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4

她冷哼一声,凑近他身上一闻,果然有着淡淡的酒味,她道:“顾大人,别装了……你醉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除了醉酒后的顾玠,平常时候的他,哪有风流之感?

]3 `. u7 p* T. |' |/ f. y, S8 D

于是他果断把那副严肃的表情给抛弃,轻车熟路地带着她,往深巷里走,据说这里有家酒肆,那酒是特别的香。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皇帝派我来办些事,当地的官员应酬多了,觉得有些烦,出来溜了几圈,发现你的营地在前头,就顺便上去寒暄几句了。”顾玠给她的感觉是容貌细致性格粗放,对她是相当不客气,一般来说,是不屑于给她解释这么多的。 半壁江中文网

眨眼间,他们走到了一家写着“醉香酿”的店中,一进到里头,便闻到了浓郁的酒香,不由得让人酒瘾犯了。

半壁江中文网

见他们来了,店家非常热情地迎了上来。他们随意点了些,再加上两壶招牌好酒。店里的顾客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在拼着酒。小二很快就把酒送了上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家店的酒还真挺香的,连顾玠这样的人也放弃了牛嚼牡丹的兴趣,细斟慢酌的,谈话间,他无意地说道:“曲大人,你是北朝人吧?”

banbijiang.com

“这事大伙人都知道。” 阳琮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一口细细地饮,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在北朝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心里一沉,道:“不好意思,你猜错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难道不是?”他虽然如此说,神情却依然自信。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乃平头百姓一个。”她说,“不过因为母亲是南朝人,从小同我说着南朝的风土人情,是而我觉得南朝更像是我的归宿。” 半壁江图书频道

顾玠呵呵地笑了,眼神清明,半点也不似醉酒的人,倒也有些深邃漂亮。不过转瞬,他的眼神又带了些许的迷离,仿佛眼里的锐利只是她的错觉。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仿佛。 内容来自半壁江

阳琮大口地饮了一口酒,颇有些借酒浇愁的冲动,长叹一声,道:“毕竟北朝也是我曾经的故土,所谓故土情深,此番虽充当的是监军一职,到底有些身不由己。”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能体会。”他说,满怀伤愁一般。阳琮不由得对顾玠的身世深深怀疑起来,却没想到他下一步,就将酒坛子夺过,将里头的酒水给喝个一干二净,喝完后还念念有词道,“今天来迟了,这家店的好酒只剩下两坛,曲大人要悠着点,不要把酒喝完了,要懂得节约,要懂得分享!”

半壁江中文网

顾玠果然是大煞风景的第一高人!她眼疾手快地将剩余的一坛酒夺了过来,飞快地灌了一大口,辛辣的滋味顺着喉咙下去,她呛得猛咳一声,又大力地用衣袖擦拭掉溅在脸上的酒。 copyright Banbijiang

而顾玠趁此机会,将酒坛抢走了,她较量似的从他的手里抢夺,他眼疾手快,愣是在她的左右包抄下,直接将剩余的酒给饮尽,也不顾阳琮对着酒坛喝过,喝完还意犹未尽地抱怨道,“像曲大人这样还可以置身事外的人抢我的酒做什么?像我这样不得不为的人,才应该醉生梦死一场吧。还浪费了那么多的好酒,真的是……”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暴殄天物。” 阳琮心疼地看着两坛空掉的酒坛,突然间觉得原本压抑的心情好上了不少。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给你饯行吧。”顾玠发善心地说道。他突然收敛了笑意,目光怅然看向漆黑的天幕,让人觉得有种沉重感扑面而来,他的声音伴着夜风落入她耳中,也有种珠玉之感,“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能再见。”

半壁江中文网

她亦有些怅然,不过想想远在南都的夜合,道:“会再见的。只要我归朝的时候你的官职还没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嗤”的一声笑:“我们这也算朋友吧?若日后兄弟有需要你之处,你可会肝胆相照,拔刀相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顾玠那双眼睛里出现了罕见的真诚。只不过这种承诺,于现在说还是太早了,阳琮只能含糊不定地说:“应该会吧。不过说好了,若是你丢官,我会酌情替你美言几句,若是犯了什么大逆不道、株连九族、有性命之危,会连累我一同丢官的事情,我是决计不会做的,嗯,贬官也不能超过一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没义气,枉我还当你是朋友,要替你将酒钱给付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自己付。”她豪气道,然而摸摸钱包,却是空无一文。阳琮摸摸鼻子,嗯,不能说大话啊。 半壁江中文网

