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节

“我得立即搬走!”叶明溪猛地站起身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估计不行吧。”周云帆苦笑,“你之前不是说你用的是你妹妹的身份么?怎么着都是有据可查的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叶明溪如遭淤泥灌顶,跌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还真得往下干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还真得往下干。叶明溪和周云帆经过讨论,觉得他起码得干足三个月,之后辞职才不会显得太异常。至于那长头发的小子,应该还不知道他现在具体在干吗。他要知道他在干什么,必须和林璎珞凑到一块才行。因此只要林璎珞不找来,他自己又把这件事忘了,就应该没有问题。而遗忘一件事的期限,好像安全期限也是三个月。 内容来自半壁江

第二天一早叶明溪就去了林璎珞家—他已经不像昨天那样满身干劲了,不仅心情低落,还满含忐忑:理智回流后他最怕的就是被林璎珞看出来。昨天那令他羡慕不已的房子,在他看来已经宛如鬼子的炮楼,看到它时忍不住重重地咽了口唾沫。

半壁江中文网

他走到门边才发现自己没有钥匙—看来林璎珞疑心病很重,给他钥匙怕不安全。只好按门铃。按了许久林璎珞才开门,表情是一脸阴沉。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因为她的素颜和化妆后的脸相差并不大,叶明溪并没有受到多少惊吓—如果她的素颜像传说中的某些女明星一样满脸皱纹、肤色暗沉、眼圈墨黑就惨了。而是呆了片刻才意识到她好像生气了,顿时忐忑了起来,“林……林姐,我……”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不是叫你八点再来么?”林璎珞冷声说,“我不习惯起早!”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哦,哦,对不起……”叶明溪连声道歉,心里却不甘地小声嘀咕:真是的,别人早来干活儿还看不顺眼啊! copyright Banbijiang

林璎珞教训了他之后就让他进去了。她还没有梳妆,告诉他今天该做西红柿面条当早餐后,就坐到梳妆台边自顾自地梳妆去了。因为男孩子的通病,叶明溪时不时地从眼角偷看她的行动。他以为像这样的美女,每天早上起来后一定有很多工序。然而她却只是简单地抹点营养隔离霜和少量的粉底,略微修饰一下眉眼,涂点唇彩就结束了,让叶明溪大感意外—老实说,他昨天还以为她是技术高超,化了看起来很天然的浓妆—她那个年纪总让人有很多猜想的,没想到真是纯天然的美丽,不禁咋舌不已。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对于男孩子来说,只要女人美丽,不管她是脾气暴躁,还是目下无尘,甚至于卑鄙下作,都不会觉得太讨厌—男性小说里的坏女人要么面目可憎,要么美得艳俗,真正清雅素丽却坏到极处、坏到最后的女人可是凤毛麟角。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叶明溪见林璎珞美得如此天然,对她的印象又渐渐转好。总是时不时地想跟她搭话。然而林璎珞对他总是冷冷的,懒得和他说话。对此叶明溪有些受挫—那感觉就像被迎面喷上了冷气,心里有些不平:真是的,为什么这么高傲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过再观察一阵子,他发现她也许不仅仅是高傲,或许根本就不是高傲—更像是性格孤僻。她拥有三家餐饮店,每天去巡视一次,每天出门和回家的时间都很规律,证明她并没有在外面多加停留,在家也很少见她聊QQ,可见她没什么朋友,也不喜欢跟下属职员多聚。这么美丽的女人,这么孤独地生活着,一定有故事……难道是有什么情伤么?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好像是有唉。叶明溪渐渐和左邻右舍混熟了—左邻右舍都是些早衰的富人糟糠或是金丝鸟,对林璎珞似乎有种隐藏的敌意,大概是嫉妒她依然年轻漂亮吧,总喜欢说她的八卦。然而她们所知却很少—这就证明林璎珞真的是八卦很少,只知道她离过一次婚,之后才在这里买房子住下的。听了这些后叶明溪就“明白”了:一定是在前夫那里受了伤,才会如此孤僻—心中哀怨啊。不过即便她“哀怨”,也不同于一般意义中的怨妇—那种怨妇恨世上一切存在的东西,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面目可憎,人畜皆厌。而林璎珞只是孤独地美丽着,很让人怜爱,更有种别致的魅力。

