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1

时值深秋,澳门依旧热得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烈日当空,正午时分,阳光直射在脸上,晃得人根本睁不开眼睛。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座城市是赫赫有名的娱乐之都,被繁华重重包裹,歌舞升平,纸醉金迷,人们在这里享受着一掷千金的滋味,同时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三十九楼,酒店的顶楼天台。这里平时几乎没什么人会上来,因为这座酒店新开不久,比起其他的老牌酒店来说人气要差上许多,连楼下的大堂都很少有客人进出,就更别说天台上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然而事情总有例外,原本空旷敞阔的天台上,此刻却有粗鲁的骂声在久久回荡着! copyright Banbijiang

“靠!快点说!老子的耐性有限,再不说,就把你从这儿直接扔下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开口叫骂的是个高壮汉子,身上套着件短袖衫,胳膊上肌肉结实,隐约露出臂膀上深青色的刺青。他居高临下地站着,一双小眼睛在墨镜后面微微眯起,看着面前两个手下将一个中年男人的大半个身子按在天台的边沿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此时中年男人的头几乎已经悬空在外,身体因为恐惧而瑟瑟发抖,从高处向下看那种万物渺小的恐惧,让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而虚弱,只是仍旧嘴硬:“我……我不知道什么密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刺青汉子上去抬手就抽了他两个耳光,打得啪啪响,骂道:“还敢嘴硬!敢蒙老子?其他四个人可都已经说了,你识相的,就赶紧说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中年男人被人戳破心思有些发懵,可还是不甘心地抵赖挣扎:“我真的不知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刺青汉子抬脚照着他的小腹又狠狠踹了两下:“快说!不然弄死你信不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身边的两个人也上前去接着一顿拳打脚踢,这回可是用上了十成力道,中年男人被打得几乎断了气,抱着小腹,身体佝偻成一团,像一只被木棍戳过的毛毛虫。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多年来一直养尊处优,哪里还能吃得了这种苦头?脑袋里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上下都在痛,刺眼的阳光照在天台玻璃上,然后反射到他的脸上,刺入眼底,生理性的泪水无意识涌出眼眶,很快就模糊了他的视线。他满心恐惧和绝望,喘息着松了口:“我……我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原本为了防止有人起了贪念,想要独占密码箱里的东西,所以他们将一个六位的密码,拆分成六个数字,分别由六个人保管,并约定了将这个秘密世代相传。

banbijiang.com

他们原本以为这个秘密会随着那样东西一起,被收藏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再也不会被提起。可没有想到的是,辛辛苦苦藏匿了二十年的秘密,背负的罪孽,终究还是逃不过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定了定神,认命般地放弃了一切坚持:“密码是……咳咳……是,是3……”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刺青汉子与两个同伴对望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转身拎起放在一旁的一个黑色大提包,朝着同伴挥了一下手,很随意地吩咐道:“处理一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种事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做了,办起来十分得心应手。全程戴着手套,保证不会留下指纹,再避开监控,就算是把一个人直接从天台上扔下去,结合这人之前的一系列遭遇,绝对可以伪造出自杀身亡的假象。

半壁江中文网

他们正打算动手,中年男人察觉了事情不对,开始杀猪一般地号叫起来,一边试图挣扎,但是刚一动弹就被牢牢压制在地上,完全动不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刺青汉子正打算快步离开,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呵欠声,接着就是个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喂!大中午的,吵什么吵呀!不能让人好好睡个午觉吗?”

banbijiang.com

天台上的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刺青汉子惊讶而意外地循着声音看过去,他来到这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巡查,确认这里只有他们四个人,可这凭空响起来的声音,说话的显然不是他们当中的人!

]3 `. u7 p* T. |' |/ f. y, S8 D

中年男人正惊恐万分地挣扎,原本以为他要被人从三十九楼上活活扔下去摔死,可是,电光石火间,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了过来,粗暴地抓住了他的后衣领,然后他竟然就这么被拖着挣开了钳制,下一秒,他就被像扔一只破口袋一样,很嫌弃地直接扔在了地上!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的后背撞在地面上,大理石坚硬而冰冷,惊魂未定地扬起脸,灼灼的日光底下,赫然立着一个高大挺拔的黑影!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看身高那必定是个男人,只是这大热天的,竟然从头到脚穿了一身黑,最显眼的自然是那件拉起来挡住了脸的黑色连帽衫,阴影底下,依稀能看到那人还戴着黑色的口罩,挡住大部分五官,只有双眼流露出一点锐利又桀骜的光,像刚被悉心打磨过的刀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男人双手抄在口袋里,他显然是把声音刻意压低了一些,很好地掩饰了自己原本的声线,似乎是不想让别人轻而易举地辨别出来,只不过那话似乎并不是朝着在场这些人说的,更像是自言自语:“还好来得及时!哎哟喂,终于让我遇上一个活的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刺青汉子被这人凭空打乱了所有计划,定睛一看,自己的两个同伴已经被打翻在地,翻着白眼早就晕了过去,而面前这人,从着装到举止都透着说不出的神秘,让人有些不敢轻易接近,他顿时有些气急,指着对方有些结巴:“你、你是谁?” banbijiang.com

