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苏然一个人乐得自在,就又躺回了床上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肩背,“嗯……真舒服。周末就是好。”索性也不起身,就趴在床上继续看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半个多小时后,就传来了开饭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苏然,来吃饭了!”夏磊的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对开饭一事充满了热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好!我来了!”苏然应了一声,简单收拾了下就出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顿午饭,四个人吃得其乐融融。夏磊的父母不是本地人,在这里打拼了半辈子后就决定回老家养老了,只留夏磊一个人在这里。所以对于夏磊来说,苏然的父母,真的能算他的半个父母。这样聚在一起吃饭,就有一种一家人团圆的感觉。看到夏磊连眼底都染上了明亮的笑意,苏然也不由自主地感到开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午饭后,夏磊陪苏寓出去散步,苏然则帮着秦臻收拾碗筷。时光惬意,心情愉悦。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日之后,又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苏然果然没有再接到唐宇斌的电话,两人像是就此断了联系。有了之前夏磊的怂恿,苏然当然也不可能主动联系他。

banbijiang.com

苏寓早已经替她吹过了耳边风,秦臻虽然不甘,也别无他法,原本还抱有的一点希望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干净了。所以夏磊很快就接到了一个新任务,也可以说是老任务了—“押送”苏然去参加第十九次相亲!

banbijiang.com

“你的兴致不高,”路口处绿灯转成了红灯,夏磊扭头看向副驾位置上面无表情的苏然,“因为唐宇斌?”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嗯?”苏然迷茫地回神,好笑地看向他,“说什么呢,我一直讨厌相亲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和唐宇斌的不欢而散确实让她产生了挫败感。之前几次相亲是她压根没看上人家,这次好不容易有了点好感,又似乎是被自己给搞砸了……难道真的是自己不够讨喜? copyright Banbijiang

夏磊却不知她心中的弯弯绕绕,以为解释就是掩饰。“要真这么在乎人家,那就主动联系他一次,吃白食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矜持。”启动了车子,他重新直视前方。

内容来自半壁江

听出了他的阴阳怪气,苏然只觉得莫名其妙,最近也不知怎么了,夏磊的情绪就像提早进入了更年期。难道是看她可能抛下他,率先摆脱单身,所以心里不平衡?

copyright Banbijiang

偷偷用眼角余光瞥了几眼夏磊的侧脸,发现他唇角向下,苏然便更肯定他是在为此事郁闷。不过这能怪谁呢?又不是没人喜欢他,怪他自己眼光太高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但话虽如此,临下车时,苏然还是很仗义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夏磊啊,眼高于顶也不是你的错,谁让你颜值颇高呢?”

banbijiang.com

“什么意思?”夏磊挑眉,跟不上她的思路。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的意思是呢,你也别把单身当成丢脸的事情嘛!单身多幸福啊,尤其是你这种不愁没人喜欢的……”苏然笑眯眯地盯着他,“而且你也不用着急啊,我和唐宇斌不是没成吗?所以不会比你早‘脱光’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回夏磊总算明白苏然一路上都在怎么曲解自己了……尽管他自己也无法确定无名火的准确来源,但绝对和谁先“脱光”一点关系都没有!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的想象力也是很惊人……”夏磊被她这曲解的劝慰弄得没了脾气,边说边俯下身替她解开了安全带,“不过你与其花时间瞎猜我的心思,还不如想想一会儿怎么和你的第十九任相亲对象做个开场白!”

半壁江图书频道

结果他才刚帮她解开安全带,稍微直起身子,一只不安分的手就探上了他的额头。只见苏然很快收回手,又继续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一脸奇怪地要伸手重新去够某人的脑门,却被某人一掌拍开来。 banbijiang.com