顾玠看破了她的窘样,也不说什么,直接将酒钱给结了,于是她就欠他钱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阳琮觉得顾玠那副煞有介事的模样,还真像是会干出什么大坏事的人,尤其据她的小道消息称,顾玠背后的水很深,同前朝余孽是有那么一点儿关系的。她正准备和顾玠分道扬镳的时候,阳琮忍不住问道:“我说顾大人,你不会真的想干大逆不道、株连九族的事情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顾玠看着她,比了一个“嘘”的动作。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结果阳琮等了半天,却只等来了顾玠的一句轻飘飘的反问:“你觉得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阳琮干笑,她总不能说凡事皆有可能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喝完了酒,阳琮还寻了个地方洗了个澡,将身上的衣服给换了,毕竟回到军营就又要开始无法洗澡的生涯了。没想到随同她去边疆的涂大人,闻到了她的酒味,木然地说,“曲大人,小的会将您在行军途中饮酒之事汇报给陛下。”说完,还取出纸笔,写上日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阳琮:“……”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接连着又赶了大半月的路,终于到了两朝交界的隘关。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阳琮到的时候,一场战役刚刚结束,北朝的兵马退回他们的根据地,三三两两的人在那边清理着战场。 半壁江图书频道

置身事外说来容易,真当身临其境的时候,却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淡定—尽管她一直在说服自己做一个爱岗敬业的人,却无法忽略敌军阵营里头的人都是她的臣民这一铮铮事实。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不帮吧,背了良心债。

banbijiang.com

帮了吧,露出蛛丝马迹必然会被人怀疑自己来南朝的目的,至少她身后这个拿着纸笔监督她这个监军的人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如此一来,她来南朝委曲求全,做出的努力将会功亏一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真是……左右为难。这场战役来得蹊跷,简直是太不合时宜了。私心里,她还是希望北朝能大获全胜的。不过也许败了背后的人也会消停些? 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刚到此没几日,南朝频频胜利的消息就堆满了她的桌子,这日听说北朝军队战败,逃入了避天谷,她当即就惊得跳起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可是个只进不出的地方,并且到处都是料峭的山石,没有食物来源。逃入避天谷,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诱敌深入也不是这样玩的吧?虽然败了这么多场,可那也是数万活生生的人啊! 半壁江中文网

她坐不住了,却不能明目张胆地去当援兵,只能摩拳擦掌露出一副极想争功的样子:“奶奶个熊,不能让他们跑了!打到他们老巢去!扬我们南朝国威!”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大人,您是我朝的探花郎,是读书人,文雅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阳琮转向那个表情木然的人:“你说,让北朝军队全军覆没,这是多大的军功?够让我升个几品?”

]3 `. u7 p* T. |' |/ f. y, S8 D

“大人如此冒进,恐怕不进反退。”

]3 `. u7 p* T. |' |/ f. y, S8 D

阳琮怒:“大人我好歹也是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了,区区北朝几万军队,能奈得了我何?快,给我备上数千兵马,我要给他们个迎头痛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大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拿过放在一边当摆设的长剑,作势要拔出,道:“谁阻拦我加官晋爵,我就和他拼命!”

banbijiang.com

“小的只是想提醒大人,这把剑您拿反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讪讪道,“怪不得我拔不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涂大人慢条斯理一板一眼地说,“敌方可是有三四万的兵马,大人确定数千的兵马能够胜得了他们?” 半壁江中文网

“困住几日,不就成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大人去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嗯?”阳琮错愕,竟没想到如此就说服成功了,她几乎没有任何阻拦地就获得一支五千人的军队。转念想想,自己虽在皇帝眼里是解闷良物,但在外人眼里便是御前红人了。如此身份平日里没有颐指气使的,如今偶尔提出一次愿望,那些人难得找到一次巴结机会,自然也要满足满足她,免得她跑去告黑状。 banbijiang.com

避天谷四面环山,仅有一条四米宽的小道通入。山峦陡峭,时不时地有碎石从上面掉下来,若是有人马留在上头打伏击,倒是不错的。

半壁江中文网

阳琮带着五千精兵,雄赳赳气昂昂地进了避天谷。北朝的军队困在此地已经三天了,即便是精锐之兵,也差不多被磨成了哀兵。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很快她就看到了北朝军队,士气显然比较低迷。他们浑身脏乱,满面风尘,精神十分不济,而这几日看到南朝的人马只守不攻,也有了懈怠之心,只派了一小队的人马守在关隘之处,遇到敌袭再回去通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到的时候,他们整军迎接,但连日来的疲惫让他们的队形看起来歪七扭八的。他们的表情里可以看出绝望、痛苦、麻木,却偏偏没有降意,好像垂死挣扎的亡命徒一般,求生的意志不堕,灼伤了她的眼。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北朝将领段子承很快前来迎敌,他嘴唇苍白,脸上有着一道明显的血痂,狼狈极了,可在马背上,依然坐直了身体。当他看到阳琮时,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惊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阳琮默默地拿着手指,在嘴角比了个“嘘—”的手势,又清咳了声,道:“废话少说,直接上,杀他个片甲不留!” copyright Banbijiang

