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3

瞪着眼看着自己。要命的是,他手里还拿着一把刀,刀上鲜血淋漓。一滴一滴鲜红的血液,正顺着刀尖滴落下来。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身后,是一个躺在血泊中的人,显然已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死了。杀手目瞪口呆。站在杀手旁边的瞎子看了看杀手,终于说话了:“先生,你曾经见到过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种场面吧?” 杀手摇头:“没有。从来没有。” 瞎子说:“请先生说实话。如果瞎子没说错,被杀之人作恶多端,死不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足惜。” 杀手坚定地说:“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从来没杀过人。” 瞎子看了看杀手,又看了看站着的另一个“杀手”,冷冷地说:“这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说,先生没有加入花子会了?” 杀手一愣:“什么叫花子会?” 瞎子说:“先生最好不要骗我。如果你没有加入花子会,为什么要跟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踪我?” 杀手不能说出唐国军的名字,只能撒谎说:“我是看你……你像我的一个朋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瞎子哼了一声,说:“我看先生真是不想从这里出去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杀手急了:“等等,你得告诉我,什么是花子会。花子会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一点都不知道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瞎子低头看了看杀手,说:“先生是真不知道,还是想骗我?花子会是灯花教的一个分支。不过这个分支是在现在才有的。灯花教遭到镇压,有逃出来的头头,就把灯花教改成了花子会。”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杀手有些明白,却知道自己此刻不能表现出自己知道的样子,那会让给自己更麻烦,因此他继续问:“什么叫灯花教?”

]3 `. u7 p* T. |' |/ f. y, S8 D

瞎子看了看杀手。大概是看出这家伙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起身要走。杀手喊道:“师父,那这个长得跟我一样的人拿着把刀,这是什么意思?” ]3 `. u7 p* T. |' |/ f. y, S8 D

瞎子没回答他的话,而是走过去,把那几根大蜡烛一起吹灭了。洞中又陷入了黑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杀手喊瞎子给他解开绳子,瞎子转身,冷冷地说:“我们不会伤害你,一会儿就送你下山。”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瞎子转身离去,杀手无奈,只得耐心等候。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瞎子没有食言,没过一会儿,他就回来了。瞎子的后面还跟着两个人。瞎子给杀手戴上眼罩,另外两人把他装进了一个大麻袋里。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麻袋的气味呛人,杀手连声咳嗽。两个人抬起麻袋,在黑暗中晃悠悠 copyright Banbijiang

地走,杀手在麻袋里浑浑噩噩,竟然睡了一会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直到瞎子停止走路,杀手才醒了过来。他们把他从麻袋里倒了出来。杀手因为还戴着眼罩,什么都看不清楚。他想解下眼罩,这才发现手还被捆着。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对那些人喊:“你们不能就这么扔了我啊,你们都是好汉,好汉放人都是给人把绳子解开的。” 那个跟杀手说话的瞎子笑了笑,说:“委屈先生了。我们不是好汉。先生稍等,这路上一会儿就会有人来。” 杀手知道跟这些人祈求是没有什么用的,就问:“师父能告诉我,你们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027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是什么人吗?” 那个瞎子说:“先生就不必问这个了。先生就权作做了一个梦吧。只要先生不再干扰我们,我等也不会再去打扰先生。” 杀手还想再跟人家说几句好话,商量他们给自己松绑,却只听得一阵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脚步声,那几个人竟然扬长而去。杀手无奈,只能在路边等车。等了一会儿,他听到一辆车从远处飞驰而来。杀手凭着感觉,跑到路 半壁江中文网

中间,大声喊救命。那车停下,有人下车,走过来,狐疑地问:“哥们,这怎么回事?被人绑架了?” 杀手忙不迭地解释:“不是。是朋友们开玩笑,兄弟帮忙,给解开绳子。” 那人呵呵笑了:“开这种玩笑?那我不好帮忙吧?你朋友待会儿会回来

banbijiang.com

找你吧。” 杀手忙说:“大哥千万帮忙,那几个混蛋不会回来了。” 那人给解开了绳子,杀手解下眼罩扔到一边,想了想,又去捡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回来。那人把杀手捎到了公交车站,杀手坐了公交车回家,给手机充了电,这才发现,自己在那个破山洞竟然住了两个夜晚!

