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如意狼君

第一章 如意狼君

半壁江中文网

“哎哟,我都老太婆一个了,还穿什么花裙子啊。”“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比起我来,你还是小妹妹啊。”“哎哟,小妹妹……这话真是太肉麻了。”“不肉麻。年轻就是妹妹嘛。你看我都敢穿花衬衫,你还那么年轻,当然要穿花裙子啊。”“呵呵,既然你竭力推荐,我就试试看……但我身材已经走样了,怕穿起来不好看呢。呵呵,十有八九会像裹粽子一样。” 半壁江中文网

“哈哈,怎么会呢。不过现在的衣服式样其实戕害人性,只有对自己要求过于苛刻的人才能穿得上……欸?对了,现在有种衣服面料,叫牛奶丝,高弹的,上面也可以印很美丽的花样。牛奶丝做成的衣服适合的身材范围也大。要么你穿来试试?”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哦,好的,我一定试。”“穿上长裙后,再戴上桃木的发簪,一定美得像画儿一样。”“哎哟,你看你这张嘴……真是油嘴滑舌啊!”“我怎么可以是油嘴滑舌呢?这不跟泼皮无赖一样么?”“哈哈,对,你不是无赖,你是老绅士!”“不要说老,只说绅士就好!我虽然年纪大,但心灵依旧青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在键盘上打下这句话的是一双白白嫩嫩的女人手,和“绅士”扯不上关系,和“年纪大”更扯不上关系。不错。在电脑前假扮老绅士跟人聊天的,其实是一个二十六岁的女孩儿,名叫蓝妮,又宅又腐,最喜欢玩的事情就是顶着其他身份跟别人网聊。最近竟然搞了个老帅哥的QQ头像,跟网上那些自称是“大叔控”的女子聊天,没想到最后竟引来一位接近六十岁的“老淑女”。虽然不知道这个身份是真是假,但蓝妮从来没遇上这样的,赶紧钓住她细聊。结果发现她可能真是个“早年丧夫,生活优越,又有点小资情调”的老淑女,因此更觉得有趣,越发钓住她聊个不停。蓝妮因为长期假扮帅哥跟人聊天,泡妞手段一流,那老淑女似乎被她迷住了,一见她上线就和她亲密聊天。她几乎每次都是狂笑着和老淑女聊天,今天更是一边按键盘一边笑得几乎直不起腰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干这事是颇促狭了。但她不觉得全是如此。有谁会在网上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和盘托出啊?又有谁会在网上付出真正的感情?说不定在网络那边的“老淑女”就是个抠脚大汉,正抱着“这老不羞怎么这么傻”的想法和她聊天呢。就算那边真是个“老淑女”,也肯定没对她这个“老绅士”付出真正的感情,顶多只是故作糊涂地玩些心理游戏。如果她提出在网下见面什么的,说不定这位老淑女就会立即消失,再也不出现了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蓝妮在网上玩了个尽兴,然后上床捂着被子就睡——她得赶紧睡着,过一会儿她妈妈就聚会回来了。就算没睡着,也得装成睡得人事不省。为什么?因为她妈妈参加的是“老姐妹”聚会啊。在这种聚会里,只要谁有未婚的女儿,就会被当成集体唠叨的对象,替她“着急”者有之,出谋划策者有之,“杞人忧天”者更有之。好像女孩只要上完大学不立即嫁人就犯法了一样。她妈妈平时还挺不错,但一被这样刺激就会来找她唠叨。唠叨的内容无非就是叫她不要天天泡在网上,晚上至少隔三差五地出去玩玩,跟别人聚聚会,这样也许有机会认识可以当男友的人。蓝妮承认自己这种生活方式不太健康,也觉得自己需要改变,但就是没法改变。也许是喜欢,也许是沉溺。怎么说都行。外面的世界有些复杂,外面的世界很不如意。网上的世界也不简单,但只要她不让网络世界和现实社会搭上线,就不会有任何危险——总没有人能越过电脑来揍她。在网上,她是“大虾”,可以是高富帅,可以是白富美,可以是老绅士,可以是大智者,也可以是天真无邪的小孩子。但在现实生活中,她就只能是个各方面都不出众的小职员,还可能是个大龄女青年。白天这种日子她已经过够了,晚上还要继续过?NO!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不过,不管她多讨厌白天的生活,白天还是会来到的。她在闹钟的号叫声中醒来,机械地梳洗——其实就是洗一洗手脸,梳顺头发,胡乱抹点面霜。再套上她那套丢在哪里都没人注意的外套就可以出门了。然后万里长征般地挤地铁、过街道,按照惯例在上班前五分钟打卡进办公室。 banbijiang.com