“你这是做什么?”夏磊剑眉微皱。 copyright Banbijiang

“没发烧?”苏然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着,“你居然会帮我解安全带?!”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谁知夏磊听了这话,脸色又是一沉,突然二话不说地扭头下了车,然后大步绕到另一边,替苏然把车门一把拽开。“我不仅会帮你解安全带,也会帮你开车门。”他说这话时分明带了赌气心理,咬牙切齿的,“你要是不喜欢,以后麻烦你不要每次车都还没停稳,就自个儿麻溜把所有事都解决了,然后车门一开一甩,潇洒走人。”

copyright Banbijiang

仔细一回想还真是,他对自己下车动作的描述还真是贴切,他以前确实是没机会做个绅士。苏然暗自吐了吐舌头,猫着身子从里面钻出来,带着讨好的笑看向他:“对不起啦,我就是开玩笑的,你别生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对此,夏磊不为所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而且我们俩之间这么熟,谁跟谁啊,哪里还在意这点小事?又不是外人!”苏然这句话倒像是说到了夏磊的心坎里,他的面色明显缓和了许多。 banbijiang.com

“嗯。不过……”他有些不自然把目光从苏然身上移开,语气别扭地说:“以后还是让我来吧,否则习惯成自然,你可能会一点作为女人的自觉都没有。你嫁不出去,岳母大人又要着急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苏然不以为意,得意道:“放心吧,我在外面装得可像了!”

banbijiang.com

“装?你本来就是女人还要装?”夏磊彻底被逗笑了,自然地抬手替她理了理衣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快进去吧。第一次见面别让人家久等了。”当然很大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半壁江中文网

“夏磊,那你呢?”苏然点点头,走出两步,突然转身问他。 ]3 `. u7 p* T. |' |/ f. y, S8 D

无所谓地耸耸肩,夏磊低头看了看手表:“还是老样子啊。这会儿是饭点,我先去别的地方吃点,然后等你电话。可别在我吃到一半的时候告诉我相亲结束了哦!”说到最后一句时,他已经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还挑眉冲她吹了声口哨。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假如换作别人做这个动作,苏然一定反感,但夏磊做来就全无痞气,反而让她感到一种毫无隔阂的亲近。

半壁江图书频道

会心一笑,苏然打了个“OK”的手势,并且对他做了个“我尽量”的口形,就心情愉悦地回身进了酒店。

]3 `. u7 p* T. |' |/ f. y, S8 D

距离约定的七点还有五分钟。对方原本是要定一个包厢,但初次见面就在相对封闭的环境里,不管是苏然还是她父母都觉得不妥,所以就将地点改在了大堂的十五号桌。此刻十五号桌还是空着的,苏然就知道对方还没有来,便一人坐了下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小姐点餐吗?”服务员很快就注意到了苏然。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苏然只是笑着摆摆手,“等人来齐了再点,谢谢。”

]3 `. u7 p* T. |' |/ f. y, S8 D

结果这一等,就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服务员频频投递而来的目光让她如坐针毡。这是一家生意还不错的中餐酒店,饭点一到,大堂的位置就几乎爆满,像苏然这样一人霸占着一座却又不点餐的,自然成了最扎眼的。到了后来,苏然几乎不敢抬头,只一味盯着桌下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接近七点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可恶,居然放我鸽子,害我这么尴尬!”其实等到十五分钟时,她就已经没兴趣见这人了,但想着夏磊让她尽量别提前,又想到老妈对自己的殷切期待,所以才一忍再忍—可忍到现在,她也无需再忍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从包里翻出一张小字条,那是老妈抄给她的对方的手机号码,说是怕见面地点的改动让两人碰不到一处,还是带个号码在身上比较妥当。而现在,苏然只有一个想法—打电话过去教训他一顿!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遍,两遍,三遍……没有一次拨通!正当苏然低头要第四遍按下拨号键时,头顶传来一名女服务员来者不善的声音:“这位小姐,您等的人还没到吗?您是不是考虑联系对方一下,或者先点餐?” banbijiang.com