军队得令,蜂拥而上,掀起了风沙,扑在她的脸上,她不由得掩面,不想去听那战场的厮杀及血肉割裂的声音。

内容来自半壁江

隔得久了,两军已经厮杀在了一起,这时她才睁开眼,瞄准了敌军将领的位置,准备纵马混入战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身后却蓦然有双手拽住了她:“曲大人,三思。”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的眼里有冷意,也有警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说涂大人,你怎么老拦我砍下敌军将领首级呢?莫非是不想文武双全的赞誉落到我头上,还是你与这将领有私情?” 阳琮满不在乎地笑笑。

copyright Banbijiang

“陛下要我保护您的安全,若是您执意要向前冲……有何损伤,事先说明,不关我的事情。”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止住了笑,看向了他几秒,脑海里突然想起皇帝陛下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又想起仍然在京城的夜合,这跨出的第一步,似乎是个很艰难的抉择。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可是没办法,她无法对眼前的杀戮熟视无睹,只能够对现实做出最符合她心意的妥协。何况,那身陷险境的段子承算是她在北朝比较赏识的一个将领。阳琮道:“早说嘛,这肯定是不关你的事情,是大人我自己做的决定,是我贪功冒进行了吧?回京城我肯定要向陛下褒扬这些日子你监督我的功劳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话毕,马鞭往马屁股上一抽,策马前行,同着段子承交锋的时候,阳琮长剑挥舞,马上一阵颠簸,她整个人从马背上滑落了下去。段子承下意识地俯身捞住她,要救她起来。她瞅准时机,凑在他的耳边道:“拿你的剑,要挟我—”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段子承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果断地按她的话做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冒犯了,公主。”他架在阳琮脖颈上的剑在颤抖,那能够斩落千军首级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手也是颤抖着。 半壁江中文网

“是谁下达政令,向南朝宣战?”她小声地问,感受着剑上的寒气,露出一副恐慌的神情,大声地对着仍在厮杀的南朝将士喊,“赶快后退啊!把本大人救了,必有赏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是太子殿下。” 段子承侧头回答她,然后大声吆喝,“赶快撤退,要不然我就杀了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两军将士手头的动作都停下来了,双方都退回了各自的领地,彼此对峙着,战场一下子变得寂静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在两军之前,将一个贪生怕死、被人要挟的南朝文臣形象演绎得栩栩如生,就差涕泗横流了,若不是场合不对,她都要给自己拍掌叫好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阳琮早料到了两军对垒会出现这么一个情况,故而带来围剿北朝军队的将领避开了品级比她高的,如今在场的南朝将领的品级,最高不过是千夫长,权力越不过监军,又畏惧她在皇帝跟前的“地位”,即便心里鄙视,也不敢和她叫板。一见到这种形势,几个首领商量开了,但商量半天也不知如何是好。 内容来自半壁江

故而一锤定音的就是那时时刻刻跟在她身边监督她,要向皇帝打小报告的涂大人了。他拍马往前行了几步,颇有几分大将之风,道:“放了他,我让你们出避天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阳琮松了口气。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涂大人冷冷地看着她。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如同所有威胁与被威胁的戏码一般,商量好了在避天谷的出口处一方交人、一方让路的程序后,北朝将领段子承一边拿剑要挟她,另一边驱着马,领着剩下的残兵败卒往避天谷外逃去。逃亡过程中,段子承歉疚道:“公主相救之恩,子承无以为报。避天谷之上,臣已埋伏了人马,他们不会太快追来。子承就算拼得性命,也必然竭尽全力,为公主杀出一条血路。”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我还不想现在就走。” 阳琮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段子承明显愣了愣,道:“公主留在南朝,会有很大的麻烦,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阳琮笑笑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半壁江图书频道

段子承将剑放下,一副肝脑涂地、两肋插刀的模样,道:“臣必定竭尽所能。” ]3 `. u7 p* T. |' |/ f. y, S8 D

阳琮道:“避天谷的出口处还埋伏着数百的南朝军队,你当着他们的面,将我刺伤—”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是大逆不道……臣不敢,也不能伤害公主!” 段子承打断她的话,拼命地摇头,逃命的速度亦慢了几许。

copyright Banbijiang

“听我说,我负伤后,就跳下马,你假装将我推下去,并露出一副凶神恶煞,过河拆桥的嘴脸,然后带着你的兵马沿着北卫河的方向跑走—那里的布军最少,你扮成流民,逃回北朝,再将朝中你所知道的事情写信给我。信,交到两朝交界处的来喜客栈就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公主殿下,臣不敢……” 段子承反反复复地说着,“臣不能容许自己伤害您。”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在南朝还有事情,我必须待在这里。这样做,是最好的方法,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保全你我。若我和你一同逃了,会连累很多人,并且未必逃得出去。若我安然无恙地回去,将会面临着许多的麻烦。” 半壁江中文网