]3 `. u7 p* T. |' |/ f. y, S8 D

也就是说,那个家伙的一棍子,让自己整整昏迷了两天。杀手不由得摸了摸还隐隐作痛的后脑勺,后怕。那家伙要是下手再狠一点,自己恐怕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杀手洗了澡,找到一家小饭店吃了点儿东西,回到家里,这才觉得浑身上下内外都是疲乏之极。他一头倒在床上,就呼呼睡了过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杀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他睁开眼,除了看到黑糊糊的顶棚外,还看到了坐在旁边椅子上的那个让自己跟踪瞎子,说是唐大哥派来的美女。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杀手忙坐起来,抓起被子,盖住露了一半的屁股,惊问:“你怎么进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来了?” 美女脸色苍白,嗓音都沙哑了:“杀手大哥……真不好意思,我是来求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您帮忙的。” 杀手一愣:“帮忙?” 美女朝他咧嘴笑了笑,说:“大哥先穿上裤子再说吧。” 杀手低头,看到了自己的光屁股,脸唰的红了。他喜欢裸睡,刚刚只 banbijiang.com

顾跟美女搭话,把拽起的被子放下了,一丝不挂地正对着美女。美女起身,装作看墙上的古惑仔图片,杀手赶紧套上裤子,把内裤暂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且掖进被子里。美女转过身,杀手已经穿戴整齐,把被子也朝床一边推了推。美女依旧在椅子上坐下,杀手坐在床头,说:“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半壁江中文网

你,从哪儿来的呢。” 美女略一沉吟,说:“不瞒大哥了,我是从墨西哥回来的,我叫李童。我父亲是明末清初去的墨西哥。” 杀手笑了笑,说:“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能跟唐国军大哥交往的,都不是一般人。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李童看了看杀手,冷冷地说:“我们刚认识不久,能跟你说这些,我都觉得有些多了。” 杀手摇手,说:“如果不是你求我,那你确实说得有点儿多。但是现在

半壁江中文网

你是求我帮忙,我总得知道帮助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我总不能稀里糊涂让人给卖了。那个瞎子追你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你身手不错。” copyright Banbijiang

李童一双凌厉的大眼睛盯着杀手看了一会儿,才垂下眼睑,说:“杀手大哥是江湖高手,我听唐大哥说过。唐大哥说你人也不错,那我就相信你了。我可以说实话,即便是唐国军大哥,也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杀手看着李童,不说话。李童看了看杀手,只得说下去:“我本是墨西哥城洪门老大的女儿,这次回国,是来寻找先祖遗物的。” 杀手点点头:“那你怎么说是唐大哥让你来找我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029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李童说:“我在一个地方,通过朋友认识了唐大哥,听说我要到洛阳,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就托了我这件事。” 杀手想了想,点头,说:“那你说吧,你找我帮什么忙?” 李童说:“我有个兄弟在市郊邙山附近不见了,想请你帮忙去找找。” 杀手一愣:“邙山?” 李童摇头,说:“不是那个邙山,是邙山南的那座小山。就是……你跟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着那个瞎子进去的那座小山。”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8.诡异的古庙

]3 `. u7 p* T. |' |/ f. y, S8 D

杀手终于弄清楚了事情原委。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天晚上,他随瞎子上山,李童和她的师弟就跟在他们后面。他们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跟着杀手上山,看着杀手被埋伏的瞎子打晕,被抬走。李童和师弟有些害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怕,想溜。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两人却找不到下山的那条小路了。他们在山上转了好长时间,后来在那座破庙后面,遇到了一个采药的郎中。采药的郎中带着小帐篷,本来要在山上过夜的,这两个人商量让郎中带他们下山,郎中不肯。后来李童给了这郎中一百元钱,郎中才收拾东西,带他们朝山下走。