“啊哈哈……”苏然难为情地抬起头,赔笑道,“不好意思啊,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可能是临时有什么事情来不了了吧。我……我……这就走。”说着,她赶忙把手机和字条都塞进包里,准备起身。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可就在这时,一个不算陌生的声音响起:“抱歉,我来晚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啊?”看着如神兵天降般替她解围的唐宇斌,苏然只能发出一个单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好意思,现在可以点餐了,把菜单拿来吧。”唐宇斌只是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自顾自地在她对面坐下,对服务员说。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看他神态自如,苏然也定下心神,把挎包放下,重新坐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女服务员见唐宇斌仪表堂堂,西装革履,举止从容,一看就是常出入各类酒店的,脸上就带出了职业的笑容,将手中的菜单递给他。然而唐宇斌双手却交叉放在桌上,并没有接,甚至没有再看服务员一眼,只是对苏然柔声道:“你决定吧。”这一举动,当然令女服务员的笑容僵在了精致的妆容上。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就算再迟钝,苏然也明白过来了,唐宇斌这是在替自己出气。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谢谢。”她先是投给他感激的一眼,接着便客气地接过服务员手里的菜单,没有多为难对方。

]3 `. u7 p* T. |' |/ f. y, S8 D

简单扫了两眼菜单,苏然果真没有征求唐宇斌的意思,自己做主点了几道清淡的菜色,就把菜单合上交还给服务员。“就这些吧,谢谢。”她想了想又说,“对了,能做醒酒汤吗?可以的话就加一份醒酒汤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好,可以。”女服务员之前吃了瘪,也学乖了,公事公办地记下后,就拿着菜单快步离开了。 半壁江中文网

“我身上的酒味有这么浓吗?”等那服务员走远后,唐宇斌定定地盯着苏然问。

半壁江图书频道

苏然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嗯……如果你真没喝多少,那可能就是我的鼻子太灵了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只是喝到眼前重影,所以刚才才不肯看菜单。” copyright Banbijiang

话毕,两人就同时扑哧一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说真的,谢谢你。”稍微收敛起笑,苏然正色道,“又替我解围又替我出气。”要是没有唐宇斌这么善解人意,替她挣回了面子,她估计只能落荒而逃了。

banbijiang.com

“举手之劳。”唐宇斌摆摆手,笑意融融,“而且我知道苏小姐是个好脾气的人,不会为难人,所以只能由我来代劳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嗯,其实原本也有我的不对,不该在生意最热闹的时候占着个位置,不怪人家……”苏然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banbijiang.com

而唐宇斌则是带过了这个话题,问道:“不过话说回来,是谁丢你一个人在这里的?夏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啊?不是啦,他怎么敢放我鸽子?”苏然有些窘迫,不知道该不该如实告诉他,自己又是来相亲的。不知为何,她竟有一种背着男朋友劈腿的心虚。也许是因为唐宇斌的态度如此温和友善,一点都不像之前和她闹掰过。那么在没有闹掰的前提下,她又找新人相亲,确实不太地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哦。”好在唐宇斌并没有深究,只是应了声,便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笑道,“其实我刚才也一直在陪酒,饭菜没吃两口。你不介意我在你这里一道吃点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偏头一笑,苏然没有丝毫扭捏:“原本就点了你的分量,我自己一个人哪里吃得了那么多。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应酬起来就是灌酒,饭菜都是用来摆设的。所以我尽量点了些清淡的菜色,你应该能吃下。”

banbijiang.com

听了这话,唐宇斌看向苏然的目光多了些朦胧的温情。大约是喝了酒的原因,他说话比前两次见面都要大胆了些,竟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苏小姐细心体贴,谁要是能娶到苏小姐,那真是好福气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细心体贴?苏然觉得如果夏磊听到有人这么形容她,一定会笑掉大牙。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见她若有所思地沉默了,唐宇斌的眼神恢复了些清明,面带歉意道:“抱歉,我说这话太唐突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我不是因为这个,只是好像第一次有人这么夸奖我。”苏然急忙摆摆手,报以羞赧一笑,“我给人的印象都是大大咧咧的,和细心体贴这些温柔的词都不太搭边。”

