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乘醉听箫鼓•楚楚•望海潮下篇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柳永《望海潮》
  
  《望海潮》词调始见于《乐章集》,为柳永所创的新声。这首词一反柳永惯常的蘼丽风格,以大开大阖、波澜起伏的笔法,浓墨重彩地铺叙展现了杭州繁荣壮丽的景象,可谓“承平气象,形容曲尽”。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起首三句,入手擒题,以博大的气势笼罩全篇。首先点出杭州位置的重要、历史的悠久,揭示出所咏主题。三吴,旧指吴兴、吴郡、会稽;钱塘,即杭州。此处称“三吴都会”,极言其为东南一带、三吴地区的重要都市,字字铿锵有力。其中“形胜”、“繁华”四字,为点睛之笔。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远望去,垂柳含烟、虹桥似画,风帘摇曳、翠幕如纱,真个是画中才有的好景致啊!这一处人烟阜盛,各式建筑鳞次栉比、檐牙错落,微风过处,千门万户帘幕轻摆,显得怡然安详,好一个人间天堂!也只有这样富有灵气的都会才配得上楚楚那样的蛾眉女子。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钱塘江边,高耸入云的古树围绕着沙堤,汹涌的江涛仿佛发了怒般奔腾而来,激起如霜如雪的白色浪花,而那壮阔的钱塘江更像一道天然的壕沟阻挡着北方敌人的进犯。一个“绕”字,尽显古树成行、长堤迤逦之态;一个“卷”字,又状狂涛汹涌、波浪滔滔之势。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穿过钱塘江,他又拥着楚楚信步来到街市上。放眼望去,珠玉宝石遍陈于市,家家户户绫罗盈柜,男男女女的衣饰更是鲜丽豪华、竞相斗艳。只“列”、“盈”、“竞”三个字,便把杭州城的繁荣昌盛、富庶奢华落到了实处。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最是妩媚楚楚女,最是风情还要数那碧波万顷的西子湖。西湖,自古以来便是杭州城最为耀眼绚目的一张名片,来杭州不到西湖,等于没来过一般。
  
  重湖,是指西湖中的白堤将湖面分割成的里湖和外湖;叠山,是指灵隐山、南屏山、慧日峰等重重叠叠的山岭。在柳三变眼里,西湖的湖山之美,只能用“清嘉”二字概括。而那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更是牵出了诸多意象,湖、山、秋月、桂花、荷花纷纷奔赴而来,令人心旷神怡、遐想万千。


  
  传说中,西湖的灵隐寺和天竺寺,每到中秋,常常有带露的桂子从天飘落,馨香异常,那是从月宫桂树上飘落下来的,是寂寞的嫦娥赠与人间有心人的,因此唐朝诗人宋之问曾在《灵隐寺》诗中写道:“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而诗魔白居易《忆江南》中亦有“山寺月中寻桂子”的绮丽词句。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美丽的传说给秀丽的西湖增添了神秘空灵的色彩,而那昼夜不停的笛声歌韵,更是无时不刻不在晴空下飘扬,不在月夜下荡漾。回首,湖边钓鱼的老翁怡然自得,湖中采莲的孩童喧闹嬉戏,身边浅吟清唱的楚楚更是娇俏妩媚,“嬉嬉”二字,便将所有人欢乐的神态,作了栩栩如生的描绘,生动铺叙出一幅国泰民安的游乐图卷。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成群的骑兵簇拥着高高的牙旗,抬着长官缓缓而来,一起乘醉听吹箫、击鼓,吟唱烟霞风光,一派暄赫声势。这自然是对杭州太守孙何出府游乐时仪仗之盛的描绘。短短十四个字,笔致洒落、音调雄浑,千载之后,都能令人在岁月的光影里窥视到一位威武而风流的地方长官饮酒赏乐、啸傲于山水之间的怡然之情。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凤池,即凤凰池,本是皇帝禁苑中的池沼,魏晋时中书省地近宫禁,因以为名;“好景”二字,将如上所写和不及写的,尽数包拢,意谓当达官贵人们被召还之日,合将杭州好景画成图本,献与朝廷,夸示于同僚,谓世间真存如此一人间仙境。
  
  达官自然是指孙何,这二句不仅表达了孙何的不思离去,亦烘托出西湖之美。这阕新词很快便在中秋月明之夜,通过楚楚流香四溢的歌声传遍太守府的每一个角落,当孙何问起此词为何人所作之时,楚楚自是温温婉婉地对答为柳七所作。柳七?柳七者何人也?回大人,柳七名三变,字景庄,是国子博士柳宜之三子,因在族兄中排行第七,故又号为柳七。
  
  柳七?柳三变?柳景庄?殿中省臣柳宜?他有个叔叔是叫柳宏的吧?真宗咸平元年,孙何之弟孙仅与构宏同榜登进士第,从此,孙柳两家遂有交往,他孙大人又怎能不知故交好友的这个才名著绝的幼子呢?原来是他!这阕《望海潮》真是写得荡气回肠、声调激越!好!好!来人哪,快把柳三变柳大才子给我请进府来!
  
  就这样,年届弱冠的才子柳三变很快便成了杭州太守孙何的座上宾,可任谁也没料到的是,此词一出,不仅广为时人传诵,令其名噪一时,更引出一段百年后的公案。据南宋文人罗大经《鹤林玉露》载:“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隔年便以六十万大军南下攻打南宋皇朝。


  
  无论传说是真是假,柳三变的这阕《望海潮》都足以让所有未曾到过杭州的人对江南繁华形胜艳羡不已。清风,携着我逾越千年的轨迹回归现实,耳畔,那曲《青花瓷》逐渐呢哝朦胧起来,一如江南三月的桃花烟雨,一如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西湖胜景。只是,千年前,那个叫楚楚的女子,她为他蝶翼般盈然而舞的情愫,自彼岸的浪尖上翩跹而来,是否飘然若语、滨落凡尘?还有,那一掬蕉叶淡然的月下琴音、如兰秋韵,可曾轻曳素颜,将那一段朦胧的江南烟雨,永久勾勒在清幽素雅的陶瓷上,直至挥之不去?
  
  再回首,如雪的阳光,穿透蓝色天幕,淡失在水墨的丹青中,却在千年后的今天,把那份爱还寄予青花瓷上。放眼远望,有伊人如嫣,鸟语花香里与他携手一段蔷薇之恋,回眸,却又是一阕《望海潮》。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