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惊弓之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天长市公安局五楼会议室,王亚楠在接到通知后,早早地来到了会场,很快,各个参与案件侦破的部门负责人也相继赶到了,大家各自落座后,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亚楠环顾了一下会场,并没有看到章桐的身影,只见潘健低头正在整理厚厚的文件夹。王亚楠不由得泛起了嘀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会议也缺席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探身凑近了潘健,小声问道:“你师傅呢?去哪儿了?怎么不来参加这个会议?”

内容来自半壁江

潘健尴尬地一笑,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儿,说:“王队,章姐有急事出去了,我刚和她通过电话,她让我过来参加。”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难道她不知道今天新的代理副局长要过来主持会议吗?”王亚楠其实很清楚章桐对官场上的这一套根本不感兴趣,只是在王亚楠看来,对于新领导的第一个会议,缺席是很不尊重的表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正说着,局里的唐政委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个子很高,身形却又很瘦弱的中年男子,穿着略微有些显短的黑色夹克外套,和唐政委一脸的焦灼相比,后者则面容平静,很是沉着。只是让人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他的头上戴着一顶普通的棒球帽,上面没有任何标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大家静一静!”唐政委微微叹了口气,“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李副局长因为突发疾病住院的事情。在座各位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但是你们也知道工作是不等人的,这一位,是新来的代理副局长,张景涛,张副局长。张副局长以前在安阳主持刑侦工作,这一次,在李副局长住院期间的一切工作,暂时都由他负责。”说着,唐政委转身,心事重重地离开了会议室。作为主持政工工作的他来说,没有必要参加案情分析会,更何况现在自己多年的老同事又因为劳累过度突发脑溢血住院,这样一来,唐政委是更没有心情留下来旁听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时之间,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张局稍稍沉吟了一下,随即说:“案子紧急,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各部门以前是怎么干的,现在还是照样子干。不要有所顾虑,明白吗?现在谈谈案情吧。”说着,他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满脸严肃的神情。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亚楠点了点头,随即示意身边坐着的老李打开幻灯机,屋里的日光灯也同时被关闭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随着幻灯片一张张展示, 王亚楠解说道:“ 根据记录, 今天早晨六点三十七分,市局110 接到群众报案,说在城东垃圾处理场发现了一只大提琴箱,经过我们查证,这属于一种专门用来装大提琴的箱子,市面上有售,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箱子很新,而垃圾处理场周围的几只流浪狗一直围着嗅探,迟迟不愿离去。该地负责人感到好奇,就想办法打开了这只大提琴箱,随即就发现了死尸。大家看到的这第一张相片,就是案发现场周围的环境,相片右下角是用来装尸体所用的大提琴箱。我们询问过报案人,他除了打开箱子以外,并没有把箱子移动过位置。为了以防万一,他强调自己还是戴着手套打开的箱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说着,她挥手示意放下一张,“大家现在所看到的,是我们到现场打开大提琴箱盖子后的尸体特写。根据法医的描述,尸体是在死后被放进了这个箱子,并且被刻意摆成了这种姿势,时间不会超过四十八小时。也就是说我们所看到的这个大箱子应该是凶手抛尸用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谁会想到用大提琴箱来抛尸呢?”黑暗中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也正是目前要调查的问题之一,在拿到检验报告后,我们已经派人和这款大提琴箱的销售代理商取得了联络,他们正在整理最近一年以来的所有销售记录。拿到记录后,我们会派人走访排查。还好,用这种箱子的人并不多,我想调查起来的难度应该不会很大。”王亚楠咬了一下嘴唇,接着说道,“至于本案,死亡性质是他杀,这点已经确定无疑,只是尸源的调查还是会有一定的难度。关于尸检方面,下面请助理法医医师潘健同志来做个介绍。”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嗯?”张局愣了一下,“你们法医室的主任呢?不是该由主管法医来作报告吗?” banbijiang.com

“我们章主任有急事外出了,她一时之间赶不回来。”潘健显得有些尴尬,毕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局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张局点点头:“那你记得回去见到她后,请她抽空来一下我的办公室,”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就是原来李局所使用过的那个办公室。”

