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选得芳容端丽•谢玉英•玉蝴蝶上篇

  是处小街斜巷,烂游花馆,连醉瑶卮。选得芳容端丽,冠绝吴姬。绛唇轻、笑歌尽雅,莲步稳、举措皆奇。出屏帏。倚风情态,约素腰肢。
  
  当时。绮罗丛里,知名虽久,识面何迟。见了千花万柳,比并不如伊。未同欢、寸心暗许,欲话别、纤手重携。结前期。美人才子,合是相知。
  
  ——柳永《玉蝴蝶》
  
  扬州。透过江南小家碧玉般的玲珑精致,随游人们欢快的足迹,正被踩出一缕缕风花雪月,摇曳出多姿多彩的浪漫风情,虽历经千年繁华,历经无数斑驳的记忆,依然浸在浓浓的月色中笑看春风。
  
  漫步瘦西湖畔,转圈,历史的余温已不再烫手,二十四桥的夜晚可曾梦春来?这里曾被无数支生花妙笔描蓦过,曾被无数才子倚红偎翠的身影填充,曾被无数佳人曼妙的笑声湮没,而今,我左顾右盼,在这月色正好的夜里,仍能感受到来自千年前的绮丽奢靡与浮华,还有那因等待期盼而黯然神伤的眼神。
  
  那时的他,青春年少、才华横溢,浑然不觉光阴似水,总是凝视远方,将时间甩在白色长袍之后,只把那沿途美景赏了又赏,看了又看。从杭州一路北上,途经苏州,他留下一阕令人惊叹的词章《双声子》,更垫定了其日后在北宋词坛的盟主地位。 半壁江中文网
  
  晚天萧索,断蓬踪迹,乘兴兰棹东游。三吴风景,姑苏台榭,牢落暮霭初收。夫差旧国,香径没、徒有荒丘。繁华处,悄无睹,惟闻麋鹿呦呦。
  
  想当年、空运筹决战,图王取霸无休。江山如画,云涛烟浪,翻输范蠡扁舟。验前经旧史,嗟漫载、当日风流。斜阳暮草茫茫,尽成万古遗愁。
  
  ——柳永《双声子》
  
  那是一阕咏史词,可他的心却留在了那些秦楼楚馆之中,留在了那些个着绮罗、舞红尘的青楼女子身上。然,前方的路还很漫长,身在京师的父亲柳宜不断来信催促他赶紧赴京,不由得他不带着满心的遗憾再次起程,去赴那一场山水迢迢的约。在柳宜眼里,三个儿子虽“皆工文艺,号柳氏三绝”,但他还是觉得日后能够光宗耀祖的必是幼子三变无疑,自是对他寄予更多期望。柳家可是名门望族,柳宜之父柳崇在五代十国时期便以才名闻于乡间故里,因其乐善好施、行侠仗义,乡人偶有纷争,皆不诣府官决其曲直,而是找柳崇解决,是非皆取其言,由此可见柳氏在乡人之间的威望是何等的不容小觑。柳崇声誉日隆,闽主王延政闻听其贤,多次下诏请其出山辅佐,但均被其婉言谢绝,终身未仕,但他的几个儿子却个个都是科举高中的进士出身,进入北宋后,更是官运亨通,蓬荜生辉。出身在这样的家庭里,柳三变自然摆脱不了父母亲族对他寄予的深切期望,高中进士更是这个家族对他唯一的期求,可他竟在离开家乡进京赶考的途中蹰躇了好几年,迟迟未曾赶到东京,怎能不让望子成龙的柳宜心生不满?

内容来自半壁江

  
  听说儿子延宕的原因居然是跟一帮青楼女子厮混在一起,柳宜更是感到颜面尽失。然,那些从杭州、苏州传到东京的传闻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心里并没有底,三变自幼聪慧好学,且知书达理,平常见了生人都害羞得不敢说话,而今又怎会变成一个整日流连于花街柳巷的浪子呢?三变已经二十二岁了,虽然古语有云:“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他这个年纪没考中进士并不值得担忧,可一年前发生的一桩事却让他不得不对儿子的期盼变得更加迫切。一年前,柳三变还在杭州与楚楚结伴游逸之时,年仅十四岁的晏殊以神童名参加科试,被赐进士出身,这多多少少令柳宜觉得忧心,自己的儿子亦曾以神童之名闻名乡里,怎么年逾弱冠后反倒不及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三变,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老父三番五次来信催你赴京参加礼部试,你总是故意拖延?是杭州秀丽的湖光山色,还是姑苏曼妙的亭台楼阁攫住了你的脚步,让你止步不前?或许,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永远只是三变拿来搪塞自己的借口,令他流连忘返的真正原因恐怕还是传闻中的那些倚楼卖笑的青楼女子!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他收心,彻底静下心来,把满腔热情都用在温习功课,用在准备科试上呢?
  
  身为朝官,柳宜不能随便离开京师,只能一封接着一封的给三变写信,晓以利害,催其入京。然而,已然混迹于青楼多年的柳三变却没有将父亲的话当回事,依然我行我素,今朝有酒今朝醉,终日沉缅于温柔乡中,不能自拔。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离开家乡五夫里时,他曾对云衣发过誓,今生断不孤鸳被,可刚刚来到杭州,他就经受不住诱惑,拜倒在那些歌舞伎的石榴裙下,甚至与一个叫楚楚的女子爱得神魂颠倒、欲仙欲死;离开杭州的时候,他亦曾对楚楚许过诺,今生今世,断然不会将她忘却,只待金榜题名时便会回来与她把盏共欢,可是,为什么踏入姑苏城后,他那颗风流多情的心又被那些个夜夜吹笙箫的女子抢走了呢?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不是不爱云衣,亦不曾将楚楚忘怀,难道,他本就是多情的郎,注定不只为一两个女子而生?不知是被父亲催促不过,还是只想让自己静一静,宋真宗景德三年,二十三岁的他离开苏州,一路旖旎,来到风月无边的扬州,和今夜的我一样,带着一身的忧郁,满腹心思地怅立在碧水萋萋的瘦西湖畔。
  
  鸣珂碎撼都门晓,旌幛拥下天人。马摇金辔破香尘。壶浆盈路,欢动一城春。
  
  扬州曾是追游地,酒台花径仍存。凤箫依旧月中闻。荆王魂梦,应认岭头云。
  
  ——柳永《临江仙》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