banbijiang.com

唐宇斌闻言先是一怔,随即轻笑道:“人的性格虽然不一定都有两面,但肯定是分内外的。有的人外表刚硬,但其实有颗温柔的心。苏然你也一样,表面爽朗,内心其实是很细腻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你的内心呢?”她忍不住反问。唐宇斌外在的表现几乎无可挑剔,完美得有些不真实,像是被包装起来的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一问却让唐宇斌一时哑口无言,犹豫许久,他才找出一句话来:“或许都是当局者迷吧,自己想要看清自己是很难的。你觉得我的内心是什么样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苏然坦白地摇摇头,“你给我的感觉是很周到,很冷静,可能就算很生气的时候,表面也会表现得比一般人要平静吧?所以反而让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样的人。”她不由想到夏磊曾背后说人家是个怪脾气,当时自己是信了几分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对于她的回答,唐宇斌只是不置可否地微微颔首,于是两人之间难免冷场。好在菜上得是时候,打破了尴尬。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来,多吃点啊。”为自己不加修饰的大实话感到一丝后悔,苏然颇带讨好意味地给他夹了菜,希望能缓和气氛。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唐宇斌却似看穿了她的心思,温和地冲她笑笑,“我没有生气,你说得很对。我刚才只是在想是不是该做点改变。”他的目光真诚,没有半分虚假与掩藏,让苏然很舒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嗯……我觉得倒不需要刻意改变,只是你对自己的要求好像太严格了一些,有时候可以适当放松一下自己嘛。”苏然莞尔,“像我,面对领导和不太熟悉的同事当然会变得客气谨慎一点,但是在亲近的人身边就‘原形毕露’啦!”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看来我在你心中还属于前者。”唐宇斌的重点好像落在了一个奇怪的点上,换来苏然的干笑。

]3 `. u7 p* T. |' |/ f. y, S8 D

认真来说,他应该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微妙存在吧,苏然心想。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好了,吃饭的时候就不要想这些伤神的事情。”唐宇斌见她皱着眉,认真思索起来,估计是在为如何回答而伤脑筋,忍不住好笑,“你等了这么久,肯定饿了,快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哦,好。”苏然下意识地应下,却在吃到一半时猛地想起夏磊还在等着送自己回去呢!但眼下再拒绝唐宇斌又说不过去。况且他这次出现,先是给她解围出气,又态度温和地与自己闲聊吃饭,完全没有和她置气的意思,没准就是又去出差了才没有约自己而已,自己却小心眼地理解成“闹掰”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在心里再三衡量过后,苏然还是觉得夏磊好欺负些,于是就微微抬眸,瞥了眼正专心吃饭的唐宇斌,发现他连吃中餐时的模样都很优雅,不紧不慢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确认他暂时没有抬头的意思时,苏然才将一只手悄悄从桌上移下来,掏出包里的手机,艰难地往桌下瞄,半是盲打地输入了一条简单交代情况的短信,发给了夏磊,接着便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以防夏磊立刻打电话来找她算账。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些小动作都做完后,她又迅速地把手机扔进包里,同时偷瞧了唐宇斌一眼,发现他依旧保持垂眸喝醒酒汤的姿势,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把手抬上桌面,继续埋头吃饭。做贼心虚的她并没有发现唐宇斌唇边那一抹了然的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有苏然机智的静音行为在先,接下来的半顿饭自然吃得十分和谐。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唐宇斌开始开口说话,而说的内容都是与苏然“失联”这半个月里他做的事情。诚如苏然所料,唐宇斌的工作很忙碌,去做了一周的培训后又连续加班应酬,包括今晚也在应酬。

半壁江中文网

“你一直这么忙吗?”她很怀疑在这种工作强度下,他是如何做到不牺牲生活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近公司的动作比较大,要拿下的单子也比之前多,所以会特别忙。等忙过了这一段,一切步入正轨,就能空闲下来了。”唐宇斌一面拿纸巾擦嘴,一面促狭地笑道,“所以苏小姐不用担心我抽不出时间和你约会。”

]3 `. u7 p* T. |' |/ f. y, S8 D

同样正在擦嘴的苏然一讶,“啊?”这当然不是她所担心的!真没想到唐宇斌也会开这种玩笑,而且他这话里的意思是,两人还是保持在尝试交往的状态中吗?之前半个月的“失联”就真的完全不用放在心上吗?她心里总觉得过不去这个坎。