]3 `. u7 p* T. |' |/ f. y, S8 D

天长市第一医院,章桐小心翼翼地推开重症监护室病区走廊沉重的玻璃大门。在来之前,她已经和负责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长进行了一番沟通,得知李局的病情并没有多大的好转,而最近的一次核磁共振成像检查显示,病患的脑部积水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这也是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重要原因之一。可是,由于至今仍无法找到引起这一系列病情连锁反应的最初导火索,而病人的全身各大器官正在迅速走向衰竭,任何一次重大的手术都很有可能让他下不了手术台,所以,出于对病人生命安危的考虑,院方在征得病人家属同意后,只能暂时采取保守治疗,也就是用药物来控制病情的恶化。说到最后,护士长重重地叹了口气,言辞之间不无遗憾地表示将尽力挽救病人的生命。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章桐心里沉甸甸的,她知道自己正面临着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如果李局醒不过来的话,那么,刘春晓的突然死亡很难等来真相大白的那一刻。出于对李局的信任,章桐把所有掌握的情况都告诉了他,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在这件事情上,作为当事人之一,必须选择避嫌。不然的话,案件一旦进入调查程序,就很有可能带来逆向的后果。她至今都忘不了邓嘉盛临死前的话—“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到底……是谁杀了他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每次想到这儿,章桐都会不由自主地打个寒战。她用力地摇了摇头,努力想摆脱掉脑子里所产生的阴影,不会的,邓嘉盛说的话不会是真的!只要是真相,总会有大白的那一天。章桐对这一点坚信不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隔着重症监护室病房门口大大的玻璃窗,章桐看到李局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身上缠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要不是病床边那台心肺监护仪在不停地跳动,章桐几乎找不到生命还依旧存在的迹象。她默默地叹了口气,正在这时,重症监护室病房的门突然推开了,李局的妻子走了出来。才几天没见,明显憔悴了许多,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章桐差一点没有把她认出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章法医,你来了。”李局妻子的嗓音嘶哑,声音微小得几乎难以辨别。

半壁江中文网

章桐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正经受着生命中最沉重的打击。她点点头,随即停下了脚步:“局里接线员通知我说你找我有急事?”。 半壁江中文网

“昨晚,在整理老李衣物的时候,我发现了这个信封,上面写着你的名字。”说着,李局妻子从隔离服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厚厚的白色信封,递给了章桐,“我想可能是很重要的东西,因为老李一直把它单独放在大衣柜他的警察制服内侧暗口袋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章桐心里涌起一阵酸楚,她伸手接过了信封,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copyright Banbijiang

“ 老李是一个很认真的人, 所以, 章法医, 我想我应该亲手把它交给你。”李局妻子的脸上闪过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她微微扬了扬手,“现在好了,我放心了。我这就告诉老李去。再见!”说着,她转身推门再次走进了病房。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谢谢你!”章桐知道,很显然,李局妻子在自己面前虽然表现得并无异样之处,但其实她早就已经明白自己的丈夫很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想到要特地赶回家去为他整理一下要穿的衣物。而李局所刻意留下的秘密也就不会这么快被发现。想到这儿,章桐再次感激地抬头看了眼那张特殊的病床,心里感到了一阵微微的刺痛,在眼泪即将滑出眼眶的那一刻,她咬着牙,右手攥紧这宝贵的信封,向病区走廊尽头的出口快步走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现在在哪儿?为什么不接电话?”电话那头,王亚楠咆哮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章桐一边推开局办公大厅的玻璃门,一边赶紧把手机从耳边挪开了一点:“医院里电话接收信号不是很好,亚楠,我现在已经进局里的一楼大厅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你也好歹给我打个电话啊,我找你肯定是有急事的。这边案子不等人!”听声音,王亚楠火气不小,临了,她略微压低了嗓门儿说道,“算了,你马上来我办公室,新来的张副局长也在这里。他要亲自听听你的意见。” 半壁江图书频道