一进办公室,她就被一股香粉味冲了鼻子。四周一望,发现办公室的女同事全都打扮得花红柳绿,这才恍惚想起:哦,怎么忘了,办公室里来了个高富帅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个办公室里一共有四个女职工,年龄不等,但都是云英未嫁,也都是世俗眼中的大龄——现在能混得当白领的,哪个不大龄啊。很多人刚上班就过“剩女线”了。除了蓝妮外,办公室里其他三个女性都对嫁人恋爱挺热衷,但是之前也都不怎么打扮。没办法,环境造就人。办公室里除了这四朵金花外,只有一个男职工,不仅是土肥圆,还很呆木。于是所有的女性都自动给予了他“非雄性”待遇,在他面前永远都无打扮、无讲究、无节制,甚至可以在他面前蓬头垢面地谈论女性用品。以至于高富帅科长苏清远骤然而至的时候,她们全都进入呆傻状态,还差点没转换过来角色。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位苏清远呢,在蓝妮眼里也不太帅——没办法,她看惯了网游里的那些没有瑕疵的帅哥,看苏清远只觉得他长相一般般。看起来,他家里应该也不算太富,但肯定也有不止一套房,不止一辆车。年纪也正好,二十八岁。就这样,蓝妮对苏清远作出了“只是一般”的评价,之后却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头——其他的三朵金花可都兴奋着呢,都像见了唐僧的女儿国国民。她觉得自己的判断也许会有偏差,忍不住又重新考量了一下,结果发现自己之前的判断果然有很大偏差:苏清远是不能和网游里的角色人物比,但显然已经达到了时尚杂志封面模特儿的水准,而且是她在现实生活中遇见过的最帅的男人没有之一。现在房子天价,车子也不便宜,家里能有多套房多辆车的绝对是土豪级别,再配上他这“正好”的年纪,要打分的话——也许打不了十分,但九分绝对只算“保守”。因此其他三朵金花全都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不管合不合适全都打扮起来了——自然是希望能获得他的青睐。

banbijiang.com

蓝妮倒没有像她们那样“积极行动”。因为她从来不会追男人,不管对方条件多好都一样——并不是她非常自信,而是她知道自己从小到大都不是讨人喜欢的人,追别人只能自取其辱。所以她只能等别人先看上她。这样也好,虽然媒体都在鼓吹女人应该倒追男人,但如果倒追失败,那女人的损失要远比男人大,也会留下一生难以愈合的精神创伤。

banbijiang.com

当然了,虽然蓝妮不愿意倒追苏清远,但对苏清远还是有点感觉的,工作时也颇为卖力,希望能得到他的夸奖。今天,蓝妮就竭尽全力完成了一篇报告交上去——她觉得自己做得不错,就想当然地等苏清远夸奖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蓝妮!”苏清远果然朝她走了过来,她美滋滋地抬起头,却发现苏清远的脸上阴云密布。欸?蓝妮的感觉活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瓢凉水:不是吧?她那个报告砸了?不可能啊!“你跟我来。”苏清远盯着她,目光说不出的怪异,有惊诧,也有鄙夷,更有不可理解,就像刚发现蓝妮是什么怪胎。蓝妮越发心慌了,站起来低着头跟在他后面走,竟发现他带她去的地方是保卫科。 内容来自半壁江

保卫科科长正站在办公室的电脑前——那里连接着公司的保安系统,可以说是监控中枢。他和当班的小刘一起,直愣愣地看着蓝妮,目光和苏清远几乎一样。蓝妮更加心慌了,脖子几乎要缩进领子里——天,她什么时候干了这么犯众怒的事情了?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copyright Banbijiang

“小蓝,你每天玩那么一出,什么意思啊?”保卫科长的脸绷得简直像皮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怎么了?”蓝妮一头雾水,想笑,又不敢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现在还装傻就不好了吧!”苏清远冷声道,一副忍无可忍的样子。蓝妮骇笑,虽然觉得自己说话会让大家更怒,但是不得不说:“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我……干了什么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保卫科长的脸一下涨得血红,一副快要暴跳的样子,但还是忍了下来,叫小刘“调证据”。小刘立即调出昨天下午六点到七点之间的录像。只见蓝妮在六点十五分的时候出现了,若有所思、一脸正经地朝摄像头走来,忽然在摄像头前停住了。接着,她竟然瞪大眼睛,裂开嘴坏笑,然后竖起两根食指放在头两侧扮兔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蓝妮的脸一下涨红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保卫科长恨恨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叫小刘调出前天的录像,只见蓝妮又在那个点儿来了,对着摄影头,用手把眼角和嘴角朝两边扯,然后狠狠地吐出舌头。接着是大前天,蓝妮同样在那个时间点出现了,这次是把眉毛八字形往上翘,然后翘起嘴唇露出牙齿,然后是三天前……一连七天,蓝妮都在下午六点十五分左右出现,然后对着摄像头拼命地扮鬼脸。 banbijiang.com

