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神秘私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战战兢兢推开洗手间的门,杨茜看到盥洗台和浴缸的水龙头都开着,水哗哗地流着,却没有人。她又下意识地望向墙角的下水道,虽然早已收拾干净,但似乎还能嗅到一股刺鼻的腐臭味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正愣怔着,水龙头的水突然间停掉了,一时间屋子里静得可怕。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杨茜感到脚底蹿起一股寒意,她不敢久留,匆匆退出,转身便撞上一个人。杨茜本能地发出一声惊叫,回头一看原来是于妈。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啊,这几天一直在修下水管道,今儿下午刚弄好,因为还没来水,我忘了把水龙头关上了。刚才听到水声才忽然想起,赶忙让保安把总阀给关了。”说着,于妈跑过去,把盥洗台和浴缸的水龙头拧紧,而后抱歉地躬了下身准备出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于妈。”杨茜叫住她,“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人?”于妈站住:“在哪儿?男的女的?长啥样?”“女的。”杨茜比了个手势,“就在我卧室的窗子外面,个头跟我差不多,长相……没看太清,好像跟我有点……”说到这儿,杨茜不禁打了个寒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于妈没有留意她的情绪:“要是男的,可能是保安,女的……应该不会,我的房间离门口不远,有外人进来我能看到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杨茜摆摆手:“算了,可能是我看错了,你回去休息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哎。”于妈匆匆退出,把门带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回到卧室,杨茜把窗帘拉上,坐在写字台前,开启笔记本电脑。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或许是不经常使用电脑、对计算机操作不太熟悉的缘故,黄俪没设用户名和密码。杨茜轻松登录,连接好宽带,打算进入黄俪加V 的微博。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但微博登录是要密码的。看看表还不算太晚,杨茜拿出警方给她特别配置的带有监听功能的手机,翻开同样由警方准备好的通讯录(当日在现场,警方没有发现黄俪的手机),找到崔琳的号码拨了过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哪位?”崔琳的声音十分疲惫,大概又处理了不少烦心事。

banbijiang.com

“是我,黄俪。”杨茜捏着嗓子说。

]3 `. u7 p* T. |' |/ f. y, S8 D

“俪俪?你换号了?”听到杨茜的声音,崔琳一下子振奋好多,“怪不得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换号你该告诉我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刚换,还没顾上一个个通知。”杨茜不想在这上面纠扯,遂直奔主题,“我的微博密码忘了,怎么都想不起来,你能告诉我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的生日呀,还是你告诉我的。”崔琳回复说,“平时你忙,我总安排人替你更新,这几天是非常时期,我都没敢再安排。”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杨茜找到黄俪的生日,按农历日期输入一遍,不对,按阳历输入一遍,还是不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历和农历我都尝试了,都不对呀。”杨茜抱怨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崔琳在那边笑了:“晕哪,是拼音nideshengri。”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杨茜终于成功登录,系统提示有100 多条未读私信和900 多条@黄俪的内容。她快速浏览了一部分,大多是粉丝听闻传言的震惊和对信息真伪的求证。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杨茜拿手机自拍了几张照片,通过数据线传送至电脑,又拟出了配图的文字内容,然后发布微博。刚发出不到五秒钟,屏幕右上角便弹出一条私信。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私信是一名叫“青青子衿”的女子发来的,内容为:“数日不见,别来无恙?”杨茜给她回了句:“我很好,谢谢关心。”就在她准备关掉微博,上床休息的时候,对方又发来一条:“你知道我是谁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茜把鼠标箭头从“关闭”按钮上往下移,点击“联系人”,发现“青青子衿”位于“密友”序列,可惜只是个昵称,无法从警方特备的通讯录里找到对应的实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就在杨茜思考着该如何回应的时候,“青青子衿”又发来一条信息:“你跟她长得真像,可惜,再好的赝品也只是赝品。”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茜敲键盘的手指开始哆嗦:“你什么意思?”

内容来自半壁江

“青青子衿”警告道:“我不清楚你假冒她出于什么目的,只想提醒你,她虽然肢体破碎,但灵魂还是完整的,而且在自己的别墅里从不曾离开。任何企图冒犯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banbijiang.com

杨茜本能地四处张望,只觉得后背上冷飕飕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青青子衿”发了个阴险的表情:“不用看,你看不到她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茜回了个无所谓的表情:“用不着恐吓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无须敲门。”“青青子衿”成倍加大了输入的字体,“从你住进她的房子开始,她就已经住进你的心里。”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说完,对方的状态变成了离线。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心影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当夜,杨茜没有开空调,她害怕设备运转时所发出的那种“吱吱呀呀”的响声。 半壁江中文网