段子承依然犹豫不决。阳琮深深地皱起眉头,段子承的名头在北朝内一直是挺响亮的,果决,利落,干脆,如今在她看来,分明便是优柔寡断。

banbijiang.com

阳琮不由冷了语气,道:“妇人之仁不是帮我,是害我。你知道怎样才能避免致命伤口,怎样能够让伤口看上去严重而不致命,若让我自己砍自己一刀,反而容易弄巧成拙,被人看穿。”

banbijiang.com

段子承的额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那握住剑柄的手也开始颤抖,好似那把剑有多么烫手一般,她真是生怕他将那剑给扔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眼看着避天谷的出口处近在咫尺,而背后的追兵也有一半的人渐渐赶上,阳琮不由得急了,道:“段子承,你是北朝最果决最英勇的年轻将士。你想让我失望吗?你想要让你成为破坏我计划的人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摇头,像是陷入了思考,同时那马鞭往马屁股上狠狠一抽,烈马急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段子承握剑的手渐渐收紧,再度将那剑搭在她的脖子上,表情就像是要奔赴断头台一般的难受:“殿下,抱歉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不要心存不忍,脸上的表情也不要有犹豫。” 阳琮又想了想,决定说些活跃气氛的话,“记得刺我的时候朝上刺点吧,最好是肩膀附近,伤口尽量大些,相信你不会手滑把剑甩出去把我的脖子割断的,到时候别舍不得下手,就轻轻地割破一点皮……本公主现在是男子汉,不怕疼噢。”

banbijiang.com

“殿下,请严肃点好吗?”段子承的表情像是快哭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嗯,好。”好像气氛活跃得适得其反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接下去她留给了他时间好好思考,避天谷的出口很快就到了,南朝的兵马埋伏在树丛后,身影耸动。避天谷内遥遥地有人一马当先,从里头驰骋而出,还是个认识的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很好,那涂大人没有被碎石给砸死,他将作为见证她生平第一次光荣负伤的人,使这时机变得更好。 ]3 `. u7 p* T. |' |/ f. y, S8 D

“刺。”阳琮干脆利落地下达指令。所幸这段子承也经历过无数次的战役,真到了这种时候比一般人冷静,严格按照她的要求朝着肩膀偏着心脏的方向猛刺下去,也达到了她预期的效果—后来给她看病的大夫说,所幸她逃避得及时,那一剑原先是想往着心脏的地方刺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当时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疼,也不用她故意弄出一副被段子承“抛尸”或者躲避人砍而侧身堕马的动作,因为没有人扶着,那根本就是个自然反应。 ]3 `. u7 p* T. |' |/ f. y, S8 D

阳琮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身体往后一仰,身体就落在平地上,成功完成了负伤堕马这一光荣任务。她脑海里留着的最后画面,就是漫天的飞尘为背景,段子承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表情狰狞纠结,看在她眼里,却是犯了滔天大罪的痛苦忏悔神情。 copyright Banbijiang

哎,这段子承,别傻杵着,赶快跑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醒来的时候身上被换了套干净的衣服。阳琮意识到这点,有阵凉意,慢慢地从四肢五骸流入心中。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急忙地摸摸自己的胸前,感受到了一定的厚度,她松了一口气。还好,她的女儿身应该没有被识破。她的胸前仍然缠着裹胸带,却没有像从前那般厚重,也比较宽松。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是谁……帮她换的衣服,甚至连裹胸带也换过了?不过照这情形,她的性别应该还被隐瞒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睡了许久,大脑反应还是迟钝,她决定还是不想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是一间打扫得很是干净整洁的屋子,屋里有扇小窗户,垂着竹帘,没有掌灯,显得有些阴暗。门外的人听见阳琮这边的动静,掌灯走了进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人是小厮的模样,穿着粗布的衣衫,他说:“大人昏迷了许多日,明明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口,却老是醒不过来,大夫们一筹莫展,险些就以为大人挺不过来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没办法,忧思过重,血流过多,堕马的冲击,导致她处于精神肉体两重折磨,故而下意识不想醒来,真是难为了替她看病的大夫。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个北朝的将领真太不是东西了,明明说好了放人,还想置大人于死地,应该要千刀万剐。”小厮咬牙切齿道,“所幸大人无恙,那贼人见到我朝埋伏的军队,吓得跑远了。可惜让他们给跑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小厮东扯西扯的,让她也了解了那日之后战场情况。

内容来自半壁江

阳琮嘴角浮起笑意,看来这段子承还不算是太蠢笨,没有将她的计划给打乱,跑得还挺及时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听那小厮唠叨了一会儿,她觉得屋内有些闷,便下了床,趿着鞋子朝外走,那小厮跟在她的身后,默许了她的举动。

]3 `. u7 p* T. |' |/ f. y, S8 D

阳琮坐在草坪上,望着暗蓝色的天空,思绪万千。段子承跑了,现在应该是在北朝境内,已然安全了吧,不知道那天的几万将士,存活了多少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太子殿下颁布的旨意?她来南朝之前,曾与太子秉烛夜谈,特地叮嘱了他一番,让他在这段时间按兵不动,不能主动挑衅。他们兄妹的关系一向都很好,她哥哥不会对她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段子承也不会骗她,应当是有人假借了太子的名义,又或者她哥哥从什么地方找来了济世谋臣,把他糊弄住了,给出了这么个坏点子,他被说动了……她的哥哥向来有些优柔寡断。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摇了摇头,叹了叹气,继续望着天空,人说睹月思乡,如今倒也勾起几分愁肠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长吁短叹过后,她抬头,却望到远处深沉黑夜下,一个如玉山般的身影负手而立,沐着幽月的清华,显然是站在那边许久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阳琮立马站了起来,顿时想要拔腿就跑,然而在他清冷的眉眼下,两只脚如同灌铅似的移动不了,又有些不争气地发软。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策划了一场负伤堕马的事件,以为之后稍加掩饰,被追究瞎指挥、干涉军情的罪名就罢了,却没有想到她醒后第一个面对的会是皇帝陛下,更没有想到,他会纡尊降贵地来逮她,见到她这么狼狈的模样。