看完录相之后,蓝妮冷汗直冒。苏清远之前虽然已经看过一遍,再看时依然汗颜。保卫科长叫小刘关掉录像,然后和小刘一起义愤填膺地看着蓝妮,“小蓝,你这是什么意思?捉弄我们?瞧不起保安么?瞧不起我们农村人?”因为工种的关系,保卫科几乎所有人都是农村来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啊,不是……”蓝妮见他误会大了,赶紧解释,可惜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我……不是故意捉弄你们……我只是每天下班时觉得无聊,看到摄影头在那里,觉得挺好玩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

banbijiang.com

“哦,这么说你是检查我们工作来着?”保卫科长更怒。“我想您误会了。”苏清远原本也对蓝妮又鄙夷又生气,此时却恍然了,“我想她只是小孩子脾气,只是想逗你们玩而已。”“那她说‘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是什么意思?怀疑我们擅离职守么?”保卫科长的脸依旧绷得像皮蛋一样。

半壁江中文网

“我想也不是。”苏清远玩味地笑着说,“小孩子开玩笑的时候不都是喜欢看效果么……我相信她的意思是说,想看到自己的玩笑有没有效果。” 半壁江中文网

保卫科长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对着蓝妮数落了几句。蓝妮脱险之后彻底放松,也根本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因此听他数落的时候只在神游,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保卫科长教育完蓝妮后,苏清远就带着蓝妮走出了保卫科。蓝妮美滋滋地跟在他后面——苏清远今天竟然替她解释,解释又那么到位,真让她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还因此幻想自己在苏清远的心中是不是有特别的地位,忍不住飘飘然起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可惜,苏清远一句话就把她从半空中打到了泥地里,“你真的是在玩摄影头?”他的声音冷冷的,还能感到怒气。“是……啊……”蓝妮暗叫不好,心里更像被冷水泼了一般,冰凉一片。“哼。”苏清远冷笑起来,一副“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的样子”,半晌后才说,“你回去重上幼儿园去吧!”蓝妮呆住了,感觉脸像被贴上火炭一样灼烧起来,腿也像被钉 半壁江图书频道

子钉住一样再也挪不动步。苏清远没有理她,径直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蓝妮呆站在原地,一时间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虽然蓝妮自命任何事都不能让自己沮丧太久,但今天的事情还是让她一直沮丧到了回家,打开QQ的时候还是蔫蔫的。咦?今天那位老淑女上线真早啊,已经给她留言了。说真的,蓝妮并不十分想理她,但看到她的QQ头像不停闪动,又不忍心晾着她,便又把聊天窗口打开了。

banbijiang.com

今天老淑女竟然跟她聊烹饪上的事情。蓝妮长那么大,除了在大学时烧水泡过方便面,根本没有做过和任何烹饪沾边的事情。但她现在的身份是老绅士,不能做出一窍不通的样子,只有不懂装懂地应和。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那老淑女兴高采烈地聊了一阵,忽然发现都是自己在说,连忙发了一个信息,“哎哟,不好意思,都是我自己在说……你要是对这些不感兴趣,我们就换个话题。”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当然感兴趣了。”蓝妮慌忙说,“我也喜欢做菜啊。”“啊,真的?”老淑女很高兴的样子,“那你真是全能好男人啊!”看到这句话后蓝妮十分汗颜,也很心虚,“一般,一般吧。”“那你今天晚上做什么吃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欸?蓝妮猝不及防,差点僵在那里,还好她看书比较多,硬是从自己看过的小说(也不知道是哪本小说了)里调出一个菜谱,“我今天晚上胃口不好,只弄了点汤,泡饭吃……我做的汤叫鸡尖汤。”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鸡尖汤?”老淑女果然没听过这道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是啊。”蓝妮努力回忆书中的描述,“这是徽菜。把鸡的胸脯肉切碎了,放上酸笋,胡椒和其他调料,一锅炖出来,酸酸辣辣的,又开胃又清淡又补养。”

内容来自半壁江

“啊哟!”老淑女很是惊叹,“你真了不起,竟然还会这种菜!”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一般一般吧。”见自己骗人技艺如此高超,蓝妮不由得十分自满。

copyright Banbijiang

“哪天我们见见,切磋切磋厨艺?”蓝妮微微一惊,但很快就认为老淑女只是随口说说,不以为然地在键盘上敲下两个字,“好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嗯,好……”说完这句,老淑女忽然沉默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蓝妮以为她是有事去了,正打算干些别的,老淑女却发来了这么一行字,“说起来,你一开始就把你的照片给我看了……我却一直没让你知道我长什么样儿。” ]3 `. u7 p* T. |' |/ f. y, S8 D

