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今生断不孤鸳被•云衣•玉女摇仙佩下篇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
  
  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
  
  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且恁相偎倚。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奶奶、兰人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
  
  ——柳永《玉女摇仙佩》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他拥着她娇柔的身躯,紧握着湖笔,在她铺展开的纸笺上轻轻落笔。在他眼里,她就是那九天仙子许飞琼身边的女伴,偶尔离开珠宫,来到人间,只是还没来得及返回神仙洞府,但终归还是要归去的。到那时,得她垂怜的他又将奈之若何?是苦苦求她为他稍做停留,还是与她结伴同去?怕只怕,这一身污骨浊肉,未有仙份,徒留遗憾罢了。
  
  “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想她案边梳妆时,嘴边儿说的都是些寻常言语,却因姝丽的姿态,愣是把那些个山野村姑比了下去。是啊,世俗中的女子又有哪一个能和他的云衣相提并论?
  
  “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拟将她比作仙苑名花,又恐旁人笑话,如此骨格清奇的女子又怎好用名花相比?忐忑,茫然,要将她的清丽出尘描绘一二,谈何容易?或许,再绮艳的字句,再浮华的文笔,也不能够写出她的美艳之态,那就暂且用他手中这枝拙笔将就着为她写下这毫无用处的赞美之句吧!
  
  “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细思量,奇葩与艳卉,唯是深红浅白,怎如这眼前千娇百媚的多情女子娇俏可爱?对酒当歌邀明月,只想就这样拥着她,共享芳华在世间,用那一行行蘸着浓情的墨迹,还她许他的安然,一日又一日,一夜又一夜。
  
  “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须知,有她作伴,纵是画堂绣阁、皓月清风,亦不忍把那韶光轻弃,何况是他年华正好的少年郎?他紧握她的手,望窗外风月无边,嘴角挂满喜悦的欣慰。原来,他们的爱情,是那样的暖,那样的真,哪怕穿越千山万水,她也是他追逐不歇的梦。
  
  “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且恁相偎倚。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从古至今,才子佳人,罕有二人均值青春年华之际,而今,他柳三变与她云衣均是正当韶龄,这样的结合自是美不胜收,羡煞旁人。还等什么呢?且深情相拥,才不至虚度这大好年华、良辰美景。他望着她浅浅地笑,深深感谢曾经的相遇,只是,云衣啊云衣,如果有一天,时光变迁,走着走着的我们,突然分道扬镳,你还会想起我这多才多艺的柳三变吗?怎么会?云衣是她一生的挚爱,他怎舍得弃她而去?他亦是云衣终身的眷恋,又怎会别他而去?是啊,这一生,愿只愿,日日夜夜见她欢颜,她又何尝不是?


  
  “愿奶奶、兰人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这个温暖的日子,因着半笺花香的出世,他的眸光变得愈来愈温柔,愈来愈多情。终于给了她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只愿蕙质兰心的她也若他般一生一世怜惜他,只愿娴惠淑德的她每一夜都能让他于枕前表达心中对她深深的爱恋,让这世间的每一天都变得阳光灿烂、星光耀眼。
  
  那一夜,他为她许下了天荒地老的誓言:今生今世,断不让她独守空房孤鸳被。这一生,这一世,为她,他愿化身为蝶,在她窗前翩跹起舞,哪怕窗前爬满藤萝,哪怕辗转千年,他也要飞进她心里,看她笑靥如花,看她十指纤纤,看她冰清玉洁,看她摇曳多姿,永远,永远。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