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1

初春惨淡的日光透过二楼的方格彩绘玻璃照进来,斜斜打在土耳其地毯上。客厅里很静,只有座钟运转发出滴答的声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公馆外的街道上不时传来脚踏车的铃声,“铃……铃……”的一长串,划将过去,像湖泊里抛进石子,震起微微的涟漪。一个年轻的嗓音带着苏白可怜兮兮地哼唱,“栀子花白兰花,先生小姐买一朵……”渐走渐远,余音袅袅,最后剩下苍白的轮廓,没有实质的内容。

半壁江图书频道

旋转楼梯上走下来个人,高跟鞋踏着胡桃木地板,不急不慢地莲步轻移,边走边往下探看。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沙发上的高个子男人还仰在那里,军帽扣在脸上遮住了眉眼,看不出是梦是醒。她抱着胳膊过去,似笑非笑的一双凤目,眼波流转。轻轻地一瞥,自有三分娇憨。俯下身腰唤他,“二公子,这一觉睡得蛮长咯,太阳快落山了。我看你太太也不爱过问你,啧啧,作孽!还是留在我这里算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仰着的人终于揭开帽子,飞扬的眉峰,冷漠的嘴唇,一张英气逼人的脸。抬腕看看表,长出一口气,把手覆在眼睛上。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在他对面落座,交叠的腿从旗袍开叉处婉媚的欹伸,姿态美好,可惜吸引不了他的目光。她也不甚在意,拢了拢弯曲的刘海道:“怎么不说话?吃了枪药一样过来,来了倒头就睡,把我这里当旅馆呀?唉,你和你太太又怎么了?既然过得不开心,婚离掉么好嘞。天天吊芝麻油,吃得消

]3 `. u7 p* T. |' |/ f. y, S8 D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

半壁江图书频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良宴对她那口吴侬软语置若罔闻,用人阿妈把他的外套拿过来,他抖了抖,镶着国徽和翼型标致的排扣相撞,哗啦一声脆响。同没有家累的女人谈婚姻是多余,他转过去,慢条斯理地整理肩章,扣上武装带,把佩剑别到带扣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伏在沙发扶手上扭身看他,把自己拗成一个S 型,“我和你说话呀,装聋作哑什么意思啦?”“你的话太多了。”他戴上帽子不耐烦道,“我记得咱们曾经有言在先,不该过问的不过问,你忘了规矩,卿妃。” 半壁江图书频道

美人立刻凤眼翻飞,这个人无情无义不是第一次,虽然习惯了,但还是觉得有点失望。怎么说呢,他们之间的关系很难阐述却又极容易理解。在他单身时有过几次肌肤之亲,他给她钱,她供他消遣,仅此而已。不过露水姻缘也是姻缘嘛,虽然趟数不多,他在她这里避世她也没收他钟点费,还不是看重他这个人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探手打开茶几上的烟盒,极漂亮不羁的一串动作,把一根细细的“哈德门”叼在红唇间。鎏金的打火机点了烟,吸上一口,徐徐地吐出来,“亏你一心一意待她呀,关于南钦的流言我又不是没听说过……”她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把话含进了嘴里。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神色阴郁地盯着她,“你说什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卿妃窒了下,才意识到自己又犯了他的忌讳。他和他太太关系不好,但是很奇怪,他在外面一直非常维护南钦,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许别人直呼,好像叫了一声就侮辱了人家似的。他不是不在乎那房夫人吗?其实到底怎么样,他自己心里最明白。应该是狠狠地爱着那个女人吧!嘴硬的男人分明不讨喜,但他还是有那种魔力让女人神魂颠倒。并不因为他是冯克宽的公子,也不因为他的军衔。一个花名在外的公子哥要褒奖无从说起,可是细思量,又浑身上下全是吸引力。就像死灰中间窝着一方燃炭,火光通红,不容忽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毕竟懂得察言观色,要在圈子里混,得罪他总归不好。一时愣神烟灰落在旗袍上,她忙噘嘴吹开,站起来晃着肩头顶他一下,半真半假地揶揄:“啊哟,堂堂的二公子,玩笑开不得了,难为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半壁江图书频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好了好了,我什么都没听说,这总行了吧!”把茶几上的白手套拿起来双手奉上,笑道:“眼看天暗下来了,太晚回去好像不大好的,哦?” copyright Banbijiang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没有再搭理她,接过手套戴上就往门前去。花园一角静候的副官立刻驱车迎上来,到了台阶下让司机停住,下车后马靴后跟“咔”地一并,毕恭毕敬替他开了车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是飒爽的身形,穿着戎装的样子越发俊俏。卿妃送他到车前,竖起胳膊,一手手肘搭着另一手手背,指头冲他弹琴似的撩了几下,“二公子再会噢,想人家了再来噢!”说着哧哧一笑,“要是不方便的话,老地方见面也是可以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冯良宴瞥了她一眼:“今晚你有演出,我让人送花篮过去捧场。”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不来吗?”她似乎很期待,转而想想又不对,拨了拨那头卷发说,“两个不行的,起码要五个,帮我撑足面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没再说话,弯腰进了车里。