蓝妮估摸着她是要发照片了,乍一下没想出该如何应对。正在犹豫的时候,那位老淑女已经把照片发过来了。呦,还真是个老淑女。穿着一件枣红色的旗袍,脖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头后挽着一个发髻,长相气质都有点像归亚蕾。虽然蓝妮依然提醒自己说,这可能也是对方从网上下载的,对方依然可能是个抠脚大汉,但心里觉得这十有八九就是老淑女真实的照片。而在照片的左下角,有一个艺术字体的名字——金玉辉。 copyright Banbijiang

从最初的不肯发照片,到现在的主动发照片,就证明老淑女真的对她动了感情,而且这个金玉辉显然是她的真名,连实名都报了,那绝对是准备要求见面了。她感觉自己这下有点玩脱了。她感到有些愧疚和后悔。加之这金玉辉的容貌气质都很高贵,也很可亲,因而使蓝妮更加觉得耍弄她很是罪过。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老淑女也许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老绅士”对她容颜的评价,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却不敢直接问,便发来了一个问号。“哦。”蓝妮如梦方醒,赶紧说,“真漂亮啊,简直像大明星。”“哎哟,你看你说的……”金玉辉喜不自胜。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蓝妮却觉得心口有块大石压着,连忙对金玉辉说自己忽然有点事,便把QQ状态变成了隐身。说实在的,之前她也曾有过钓妹子把妹子都钓到动了情的时候,但那些人的感情转得比风还快,她只要不再和对方聊天,就没出过什么问题。这一次不一样了,对方已经这么大年纪了,本不易动情。而这下动了情,恐怕不是她蓝妮从网上消失就能让对方转念的了。蓝妮越想越是后悔,恨不得打自己几下:你没事干这么无聊的事情干吗?你看,惹出祸来了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不管金玉辉会不会轻易转念,蓝妮都不能再和她聊天了。蓝妮抱着愧疚和不安的心情上床睡觉,忽然想起了白天和苏清远的事情。一想到苏清远的事情她立即把金玉辉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想着自己白天在苏清远的面前丢了大人,还麻烦他为自己说情,蓝妮不禁无比地羞恼和痛悔,几乎不能入眠。唉……看来她在他心中的形象是难以修复了。难以修复就难以修复吧。她准备明天郑重地给苏清远道个歉,然后努力一下,看能不能挽回个一点半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第二天上午十点后略微有点空闲,蓝妮就准备在这个时候找苏清远道歉。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诚恳和郑重,她特地到洗手间弄点水把头发抹平了,还把衣服细节都整了整,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苏清远办公室门口敲门。

banbijiang.com

“进来!”苏清远的声音听不出他今天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蓝妮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样子活像小学生来道歉。苏清远本来是坐在桌前翻看文件的,等她进来的时候也许是想放松一下,站起来走到了窗边。蓝妮本能地跟了过去,站在距他两三步远的位置,斟酌词句准备道歉。因为比较紧张,她虽然面对着苏清远的脊背,目光却不由自主地乱溜,冷不丁溜到了苏清远放在桌子上的相框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个相框的正面是以一种45度的斜角朝着老板椅放的,站在老板椅对面的人是看不到相框正面的。而此时,蓝妮站的位置正好把照片看了个清清楚楚。哦,这是苏清远和一个老年女性头碰头的亲昵照片。这个老年女性和苏清远的面目有几分相像,还和他这么亲昵,应该是他的妈吧……欸?这位女性很面熟啊?好像在那里见过……啊!蓝妮简直像被陨石击中了——苏清远的妈,不就是天天在网上跟她聊天的金玉辉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苏清远就是在等她道歉——刚才那个动作其实有摆谱的意思,却等了半天都没听她开口,觉得很奇怪,回头一看,竟看见她眉毛翘成了倒八字,眼睛瞪得有铜铃大,嘴巴张得几乎可以把桌子吞进去,表情怪异到了极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干什么?”苏清远被吓了一跳。蓝妮如梦方醒,脸上现出非常惊恐的神色,忽然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半壁江中文网