半壁江图书频道

当然了,叶明溪可是不敢认为自己是在“怜爱”她,顶多只承认自己对她有了好感而已。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对她的这种“好感”与日俱增。有一天林璎珞给自己放假,出去玩了一趟,回来时带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年轻人总是很好奇的,叶明溪不动声色地守在旁边看她打开,发现那竟然是一个结婚蛋糕—只有一般的结婚蛋糕的八分之一大,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copyright Banbijiang

“呃?”他忍不住惊叫出来,再仔细一看却发现它是用软陶捏出来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是我在陶吧捏的。”林璎珞的脸上浮起一层红云—那是羞涩和悲郁凝结在一起的颜色。

]3 `. u7 p* T. |' |/ f. y, S8 D

“哦……”叶明溪唏嘘着看着软陶蛋糕,发现它真是精致,颜色也配得极佳,配上软陶独有的质地,看起来非常的粉嫩、美丽和温馨。

copyright Banbijiang

林璎珞若有所思地看着蛋糕,长长的睫毛低低地垂着,上面似乎要凝结出水珠。她盯着蛋糕看了一会儿,把它珍而重之地放在玻璃橱里。叶明溪一开始不懂,但后来渐渐懂了:她一定对婚姻还有憧憬吧。也可能是在缅怀之前的婚姻。她对这个蛋糕的珍而重之的态度,证明她一定也把婚姻看得很珍贵,对它很尊重—虽然受过情伤,依然对婚姻有憧憬,并且会珍视它,尊重它,真是让人更加怜爱了她呢……不,是让人更加有好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到此为止,叶明溪对林璎珞的反感算是全被好感抵消了,好感还溢出了些。开始为她嗟叹,为她忧心—在他看来这样的好女人如果得不到一个好婚姻实在是可惜了,甚至为她愤慨—他真想知道是什么人辜负了林璎珞。在他的想象里,那一定是个很蠢很猥琐的男人,说不定还一身肥肉一脸腐败相,仗着有点钱就为所欲为。他为自己的空想愤慨了好一阵,忽然发现自己这样想其实是对林璎珞的贬低—她干吗要跟这种男人结婚啊?想到这里他不禁啼笑皆非,之后却想到一个很令人嗟叹和不平的问题:不过林璎珞现在面对的就只能是这些男人了呢。现在谁能追富婆?不就是那些有钱老男人么?现在中国社会正处在转型期,正好是金钱在前跑,灵魂跟不上的阶段,有钱的老男人基本上都是形貌内心都猥琐。有钱有品有型的也有,不过那是凤毛麟角,她要遇上这种人,从概率上讲也是几乎不可能的。想到这里叶明溪忽然有种难言的恼怒—这种恼怒和刚才不同,似乎和他自己有关,但是他说不出是什么,也很快便过去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然而说来也蹊跷,在他看来应该是“凤毛麟角”的男人还真让他看到一个。那是一个雨天,一个老男人送林璎珞回来—据说是林璎珞的车在路上爆胎了,他看到后立即英雄救美,用自己的车送林璎珞回来。这个老男人看起来四十五岁左右,身板笔直,衣衫华贵,双鬓略有斑白,脸上也有些皱纹,但依然是美男子的架子,那抹斑白和皱纹倒还给了他几分沧桑美和成熟感。至于那气派,更让人自惭形秽了—叶明溪就自惭形秽了,还生出了一股无名火。