内容来自半壁江

随意而散乱的头发披肩,脸色苍白如纸,甚至还挂着淡淡的淤青,嘴唇干裂,身上穿着不太合身的衣服,显得宽松而颓废,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有些尴尬又有着忐忑地四处游离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是趿着鞋子出来的,刚刚坐下是盘腿而坐,有只鞋子不知道被她踢飞到哪儿去了,一只脚丫子就袒露了出来,白嫩得过分,不像是男孩子该有的,阳琮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脚丫子上。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只脚凉飕飕的,越在乎它,就越是令人尴尬,她将它抬起来,藏在另一条腿后,然后维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陛下,您,您怎么来了,臣没有看花眼吧?” 阳琮见到他,慌忙地解释,告罪道,“我……陛下,臣再也不敢贪功冒进了,臣应该要识得自己是几斤几两!臣应该要跑得快,不是傻乎乎地冲向前,还把敌军给放跑了。臣这次吸取教训了,还望陛下看在臣有伤在身,还昏迷了这么多天,不要贬臣的官……” banbijiang.com

东羡任着她说完这几句话,表情不动声色,然后朝她走近,步伐很稳,又很有节奏感,一步一步地像是踏在她的心上,她的心也随着他的脚步怦然跳动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身后的小厮不知道何时走开了,这空旷的地方,仅余了他们二人,安静得可怕。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深深地看着她,目光里有探寻、嘲弄,还有那清淡的月色,让人觉得晦涩难懂。

copyright Banbijiang

东羡脸上再没有那种似笑非笑要算计她的神情,反而从始至终都是淡淡的,没有变化。他亦没有说话,却让阳琮觉得到处都是无形的压力,让她觉得抬起的那只脚丫越发地冷,也越发地酸。 内容来自半壁江

“臣……”阳琮突然觉得说不出话了,干脆闭上嘴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怎么了,不继续说?”东羡淡淡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阳琮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中拎着酒坛。顾玠拎酒的时候洒脱不羁,带着些市井的热闹之气,而他拎着酒,却没有半点的违和感,拿起酒坛向人邀酒的时候,一言一行俱是风雅。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像是能深透灵魂,看穿她的谎言。

内容来自半壁江

“曲阳春,朕以前禁着你酒的时候,你总是向其他人邀酒。”东羡不咸不淡地道,有种了无兴味地感觉,“今天,我们不醉不归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阳琮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他的神态无波无浪,他的声音不喜不怒,他的情绪像是被黑夜给掩映,叫人看不清。此刻的他,身上带着似有似无的一股杀意,让人感到几分危险。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是愤怒的,这种愤怒因为无声而更可怕,就恰似暴风雨前的宁静。

]3 `. u7 p* T. |' |/ f. y, S8 D

“陛下……我的伤,不能饮酒。” 阳琮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脚丫也落在草地上,但还是硬着头皮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朕叫你喝你就喝!”东羡果断地下着命令。她曾见过他劈头盖脸地骂过一个臣子,便是用这种语调,深沉得像是被浸湿的华美绸缎。 内容来自半壁江

阳琮只能小心翼翼地将他手中的酒坛给拎过来,那明明是甘洌无比的酒,落入口中,却尽是苦涩。 半壁江中文网

“喝。”东羡见她犹豫,斩钉截铁地命令道,让人一点儿抗拒之心也生不起。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只能捧起酒坛,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东羡冷冷地看着阳琮,一点儿也没有制止的意思,相反,她每每停下饮酒,观察他的时候,他总会再度命令她喝下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胸腔处涌起无边的热浪,辛辣的味道刺激着味蕾,有时候喝得太急了,被呛住咳嗽了半天。阳琮面颊已绯红,东羡还是淡淡地看着,等到她咳嗽之势缓了,又示意她继续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陛下,臣不能喝了。”那些酒水落在她的肚子里,胀得难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东羡固执地看着她,冷冷地发话,“朕赐爱卿酒的那晚,爱卿同着顾玠共饮霜中白一壶。” copyright Banbijiang

“……”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升侍讲的那日,与顾玠面圣前,共饮一壶山花笑。”

copyright Banbijiang

东羡的眼里有着锐利的光芒,直直地扫射了过来,“你上战场前,遇到了顾玠,同他痛饮了两坛酒,还能清醒归来,现在,你不过饮了半坛酒,便是酒力不济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竟然能将她和顾玠多次饮酒的数量及种类说得明明白白!天朝的探子,还真是无处不在。