苏清远感到莫名其妙,被气得浑身发软,隔了半天才愤懑异常地自言自语,“这丫头……干什么啊?继续恶作剧么?真气死我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蓝妮鼠窜回办公室,呆坐在办公桌前老半天。太糟了,真是太糟了……因为太糟,她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竟然……欺骗了上司妈妈的感情?!虽然今天在苏清远面前丢的丑也算是惊世骇俗,但和这件事比起来,绝对是小巫见大巫。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件事要是败露,等待她的可不是一般的身败名裂。肯定会被邻居同事朋友嘲骂,有可能失业——苏清远要是知道她的所为,恐怕竭尽全力都要炒了她。说不定她还会上社会新闻——不说别的,有谁见过妙龄女孩装成老男人勾引老女人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要真是那样,她的人生就彻底完蛋,只有逃往深山老林一途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想完这些后蓝妮惊恐不能自已,几乎要狂乱,却忽然如梦初醒般冷静下来,接着暗骂自己笨蛋。现在这件事根本没人知道,又是没凭没据,她瞎激动个屁啊。她知道了这件事,立即消失就是了。想那金玉辉拿她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是糊涂郁闷一段时间就完了。倒是今天在苏清远面前的表现很够呛。他肯定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天哪,这可怎么挽回啊?!蓝妮今天的沮丧程度要远远胜过昨天,回到家的时候几乎脚都抬不起来了。吃完饭,收拾完,她还是第一次不想打开电脑。但是不打开也不是事儿。她仔细想了想,一声不吭就此消失实在突兀了些,金玉辉肯定会有激烈的反应。因此她还是诌一个可以消失的理由比较靠谱。于是,她就准备按照之前看的“小言”里的说法,说自己要出国,可能无法再见面了。主意打定后她便到QQ里找金玉辉,却发现她今天竟然不在线。哎哟,这可真新鲜。蓝妮正想放心,却忽然想起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金玉辉这一反常态不上线,是不是已经发现问题了?在这一瞬间蓝妮几乎要紧张到不能自已,赶紧隐去足迹看金玉辉的QQ空间。 copyright Banbijiang

金玉辉的QQ空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没有图片,也没有什么博文。她又仔细看,结果看到金玉辉在自己的一则博文(这个博文是转载的心灵鸡汤)下发了一则评论:离愁别绪,无以排遣。不如归去,省得现眼。要在平时,蓝妮一定会嘲笑她最后一句崩了,但此时却只觉悚然心惊:听这话怎么像要自杀啊?就算不是要自杀,也是一副受到重大打击,心灰意冷的样子……天,难道她已经发现了真相,羞愤欲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个猜测其实站不住脚。但金玉辉这个样子,由不得蓝妮不怀疑。她越想越怀疑,越怀疑越怕。但怀疑和害怕都不是办法。她干脆横下心,闷头睡去,看看明天是什么情况再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第二天很快就来到了。一切都很平静,但不知道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蓝妮提心吊胆地熬到了下午,都快下班了,依然没有动静。蓝妮这才放下心来,心想金玉辉也许是遇到了其他事,自己解闷去了。虽然自始至终都是她自己在胡思乱想,想到这里的时候,她还是有种化险为夷的感觉,便到走廊里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瓶冰镇可乐为自己压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回到位子上坐好,拧开瓶盖,美美地吸了一大口。就在这时,她忽然看到门边出现了一个既熟悉又不熟悉的人,穿着牛奶丝的裙子,戴着绿檀木簪……天哪,不就是金玉辉么?蓝妮一口可乐全喷了出来,一滴不剩全喷到了木讷土肥圆的衣服上。土肥圆就算再木讷,此时也是惊怒异常,“蓝妮,你疯了你?!” banbijiang.com

蓝妮却根本无暇搭理他,只是呆呆地盯着门口。金玉辉在门口站定,朝她看过来了!在这一瞬间蓝妮几乎要溜到桌子底下去。金玉辉却只是朝她看了一眼,然后就朝苏清远的办公室去了。 半壁江中文网

蓝妮呆住了,一时间脑中涌现无数种想法。土肥圆小子还在絮絮叨叨地质问和埋怨她,蓝妮却充耳不闻,等金玉辉走出一段距离后,猫一般溜出了办公室,悄悄地跟在金玉辉的后面。金玉辉一进苏清远办公室就把门关上了,就像是要讲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蓝妮心虚,便趴到门上偷听。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啊,金玉辉和苏清远可真有教养,声音都这么轻,她根本听不清里面在说什么。蓝妮非常着急,一时竟想伏低,把耳朵贴到下面那条门缝偷听。她正要这样做,忽然听到背后有动静,转头一看,差点儿一下趴倒在地板上——同办公室的李新兰正站在她的身后,呆呆地盯着她看呢! 半壁江中文网

