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一场寂寞凭谁诉•谢玉英•昼夜乐上篇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柳永《昼夜乐》
  
  晴朗的下午,阳光下的梦如轻云般清淡,若花儿般缓缓摇落,呼吸之间,春的气息已然弥漫过来。低头,阳光揉皱一湖春水,有种沁心的暖在周身流溢。这时候,最适合漫步在二十四桥边,听流水潺潺,看风月无边,怀想杜牧笔下的吹箫人是如何的冰清玉洁,如何的清芬雅致。
  
  走一步,就是一个美得无法想象的梦,到处都抹着流光溢彩。梦中,我拥有杏花烟雨的江南,拥有可以藏纳月光的庭院深深,回首之间,便能嗅到过往的流香,只是,不知那斜倚碧阑干的女子究是唐朝的小家碧玉,还是柳三变笔下惊艳无度的伎人?
  
  转身,踏着春天的脚步,盈盈来到那个曾经有她的小巷,那片盎然的芳草地至今还留有深深浅浅的印痕。只是,他又可曾记得,在这片琼花树下,那年那月,深情对望着她的清眸,衣袂飘飞,随之倾泻而下的日光竟折射出那样净好的笑容,如繁花盛开,蛾眉一笑,便让他丧了魂、失了魄? 内容来自半壁江
  
  起初的相遇,是那样淡然而美好。风景如画的梦里水乡,伴着小桥流水,静静徜徉,百花齐放的时刻,即时听到花开的声音,微妙,幽远,仿佛她吹气如兰的清音。于此,仅仅是那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心便早已经穿过千山万水,飞奔去她的方向,似乎那是一场期待许久的邂逅,终于在她出现的转角,如期上演。
  
  是啊,原来她也在这里,不曾预言,不曾谋面。只是于千万人之中偶然遇见;于姹紫嫣红的春季留下一道美丽的弧线;于望穿秋水的彼岸,繁衍漫长的思念;于寒凉如水的冬日,遥寄一份温暖,悄然入心。而今,我亦在这里,眺望头顶一片晴空,心却怕了,怕阳光下飞舞的尘,落尽眼眸后会长出如他与她一般的爱情,无可救药。
  
  未识相思,便害相思。他离去的那个晚上,她躺在绣锦床上,辗转反侧。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失眠,在寂静夜里,她控制不住地想他。或许,有些人,遇不上是寂寞,遇上了,便是劫数;又或许,与他相遇是此生注定在劫难逃。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回今生的擦肩而过,她不知道,和他的相遇,会不会只是一场璀璨的烟火?
  
  因为一个缘字,身不由己;因为一个情字,情不自禁。身处勾栏、惯常风月的她亦不例外。没有遇见他之前,她还不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可以让她茶不思、饭不想;没有遇见他之前,她还不知道什么叫牵肠挂肚。然,当姐妹们对她投来钦羡一瞥的目光时,她终是明白,这次,她算是彻底落入了情网,是真的,为那个初遇见的男子勾了三魂七魄,不能自已。

半壁江图书频道


  
  瘦西湖畔,小街斜巷里,没有他的日子里,她一直过着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际云卷云舒的自在生活。身边自是不乏粗俗的追求者,但她每每只是抚琴一曲,浅笑了之,即便无法推辞,将她身子陪了千百男子,亦不曾为其中任一人付出过真心真意。可是因为遇见了他,她才感知一切都有了改变,然,这究竟是缘还是劫?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爱就像那艳丽耀目的罂粟,令人入骨成瘾、欲罢不能。爱上了他,便成了戒不了的毒。
  
  遇见很美,就像春风拂过脸颊,清逸飘然。回眸,柔软的轻风、淡淡的微笑,似乎都只为等待他一次炫人眼目的出现,即便人去屋空,他已不在,晚妆后的她仍以素面朝天的姿势,期待第二次春暖花开的遇见,只盼重逢的那日,任他风流笑靥颠覆她整个世界。
  
  些许是太久没人能够触及心弦,以致于他的出现会让心的某个地方有种受宠若惊的错觉。飞扬的青春,多以沉默为主,然而单薄的双翼,却深藏着对爱的执著和守候。浅酌一杯清茶,思绪缓缓,月如钩,窗外落叶起起伏伏,在风中幽幽独舞,若蝶翩然。翘首望去,天际间的清云,似在低语轻诉,她的心却在茫然,只因不知道他的喜好,不知道他的忌讳,不知道要如何投其所好。我不知道你的班级,不知道你的喜好,只知道我上的每一节选修课都会遇见你。起身,默然注视着天空,天空依旧湛蓝,云儿依旧弥散在天地间飘来飘去。那么,你想我吗,柳郎?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自是无法不想她,无法不念她。只是当时,她不知他心意若何,更不知能否与他共拥一片风情时,直到他再次踱进她如花般绚美的世界,才发现,这世界因了他,即使没有百花绽放,没有胭脂渲染,她亦能在如莲心房里摇曳生香,让寂寞再也找不到她的眼眸。
  
  低头,她脸上的一抹浅笑荡漾在他心间。原来,这便是他的烟雨红颜,这便是他的烟雨江南。只因有她,暮色四起时,隔湖观雨,无边心绪散落在无边烟雨里;只因有她,抬眼处,杏花醉,醉了他的眼,醉了他的心,一些思念,更在水郭山村外。
  
  撑一把精致的淡紫丝竹伞,与三月的烟雨邂逅。他挽着她的手,穿过雨巷,笑靥绽放如花,明媚而温暖的容颜仿佛洗尽铅尘般透明、干净,那份发自肺腑的自信更是于无形之中散发着优雅的气质。有美如斯,更复何求?今时今日,他要的便是这份携手与共的纯真心态,要的只是这份细水长流的情感,要的只是两颗爱无止境的痴心。是的,只要这份痴心一直生长在心底,这份浓烈的情便能永远。他不知道她信是不信,但他却是真的信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能够让他及早与她相识,或许他会娶了她,做他一生一世的妻,只是,以后的以后,老天可否垂怜,可否允许他用剩下的光阴还这细腻女子一份用真心酿制的情感?从此,温暖她心,照亮他心。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和她,到底会不会有情人终成眷属?他默然,无语,只因他不知自己能否给她一个长长久久的明天。她是那人间四月天,她是他最珍贵的真爱,即便只是一杯清茶,由她手里递来,亦能让他感受到一份非同一般的温暖。在他眼里,那一杯普通的清茶,由她手心酝酿而成,更是一份爱心,一份贴心的暖,吞咽下肚,与他融成一体,仿佛穿过迢迢万水,那一低首的温柔,竟是无法言语的感动。
  
  或许,笙箫过后,他和她终是要分别;或许,经年之后,他和她早已远去,但他明白,从此后,他会日日将她当初的模样清晰记起,永生,不忘。是的,如你所料,他终归还是弃她而去,在与她徜徉瘦西湖畔共叹二十四桥明月夜年余之后的公元1107年冬,二十四岁的他再次起身离去,就像当初离开云衣、离开楚楚一样,继续踏上了北上东京的漫漫征途。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