半壁江中文网

走了一会儿,李童觉得郎中走的路有些不对劲。他们上山的时候,转身能看到背后城市的灯光。他们跟郎中说的,就是要他带他们走那面离公路不远的山坡。可是他们明明在下山,却看不到一丝的灯光。李童发现了问题,脚步就慢了下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然而,已经晚了。她刚要阻止师弟继续前行,走在前面的师弟和那个老郎中竟然突然不 半壁江中文网

见了。李童忙跑进旁边的树林里,隐蔽起来。几乎在她跑进树林的同时,十多个人在山上开始搜查。她没敢看,当 ]3 `. u7 p* T. |' |/ f. y, S8 D

然天色漆黑,她看也看不到。她在树林里一直等到天亮,才找到山路,走了出来。比较幸运的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一直把她拉到了杀手家的楼下。杀手看了看表,这才发现现在已经快十点了。杀手肚子咕咕直叫。他耐着性子,对李童说:“你师弟没了,你找我有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什么用?你应该报警啊。” 李童说:“大哥,我如果报警,你不怕牵扯到你吗?” 杀手一愣,低下了头。李童继续说:“我来的时候,唐大哥跟我说过,有任何事儿,都可以找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唐大哥说你人仗义,又有本事,什么事儿都能摆平。” 小美女这高帽一送,杀手有些晕乎。杀手想了想,说:“今天是不能去了。咱下去吃点饭,准备一下,明天

半壁江图书频道

再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小美女不同意,说:“吃点饭可以。但是必须今天去,我那师弟胆小,这一晚上恐怕都吓得半死了。再说了,万一那些人把他弄走了,我们到哪里找人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杀手说:“那些瞎子可不是一般人。李美女,如果我们再被人家抓住,恐怕我们就得到另一个世界去找你师弟了。” 李童哼了一声,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杀手这么胆小。我是对这里不熟悉,也没朋友,如果我是当地人,我自己就去了,何必求你。” 李童这话可说到点儿上了。杀手是个最怕激将法的人。他狠出一口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气,说:“操,算了,大不了让那帮瞎子给弄死,你说去咱就去。” 李童高兴了:“多谢大哥。” 两人下楼,在楼下的包子铺要了两笼屉牛肉包子。在这个包子铺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牛肉包子是最贵的,要三十多元一屉,普通的白菜肉包子,只要十元。杀手平常是不舍得花这么多钱,吃这么贵的牛肉包子的。吃完包子,杀手找了一个在市场搞出租的朋友,让朋友开车把两人送到山下。因为怕在山上待得时间太长,两人买了点儿面包火腿肠什么的,还带了两瓶水。开出租的朋友看着杀手带了这么一个美女上山,以为两人是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031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旅游,羡慕得眼珠子发直。杀手看了看他,笑着问:“兄弟,要不跟我们一起去爬山?” 司机笑了笑,说:“算了,我这种人,哪有那福气?还是杀手大哥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能耐。” 杀手扭头瞥了一眼在后座坐着的李童,半真半假地说:“真的,你要是

copyright Banbijiang

真想去,你就陪着这位美女去爬山,我在车上等你们。” 司机说:“大哥别逗我了。不过,大哥,我劝你们还是别爬那座山。这

]3 `. u7 p* T. |' |/ f. y, S8 D

山看着不高,却有点邪乎。” 杀手问:“怎么邪乎了?” 这司机习惯边开车边揪鼻子。他抬手再次揪了下鼻子,说:“你不是 ]3 `. u7 p* T. |' |/ f. y, S8 D