蓝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扑过去捂住李新兰的嘴,却无奈距离太远,兴许没等她扑过去李新兰已经叫出来了。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李新兰竟对着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蓝妮被她这个动作弄晕乎了——感觉就像她知道蓝妮在做什么,并且是她的同党一样。正在这时,蓝妮听到屋里有脚步声,赶紧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溜到李新兰的身边,假装和她谈论事情。只见金玉辉从屋里走出来,一面对送出来的苏清远说“你要好好考虑”,一面款款地走远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苏清远目送着老妈离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叹了口气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竟然一点没注意到她们。李新兰和蓝妮这才松了口气,李新兰把蓝妮拉到一个拐角,悄悄地问她:“你听见什么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呃?”李新兰这样子更像同谋,蓝妮越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苦笑着答道,“他们声音太小,什么都没听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是么?”李新兰盯着她看了看,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忽然又把她往拐角里拉了拉,“告诉你吧,这事我也知道!”

banbijiang.com

“啊?”蓝妮吃了一惊,却觉出李新兰所指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事情,便狐疑地看着她。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哎呀……”李新兰见她依然“不愿意相信自己”,只好透露更多内幕——唯有显示她知道得多,才能让蓝妮有和她交换信息的欲望,“这件事不止我知道……你大概是最近才听说皇太后是来逼婚的吧……我们早就知道了!”

半壁江中文网

“呃……”蓝妮隔了片刻才醒悟她们是把金玉辉称作皇太后,那苏清远就是皇上了?那她们当自己是妃子们?这说法还真花痴和狗血——不过她的注意力全被李新兰下面那句话牵动了——金玉辉是来逼婚的!可是……她准备叫苏清远跟谁结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虽然她没敢对苏清远打主意,但听到他正在被逼婚的时候心脏还是一阵抽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听我说……”李新兰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听说金玉辉相中的,是她的一个朋友的女儿……我们都关心这事儿,要么我们一起喝杯茶……聊聊?”

半壁江中文网

我们?听到这个词后,蓝妮意识到关心苏清远婚事的人不止李新兰一人。说不定还有个小团体。这些人肯定都是暗恋苏清远的人。她们关心苏清远的婚事,肯定不仅仅只想八卦一下,一定还想找方法把这桩婚事捣掉。说起来她们相互也是情敌,此时却愿意合作,真是耐人寻味。不过这也不算奇怪,在网上不是经常看到么,哪个女粉众多的大明星要是有了女友,所有的女粉都会团结一致,一起攻击那位女性。不过这应该是明星待遇呀,苏清远竟然也有,真是颇令人诧异。 copyright Banbijiang

“一起去聊聊?”李新兰见蓝妮一副兴趣不大的样子,赶紧追了一句。

banbijiang.com

蓝妮现在最在意的不是苏清远的婚事,另外苏清远的“特殊待遇”也让她有了“这小子凭什么这么金贵”的抵触情绪,因此更加不愿被李新兰认为是同道中人,“哦,我真的没听到什么,没必要谈,哈哈,哈哈……”干笑了几声便逃跑般地走了。李新兰看着她的背影,又是皱眉又是咬牙,然后恨恨地一甩手,也走了。

banbijiang.com

她们以为自己的谈话很隐秘,殊不知“路边说话,草中有人”,她们刚离开,打扫卫生的胡大妈就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出现了,朝二人离去的方向看了看,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被胡大妈窥见内情算她们倒霉。胡大妈历来是把别人家的事情当成自己家的事情,以八卦为终身事业的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蓝妮觉得今天一天李新兰看她的目光都很不爽,她有个什么言行,李新兰都要偷偷嘘她。这无疑会让人很不痛快,蓝妮也几次忍不住想发作,却每次都提醒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虽然现在看来金玉辉没有窥破她的身份,但她依然得尽快让金玉辉断念头,否则夜长梦多,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想到这里后蓝妮不由紧张起来,竟觉得晚上的聊天像一场大考——甚至比考试还令人紧张。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蓝妮到家一开QQ就发现金玉辉已经给她留言了,留言的时间竟然是她上班时间——蓝妮跟金玉辉胡闹时用的是她的“钓人专用Q”,上班时不开的,看来金玉辉一回去就在等她出现了。看到留言,蓝妮的心情相当复杂:这表示金玉辉根本没有窥破她的身份,甚至连怀疑都没有怀疑。但金玉辉追自己追得如此之紧,证明她不会轻易被自己糊弄走。自己今天晚上必须“巧舌更加如簧”才行。