男人根本就没搭理他,而是从容弯下腰,伸出带着黑线手套的右手,捏着中年男人的下巴,逼迫他扬起头来与自己对望,低声问:“你,是陈昭吗?”

banbijiang.com

被准确地喊出了姓名,陈昭有些意外,他本来就被人威胁,这下似乎情况变本加厉,他心中越发慌乱了,激烈地挥手打开男人的手,惊恐地手脚并用地往后爬:“你……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男人有些意外地歪头,盯着他往外爬了几步,忽然好像想通了什么,闪身上前,敏捷地抓住了他的衣领,手一挥把人直接拽住了拖回到自己面前:“喂!我刚刚才救了你的哎!你怎么分不清好人坏人啊?难道不知道什么叫‘滴水之恩,用湖相报’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现场画风突变,陈昭当即一愣,脑子瞬间卡壳,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这位神秘人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疑惑地小声问了一句:“你说的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男人这时忽然没来由地轻轻“哦”了一声,侧头抬手按了一下耳朵的位置,隐约能看到黑色连帽衫底下,似乎有蓝牙耳机的光芒闪烁,他的声音有些沮丧,尾音拖得很长:“我又说错啦?”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看情况,陈昭猜他是在跟人打电话,男人安静地歪着头认真倾听了一会儿,这才收敛神色,假装帅气地拍拍他的肩膀:“别当真,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活跃一下气氛嘛!哈哈哈哈!”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自己在那里干笑了几声,搞得陈昭哭笑不得,一肚子的恐惧顿时都散了个无影无踪,诡异的场合,诡异的男人,连带着他自己都好像变得诡异起来。明明刚刚还吓得要命,害怕到腿肚子都转筋,可现在这恐惧的感觉不知不觉已经散去一大半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男人说完扬起下巴,朝着刺青汉子那边看去,抬手朝他勾了勾食指:“说实话吧,何方、佟国志、王强、孙英群他们四个人,是不是都是你们杀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刺青汉子心中一惊,立刻知道这人是有备而来。他们之前通过同样的方式,已经处理掉了四个人,都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竟然有人追到了其中的线索。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也算是身经百战的人物了,对方既然能在瞬间就干掉两个人,战力一定不弱,硬拼肯定不靠谱,还容易送上门去给对方逼供,反正他已经拿到了密码,最好的办法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跑得很快,提着大提包,几乎是三五步就冲进了天台的出口,陈昭原以为男人会立刻追上去,可是对方却气定神闲地站起身来,任凭敞开的黑色外套在风中帅气地飞舞,单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似乎是看穿了自己的担心,男人轻松地开了口,语调的儿化音有一点诡异的不协调:“没事儿,他跑不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说着歪着头勾起食指在耳畔轻轻敲了敲,语调轻快愉悦:“他下去了,格格,到你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陈昭与神秘男人面对面站着,却依旧看不清他确切的模样,只是对方身上忽然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场让他不由自主地胆怯,他于是下意识把身子往后缩了缩。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男人低声安慰他:“别害怕,我们是来帮你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的声音里仍然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与威严,只是平和了许多,陈昭的情绪稍稍缓和下来,不知道怎么的,脑袋里忽然灵光一闪,想起在某次酒桌上听到的那个离奇的传说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两个多月之前,圈内古玩大家叶成儒老先生和他的孙女相继被人绑架。坊间传说,这件事情与一批几十年前下落不明的宝藏有关,原本情况危急,但是没想到竟然引来了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千面狐狸”出手,顺利营救出了被绑架的叶老和叶家千金。

banbijiang.com

坊间传言,他有千张面孔,狡猾如狐,身份神秘,极少有人见过他真实的面貌。然而,凡是有事关文物国宝的大案,他都会插手介入调查,只为文物国宝不外流,也不会沦为不法之徒牟取暴利的工具。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陈昭顿时心头一跳,像是打起了鼓一样,咚咚地跳个不停:“你……你是‘千面狐狸’?”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男人被识破身份也不意外,反倒是有些骄傲,隔着手套做了个打响指的动作,语气也跟着悠扬起来:“是啊,就是我!嗯,看起来我还是挺有名的嘛!嘿嘿嘿嘿……”

copyright Banbijiang

“千面狐狸”只是江湖中人给他起的称号,他的公开身份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持有人,本名李越霆。两个多月之前,李越霆率领“文物猎人”团队第一次与QS公司交手,顺利救出了被绑架的叶成儒老先生以及他的孙女叶颜,同时也查出了阿波丸号沉船宝藏与两块盗门凤凰玉佩之间的联系。 半壁江中文网