当地人,你不知道。附近的老人都说这山上闹鬼。当年,有红卫兵上山扒山上的庙,扒了一半,被庙砖砸死两个。这帮红卫兵不敢扒了,又换了一帮,又砸死一个,伤了一个。第三帮红卫兵还带着当兵的来了,当兵的也有点害怕,先开了几枪壮胆。这次把庙一直扒到底,砸了神像,也没出事。不过当天晚上,那两个砸神像的红卫兵的头就没了。几个当兵的失踪,后来在山下找到了,枪都没了,人虽然没事,却都不知道怎么到了山下,这帮红卫兵连滚带爬下了山,从此再没人敢上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杀手朝后看了一眼。看到李童两眼发直,对她说:“怎么样美女,我们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还去吗?” 李童坐直身子,绷着小脸,说:“去。” 杀手呵呵笑了笑,说:“行。那就去。不过我还是劝你再想想,这位兄

banbijiang.com

弟说得没错,这山上邪性,别上去了后悔。” 李童哼了一声,说:“比这凶险的地方我都去过,这么一座小山有什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怕的?” 司机听李童这么说,吐了吐舌头。杀手闭上眼,开始养神。他刚刚的话,不过是为了看一看这个李童的反 banbijiang.com

应。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是个自己无法掌握的女人。杀手倒抽一口冷气。车到山下,杀手背起东西,李童背着自己的黑色背包,杀手在前,两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人踏上沙土小路。白天看这座无名小山,觉得很普通。山不高不险,有树林,也不是太茂密,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头。杀手想起跟唐国军第一次来的时候,老远看到这小山头,对唐国军说:“唐大哥,这种小山头到处都是,这儿怎么能有好东西。” 唐国军却说:“真正的好东西都藏在你想不到的地方。越是看着平常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地方,就越蹊跷。” 现在想想,唐国军真没有说错。他们在第二次进入此山,经过那有惊无险的一幕后,唐国军告诫他,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如果不想找死,别来这座小山。杀手当时有些不明白,他们这些年经过的凶险无数,那一次的陷阱,算是最稀松平常的了,为什么唐大哥却对此山那么害怕。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座小山确实稀松平常,但是小山里肯定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如果有人敢揭开这个秘密,那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后患无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杀手带着这女人朝山上走,心中祷告老天保佑,千万别在大白天再遇上那些诡异之极的瞎子。两人顺利上了山,在山上转悠。白天的这座小山变得平顺和缓,阳光金子一般洒在小树上,微风吹着阳光,香气喷喷。

半壁江中文网

杀手不由得感叹,说:“真是好地方。” 李童在一边接话说:“别小看了老祖宗,山并不是越高越好,这小山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南背北,视野开阔,不是一般人能选中的地方。” 杀手转身看了看正昂头看风景的李童:“你会看风水。” 李童笑了笑,没搭话。两人一直走到山顶,走到古庙废墟前。阳光在废墟上也开始凝滞。那种穿透千年的哀怨和愤恨在半截山墙 半壁江中文网

上,在堆堆乱石上凝结散发,隐隐可见阴森和肃杀之气。古庙前的广场,现在看起来,比晚上看到的感觉要小得多。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033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广场中间空无一物。杀手想到两天前的晚上,他看到那支小小的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烛,似乎就放在广场中间的柱子上。现在他四处寻找,竟然也找不到那柱 半壁江图书频道

子的痕迹。小小的平台只有颓靡的野草,与古庙互相映衬。

半壁江中文网

两人四下看了一会儿,李童抬腿就朝着古庙走了过去。杀手虽略略有些惧意,还是勉强跟在她后面。两人进入废墟里面。到处都是乱石。传说中的塑像早就踪迹全无。地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上偶尔残存的一小堆泥土,勉强为曾经的泥塑做着见证。杀手觉得这庙内气氛太压抑,要朝外走。转头却看到李童异常仔细地 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残墙边寻觅,还不时用手中的纸巾擦拭那些墙砖,好像有什么发现。杀手走过去。李童蹲在一个墙角处,努力擦拭着一块庙砖。擦了一会儿,那庙砖上