]3 `. u7 p* T. |' |/ f. y, S8 D

金玉辉虽然很着急跟“老绅士”聊天,上线后聊的却是做菜穿衣这样的小事。蓝妮假装感兴趣地应和着,心里却是火急火燎——这样下去恐怕一晚上都无法进入正题。她得赶快切入正题才是。要切入正题必须要引领话题。为了引领话题,蓝妮只有提及她之前看到的,“看到你写在QQ 空间里的小诗了,怎么了,心里不痛快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啊哟!”金玉辉受宠若惊,“你可真细心!”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蓝妮却只有苦笑:这下她恐怕会更恋慕自己了吧。便没有接这句话,“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么?说来听听,也许我能帮忙呢?就算我不能帮忙,你把不爽的事情说出来,也比闷在心里好很多。”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嗯,好的,”看来金玉辉心里很是愁烦,很想找个人倾诉,打字打得飞快,“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儿子的事情。”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儿子?他不是样样都出息么?”金玉辉是曾跟“老绅士”提起过她的儿子,说他英俊倜傥学业出众事业有成。当时蓝妮只把这些当成了过眼云烟,根本没往苏清远身上想。现在一应证,倒有种异样的感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是很出息啊,但是不听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不会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怎么不会……他今年都二十八岁了,依然不愿意结婚。”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可能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吧。”按理说蓝妮不应该在这个话题上跟对方缠磨,却不知不觉地接了下去。

banbijiang.com

“谁说没有合适的啊……我亲自挑了一个顶好的姑娘介绍给他,他却连一面儿都不愿意见……哎哟,真是气死我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哈哈,这不奇怪……年轻人都反感父母给自己介绍对象的,他们喜欢自己找。”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但是他们年纪轻,没有阅历,找的怎么会靠谱呢?我有个姐妹,儿子找了个什么……玩摇滚的女孩子。当时爱得那是海誓山盟啊,结果结婚没多久就分了。那孩子真的很不错,现在却成了二手男人。如果他当初能听父母一句话,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哈哈,自己找的也不一定都会分啊……主要是看年轻人他们自己相处的状况,父母认为很合适的,婚后不和谐分开的也有很多。再说,就算你看中的女孩和他的确合适,但也要让他自己认同。否则即便很合适,他也会先入为主地认为不合适。”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哎哟,”金玉辉有点被她说动了,“这倒也是……可是我也没逼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立即结婚啊,如果真不合适的话,那就算了呗。但是你得和她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处才知道合不合适吧?他竟然连处都不愿意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哈哈,可能是你一开始就说‘结婚’让他有了压力吧。”蓝妮想起自己之前给自己构建的身份是“离了婚的老单身”,便“现身说法”,“其实,当初我在进入婚姻的时候也有点犹豫,觉得自己有点没准备好。而等我进入婚姻之后,才发现我何止是没准备好,是完全没准备好。而我的前妻也没准备好。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都有磕磕碰碰。那个时候我和她只是勉强过日子罢了,只求把孩子拉扯大。那个时候我和她过得都很压抑,事业也没有什么起色。后来孩子大了,我们便协议离了婚。在一般人看来,我们都应该凄凄惨惨的才对,结果我们却过得出奇的快乐。我的事业有了起色,我前妻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回首这段婚姻,我的前妻没有错,我也没有错,但是又都错了。错就错在我们都没准备好。虽然都说婚姻对女人的影响巨大,但男人因为婚姻不和谐、终生被毁的人也多得是。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给你儿子一点时间,等他准备好了,他会自己走入婚姻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一席话让金玉辉十分信服,答应不再逼迫儿子。蓝妮对此沾沾自喜,却忽然如梦方醒,又是恼火又是羞惭又是迷茫:你不是要想办法和金玉辉了断的么,管她儿子的破事做什么?赶紧收敛心神 banbijiang.com

转回正题,“对了,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什么事?”金玉辉回话的时候有点迟疑,可见已经感觉到了什么。见她如此蓝妮倒紧张起来,咽了口唾沫后才继续打键盘,“我可能要到国外去一段时间。” 内容来自半壁江

“到国外?”金玉辉打字打得很犹豫,证明她已经觉出“老绅士”有诀别的意思,却不愿意捅破,或者说,是不愿意接受现实。“国外好啊。到了国外,要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一定要跟我说说。或是看到什么好看的景儿,一定要发张图片来给我。” 内容来自半壁江