]3 `. u7 p* T. |' |/ f. y, S8 D

“还是说,爱卿根本是不屑同朕饮酒?”东羡冷冷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臣不敢,臣的酒量确实不是太好,臣和顾大人一同饮酒的时候,那些酒大半都是到他肚子里去了。” 阳琮嚅动着唇,小声道,非常嫌恶地看那酒坛一眼,迫于无奈,将那酒坛端起,摆了个样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嘬着,用余光偷偷看着他。

]3 `. u7 p* T. |' |/ f. y, S8 D

东羡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像是嘲弄,他没有立即揭穿她,而是利落地揭了另一坛酒的封口,然后单手抓着酒坛,喝了起来。他饮酒的姿态洒脱肆意,又有股杀伐决断的凛然,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混合在一起,竟出奇的协调,还平添了许多美感。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的酒量特别惊人,不一会儿,那一坛酒就见了底。而他的眼睛依然清明,只不过是原本白皙如玉的脸上染了一点的醉人的红,令人陶醉。

copyright Banbijiang

东羡喝完酒,就那样直直地看着阳琮,目光犀利灼人,“那么,爱卿喝半坛酒,朕喝一坛,你觉得够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够够够……” 阳琮急忙说道,尚算冷静的皇帝陛下已经够可怕了,若是醉酒后,理智不受控制的他,简直不能够想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眼见着他将空酒坛扔在一边,拿起另外一坛酒,阳琮道:“陛下的龙体要紧,臣惶恐,臣自己一个人能喝得完,不用陛下陪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曲阳春,你也知道惶恐?”东羡已有了些怒气外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急忙夺过那坛子的酒,放在身后,皱着眉头,将原先那坛剩余的酒一鼓作气地给喝尽,然后掀开一坛新酒的封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灌了几大口。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一下子酒喝得太多,又太急,刚刚放下那酒坛,阳琮便觉得有些晕眩,天地开始摇晃,浑身乏力瘫软在地。她闭上了眼,揉了揉眉心,又用力地睁开了眼。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阳琮昏昏沉沉,好似闭上了眼睛,时间就飞快地从指尖飞跃了过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是问了她一些问题,她胡乱地答着。 内容来自半壁江

半醉半醒间,阳琮猛然听到他极冷极低沉的声音,道:“曲阳春,欺君你都不怕了,还惶恐什么?” banbijiang.com

她蓦然松了一口气,悬在心头沉甸甸的石头终于落在了实处。该来的总要来,这样挑明了讲,总比吊着胆子在那边揣测来得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阳琮睁开眼睛看他,东羡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里落满星辰,显得深邃悠远,“朕不止一次给过你机会,让你坦白,你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弃朕给你的机会。”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晕乎乎地想着,他到底知道了些什么?知道她故意放走了段子承?还是知道她是北朝公主,或是怪她欺瞒了女儿身?难道是……她刚刚被他套出了什么话?她醉酒后向来……除了好色无法制止以外,还是挺守口如瓶的吧?

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正神经紧绷、胡思乱想的时候,东羡带着几分狠戾地说:“朕真想杀了你。” banbijiang.com

那话语像是突然攫住了她的喉咙,登时让她觉得一阵透心凉。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然而正当阳琮紧张万分、以为小命危矣、准备坦白从宽之时,东羡突然欺身逼近,压在她的身上,居然就那样吻住了她。起初是和风细雨,慢慢地啃噬着她的唇,而后如疾风骤雨,狠狠地吻着,在她的唇腔里肆虐,带走了所有的空气,宣布着他的主权他的愤怒。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晕乎乎地呆住了,脑海空荡荡的,任凭他将她压倒在草坪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回过神来她才觉得,这种梦寐以求的滋味实在是美好,原本让她痛恨欲绝的酒的味道,剩余在他的唇齿间,出乎意料的甘甜美味,让她喜欢不已,甚至带着让她惧怕的沉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吻了许久,东羡终于放开了阳琮,他大力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没有留给她说话的空隙,又继续覆了上来,强势而霸道,丝毫反攻的机会也没有给她,愣是将阳琮原本还没有褪去的酒意给吻了上来,两种醉意混杂在一起,她觉得神志完全不受控制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电光石火间,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阳琮有些被遗忘的记忆突然间重新被唤醒,南朝帝都曲府的那个晚上……其实他们是亲吻过的,只是他没有这样压倒性地侵略,也没有这样让她觉得心跳加快、又是紧张又是愉悦地忧喜参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种感觉她还是挺喜欢的,只是他的身份……真是可惜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许久,东羡终于停止了吻她,退开了一步,目光冷静地看着她。

banbijiang.com

阳琮脑袋极度缺氧,脸颊发烫,像是要烧了起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东羡促狭道:“爱卿那晚在曲府万般热情。今天不过如此,也值得爱卿如此脸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几乎要指着她的鼻子说她那晚恬不知耻了。阳琮半眯着眼看他,浑身难受,那股灼烫的感觉从额头传来,她觉得更晕了—她居然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的后悔和紧张。

banbijiang.com

原来这是意乱情迷的感觉吗?她那时这样想着。后来才知道,大量饮酒让她肩膀上的伤口急速恶化,流血不止,再度引发了高烧,才让她头沉脑重的。 banbijiang.com

