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何处按云轩•云衣•巫山一段云上篇

  六六真游洞,三三物外天。九班麟隐破非烟,何处按云轩?
  
  昨夜麻姑陪宴,又话蓬莱清浅。几回山脚弄云涛,仿佛见金鳌。
  
  ——柳永《巫山一段云》
  
  无数次徘徊在月夜之下,追忆那座青翠欲滴的葱茏之山。因着名扬海内外的大红袍,因着秀丽的湖光山色,她一次一次滑入梦里,摇曳着我青涩易感的心怀,惊艳了那些个星光黯淡的岁月,一年,又一年。今夜,轻推西窗,眸光湿润处,朦胧里,我又看到了她,那座在瑰色芬梦里与我纠缠了几个世纪的武夷山,还有他,那个叫做柳三变的翩翩少年。
  
  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他一袭白色长袍,一柄羽扇,一顶纶巾,浸染着十七岁的寂寞,蓦然游荡在草色青青的山间小径,亦如今夜的我,抹着一身的忧郁,怅望明月,轻快的风儿拂不去内心凝结的忧伤。是的,他一直都是寂寞的,紫薇花丛簇拥的流香窗棂下,月光的阴影里烙着他不变的思虑,仿佛是与生惧来的,让人捉摸不透。
  
  午夜的秋风,透窗而入,吹在身上,微微的凉。想着那座南国的山,念着那个忧郁寂寞的少年郎,寂静中的我披着单薄的外衣,安静端坐于屏幕前,点开音乐,轻轻敲下:霜花,终于哭出了声音,秋水悬崖边上的风筝,从此,断了线……而后,酸涩的眼眸泛起臃肿,无眠的夜,浸湿一身冰冷,只是,流年情怀,已成旧事。


  
  窗外的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噼啪”而落,繁乱的节奏直刺心房,季节的风铃,兜转了几个轮回,才换来秋雨阵阵。还记得,每个雨天,淡淡的想念总能轻易把思念中的那个人从记忆深处拉回,但记忆终归记忆,更多的时候,心里泛起的只能是那叫做怀念的情思。
  
  雨中情思,又有几人能懂?那么,千年之前的他,十七岁的忧郁少年,又在为什么寂寞,为什么哀愁?为什么叹息?他有着世家的出身,父亲是大宋朝廷命官,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为什么他俊朗的眉宇间总是清晰地锁着一抹哀而不怨的忧愁?
  
  耳机里漫溢出的缓慢旋律,和那熟悉的乐符,铭记了一场又一场过往的约定,每每这样的时刻,我总在期许一场缤纷的邂逅,为那心上的人儿结束那些流放的岁月,彼时的我,多想,把整个秋天点成红叶装进她的心里,填满所有的疼痛。只可惜,后来,变迁的时光终是带走了最后仅剩的眷恋,一切都已来不及改变,莫非,那个少年也在为着那样一个妙人儿伤心难过?
  
  秋雨飘泊,不疼不痒地敲打在左心房,倏忽间,眼里早已凝结成一滴落不下的结晶,它承载着所有伤春悲秋里的故事碎片,倘若滴落着地,便意味着一切都有了结局。当雨夜敲响心中某种情愫时,突然失去了自制的能力,那就是关于她的喜怒哀乐,甚至是一颦一笑。


  
  纵然知道,那些山盟海誓的承诺置身在天涯之外,是唯一携手共进的动力,只是,苍白的岁月,糊抹着灰色临现,再深的情,也不过是昙花绽放,错及一时。蓦然里,时常感叹流年太过匆忙,未曾停留片刻,心却总是随着时光飞向彼岸,追寻那份永存的希望。
  
  花在流年开,情在流年生,唯祈盼这场秋雨能带回她的匿音,为我,接落这滴晶莹的泪珠,拂散这一季流连的悲伤。亦祈盼那年那月的他,能在寂寞中找到永恒的归宿,让上天还他一个惊若天人的她,从此,花前月下,生死相依。
  
  寂寂里,我想,他大概总是喜欢着寂寞的,因我也是那样心甘情愿地追逐着寂寞的脚步,痛并快乐着。于我而言,寂寞才是人生的美丽境界,它使人远离嘈杂和喧嚣,更滋生出一种叫做纯净的境界,能让人心如止水却又不觉得孤单。或许,正缘于此,整天与诗书做伴的他才倾心要与寂寞做一次伴吧!
  
