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节

“小姐……” ]3 `. u7 p* T. |' |/ f. y, S8 D

“好啦,不用说了,我自有分寸。”顾裳说完,催促着绿豆快速离开了顾家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爹娘真是多心了,她一个花朵般纯洁美好的小姑娘哪里会害人性命?平时嚷着要毒死一窝姓陆的也只是过过嘴瘾罢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害人性命这等有损阴德的事本小姐不会轻易做的,不过嘛,敢得罪本小姐,那可就要吃不完兜着走了。”顾裳轻轻抚了下藏于袖口处的各类药粉,笑得有些瘆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绿豆见状忙义愤填膺地道:“就该如此,小姐不知那陆家管事口中的话有多难听,不是都说京中当官的都很道什么貌岸然吗?连府中的下人都假得很,怎的那瘸腿管事嘴巴那么脏,吐出的话就跟在茅坑里滚过几个圈似的臭!” copyright Banbijiang

“气着你了?那好,咱们遇到他时正好让他试试本小姐新做出来的药,看能药掉他多少颗牙。”顾裳笑得好不灿烂,对于被退亲一事她半点都不伤心,好比卸下了个大包袱般自在,若非陆家往她身上泼脏水,她都要对他们感激涕零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陆家就是势利眼,当年陆老头子与老爷都一样是小兵,后来老爷进京封赏做官那两年与陆家明明处得很好,谁想老爷一辞官为朝廷养战马,那陆家便嫌弃顾家了,可恶!”绿豆亲耳听到陆家管事口出污言,对陆家可谓是厌恶至极,人家一品大将军在她口中成了臭老头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这边骂陆家,陆家那边说不定也在骂我们呢,你想想,当年顾、陆两家门槛一边高,结果我爹突然辞官从‘仕’变成‘商’,那陆家则一路高升成为今日的一品大将军,以后说不定还能封侯,他们对顾家有不满情有可原,只是为了退婚造谣我不检点那就没道理了。”顾裳慢悠悠地骑在一匹通体雪白的宝马背上与绿豆说话。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顾家堡以养马驯马闻名天下,顾家几位主子的坐骑均是千金难求的好马,此时顾裳骑的便是能日行千里的名驹,是她及笄时顾丰年送她的礼物。绿豆骑的马要普通些,但比市面上卖的马好上许多,主仆二人不急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路,挑的路较为好走且赶路速度并不快。走着走着,绿豆突然问:“小姐,哪边是北来着?”天突然阴下来,看不到太阳哪里分得出东南西北呀。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不记得方向了?”顾裳眼睛瞪过去,气急败坏地斥道,“猪脑子啊!让你记方向你都想什么呢,还不赶紧找个人去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绿豆很委屈,她方向感不好,偏偏她家小姐比她还不如,一心要冲去京城的小姐还坚持不带别人,她们两个大路痴要一路问着去几千里外的京城,光想想就觉得心好酸。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位大叔,请问去京城走哪条路?”绿豆牵着马问正挑着柴火走过来的老大爷。“去京城?哎哟,那可远了,得往北走十几里地去那边的码头坐船。”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大爷中气十足地回道。绿豆闻言抓抓头不好意思地问:“那个……哪面是北?”老大爷:“ ……”不远处的顾裳在老大爷疑似鄙夷的视线望过来时立刻将头扭向一边,背 ]3 `. u7 p* T. |' |/ f. y, S8 D

着手看起风景来。“你们现在走的是往南的路,往回走就是北了。”顾裳与绿豆闻言大惊,彼此交换了个不可置信的眼神,她们是怎么走南边来了?明明刚出顾家堡时是往正北方向走的啊! copyright Banbijiang

得了指引,主仆两人在老大爷怜悯的目光注视下灰溜溜地掉头往回走。“记住了哪面是北,别又走错了!”顾裳拿眼剜一副羞愧脸的丫环。“指望奴婢记路还不如指望小姐自己呢。”绿豆深觉丫环不好当。 半壁江中文网

顾裳瞪向敢顶嘴的绿豆:“什么都指望本小姐,要你何用!”绿豆敢怒不敢言,硬着头皮全神贯注地记路,唯恐一个不注意又走错了。明明堡主和夫人都是方向感极强,孤身一人去几百几千里外的地方都不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会迷路,连少爷也是如此,偏偏顾家大小姐是个异类,出了家门就认不出东南西北了,换成一般人不认路能不出门就不出了,偏她家小姐是个奇葩,爱出门不说,还只带她这个出了家门哪儿都找不着的窝囊丫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天阴得厉害,眼看要下雨了,两人没往远走,在附近的一家客栈停住,准备休息一晚再上路。店小二自顾裳手中接过马绳,眼睛发亮地看着眼前通体雪白的马,忍不住赞道:“好马!今日运气好,接连看到两匹好马。”顾裳没在意,带着绿豆进客栈要了间上房,因要下雨的关系,客栈房间有些紧张,她们运气好要到了最后一间上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两人均已做过简易的改装,顾裳在眉眼间涂了些自己研制的药水及脂粉,原本很精致艳丽的眉眼立刻减分,勉强称得上秀丽,又往脸上扑了些薄粉,于是像剥了壳的鸡蛋般白嫩的脸变得黯淡了。 半壁江中文网

