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章桐点点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亚楠口中所说的餐厅其实就是警局的大食堂,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比较文雅的称呼而已。由于三班倒的缘故,大食堂里加了一顿夜宵的供应,至于吃什么,大家都不会过多去计较,匆匆忙忙来,胡乱塞饱了肚子,往往还没有品出什么味道来,就被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给催着回去工作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推开食堂厚厚的塑料挡风挂帘的时候,一股温暖的食物的味道扑面而来,章桐的心情顿时变得舒畅多了。她搓了搓几乎冻僵的双手,四处寻找王亚楠的身影。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很快,章桐就在靠窗的老位子上找到了王亚楠,她正一脸愁容地瞪着面前的碗筷发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怎么了,发什么愁呢?”章桐上前,在王亚楠的对面坐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上帝遗忘的孩子?”王亚楠轻轻叹了口气,“抛开这个案子不讲,什么样的人会把自己叫做‘上帝遗忘的孩子’?我虽然不是基督徒,也根本就不信什么上帝,但是能说出这样话的人,我总感觉她们的心里一定很不一样。” banbijiang.com

章桐立刻就明白了王亚楠话中的含义:“你是说那些‘变性人’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亚楠点点头,机械般地把手中的汤匙在粥碗里不停地搅拌着,根本没有意识到碗里早就已经空无一物。汤匙所发出的刺耳的刮擦声让章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伸手夺过了汤匙,放在一边,说道:“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变性是他们自愿的选择,也是他们自愿去接受的痛苦,又不是你我现有的力量所能够去改变和挽回的事情。”

banbijiang.com

“我只是在想,一个灵魂如果生活在不属于自己的躯壳中,那该是一种多大的痛苦啊。”王亚楠心情沉重地说道,“我以前从来都不会去正视这个问题,对这种特殊的人群也只是看过和听过就忘了而已,而今天,当有人告诉我说他们是一群被‘上帝遗忘的孩子’时,我这才突然明白了他们的心情。你知道吗,小桐,今天这个目击证人才只有十八岁,在‘埃及舞娘’夜总会里当陪酒女。她是拿着那两张认尸启事直接来找我的。我刚才忍不住问过她,什么时候开始有变性的想法的,她说自从童年开始,就总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女孩子,为此被家人不知责打过多少次。九岁那年,她毅然选择离家出走了,因为嫌丢人,家人也没有去找过她,就当她死了,她做手术所用到的钱都是出卖自己所换来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别告诉我你对他们产生了同情。”章桐双手抱着肩膀,皱眉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你不该陷进去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听了这话,王亚楠忍不住狠狠地瞪了章桐一眼,“我又没打算去变性,你胡思乱想什么。我这么说只不过是觉得我和他们的经历有点差不多。小时候,我和男孩子没什么区别,打架、逃课……你所能想到的那个年龄的孩子所干的坏事儿,我几乎都干过。”说到这儿,王亚楠忍不住笑了,“可是尽管挨了不少打,我却还是乐此不疲,我不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洋娃娃一样,做个听话的乖乖女,所以呢,老爹老妈就经常抱怨说我不是个女孩。有那么一段时间,不瞒你说,小桐,我还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个男孩子。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庆幸老爹下狠心把我送进了部队,转业后就去了警官大学。如果我像她们一样选择离家出走的话,真的后果不堪设想啊。” copyright Banbijiang

“从人的生理学角度来看,其实这种性别紊乱在我们每个人的童年时期都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发生过,最主要的就是要看自己的父母和家人如何正确引导了。亚楠,你也别太在意了。”章桐柔声劝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 我案子中的一个嫌疑人, 也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至少我看来是这样。”王亚楠轻声说道,她的眼前浮现出了汪少卿姣好的面容和不羁的眼神,“经过我们调查证实,她的背景是伪造的,她在火车站附近开了一家叫做同心的同性恋酒吧,到现在为止,人已经失踪整整三十个小时了。直到今天下午我才明白,这个汪少卿很有可能也是一个特殊的人群,因为我的手下刚才在她居住的地方发现了大量的雌性荷尔蒙口服药物和注射用药物。”

copyright Banbijiang

“变性人每天必须定时定量来口服和注射这类药物,不然的话体内荷尔蒙一旦失衡,就会有难以想象的危险。”章桐严肃地说道,“那现场究竟发现了多少雌性荷尔蒙注射药物?”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亚楠从兜里拿出了一张搜查物品清单复印件,递给了章桐,说:“东西都在上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章桐的目光迅速地在纸上来回搜寻着,默念道:“乙烯雌酚……‘环家乐’,没错,就是这个,”说着,她抬起头,伸手指着纸上的那一行,“乙烯雌酚只是口服用的雌激素类药物,而‘环家乐’却是最新的一种注射类激素用药,它是雌激素与孕激素相结合所产生的,能更好地让患者改变自己的性特征,然后起到很好的巩固作用,并且这种药物的副作用等反应是同一类药物中最小的。可是亚楠你也知道,只要是药,就是一柄可怕的双刃剑,会存在一定的副作用,我们人类还没有聪明到能彻底解决问题的地步。凡是注射‘环家乐’的人,如果是出于变性的目的的话,那么,她必须每天注射四支的含量,一支都不能少。不然的话,心肺功能都会有可能受到严重的损害。”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岂不是跟一些吸毒上瘾的人差不多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章桐点点头,说:“所以我就很奇怪,现在市场上这么难弄到的激素类药物,她一天也不能停止的,你的这位嫌疑人为什么会在消失的时候,偏偏忘了把这些重要的药物带上呢?”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亚楠的心不由得一沉,联想到监控视频中汪少卿匆匆忙忙地抓了一个随身小包就离开酒吧的身影,难道她的失踪真的是违背自身意愿的?或者她现在就已经出事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关于这些‘环家乐’,你们能找到具体来源吗?我想这些药在市场上既然难以随意买到,那么,肯定在购买时是不是需要做一些相关登记呢?”王亚楠下意识地向前凑了凑上身,双手支撑住了下巴,认真地看着章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应该可以,据我所知这是一种英国进口的药物,你可以派人去进出口药品管理局查询一下。由于这种药物的特殊性,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用到,价格也不菲,我想他们应该会有详细的有关药物流向的备案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回到办公室后,王亚楠赶紧安排老李调查“环家乐”的相关情况,现在虽然不是进出口药品管理局的上班时间,但是网络却可以提供二十四小时的查询业务,王亚楠没有必要去白白浪费时间等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安排好这些事情以后,王亚楠又把于强找了过来,神情严肃地说道:“现在同心酒吧肯定还开着,你带人去一趟,再仔细询问一下有关她们老板娘的情况,无论什么线索,都要一字不落都给我记下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于强点点头。 copyright Banbijiang

“还有,把那盘有关‘大提琴箱女尸案’的案发当天我带回来的同心酒吧的监控录像和105 路公交车的监控录像都拿给我,我马上就要看。顺便把大提琴箱的销售记录拿给我。”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好的。”于强点头离开。

]3 `. u7 p* T. |' |/ f. y, S8 D

王亚楠伸手打开了办公桌上的电脑,她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夜空,不由得重重地叹了口气,今晚,又是一个无眠夜。她总觉得在这接连发生的两起变性人命案中,自己肯定忽略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而唯一的弥补方法,就是重走一遍曾经走过的路。 copyright Banbijiang

因为无论案情怎么变化,真相却永远都只有一个,只要排除了种种不可能,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唯一的可能了。有的时候,要相信自己的直觉。想到这儿,王亚楠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