  于他而言,寂寞是透明的,透明得仿佛一掬清澈的溪水,没有一丝尘埃,透过它可以看到心底的颜色,折射出人生的斑斓;
  
  于他而言,寂寞是清脆的,清脆得仿佛溪水流淌的声音,叮叮咚咚的和弦,奏响来自灵魂深处的歌,跳动的音符是他的思念,他的惆怅,他的忧伤;

  
  于他而言,寂寞是香醇的,香醇得让他分不清苦涩的味道,即使他在寂寞中加了咖啡,放满苦丁,飘出的仍是淡淡的清香,留下的却是浓浓的醇美;
  
  于他而言,寂寞是温柔的,点点滴滴的细腻滋润丝丝缕缕的柔情,似涓涓细流在窃窃私语,似微微涟漪在轻声呢喃,倾诉他的牵挂,他的相思,他的缠绵;
  
  于他而言,寂寞是纯净的,而纯净则是一种美丽的心境,让他的忧伤真真切切,让他的愁闷痛快淋漓,不必做作,无须掩饰,是一种赤裸裸的情感喧泄。
  
  浸在忧伤的乐调里,我轻轻起身,在窗下默默徘徊,试图从那场淅沥的雨中找出他与世隔绝了千年的音容,然而,费尽心机,却仍然找不见,亦听不见,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那无边的孤寂与落寞,仿佛千年之前的他,伴他而眠的总是那份无法排遣的哀愁。再回首,寂寞如水,水中有他青春的容颜,有他不老的童话,有他深情不忘的眷恋,寂寞的水边,倒影出亭亭玉立的少女、风度翩翩的少年;再回首,寂寞如水,水中的月亮牵着星星的手,在清洗岁月的故事,在捞取丢失的情话,故事里有他情意绵绵的词,情话中有她天荒地老的誓言;再回首,寂寞如水,没有烟花般的璀璨烂漫,却总有清风徐徐弯弯新月相伴左右,让无边的风月在他呢喃的艳词中永恒。
  
  窗外,凋零的落花,依着季节的交替,飘散在风中,眼前不再是姹紫嫣红的一片,就如他和她们当初的相遇一样,从欢喜渐变成生疏。只因,烟带来的是痛,火引起的却是殇。
  
  站在秋天的路口,轻轻踮起脚尖,呼吸着转换的空气,我想,他一直是知道的,像他那样如烟的男子并没有太多的温暖可以给予别人,所以,在流年的记忆里,他无法温暖那些女子内心的寒凉,唯有用自己的身体紧贴着大地,吸取博爱精华,给予她们最暖的关怀。然而,寂寞终在他心里化作点点清泪,汇集成一条瘦瘦的长河,在那苍茫世间静静流淌着,那时,寂寞带给他的已然不只是心灵的平静,那些飘荡的思绪,仿若随风而起的波澜,一点一点地刺痛他的心、剜痛他的眼。原来,生命里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而那寂寞并不是一如既往的只能让人感到空灵的喜悦。
  
  他开始为她们写词,写她们的喜怒哀乐,写他自己的寂寞哀愁。然,白色的纸张终是太过单薄,笔尖稍重一点便能洞穿暗藏的隐忍,当所有的文字凌乱成断章时,焚烧便成了最直接的毁灭。
  
  他是烟,夜幕浮现的袅袅烟雾,只有冷漠,只有薄凉,没有温度,与火的相遇,恰逢撞击心灵柔软处,便有一丝怜惜之情。他努力着放飞在漆黑的夜晚,自由寻找想要的温暖,追随风的方向,以为离开便可以还她们安然醉笑,却不知,烟散后便是火熄。他装束起来的坚强都在转身之后,突然变得那样狼狈不堪,疯狂舞动身姿,肆意喧泄心中不忍,怎料,误入迷离深处,却不留一点痕迹的消失踪影。
  
  动情一时,只为离开做准备。风逝的光阴里,我握紧昔日的余温,在梦里掠过他残留千年泪痕的脸颊,默默祈祷。柳三变啊柳三变,如若不弃,就请允许,千年之后的我为你唱起一支不舍的离歌,任你离烟、离火、离尘世……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