男人都是干这个事情的,就觉得,做生意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时候,他对我挺好的,真的挺好。”她笑着说,“拿了货,散了,挣了钱给我,自己一点儿都不沾。那时候他可疼我了,跟弟兄们出去吃饭,大鸡腿好吃,都用塑料袋给我包回来。一回家,从胸口掏出大鸡腿,我又皱眉又笑,说一股胳肢窝味儿。他就笑眯眯地看着我说,吃,吃了才长肉。” banbijiang.com

“后来嘛,慢慢地,对我就不行了。被扫了一次货,把裤子都快赔掉了;家里老人又生病,压力大,他居然就偷偷吸起来,一发不可收拾。拿的货,一些用来卖,一些用来吸。他的上家嘛,我之前从来没见过的,有一次,他居然跟我说,让我帮忙去拿货,给我一个信封,说是钱。我听话,就去了。去了,问货呢,那人就笑;问钱呢,我掏出信封,一看里面是折起来的报纸。我说我男人就给了我这个,他说你傻啊,他就是拿你来付钱的。“完事了,我哭得稀里哗啦,想跳河。我真去了河边,看见水,又害怕,其实还是年轻啊,心没死,就没那胆子。回了家,男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求我;我也哭,两人哭累了就抱成一团睡着了。第二天醒了,还是一样过日子。我又那样帮他拿了几次货,发现自己怀孕了。他开始打我,清醒的时候打我,吸了毒的时候就云里雾里,有今天没明天地活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肚子越来越大了,我心灰意冷,什么也不去想。孩子生下来了,他们抱给我,放在我旁边,我别过头,哭,不想看。后来也看了,数了数手指头,一只手五个;数了数脚指头,一只脚五个……然后就放心了。” banbijiang.com

“放心了?”我有些不解。 banbijiang.com

她点点头:“因为那个人,是六个手指头啊。我担心孩子也是那样。”

banbijiang.com

我心里轰隆隆,一阵电闪雷鸣。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个世界上,六个手指的人,并不会太多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瞥了一眼录音笔,录音笔上的红光亮着,很好,很好,录音笔还有电,还在录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您是……渝庆那边的人?”我试探着问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不是,我是云南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那个人,他叫什么名字?”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们都叫他祝枝山。”

半壁江图书频道

“关于那个,祝枝山,您还知道些什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想想啊,”她回忆了一会儿,“我们家,还有我男人的几个兄弟,都从他那里拿货。”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看我一脸渴望她继续说下去的表情,她有些不解,不知道为何话题重心一下子转移了:“你想知道他什么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什么都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跟他就见过几次而已。见我的时候,他也基本上不会跟我说话。我男人在家,也很少提到他。” 内容来自半壁江

然后她冥思苦想,似乎再也挖不出什么关于这个人的信息。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有老婆孩子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不知道,也许有,也许没有。” copyright Banbijiang

“说话的口音呢?是你们本地人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想了想:“口音,没觉得有什么不同。”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感觉这样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地问下去,很可能让她心生抵触,觉得像警察审犯人,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尽力把气氛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调节一下。 内容来自半壁江

“没见过六根手指的人,觉得有点好奇。”我尽量语气轻松,但感觉自己全身肌肉紧张,于是稍微倚靠在椅背上,让人看起来轻松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真的没什么特别的,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四十多岁,我二十出头。我当时觉得,四十多岁,好老;没想到一转眼,我也到这个年纪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长什么样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啊,说起这个,算是个特点吧。他长得……不太像干这个的人,斯斯文文的。干我们这行的人,互相都能看出来,吸毒的,不用说,脸上都挂相了;贩毒的,也能看出来,心里有鬼,时间长了,自己也长得像个鬼了。但是他,白白净净,看起来像个正经上班的。对了,他不吸毒。”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忽然想起那天跟老乔他们吃火锅的时候,老乔接起电话,对方说新发现一根手指骨的事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把这根手指骨拼凑在之前的手掌上,发现完全吻合,就是说,这根手指原本长在大拇指边;也就是说,死者的右手有六根手指。

半壁江中文网

我问:“祝枝山,他的第六根手指,是长在右手大拇指边的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笑起来:“我不知道,他的手上总是戴着特制的黑色绒布手套。我只是知道他有六根手指,但我从来没有清清楚楚见到过。”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后来呢?你生了孩子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哦,孩子嘛,没法养的,一个是根本没钱养;另一个,我男人看见这孩子,眼睛就冒出火来,巴不得摔死才好。后来就把孩子送人了;送完之后,人也跟死了没什么两样了……回到家,看见男人正在打针,我就撸起袖子,说,给我也来一管,谁怕谁啊!他立刻给我血管里推了一管……”她花了很长时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一口气,就好像吸了一口不存在的香烟,缓缓吐出了一个不存在的烟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男孩?”我鬼使神差问了一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笑笑:“男孩,眼睛蛮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个男孩,送给谁了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就当没生过,这样好过一点。” 内容来自半壁江

“后来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后来我男人死了,欠了一屁股债,我就开始到处跑路,谁说给我一口吸的,我就跟谁走,晃晃悠悠,就到今天了。你看,这些年,我枕边的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长什么样我都不记得。我这辈子,只记得那两个男人,我男人死了;祝枝山嘛,我后来再没有见过。” 半壁江中文网

聊完之后,我问:“可以拍照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行,这个样子太难看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好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但是如果你需要照片的话,我可以给你看看我以前的照片。”她从怀里掏出一张彩色照片,是她二十来岁的时候,站在公园里,笑得眉眼弯弯,下巴抬得高高的,俏丽的脸蛋,是那个可以娇嗔“一股胳肢窝味儿”的小美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掏出手机,翻拍了一下,然后把照片递还给她:“好漂亮。”我由衷地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结束的时候,我说:“留个联系方式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写了个号码给我,站起身,便要回房。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等等。”我说,然后我也把我的手机号写在一张纸条上,递给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接过纸条,看了一眼,睁大眼睛,很吃惊的样子,然后垂下眼睑,慢慢地,把纸条还给我。 半壁江图书频道

缓了一会儿,她轻声地说:“唐记者,我们这样的人,连亲戚都躲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把纸条递回给她:“我知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要是我出去又复吸了,给你打电话,问你住哪里,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看,现在我们俩,能有说有笑地聊,但是犯毒瘾的时候,我可以用刀架在你脖子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说:“我这人特别鸡贼,不可能被你套出住哪里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走出戒毒所,我感觉心情压抑,觉得人生变幻无常,稍有不慎就会坠入深谷。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想起她提及的《上海滩》,于是用手机搜索了一点相关的资料。赵雅芝当年冯程程的扮相真是又美又纯情。我翻看了一会儿剧照,看了一下剧情简介,然后点开《上海滩》的主题曲,播放了起来。 半壁江中文网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成功,失败,浪里看不出有未有……”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给老乔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今天的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说:“也许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碎尸案,就是一个卖毒品的,被仇家剁了手,扔进了花盆里,就这么简单。可怜了朱老师,白白送了命。”

banbijiang.com

老乔在电话那头静静地听我说话,等我说完了,他才说:“唐记者,你听我说,这就是一起碎尸案,没来得及告诉你;尸体的其他部分,已经被我们找到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