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八章

王亚楠沉默了,她知道自己并没有权利去评判这种超脱世俗眼光的爱情,眼前这个卓医生显然正经受着难以名状的道德和情感的折磨,她想了想,问:“那么,你的这个病人,她是什么地方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四川乐山,本名姓王,叫王辰。”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看过她的身份证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卓医生点点头,肯定地说道:“这是规定程序,我们必须执行,还要到病患原住地进行证实后,立下公证书,方才可以最终进行手术。这手术毕竟不等同于那些简单的隆鼻隆胸之类,是整个性别的改变,可以说是换了一个人,我们必须排除一定的法律隐患。当然了,遵照病患的意愿,我们的查访证实是暗地进行的,毕竟来做这种手术的人,自己本来的生活肯定就是一团糟。她们不会希望有人再去折腾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公证书?我拿不出来,在院长办公室里锁着,因为涉及我们这一行的信誉,要是同行的知道我们随便把病人信息透露给别人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卓医生掏出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抬头看着王亚楠,“所以,我把她的身份证号码、住址、还有本来相片、整容后的相片,身高、血型等一切资料都带过来了,都在这个笔记本里,请你们一定要帮帮我,尽快找到她。”

半壁江中文网

王亚楠点点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等卓医生走后,她打开了笔记本,一张年轻男人的相片掉了下来,王亚楠在弯腰把它捡起的那一刻,仔细地凝视着相片中那张年轻男人的脸,试图把他和印象中同心酒吧的老板娘联系在一起。可惜,她的努力最终还是失败了,呈现在王亚楠面前的,是一个忧郁、瘦弱和满身灰色的男人,而汪少卿风姿绰约,性感撩人,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游刃有余的老练,而相片中的男人,就像一枚青涩的橄榄,眉宇之间,除了忧愁,什么都没有。 内容来自半壁江

章桐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两张相片,尺寸大小完全一样,但是相片中的人,却很难让人认同所拍的是同一个人。 copyright Banbijiang

半晌之后,章桐抬头说:“不得不承认,这个整形医师的手术技巧确实非常高超,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脸形、额角、颌骨、颧骨……他都做了精心修饰,尽量去做到完美,这也难怪他会最终爱上自己亲手所创造出来的女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说着,她伸手从办公桌上的文件栏里找出了前面两起案件中的死者生前相片,递给了王亚楠:“同样是自己的病人,做出来的效果却完全不一样,亚楠,我相信这位整容医师爱这个嫌疑人就如同一个艺术家痴爱自己的作品一样,他完全陷入进去了。要知道,当一个人是因为爱而去做某件事的时候,他就会创造奇迹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王亚楠忽然皱起了眉头:“听你这么说,我想我应该再和这个卓医生好好谈谈。他既然深爱着汪少卿,我想汪少卿这么聪明,她应该也会看出来。”说着,她从章桐的办公桌上跳了下来,“我记得第一个案件中,你曾经提到过死者在被害前曾经遭受到性侵害,对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没错,但是嫌疑人很小心,没有留下任何可以作为证据的足够的生物样本。”章桐靠在椅背上,回头看着王亚楠。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想这个汪少卿是绝对不可能做这件事的,因为下午卓医生曾经跟我提起过,汪少卿要求改变成女性的欲望非常强烈,正因为通过了严格的心理测试,所以,院方才最终决定进行手术。那么,对第一个受害者犯下性攻击的,很有可能是本案中的另一个人。”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怀疑是卓医生?”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章桐想了想:“那要不这样,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排除他的嫌疑,只是需要他的DNA。我们在死者的生殖器部位的边上采集到的丽蝇幼虫的样本,经过化验,样本体内含有微量的男性DNA,但是因为含量实在太少,有一定的残缺,所以不足以拿来跟数据库中已经拥有的样本进行比对,也就不具有法律效力,而电脑系统也不会接受这样的样本。亚楠,如果你能提取到这个卓医生的完整样本的话,我就可以进行比对了。这样做,就好比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枚残缺不全的指纹,指纹数据库没有办法进行比对,但是我们如果拿到了嫌疑人的指纹样本的话,那么,就可以大大地缩小一些嫌疑人的范围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个没问题。”王亚楠的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这相片你留着,我那边有原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王亚楠刚走,潘健抱着一大堆的文件资料推门走了进来,嘴里嘟嘟囔囔着:“这年头,办事儿真难,不说别的,就我们局里,几个办公室之间还要来回折腾人。”说着,他一屁股坐到了章桐办公桌边的椅子上,“可把我累死了,章姐,总算都签完字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不年底了吗?麻烦一点那是很正常的。”章桐一边笑着一边整理起了桌上成堆的资料,准备入库。 copyright Banbijiang