看到这个蓝妮倒不知道如何应对。糟了。六十岁的婆婆果然不比十八岁的丫头,就算动了情也是老辣的。是啊。在信息全球化的今天,还真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网聊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哈哈,当然可以。”既然如此,她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只是我出国后可能会忙一点,无法经常和你聊天了呢。”她打的主意是以后就以忙为借口,渐渐不再出现,最后彻底消失。反正她已经给了自己借口了——金玉辉心里有了数,等她消失了,想必也不会太过难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就好。”金玉辉回话的速度慢,证明她答应得勉强,或者还有挽留的话要说,但是说不出口。蓝妮及时以接电话为由中止了谈话,然后下网睡觉——这次她睡得比较踏实,因为在她看来,事情差不多已经解决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第二天,李新兰依旧对蓝妮恨恨的,但蓝妮丝毫不在意。她本以为是因为昨天解决了金玉辉的问题,但当她发现自己看到苏清远时心里居然甜丝丝的时候,才恍然自己这么开心是因为昨天也解决了苏清远的“被逼婚”问题。看来她对苏清远还是很在意啊。她在心里苦笑。以她的条件,这似乎是挖坑准备埋自己呢。该停止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嗯……还是先看看情况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不知道是金玉辉还没有对苏清远表示“政策改变”,还是她表示得太委婉苏清远听不懂,苏清远今天依旧心事重重。李新兰等人忙着向他献殷勤,又递饮料又递茶的,苏清远却依旧心不在焉。看到这种情况后蓝妮暗暗对自己说“你按兵不动,冷眼旁观”是正确的,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在嘲笑她:装什么装啊,你确认你不是没胆子行动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下午的时候,总经理忽然毫无征兆地把蓝妮科室递交的一个重大企划打了回来,还限期叫他们重做。这可不是桩小事,需要苏清远主持,苏清远却不见人影。办公室所有人都慌了,打他的手机,发现他的手机在办公室里。 半壁江中文网

这证明他根本没走远,在公司里找,却怎么都找不到他。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新兰他们越来越慌,几乎要报警了。蓝妮也感到心头乱跳,却没像他们那样失去冷静。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回忆苏清远离开前的样子——午休前苏清远到他们科室巡视了一趟,当时看起来很困的样子……很困?她忽然发现自己走到了男厕所边,猛然想起了一个她朋友做过的窘事:朝九晚五的工作制度虽然是“先进制度”,但是不合中国人脾胃。午休加上吃饭只有一个小时,实在困死人。在办公室里打盹又不雅观,于是她那位朋友就藏进厕所,在马桶盖上坐着,把头放在膝盖上睡一会儿。苏清远临走的时候很困,是不是也用了这个法子,藏进厕所里打盹,结果睡迷糊了?他有独立办公室,本可以在办公室里睡,不过,这些天她冷眼旁观,看到李新兰和办公室里其他几位女士一有空就会找他搭话,午休时间也不放过他。就算他把门反锁上睡觉,也一定会被敲门声震醒。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蓝妮立即想进去确认一下,却迟迟不敢动步:这可是男厕啊。就算里面除了苏清远,没有别人,她贸然进去也是挺尴尬的。就在这时,保卫科的小刘来上厕所,一看她站在男厕所的门口,顿时惊得退了一步。

半壁江中文网

“哎呀,你来得正好!”蓝妮却像看到了救星,三步并作两步迎上去,“你进去之后,把每个位置都打开看看,苏科长也许在里面!”

banbijiang.com

小刘却狐疑地看着她——他还记得她之前的拙劣表演,“苏科长在里面?还每个位置都要打开?你不是想要捉弄我吧?”

半壁江图书频道

“哎呀……”蓝妮差点气昏过去,“天哪,都什么时候了还怀疑我……这里是男厕,我能在里面做什么手脚啊?快点……有正事,我们都等着苏科长呢,要是再耽搁,就要出大事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小刘却更加怀疑,盯着她看了几眼,“反正我不进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哎呀!你怎么这样啊?!我之前也不算干什么坏事啊?不就是玩了下摄像头么?”蓝妮气不打一处出,几乎要气急败坏。小刘因此更怀疑了,干脆到下一层楼去上厕所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蓝妮气得两眼发直,只好自己想办法。她先对着厕所里喊了几声,问有没有人,其目的是如果苏清远就在里面睡觉,听到了声音也许能出来。可惜没有回音。不过这也证明里面没有其他人。蓝妮心一横,干脆自己走了进来,果然听到最里面那一格里有轻微的鼾声。低头从门下面缝隙朝里看,果然看到苏清远的皮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看到他在这里蓝妮松了一口气,却也因此怯了:总不能贸然提起嗓子喊他出来吧?没办法,她只有轻轻地敲厕所门,低低地喊他的名字。苏清远终于醒了,迷迷糊糊地开门,看到她后陡然睡意全无,竟又猛地缩回格子里,迅速把门关严。 内容来自半壁江

蓝妮愕然。只听苏清远在里面羞恼万分、声音发颤地说:“天哪,我这是怎么了,竟然进了女厕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