虽然宝藏的最终下落让人唏嘘不已,但是至少,他们在重重谜团中抽丝剥茧,找出了隐藏多年的真相,同时也惩戒了处心积虑多年,为了得到宝藏不惜杀人作恶的潘俊,从这一点上看,他们并没有输。 半壁江图书频道

“啊!”

半壁江中文网

话筒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听得出来,声音是个男人的。李越霆心情愉悦地拍了拍陈昭的肩膀,很认真地问:“你,想不想看坏人被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被他这么一拍,陈昭觉得浑身的骨头就像是被打散了再重装起来,摇摇晃晃地几乎站不稳,但他知道此时自己完全说了不算,只能咬牙硬撑着,心有余悸地跟在李越霆身后。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天台的楼梯间有点昏暗,因为新建好没多久,还弥漫着一股呛鼻子的油漆味。李越霆往下走了半层楼梯,视线一转就开阔了不少,眼前的景象让他禁不住哑然失笑:“我说格格,你好像有点用力过猛了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楼梯拐角的空地上,刺青男人脸着地趴着,状况非常狼狈凄惨,他的两只胳膊被扭在背后,身子扭成一个诡异的角度,一只白皙纤秀的手掌将他牢牢制住,男人脸上的青筋几乎爆出来,但是却始终无法动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陈昭惊讶万分地往上看去,落入视线的是一段如玉般的手腕,腕间戴着一只晶莹通透的透水白玉镯子,随着手上的动作一晃一晃,在这样一个阴暗的场合,不合时宜地闪着异常明亮的光。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只手的主人扬起头来,顺势将一只穿了绣花布鞋的脚踩在男人的腰间,轻描淡写之间用力往下沉了沉,顿时听到“咔嚓”一声,似乎是骨头断裂的声响,男人又是一声惨叫,随之响起的语气抑扬顿挫,锋利冷傲,是地道标准的京片子:“哟!您倒是没用力过猛,可您差点就让人跑了呢!” banbijiang.com

被称为“格格”的,正是曾经被绑架,后来被李越霆所救的叶家千金叶颜,她在追查“阿波丸号沉船宝藏”一案中加入文物猎人团队,成为第四名正式成员。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Sorry,我的错,我的错……”李越霆向来尊重女士,摊开双手又合十摇了摇,主动承认错误,然后凑过去把男人从叶颜手里接过来,一边笑吟吟地数落起他来:“你看,我让你有话好好说,你非要跑,现在好了吧?被人揍了吧?哎你让我看看,脸痛不痛,没毁容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到男人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样子,李越霆笑得越发欢畅:“也好,本来长这样了就已经够悲剧了,我们现在就当是做做好事,帮他毁个容再整容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叶颜被他这不着调的样子搞得哭笑不得,垂手退到一边,简单整理了一下身上衣服。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为了隐藏身份,她脸上也化了很浓的妆,不过还是没改爱穿古风衣饰的喜好。所以出门时选了一条铺满了刺绣花纹的长围巾挡住了脸,还穿了一双黑红相间的系带绣花布鞋,鞋尖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盛放,黑色的布带缠绕在脚腕上,蜿蜒往上,长裙底下露出一截小腿,显得皮肤越发白皙动人,赏心悦目。 ]3 `. u7 p* T. |' |/ f. y, S8 D

李越霆对古韵古风钟爱有加,叶颜的打扮完全合乎他的心意,所以得了空,他又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几眼,欣赏过美人,这才心满意足地转头去威胁那刺青男人,语气油滑而轻佻:“我可没什么耐性跟你耗着,劝你还是早点儿说实话吧!早说早完事儿,我还想抽空去赌场逛逛,玩上几手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此时的李越霆怎么看都像个没什么正型形的小混混,叶颜知道他这是故意的,于是干脆板起脸,立志将黑脸唱到底:“我可不会对您客客气气地说话办事儿,你要不就快说,要不然,我还差个练功的木头桩子,把您绑了杵在那儿我看也差不多!”

半壁江中文网

她刚刚出手狠辣,再加上一口冷言冷语,倒是把那人吓得够呛。 内容来自半壁江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