半壁江中文网

然而就是这样的男人,林璎珞似乎不怎么看重他,虽然也留他下来坐,并且让叶明溪倒茶给他喝,但看起来也只是出于礼貌而已。对此叶明溪大感快慰,同时也对林璎珞大感敬佩—高洁不染,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不过老男人倒很稀罕林璎珞。坐下之后就赖着不走,颇带着讨好的意味缠着林璎珞说话。明眼人都知道他想干什么。对此叶明溪很是愤慨:你想留下来占便宜啊?别忘了还有个电灯泡在这里呢!你不在意!?妈的,保姆不是人么?想到这里他不仅愤慨万分,还给他安了个“罪行”:说不定林璎珞的车爆胎就是他捣的鬼……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正在愤慨,忽然发现林璎珞似乎在对他使眼色。他如梦方醒,仔细一看,发现林璎珞真的在对他不停地使眼色。为什么要对他使眼色?是要他想辙赶这老男人走? copyright Banbijiang

发现这一点后叶明溪立即充满了干劲。但是怎么赶他走呢?林璎珞朝他使眼色,就代表她不能亲自赶。既然如此就证明不能对他不礼貌,那……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叶明溪忽然想到了一个点子,上前一步微笑着对老男人说:“您开车来的,一定累了吧?我为您开车,送您回去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呃?”老男人立即怔住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林姐马上要作佛事,不能亲自送您。”叶明溪笑得很灿烂。“我在作保姆培训的时候已经拿到驾照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个……”老男人苦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哎呀,你看看你,太失礼了。”林璎珞装模作样地嗔怪了叶明溪一下,却明白地用潜台词表示对叶明溪表示赞同。 banbijiang.com

老男人笑得更苦,自己站起来走了。“不用了,我自己能开车……那我就告辞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林璎珞便和叶明溪一起恭恭敬敬地送走了老男人。等他们退回大屋,刚把门关上,林璎珞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轻轻地打了他一下,“你行啊你!”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叶明溪颇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自己刚才做的是否合林璎珞的意。“作得……还行么?”

banbijiang.com

“谎撒得很烂,不过顶用。”林璎珞朝他眨了眨眼睛,“你是我雇来的保姆里面第一个能帮我挡事儿的……”说到这里想了一想,忽然把他拉到梳妆台旁边,从梳妆盒里拿出一个黄金的花戒,往他手指上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然而却套不进去—男人的手指嘛。林璎珞有些尴尬,也有些失望,“哎呦,看来我手指偏细了……我以后再给你买一个。” 半壁江中文网

“不,绝对不用……”叶明溪却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怕被看出破绽,赶紧推辞,“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怎么能收这么重的礼呢?”

banbijiang.com

“没事,我喜欢送……”林璎珞却依然觉得遗憾,也不愿放弃,“明天我上金店里,专门给你选一个大号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用,真的不用……”叶明溪少不得又来了一番“固辞”。现在林璎珞的形象在他心中更光辉了—大方历来都是金水儿般的东西,稍稍的一点都能把形象刷得光辉灿烂。之前他觉得林璎珞老是请不到合适的保姆是林璎珞的问题,现在看来却一定都是那些保姆的问题—能随便送保姆金戒指的主人会是坏主人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虽然那老男人已经被林璎珞赶走了,但叶明溪还是忍不住想问问和他有关的事情—当然了,问的时候装得很不经意,并且是挑好了时机才问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叶姐,那位先生是不是有家啊?”在他看来,林璎珞不接受那个老男人十有八九是因为这个—即便如此林璎珞也是很值得赞颂的。现在明知人家有家还削尖了脑袋往人家家里插的女人多了去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他早就和他老婆离婚了。”林璎珞低头看着报纸,声音中不兴一丝波澜—证明她真是一点都没把那老男人放在眼里。也表明老男人的离婚和她完全没有一丝关系。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的声音中不兴波澜,却听得叶明溪心中大兴波澜:果真是高洁不染啊,好!不过赞叹之余,却也暗自猜度她到底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也更想知道她的前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