半壁江图书频道

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形图案。但是庙砖经过一千多年的风雨侵蚀,砖面剥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严重,砖上的人形图案也模糊不清。李童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白纸,铺在上面,用铅笔描。杀手看得莫名其妙:这李童难道是一个画画的?李童描了一会儿,将白纸从砖墙上取下放在包上,用铅笔把缺的地方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补了补,一个和尚的形象便呼之欲出了。杀手大惊:“顺脚僧!” 李童在墙角共找出三个有和尚图案的墙砖。别的地方都被拆掉了。杀手看到她还把这三个图案都编了号。杀手有些不解:“你不是来找你师弟的吗?画这个干吗?” 李童转过身,伸了伸腰,问他:“你怎么知道顺脚僧?” 杀手说:“我听……一个大哥说的。” 李童从小庙废墟走出,朝着废墟鞠了一个躬。喃喃地说:“沧桑百年,

半壁江图书频道

英雄安在?” 杀手有些听不明白:“李美女,您说什么?” 李童整理了一下背包,说:“没什么。我是说这庙好几百年了,那 半壁江中文网

些……和尚不知去了哪里。”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杀手撇了撇嘴,说:“我读书少,李美女别骗我。唐朝的庙,到现在有一千多年了吧。还有……这些和尚早就死了呗,能去哪里?”

半壁江中文网

李童白了杀手一眼,说:“怪不得唐大哥说你缺心眼。顺脚僧是李自成的联络人员,这庙有顺脚僧图案,怎么能是唐朝修的?还有,顺脚僧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僧人,他们是李自成的部下,很多人都是结婚有孩子的。否则,他们怎么能传承到现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杀手惊了:“大家都说这是唐朝的庙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童说:“这是当年大顺军的计谋。他们修建小庙的时候,都是到各处寻找这种残破的小庙,说是做善事,重修古庙。其实这些小庙,都是失败的大顺军在全国各地的联络站。特别是从广西到陕西一带最多。”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杀手上下打量了一下李童:“你年纪轻轻的,怎么知道这么多?” 李童笑了笑,说:“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怎么知道的这么少。” 杀手一脚踢飞了眼前的一块小石头:“你师弟是在哪里消失的?” 李童好像这才想起来,说:“走吧,找人要紧。别耽误正事。” 杀手跟在李童后面,两人转到小庙背后,四处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现。李童想了想,带着杀手顺着小庙背后一条细如羊肠的小路朝山下走。 内容来自半壁江

杀手跟在李童后面。现在他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小女孩不像是来找人的样子。她边走,边很仔细地观察着旁边的山石和树木,还掐着手指,好像在计算着什么。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杀手看不明白,却知道,这个小丫头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肯定不是在找人。小路也怪,朝山下斜了一会儿之后,又不朝下走了,而是平着绕着山走。小女孩好像发现了什么,越走越慢,杀手能看到她脚步的迟疑。终于,两人转到东面山坡的时候,杀手看到李童站住了。犹如泥塑,一动不动。杀手紧走几步赶上。他看到前面不远处,右手的一块石头上,盘腿坐着一个瞎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035

banbijiang.com

9.原来不是你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两人都愣住了。瞎子背朝他们,盘腿坐着,犹如一块千年山石,一动不动。杀手看了看李童。李童眼睛盯着瞎子,手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 ]3 `. u7 p* T. |' |/ f. y, S8 D

把匕首。在杀手不知所措时,瞎子开口了:“是黄舵主来了吧。” 杀手一愣。李童朝后退了一步,看着瞎子,问:“你胡说些什么?” 瞎子呵呵一笑,说:“瞎子眼瞎心不瞎。脚踏洪船是我舟,五湖四海到

copyright Banbijiang

此游。老舵主来了,我等岂能不知?” 杀手听得脊梁冒冷汗。一个黄毛丫头,怎么能是老舵主?这个瞎子是 banbijiang.com

神经发炎了吧?杀手转身看李童。李童仿佛看到了怪兽,倒退了好几步。因为慌张,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纤细的小身板差点摔倒。杀手扶住李童。李童喘了几口气,问瞎子:“瞎子,你怎么知道我先祖