其实不用王亚楠刻意表明,章桐早就听说了这个新来的代理副局长,在安阳任职期间,张景涛就是以办案耐心和细致著称,老刑警出身的他如今尽管当上了局里的领导层,却一点架子都没有,遇到案子经常会亲力亲为。由他来暂时代理李局的工作,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现在这个特殊时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想到这儿,章桐加快脚步向电梯口走去。在等待电梯到来的时候,她又一次掏出手机拨通了潘健的电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亚楠的办公室并不太大,可是此刻却挤满了人,手下重案大队的几个负责人都已经在房间的角落里分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王亚楠把桌上的电脑调转方向,好让大家都能看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章桐推门走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王亚楠身边有点眼生的中年男人。王亚楠介绍说:“这就是新来的张副局长。” 内容来自半壁江

章桐赶紧点头示意,在离自己最近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半壁江中文网

张景涛微微一笑:“开始吧,王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亚楠点开了电脑屏幕上的一个小窗口,里面出现了一段现场视频。由于拍摄时间是晚上,所以屏幕的背景很是昏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是一队刚刚从交警那里调来的监控录像,时间是案发之前四个小时左右,地点就在垃圾处理场附近不到两公里的岔道口。由于是凌晨三点不到,所以路面的车辆并不多,即使有过路的,也基本上都是那种跨省运输的大型集装箱车辆。”说着,她摁下了暂停键,静止的画面上所呈现出的是一辆桑塔纳车,但是由于灯光昏暗,监控录像的画面是黑白色的,也不是很清楚,所以车辆颜色和车牌就无从得知。 banbijiang.com

“那你怎么确定这辆车子比较可疑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王亚楠点点头,把鼠标指向了车子顶端:“大家仔细看,这一块很像一种车辆的顶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张副局长在一旁忍不住问道:“那有没有办法把录像的画面再处理得清楚一点儿?”

banbijiang.com

王亚楠摇摇头,说:“没办法了,这是最老的型号,由于那个路段本来就不是车辆事故多发地段,所以交警那边就没有更换,当然了,也是经费问题。”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听了这话, 张副局长皱起了双眉:“ 那你们为什么会认为这辆车子很可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很简单,这个时间段,这种小型车辆是很少出现在这个路口的。因为这个岔路口附近是偏僻的荒郊地带,几乎没有居民区,而出城的话也不会从这里走。”说着,王亚楠又移动鼠标点击了屏幕下方的快进摁钮,“十多分钟后,这辆车又出现了,按照这个距离和通过监控时它的平均时速计算,如果往来于垃圾处理场抛尸的话,时间刚好。”

banbijiang.com

“这应该是一辆出租车吧,你看那顶灯!”说话的是三队的卢浩天,他伸手指着屏幕中那辆桑塔纳黑乎乎的顶端,“我想这里应该就是我们在街上经常见到的出租车的那种顶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章桐突然站了起来,向前凑近电脑屏幕,仔细看了一会儿,随即肯定地说:“ 这是一辆出租车, 但不是正牌的出租, 或者确切点说应该是一辆‘黑车’。”

半壁江图书频道

“‘黑车’?你说它是‘李鬼’?”卢浩天愣住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章桐微微一笑,重新又坐回椅子,神情淡然地说道:“我对这种车非常熟悉,因为我经常下班没个准点,离家又远,没公交可坐的时候,就经常坐这种车回家。你别看它的外表和真的出租车非常相似,旁人眼中几乎看不出差距,但是,你只要仔细看,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的。”她伸手指了指车子的尾灯,“我从前几天的晚报上看到,从这个月十五号开始,所有本市挂牌出租车都统一换成了桑塔纳3000 的最新车型,相比起以前所用的桑塔纳2000 来说,可要好得多,因为是天然气的,所以运行起来比较经济实惠,也环保。而一些黑车司机因为不想承担这笔改装换车的费用,上街挣钱又怕被运管抓,所以很多都采用了私自改装,想蒙混过关。但是百密必有一疏。你们看这个车尾灯,3000 车型的尾灯呈环状的,这个根本就不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