一番涂抹下来,顾裳已经自一个肤色白皙的艳丽美人瞬间变成个肤质一般的清秀女子。至于绿豆原本就姿色普通,于是随意换了个偏男式的发型再穿上黯色的衣服,整个一假小子。正当两人走到房前推开门准备进屋之时,隔壁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名身穿白衣手执折扇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主仆二人下意识地侧头望了眼,结果立刻像被点了穴般纷纷定住,瞪大

banbijiang.com

眼珠子望向那名男子。不怪她们像没见过世面的土老帽似的,实在是这男子长得太好看了。身姿挺拔,周身泛着清贵之气,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握着扇柄缓步自房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内踏出,他一出现周遭的光线都变得暗淡了,仿佛只有他站立的地方才是最为耀眼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男人俊挺的五官仿佛精心雕刻过般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过分好看的黑眸在瞟过来看到顾裳主仆二人时剑眉轻皱,眼中快速掠过一丝厌恶,不愿多看,移开视线转身走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捕捉到那抹厌恶的顾裳立刻回过神,嗤笑了声不悦道:“这人的衣服真心不错,套在驴子身上想必都能引人多看两眼。” copyright Banbijiang

绿豆有些站立不稳,摇摇晃晃地靠在自家小姐身上,眼睛还猛盯着缓步走远的男子身上看,拆台道:“奴婢想请教无所不能的小姐是如何做到在对着人家衣服流口水时还看清对方什么眼神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顾裳推开见到美男就站不稳的绿豆,抬手一个爆粟上去:“你都说本小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无所不能’了,居然还问这么蠢的问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小姐!”绿豆揉着被敲疼了的脑门,哼唧了两声,敢怒不敢言地跟进去将房门关上。这间上房很宽敞,有张双人床,正好够顾裳和绿豆睡。顾裳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托腮望着整理行囊的绿豆,语重心长地教育道:“绿豆你这样可不行啊,见到长得好的男人骨头都软了,到时真遇到那姓陆的怎么办?听说他长得人模狗样的,别到时口口声声要帮本小姐报复陆三的你花痴地给他跪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奴婢是那等没有节操的人吗?”绿豆感觉自己的人格被污辱了,气急败坏地道,“奴婢刚刚只晃了下神,那也是见了太久太多的丑男,猛然间看到那么大个美男一时激动了嘛!” 半壁江中文网

“哦。”顾裳拉长了音,眯起眼上下打量脸蛋还红扑扑的绿豆质问道,“你的意思是我爹是丑男?”绿豆差点给跪了:“冤枉啊小姐,奴婢可不想被夫人毒死,否则小姐上哪儿找像奴婢这么可爱又衷心的小丫头啊?”顾裳欣赏够了绿豆大受惊吓的模样,善解人意地道:“我也舍不得你被我娘毒死,这么着吧,你高喊十句‘老爷是美男’,我就原谅你。”绿豆闻言半点犹豫都没有,腰板立刻挺直,为表诚心扯着嗓子高喊起来:“老爷是美男!老爷是美男!老爷是……”很快十句就喊完了,绿豆摸摸有些犯疼的喉咙可怜巴巴地问:“小姐,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婢的诚意您感觉到了吗?”“嗯。”顾裳点一点头,刚要开口说话,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谁?”绿豆满腹的恼火突然寻着了发泄的渠道,跑到门口一把拉开门叉

banbijiang.com

腰怒斥,“哪个没礼貌的家伙……哎哟。”门外站着的是名瘦高个子黑脸膛的年轻男子,因敲门敲得急,门猛地被打开后他收手不及正好敲在绿豆头上。绿豆捂住被敲疼的额头,小绿豆眼登时爆发出吃人的怒火,张口要骂人,结果被对方抢了先。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家少爷让我捎句话给二位:‘花痴本无罪,但还请低调点为好,吼得人尽皆知不仅丢人还扰人清静’,话已带到,打扰了。”瘦高男子连声道歉都没有,说完立刻离开。 ]3 `. u7 p* T. |' |/ f. y, S8 D

顾裳看着快气疯了的绿豆,轻咳了下不厚道地说:“看看你,非要那么大

半壁江图书频道

声地喊我爹是美男,看这下被人笑话了吧?”绿豆:“ ……”傍晚果然下起雨来,雨下得还不小,狂风乱作,绿豆窗户关得已经很及时了,但挨着窗户的屋地上还是洒上了雨水。顾裳看着阴得黑压压的窗外,摆出一副忧国忧民的姿态愁道:“这雨下得好大,看来短时间内停不了了。”绿豆将床铺好,对欣赏雨欣赏得没完没了的人道:“小姐,洗洗睡吧,我们明日还要赶路呢。”顾裳不再观雨,洗漱准备睡觉。 内容来自半壁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