内容来自半壁江

唐宇斌却好像没注意到她的反应,兀自起身道:“我今晚喝了酒,不方便开车送你,就一道打车吧。”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道?”苏然连忙跟着起身,“我们顺路?”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当然是先送你回家。”她愣愣的神情落在唐宇斌眼中,只觉十分可爱,便顺从自己心意,握上她的手腕,“走吧。”

banbijiang.com

不得不说,唐宇斌这一握很有技巧,既将苏然的手腕包在自己掌中,却又留出了适当的空间,就那样不松也不紧地牵住,若即若离,又很舒服,不会让她感到突兀,更不会让她为难是否应该拒绝。只是这一握,让她想起偶尔过马路时,夏磊好像也会这么拉着不专心的她……

banbijiang.com

等苏然终于从胡思乱想中回到现实时,她已经和唐宇斌一起坐在了的士的后座上。她不记得自己刚才说过自家地址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记得你的地址。”见苏然诧异地往窗外看去,坐在她身边的唐宇斌便明白了她的想法,解释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苏然心中一动,回过头笑望他,“你是不是学过心理学啊?怎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心理学倒是没学过,只是生意场上做过的谈判多了,难免容易猜出别人心里在想什么。”唐宇斌此时已经放开了她的手,“不过你的心思好猜,在于你时常把它们都写在脸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闻言,苏然似乎很沮丧,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我就这么藏不住心思吗?”她的语气郁闷,“那岂不是很容易被骗。”

banbijiang.com

“会不会被骗我不知道,不过苏小姐这样真的很可爱。”说这句话的时候,唐宇斌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些沙哑,让人感到一丝带着酒气的暧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车窗外的霓虹灯迅速后退,光怪陆离的斑斓色彩在车厢里不断变幻。迷离夜色下,苏然有些看不清唐宇斌的表情和眼神,只能凭借他的语气和语调来判断,他这句话已不再是出于礼貌或是修养的夸奖,而是一种示好,一种男人对女人的示好。

半壁江中文网

“对不起。”一时忘记了回应的苏然,此时却又听到了唐宇斌的道歉声。

半壁江中文网

真不知道到底是谁喝了酒,她的思路有些跟不上了,“为什么?”苏然不解地问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上次看电影,我为我后来的态度向你道歉,实在不应该一言不发地给你脸色看。”他的话音里包含着诚恳与歉意,并且一本正经地解释着,“还有这半个月……我也很抱歉。其实这半个月我完全可以联系你的,但我没有,主要是因为我一直在介意一件事,没办法说服自己。”唐宇斌说完,顿了一下,转头面向苏然,“你知道我那天回去的路上为什么心情不好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苏然略显惭愧地摇摇头,尽管她也不知道这惭愧从何而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天晚上的电影,我一点儿都没看进去,不是因为我不爱看,而是我吃醋。”唐宇斌轻笑着,“你和那位夏先生的关系,似乎非常亲近,亲近到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对你……也真的很关心。”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什么?吃夏磊的醋?”苏然哭笑不得,想也没想就说道,“没错,我和夏磊的关系呢,是非常非常亲近,亲近到小时候穿一条开裆裤。我俩小时候定过娃娃亲,所以如果能恋爱的话,那这么多年我们没准都该领证了!况且他那个人就是那样,嘴贫,对我们报社里的女生都很不错,是个很会讨女生喜欢的主儿。所以综上所述,我和他就只是很单纯的发小关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尽管她可以说是不假思索地就解释了与夏磊的关系,唐宇斌也看不出她有一丝犹豫与作假,可偏偏就总觉得微妙。“真的?”他知道自己不该多追问这一句,但还是忍不住地问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好在苏然向来直爽,心思也不算细腻,并未多想地点点头,“真的。” 半壁江中文网

