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噩梦推演

copyright Banbijiang

楔子 腐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突如其来的一声炸雷,打破了午夜的静寂。

banbijiang.com

睁开眼,闪电将卧室映得亮如白昼。起身关好窗子,躺回床上欲继续睡去,却听到耳畔传来哗哗的水声。

]3 `. u7 p* T. |' |/ f. y, S8 D

仔细分辨,水声并非来自窗外,而是不远处的洗手间。记得洗完澡之后水龙头关掉了啊,怎么还在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疑惑地起身,开灯。推开洗手间的门,见地板上的水积了有二指深,而浴池里满当当的水卷着泡沫仍在不断往外溢。 半壁江中文网

肯定是浴池的排水管和墙角的下水道都堵了。蹚着水先走到墙角,揭开管道顶端的盖子,果然,里面堵着一团湿淋淋乱糟糟的乌发。伸手将头发拽出时,感到甚为费力。用力一拔,竟带出一团腐烂的肉皮和几小块儿碎骨。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惊恐万状地向后退去,不慎脚底一滑跌在浴池边。就在此刻,浴池的泡沫中浮起半截白骨森森的身子,一只仅剩少量皮肉的手颤颤巍巍地朝这边探了过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车祸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在剧烈的疼痛中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两条公路中间的绿化带上,衣服被周围的灌木剐得稀烂,右臂受伤处仍在不断流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头昏脑涨地坐起身,只见天色暗淡,马路边亮着昏黄的灯光。摸摸身上,除了裤袋里一只钱包外别无他物,而钱包里只有一摞零钞和几张银行卡。分不清时间辨不明地点,搞不懂自己为何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连自己姓甚名谁一时都难以想起。 copyright Banbijiang

两侧的马路上行人稀少,仅偶尔有汽车快速驶过。她踉踉跄跄站起,尝试着走出绿化带,不料刚迈出一步便扑通摔倒在地,紧接着左脚踝撕心裂肺般疼。

半壁江图书频道

四处张望中,她看到一名身穿制服的男警察远远朝这边奔来,边跑边喊,似在喊一个人的名字,那两个字她听起来有些耳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杨茜,你怎么样?伤在哪儿了我看看。”男警察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不算很帅,但身材结实有型,他在看她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温柔与关切,看完伤势便小心翼翼地把她往身上背,“你忍着点,别乱动,我送你去医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茜。对,这应该就是她的名字,可他又是谁呢?一动脑筋,便开始头疼和眩晕。

copyright Banbijiang

男警察背着她跑了四五十米,登上一辆刚从一座豪华别墅里开出来、好像执行完某项任务正准备离开的警车。

半壁江图书频道

车里有四个人,除司机外都穿着制服。一上车,男警察便吩咐司机说:拜托先去一趟军区医院。司机爽快地应了声“好”,马上掉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叶枫,你女朋友伤得可不轻啊,咋回事?”一个戴着白手套、白口罩的高个儿警察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叶枫,是男警察的名字。杨茜揉着发涨的太阳穴:我什么时候有一个做警察的男朋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被人撞了。”叶枫愤愤地说,“我刚在外面抽烟,正巧看见,司机非但不停车反而猛踩油门跑了,真他妈不是东西!”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另一个个子稍矮、同样戴白手套白口罩的警察问:“司机呢,逮着了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叶枫摇摇头,但并不气馁:“路边有监控,他逃不掉的。”

半壁江中文网

高个儿警察说:“人没大事儿就好,以后过马路可得小心。” 半壁江中文网

“就是。”矮个儿警察附和道,“叶枫你也太粗心大意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也不多看着点,万一出什么岔子有你后悔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是这段时间忙嘛。再说,我有阵子没见着杨茜,以为她生我的气躲着不再见我了。”说着,叶枫满怀歉意和疼惜地把杨茜往怀里揽紧了些。 半壁江中文网

两名警察不再多问,继续围绕收集到的部分人体组织和骸骨残片展开讨论。他们私底下看起来十分要好,但在一些相左的观点上争执得十分激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茜静静地躺在叶枫怀里,两眼茫然。 banbijiang.com

听了片刻,她大致知道,就在刚才那幢豪华别墅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叫黄俪,是在国内演艺界和歌唱界都颇有盛名的大明星,同时也是别墅的主人。她死得非常惨,初步判断系被人杀死然后剔肉腐骨,残渣冲进了下水道。是物业发现洗手间持续溢水,前去检查时发现异常才报了案。

banbijiang.com

讨论过程中,一名看起来三四十岁、被称作“朱队”的警察始终一言不发。他更多时候不是聆听部属的意见,而是把目光停留在杨茜身上,似乎发现了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东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