因为恐惧,她整晚都蒙着头缩在太空被里。即便如此,刚一睡着,噩梦就又来了,内容基本跟往常一样,但细节比之前更具体、更清晰。以至于早上醒来时,热汗夹着冷汗将内衣、被子弄得湿淋淋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杨茜披着浴衣进入洗手间—她想洗个澡。洗手间虽是她的禁忌之所,但毕竟已是清晨,窗外霞光普照,这给了她莫大的勇气和动力。

copyright Banbijiang

打开水龙头,在浴池里分别注入热水和凉水,测试水温,撒上于妈早就准备好的玫瑰花瓣跟浴盐,然后褪去浴衣放在衣架上,跨进浴缸慢慢仰卧,让水面淹没在颈部以下的位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啊,真舒适。”杨茜闭上眼睛,心里默默赞叹道,“有钱人的生活真好。”是的,这座别墅,比她租住的那间小屋不知强多少倍,这里的一切(除了恐惧),使她获得了从未体验过的优越感和幸福感,从这个角度,她得感谢死去的黄俪。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惬意加上困倦,她就这样躺在浴缸里睡着了。睡着睡着,耳朵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好像有人把水龙头弄开了,同时感到浴缸里的水慢慢往外溢。她想睁开眼睛,可眼皮像被胶水封住一般,怎么也睁不开,想直起身体,所有的支配神经却都不听使唤。就在此刻,她感到肩膀后伸出两只黏糊糊的手,揽住她的脖子猛力往下一拽,浴缸里的水迅速淹没了她的脸。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番拼力挣扎,杨茜终于在浴缸里坐了起来。她睁大惊恐的眼睛,喉咙里喘着粗气。水龙头并没有开,浴缸里的水却在往外溢。看到地板上有不少积水,她不自觉地望向墙角的下水道,果然下水道被堵了,边缘拖着一缕长长的发状物。 banbijiang.com

杨茜战栗不安的身子慢慢往后缩,侧身去摸浴缸边的拖鞋,不料左脚蹬到一样东西,她疑惑地转过头,只见漂浮着花瓣的水波下面,藏着一道诡秘的黑影。

copyright Banbijiang

杨茜尖叫着从浴缸里跳出来,又失足摔倒在浴缸边,她直着嗓子大喊:“于妈,于妈!”于妈匆匆赶到,看到浴室内的状况吃了一惊,先拿浴巾帮杨茜披上,然后顺着她手指的位置到浴缸边查看,继而从水里捞出一只紫红色、篮球大小的皮球。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是什么?”噩梦已经让杨茜有些风声鹤唳。于妈轻拍了两下那只皮球:“是只瑜伽球啊,每次洗澡你都喜欢带着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杨茜摇头:“我没有带,肯定是谁放进去的。”“不可能呀,房间里没有别人,保安也都很守规矩的。”见对方盯着自己,于妈立刻紧张起来,“你不会怀疑我吧?”“当然不会是你,你没理由这样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杨茜这是实话。能准确抓住她的心理要害(知道她怕什么),首先得知晓她的真实身份,于妈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可除了于妈,还会有谁呢?地板上未留下任何足迹,要么此人具备一定的胆略和见识,要么……杨茜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前一晚在窗前看到的那个女人。随即,她又想到“青青子衿”在私信里所说的那些话,不禁脊背一寒。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于妈不是个善于计较的人,她抱着瑜伽球蹚水走到墙角,弯腰检查下水道:“奇怪,怎么又给堵上了。”见于妈抠出一团灰褐色、头发状的东西,杨茜的心脏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那是什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哦,扫把上掉下的棕毛。咱家没这东西,肯定是从下水道里泛出来的。”于妈把那缕棕毛丢进垃圾桶,半屈着身子用右手接着掏,但没再掏出别的什么。望着依然缓慢的下水速度,于妈叹了口气,“唉,这修来修去还不如原来呢。你先回屋,我打电话让物业的人过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于妈离开后,杨茜穿着睡衣回到卧室,发现床头的手机屏幕正一闪一闪。拿起手机,电话刚好挂断,查看通话记录,显示来电者为叶枫。 banbijiang.com

杨茜坐在床边,给叶枫回拨了过去。那端只“嘟”了一声便通了。叶枫说:“这会儿讲话方便吗?”杨茜朝窗外看了一眼:“方便,你说。”叶枫说,“把你撞伤的司机抓到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大发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茜打断他:“ 电话那边有点吵, 听不太清楚, 你声音大些。”“我们正开会。”那端静默了片刻,又说,“这样啊,你现在在哪儿,咱约个地儿当面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