知道自己不该再犹疑,唐宇斌伸出手,试探性地轻握住苏然的一只手,感到她没有拒绝后,才又将她的手包裹得紧了些。“那……请问苏然小姐愿意试着和我正式交往看看吗?”他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突然发现自己今晚喝酒是个正确的选择。换作平日,他肯定没有勇气这样“乘胜追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苏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提出这个要求,心中有一刻莫名的迟疑。她一直认为在这个大都市里,想要获得一段影视剧里那般感人的爱情是不太可能的。她的生活也很平静,没有大风大浪,所以对她来说,只要彼此互有好感,两人就能够搭伙过日子了。如今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各方面都很优秀,又对自己颇有好感,完全符合条件,可以说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最佳人选……可为什么事到临头,她却犹豫了呢?甚至因为这样的犹疑,让她几乎没有被表白时该有的惊喜与欢喜? 半壁江中文网

她的为难也在唐宇斌的意料之中,毕竟认真算下来,加上相亲那次,他们也只正经约会过两次。若不是……他也不会把步子走得这样快。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见苏然下意识地咬唇,他思索之下,就退而求其次,理解地笑道,“没事儿,你也不急着回答。我把请求换一个吧,就换成……希望苏然小姐能再多花些时间了解我,给我一个机会。”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仿佛被从困境中解救出来一般,苏然如释重负地展颜一笑,“这个当然没问题,无论如何,我们都算是朋友啊,朋友之间多了解多相处,本来就是应该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这么一说,唐宇斌几乎立刻明白了,苏然是个慢热的性子,那……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眼底多了一分犹豫之色,但只是一闪即逝。“好,那我就随性一次,试试看。”对上她明亮清澈的双眸,他心里的烦躁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随性一次?试试看?唐宇斌这话说得有些奇怪,但苏然却没有心思深究,心里也是一团乱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至此,两人无话,只是始终交握住手,直到车子开到了苏然家的小区外。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次苏然没有让唐宇斌下车,而是直接在车里和他告别后,自己推门下车,目送出租车离开后,才转身进了小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回到家,苏然也没有瞒着秦臻,把情况三言两语、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秦臻听完,眉开眼笑。见自家老妈如此欢喜,苏然更觉莫名的不安与忐忑,兴致缺缺地又与二老聊了两句,便把自己关进屋里,冲了个热水澡后,坐在床上,抱着抱枕发起呆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发了一阵子呆,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把手机从包里掏出来,解锁一看并没有夏磊的来电,却有许多条来自他的语音微信,一一点开来听,果然都是他气急败坏的指责,骂她见色忘友,惹得心事重重的苏然反而笑出声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好了,我气消了,你回家以后给我个消息吧。”最后一条语音,照例是关心她的。

半壁江中文网

苏然心中一暖,按下录音键,语气轻快,“多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啦,我已经到家了。” 半壁江中文网

大约是那头的夏磊也正抱着手机,所以苏然很快感到手机的震动。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心情不错啊!”听筒里是夏磊带笑的声音,“怎么样?进展如何?他有没有解释之前半个月为什么都不联系你?”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对于他的八卦,苏然已经习以为常,就又把对秦臻说过的内容重复了一遍给他听。当然,从语气和用词上都比说给秦臻的版本要生动许多。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吃我的醋?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夏磊听她讲到这里,突然发来一条语音,打断了她,问得饶有兴趣。 copyright Banbijiang

把手机凑到嘴边,苏然本想原样回答给夏磊听,却不知怎的,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只发了一段空白的语音给他。夏磊于是发送了个疑问的表情,跟着附带一句话,“你睡着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嗯……是有点困了。”苏然心虚地小声道,“也没什么特殊的回答,就是把我们的关系解释了一下给他听。” ]3 `. u7 p* T. |' |/ f. y, S8 D

谁知夏磊却不依不饶,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非常想知道你是怎么在别人面前介绍我的!我可是每次都说你是我岳母大人的女儿啊!”隔着手机,苏然都能想象到他此刻嬉皮笑脸的模样。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不知道啦!当时人家向我表白,我也不知道胡乱说了什么。”她有些烦躁。

]3 `. u7 p* T. |' |/ f. y, S8 D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