空腹大量饮酒,更让她肚子疼得犹如刀绞,昏迷中也不安生。

半壁江中文网

阳琮在鬼门关徘徊了几圈,才被救了回来,而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眼睛哭得红肿的夜合,她的额头上有着深一块、浅一块的淤青,但比较淡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第一反应是,皇帝兴师问罪,要追究夜合的连带责任吗?不过何必多此一举,将她送到她面前来?莫非是想要尽她们主仆一场的情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正想着,夜合眼里已经滚下了眼泪,欣喜若狂道,“公主,您终于醒过来了,奴婢等了您好多天,生怕您就这么……就这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阳琮看着一向悍勇的夜合哭成这样,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夜合见她想要起身,忙扶了她一把,然后将垫子放在她的背后给她靠着。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夜合,你怎么在这儿?是谁让你来的?他们对你怎么样?有没有苛待你?”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夜合忙不迭地摇头。她八天前就来到这里了,那时所见的画面她至今印象深刻。从来意气风发、众星拱月的阳琮公主,竟然浑身是血、气息奄奄地躺在床上,满面尘土,狼狈得很。她将公主的衣服褪下的时候,都粘着血肉。 ]3 `. u7 p* T. |' |/ f. y, S8 D

阳琮昏迷不醒,夜合去了附近的寺庙许愿,沿着路连磕了九十九个响头,回来的时候,却得知阳琮的病情恶化,犹如晴天霹雳砸了下来,所幸苍天有眼,她的公主终于没有大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夜合哽咽地将她所知道的事情讲了一遍,阳琮听完,喃喃道:“也就是说,没有人发现我的女儿身?” 半壁江图书频道

“应当是,公主伤在肩膀,我那天帮公主换衣服的时候特别小心,这几日的换衣擦身,都是经我的手。”夜合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淡淡地应了声,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侥幸、惊喜、失落、希望纷至沓来,分辨不明,原先坦白从宽的决心被动摇,就像是绝路中,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带着一股劫后余生的真实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没有发现她的女儿身,自然联想不到她是北朝公主。她的父亲是北朝人这点,她从来就没有刻意隐瞒过,她对于北朝人有些不忍之心也情有可原,毕竟她考的是文科而不是武科,来战场只是意外之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但这样一来,那天晚上他亲吻了她,难道真是因为他有潜在的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内容来自半壁江

阳琮天马行空地想着,猛然间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真相!

banbijiang.com

她觉得为了挽救她的清白,也许可以举荐不知身在何处的顾大人以身侍主,以换得他俩的功名富贵……正想着的时候,夜合突然换了称谓,阳琮这才惊醒过来,听到了外头极细碎的脚步声慢慢靠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夜合说道:“有位大人将我从京城领到这儿来的。不过先前因您病情恶化,这位大人可没少被大夫骂。那大夫是此处寻来的,在当地挺有名气,也真是桀骜不驯,一旦医治有不顺心之处,就把大人骂个狗血淋头一次,所幸他医术高明,公子脱离险境,大人才忍了下来。”

banbijiang.com

阳琮正寻思着这位大人是何人的时候,东羡正好走进来,停在门口,在午后温煦的阳光下,整个人被镀上了一层静谧的金色。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大人。”夜合叫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东羡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示意她下去。夜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阳琮,有些不放心。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东羡道:“曲大人昏迷多日方醒来,腹中应当空得很,你下去为他准备些吃食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夜合这才退下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阳琮原先还觉得真是大哉我北朝,小小的夜合竟能不屈服南朝皇帝的淫威,还要他两度屏退她,才肯退下,后来才反应过来,敢情皇帝是隐瞒了身份,夜合所说的那位大人便是皇帝陛下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也就是说,那位被民间的大夫骂个狗血淋头却不能发作的大人是皇帝陛下?

copyright Banbijiang

阳琮想到焦躁的大夫破口大骂皇帝的情景,有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他这样万人之上的身份,也有这样的时候啊。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是会平静无波淡然接受,实则内心澎湃,恨不得把大夫给扔出去?还是认错态度良好,诺诺称是,好言相劝?或者是据理力争?不过应该会是熟视无睹吧。 半壁江中文网

刚刚夜合说的那些话他定然是听到了,但脸上丝毫没有尴尬之意,依然云淡风轻。看到她脑补地乐不可支,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以示警告。