半壁江图书频道

车子驶过霓虹初上的街头,他开窗向外看,暮色中一辆电车迎面过来,车厢里塞满了下班回家的人。也许辛苦一天早就被抽干了灵魂,个个木着脸,数不清的行尸走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前座的俞副官转过身问他:“二少是去官邸还是回陏园?”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俞绕良十五岁派到他身边做副官,是四个地勤校官里和他最亲近的。不在公值上习惯叫他“二少”,这些年来都没有改变。俞副官口中的官邸是寘台大帅府,自从他结婚就已经搬离那里了。不过陏园离寘台不远,他母亲又惦念他,他汇报军务之余每常留下吃饭,有时也会留宿。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将要入夜,外面的气温很低。冷风从窗口灌进来,刀子一样割在脸上。街头人多,车子行进得很慢,能清楚看见往来穿梭的报童和卖烟女郎。他靠着靠背,手套压住半边脸,哑声道:“回陏园。”

]3 `. u7 p* T. |' |/ f. y, S8 D

俞绕良道:“是!”接着说,“周小姐的花篮我已经订了,大舞台开场前让人送过去。”捧歌星的花篮做得相当精美,当然价格也不菲,五个要十块现大洋,简直有点像宰人。冯二少在女人身上花钱从来不畏缩,俞副官却忍不住肉痛。造价太高,他觉得犯不上。那位周小姐如果是绝色倒罢了,事实上长得还不及家里少夫人一半美。全赖那一身媚骨,讨男人欢心这点上确实占优势。要说二少并不是这样流俗的人,他也看得出他待那些女人三心二意。花出去的钱无非是不动感情的代价,他心里在乎的始终只有少夫人吧! banbijiang.com

汽车轧上电车的轨道,略微颠簸了一下。窗口飘进来一股甜糯的香气,热腾腾的桂花味。良宴探身往外看,街边上有人卖糖炒栗子,汽油桶做成的煤球炉上架了口大锅,挥舞着铁铲在石英沙里翻炒栗子,正炒得热火朝天。

banbijiang.com

“停车。”他突然喊,很快开了车门出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俞绕良有些意外,慌忙跟下去,看见二少退到一个摊子前,买了一袋栗子捧在胸口。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南钦爱吃栗子,当初留洋时想念家乡的味道,他跑了几条街才在华人区买到。大概是心境不同,中国的小吃在美国总不及想象中的好,她怏怏吃了几颗就扔了,从此再没有提起过。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纸袋里滚烫,蓬蓬的热气翻卷蒸腾,一波波拍在他的下颌上。车子复往陏园方向行驶,今天是周末,本来应该有个愉快的假日,可是他却从家里出来了。至于原因他也闹不太清,中午喝了点酒,恍惚记得和她有些口角,总之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和他们之间的心结比起来,根本没有什么够得上要紧一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车开进陏园大门,在喷泉旁边停下来。家里的用人出来迎接,他下车的时候还把栗子拎在手里,问:“少奶奶睡了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吴妈说:“少奶奶用过饭,早早就睡下了。”

banbijiang.com

他微一顿,有些嘲弄地笑了笑,把纸袋子随手递给了吴妈,“去做盘栗子烧鸡,我还没吃饭。” banbijiang.com

大厅里灯火通明,军靴踩在地毯上寂寂无声。他走到楼梯口向上张望,犹豫了一下才举步上楼。她的房间在走廊尽头,他慢慢走过去,面前那扇红木雕花门紧闭,仿佛割断了所有的感情和联系。他略踟蹰了下方去拧门把手,以前试过很多次,每次都是锁着的,今天却很奇异,居然让他拧开了。他知道她绝不可能故意给他留门,多半是忘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闪身进来,床头的灯还没熄,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光晕和香味。他伸手搭在床架子上,从床尾看过去,她侧身躺着,沉沉一头乌发铺满整个枕头。他转到她对面,默不作声,就那么静静打量她。她闭着眼,浓密的睫毛覆盖下来,让他想起大哥家妙音常抱在怀里的赛璐珞的洋娃娃。小巧的鼻子,嫣红的嘴唇,还有灯下近乎透明的皮肤……初见她时惊为天人的震动,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越走越远,到现在咫尺天涯,实在叫人沮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