“哎哟,我说章姐,这是谁的照片啊,这小家伙长得就像女孩子一样,看这眼神,水灵灵的……”潘健无意中看到了章桐的办公桌文件栏里放着的那两张相片,就顺手拿了起来,“这长相,尤其是这神态,我好像在哪儿见到过。”

banbijiang.com

“是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没错,我就是在哪儿见到过,就是想不起来了,看我这记性。”潘健一边懊恼地拍着自己的脑门,一边嘀咕着,“我现在的记性可是越来越差了。不过,说实话,老彭,你过来看,这小家伙长得可跟你很像呢!是不是你家亲戚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彭佳飞抬起头,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再搭理潘健,继续低头忙着整理档案了。技侦大队的人都知道,潘健经常没轻没重地和别人开玩笑,所以,彭佳飞对潘健所说的话总是报以一笑了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口口声声小家伙,你和人家年龄是差不多的,”章桐一把夺过了潘健手中的相片,没好气地说道,“快去干活,今天还有很多事儿要做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老李送来了四川乐山市公安局刚刚发过来的传真件。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亚楠扫了一眼年龄一栏,不由得感慨道:“原来王辰的年龄都这么大了?保养得很好,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是,我起先看了传真件,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李尴尬地笑了,“我还以为他最多二十七八岁,原来都已经四十三岁了。看来这整形医师的技巧真的是鬼斧神工!再加上他本身条件就好,要知道四川那边的山水很养人啊。王队,我以前只是认为那里是出美女的地方,现在才知道原来男孩子也有长得很水灵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对了,王队,看来我们要找的这个犯罪嫌疑人王辰,在老家已经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了。那个户籍科的赵警官跟我说,他的父母亲去年出事了,挺惨的,一个自杀,一个病死,而王辰要做变性手术的事情在老家成山县城里也是闹得沸沸扬扬。他的父亲就是因为觉得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所以才选择开煤气自杀的。可怜的老人,估计是老伴儿走了,再加上这样的打击,一时想不开就走上了绝路。”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那他家里的亲戚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自从知道他们家出了这么个毫无一技之长,又是整天阴阳怪气的孽子后,早就避之唯恐不及了,好多年都没有来往了。王辰的父亲又是个好面子的人,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上门做了好几次思想工作,可是结果……嗨……”老李忍不住一声重重地叹息,“话说回来,谁家摊上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好受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母亲是得什么病死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脑癌。后来因为王辰老找不到工作,赖在家里啃老,家里老两口又没什么积蓄,病也就没钱治了,王辰的母亲最终是被活活疼死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亚楠突然注意到了传真件上的一行小字,不由得皱眉:“老李,这王辰还有个哥哥,是吗?” 半壁江中文网

老李点点头,“老赵说,好像比王辰早几分钟出生,他和他哥哥是双胞胎兄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他哥哥现在去哪儿了?还在乐山那边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找不到了,出生后没多久,因为家里的经济状况实在不好,就把这孩子过继给了别人,说好老死不相往来。后来就没再听说过有关这个男孩子的事情。不过,王队,将心比心,即使这个男孩知道自己身世的话,有这样的兄弟,估计他也不会再去认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王亚楠想了想,说:“我还是不放心,老李,你派个人马上去乐山,挖地三尺也给我把这个王辰的哥哥找出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没问题,我这就去办。”老李一边说着,一边在笔记本上记了下来,“王队,难道你怕王辰这次离开天长,是去投靠还活在世上的自己的唯一的亲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亚楠长叹一声,说:“不好说,毕竟是自己的亲兄弟,我想要是王辰现在站在自己哥哥面前寻求帮助,他哥哥应该不会再恨得起来,你没听过这句话吗—再刻骨铭心的恨,在断了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面前,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法医办公室,章桐正在低头仔细做着下一年的预算报表,突然,耳边响起了彭佳飞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章主任,尸体表面的颗粒检验报告出来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章桐一边接过报告,一边抱怨道:“你下回走路带点声音好不好,这么吓唬人,迟早会出事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彭佳飞的脸红了,尴尬地愣在原地,不停地说抱歉:“对不起,章主任,真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见彭佳飞的反应这么激烈,章桐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她挥了挥手,笑着说:“没事的,我也不该这么说你。你去忙吧,这里没你的事了,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再叫你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彭佳飞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了,最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关门声。章桐心想,彭佳飞来到法医处工作也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总觉得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出什么差池。刚开始的时候,章桐并不习惯身边多了这么一个如同影子般的人,可是,渐渐地,她也想通了,毕竟经历了手术失败和自己在一夜之间身败名裂那么大的变故,再活泼的人都会变得性格沉闷起来的,彭佳飞还能够天天站在这里坚持工作并且毫无怨言,自己也真的应该是为他感到庆幸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章桐轻轻摇了摇头,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手中的这份特殊的检验报告上。没一会儿,她皱起了眉头,嘴里翻来覆去地念叨着:“不会啊,怎么会这样,这是不应该发生的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