内容来自半壁江

等到夜合的身影已经离去了,东羡走进屋,目光就变了。从原来的淡然变得深沉,紧紧地锁住了阳琮,像是无形的刀刃,所到之处,隐隐生疼,他整个人变了个模样,从暖煦的艳阳天,变成了冰冻三尺的酷寒日,阳琮的脑海里闪过千万种思绪,脸上的笑僵硬在那边,虽然努力克制着,然而身上却沁了一层的汗,腻得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等她心里的那根弦快要崩断的时候,东羡目光一收,悠然地看向远处,然后若无其事道:“曲阳春,当朕的男宠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阳琮瞬间错愕,严重怀疑是高烧把她的耳朵给烧坏掉了,以至出现了幻听。那紧张的心跳声慢慢平复,她回味着他说的话,不可置信。

copyright Banbijiang

“陛下,您,您不是开玩笑吧。” 阳琮干笑了两声, “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居然非常严肃认真地点了下头,淡淡道:“朕考虑了挺久,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决定。爱卿姿色尚可,尝起来味道不错,也不算太辱没朕。”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滋味不错……阳琮瞬间想起了在浓醇酒味中那一场铺天盖地的吻,老脸羞红。想当初在北朝,这种话应当是她对人说的吧!如今被人吃了豆腐,居然对方还是一副嫌弃的模样,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陛下,这个决定不好,请三思。” 阳琮灵敏地反应了过来,吓得屁滚尿流地从床上爬起,却因为浑身无力瘫倒在地。她顺势下跪,扯住他的袍角,声泪俱下,道,“陛下……臣知错了!您别开玩笑啊,臣经不起吓的,陛下还是给臣一刀两断来得干脆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一定是她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他他他,怎么会对她提出这样的请求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堂堂的北朝公主此刻毫无尊严,目光坦诚,只为南朝帝王收回一句玩笑之话,容易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朕并没有开玩笑。”东羡面目表情,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阳琮低着头,果断陷害着京城邻居:“陛下,臣可以理解您有龙阳之好,然而,臣乃蒲柳之姿,哪敌顾大人琼花玉树,倾城绝世之色。虽然顾大人平时看上去木讷了点,不解风景憨厚老实了点,但是诗词华章,擅引经据典,璞玉可雕琢,又能与您讨论政事,一人可多用,能者也要多劳,您要三思而后行,不要捡了芝麻扔了西瓜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曲阳春,朕记得你当初说对他的风仪心生倾慕之情,如今又将他推向朕,这种给人两肋插两刀的行径,说出去真让人寒心。”东羡淡淡道,却是又想起了当初的那一茬。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阳琮默然,为什么他的记忆力这么好啊!她长叹息道,“陛下,这叫作举荐,臣是倾慕顾大人,且陛下龙章凤姿,堪称天底下第一的好男人,臣是为了他的终身幸福着想,心爱的人快乐幸福,臣也快乐幸福,臣相信陛下您会好好待他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看不出来,曲大人还有这样的奉献精神。”东羡微嘲地笑着,“但朕就是认定你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阳琮力图改变他的主意,一边用她所知道的词语无限贬低自己,又把顾玠捧得老高,将他们美好未来携手朝堂共谱君臣佳话的美好前景展示一番,还是不能改变皇帝的主意。 copyright Banbijiang

皇帝如同听说书一般在旁边好整以暇地听着,等到她说得唇干舌燥的时候,他还适时地给她递上了一杯水,她继续说:“陛下,您应当考虑一下臣的意见,将目光投向他处,当然不要认为臣是个落井下石的人,臣是为了顾大人和您着想。” ]3 `. u7 p* T. |' |/ f. y, S8 D

“既然朕这里不是龙潭虎穴,在爱卿的形容里,朕也尚算过得去,为何爱卿就是嫌弃朕呢,莫非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皇帝陛下听完说书,一针见血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阳琮心中默默叹息,只因生是女儿身,硬件方面不过关,不能够忠诚地追随断袖的风尚啊。万一不小心让皇帝情根深种结果发现她是女儿身,那不是造孽么。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男男授受不亲。”她道,“臣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觉得,臣还是喜欢女人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像翠花那样的?”他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阳琮真诚地望着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朕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对于爱卿的口不择言,朕可以暂时理解为爱卿太过于受宠若惊乃至神思恍惚造成的。”东羡微微一笑,“不过,若再听到爱卿这等朝秦暮楚的话,那翠花便不能留了。朕可不希望爱卿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拈花惹草。”

copyright Banbijiang

阳琮心里默念断袖悔一生,当即哀号一声,抓着他的袍角,泪流满面道:“臣不过是马失前蹄了一次,导致延误了军情,放跑了敌军,臣战胜敌军夺军功的心是真诚的,归根究底是臣的那匹马不够好,臣不想往前的时候,它偏偏发了疯似的向前冲,然后在危险关键时刻,居然把臣给摔下马了,要不然,臣绝对能够旗开得胜,生擒敌军将领。陛下您饶了我吧,臣已经无数天没有洗澡,身上发臭了……臣也不爱洗澡,臣夜晚打呼噜磨牙说梦话……臣的习惯非常不好,您不能委屈了自己啊!陛下,您看到臣的泪水了吗?这是臣忏悔的泪水,这是臣为君着想的泪水,这是臣……” banbijiang.com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