半壁江中文网

的底细?”

copyright Banbijiang

瞎子哼了一声:“我确实是个瞎子。不过小娃娃,你怎么也得叫我一声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先生吧。即便论年龄,你也得叫我一声大伯。黎川黄家,当年也算是绅士

copyright Banbijiang

之家,怎么后代如此不通礼道。看来这蛮夷之地,确实不是人待的地方。” banbijiang.com

李童柳眉倒竖,骂道:“我就骂了!破瞎子、死瞎子!我骂你还是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的,今天我还要杀了你,替黄家人报仇!” 瞎子一愣:“你说什么?替黄家人报仇?瞎子跟你们黄家何仇之有?” 李童冷笑一声:“不认账了?我们黄家从民国初年就派人回国寻找你们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些瞎子,你们以为黄家是来寻财的,这一百多年来,黄家有五六个人死在了你们手里,你敢说,你不知道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瞎子豁然站起:“这件事必然有误会!船帮瞎子能从明末传到现在,都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是因为小心。别的瞎子不知,自从我追随师父,入了帮,瞎子们就从来没 copyright Banbijiang

有杀人,也没有听说过船帮瞎子有杀人之举。请黄小姐查仔细了。” banbijiang.com

杀手惊讶地看着李童:“你不是姓李吗?怎么又是黄小姐了?” 李童瞥了他一眼:“你先闭嘴!瞎子,你说你们不杀人,那你们当年是怎么摆脱大清特务的追杀的?” 瞎子回答:“当年是当年,船帮瞎子与大清有不共戴天之仇。大清倒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后,没人再来找瞎子的麻烦,瞎子苟且偷生,怎么会无缘无故去杀人?” 李童追问:“那你怎么知道我是黄家人?” 瞎子笑了笑,说:“小姐修习的是黄家的武功,黄家武功讲究气息和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伐,我等武功同黄家武功同源同祖,瞎子眼瞎,耳朵不聋,我从小姐的气息和步伐自然能听得出来。” 李童哼了一声,说:“你们也就骗骗别人,知道船帮瞎子来历的人,都知道你们是装瞎子。”

半壁江中文网

瞎子继续说:“船帮瞎子没有杀黄家人,不过瞎子也知道黄家人一直在找船帮瞎子。瞎子也知道黄家人找我们这些瞎子的目的。我可以告诉小姐,当年黄舵主下落不明,船帮瞎子也四处寻找,没有找到。黄家人以为是船帮瞎子杀了黄舵主,此事黄家人错了,当年的船帮瞎子深受黄舵主照顾,绝对不会杀了舵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童哼了一声:“谁会信你?黄家有先祖的书信,说船帮瞎子在追杀他。” 瞎子说:“此是天地会的叛徒伪装成瞎子,当年的船帮瞎子曾派人送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给黄家解释此事,信中还有那个伪装成瞎子的天地会叛徒交代的追杀黄舵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主的过程。当然,他们最后也没有杀了黄舵主。” 李童说:“谁信?那个所谓的过程,黄家也没人对质,谁知道真假?” 瞎子嗟叹:“可惜黄舵主从此音信皆无。否则瞎子帮也不会受此大冤。” 李童说:“算了,这么多年了,冤家宜解不宜结,瞎子,你把先祖手中

内容来自半壁江

的紫铜匣子还给黄家,黄家从此再不找你们的麻烦。” 瞎子说:“小姐还是不明白,我们根本没找到黄舵主,哪里有他的紫铜匣子?” 李童狠声:“看样你们是不想还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