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2节 一场寂寞凭谁诉•谢玉英•昼夜乐下篇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柳永《昼夜乐》
  
  临别前,她哭得声嘶立竭,哭得一枝梨花春带雨。他说过,不会离开她;他说过,要娶她为妾,带她去东京游逛,带她回福建崇安老家祭祖,可是,诺言仍在耳畔,尚未冷去,他怎能铁了心要弃她而去?心中,有着太多的隐忍和不舍,轻风虽无言,而他,依旧是她红尘深处的一份牵肠挂肚的眷恋,又怎能只以一个温暖怀抱,便安置下她那颗疲惫的心灵?
  
  柳郎啊柳郎,你怎能如此狠心如此薄情?难道,你也和那些只把依红偎翠当作茶余饭后乐事的登徒子一般,只把我谢玉英当成了一件玩物?曾经,你我相惜如归,于一阕阕文字的盛宴里,点缀那一段段风花雪月事,而今,转过身,你便要将所有的悲伤与惆怅留给我吗?
  
  不,自然不是。只是,玉英,你要明白,赴京科考,是柳氏家族对我三变不变的期待。家中的母亲在盼,盼我金榜题名时;京中的父亲在等,等我早日进京赴考。还有,还有云衣,还有楚楚,她们都在等待,都在期盼,我又怎能因了一己之私,便完全将众人的期许抛许脑后?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走吧!走吧!既然谁都比我谢玉英重要,我还留你做什么?只是,那场相遇,是如此如此的美丽,一个温暖的笑靥,一个风情的眼神,你便俘获了我之芳心,这以后要教我如何安享那一个人的孤寂之夜?罢了,罢了,感动的音符仍在我心间跳动,那么,就让妾身为我们的温暖再相拥弹唱一回吧!从此后,你走你的阳关大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好了!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不是的,玉英。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是如此如此的爱你,怎舍得将你一夜抛弃?还记得初相遇的那些日子吗?你我爱得天崩地裂,爱得海枯石烂,我对你的真心真意,你真的就从不曾明白过?只想与你长相聚,只愿与你长相守,可是,男儿当以功名为重,等我高中进士的那一天,再骑着高头大马来扬州迎娶你不好吗?
  
  “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暮。”不好,不好!妾身只要你留下,哪怕终身不着绫罗绸缎,终日食野菜,只要有你相伴左右,我才能安之若素,才能活得有滋有味,才能妩媚依旧、风情依旧。这一去,山水迢迢,你教我如何能够不思念、不意乱?
  
  可是玉英,你要明白,谁也不想昨日的小会幽欢,又变作今朝的离情别绪。在这阑珊春色暮的季节里,洒着一路的花香,我是多么希望风能将记忆吹成花瓣,飞舞在漫天中,以明媚的微笑,送走你的忧伤,于我而言,只愿你快乐,我才能安心。又可知,烟不散,梦不醒,我唯愿守着文字,守着你,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半壁江中文网

  
  “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空对满目乱花飞絮,他心凄然。不是他心狠,一切皆因功名利禄四字,他还无法完全放下。望那日光倾城,感受窗外一湖落红温暖,怕只怕,人去后,这天地间的一幕好风光也会随她日渐远去的身影,片刻不留。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春归去,终是一场寂寞,却又凭谁诉?那么,就让我再为你赋一阕新词吧!玉英,再多的言语都不抵我心中千言万语,可是,我仍要为你写,为你唱,就请你收下我临别前最后一片相思吧!
  
  忆前言,总是轻易便相负。然,这并非我心中所愿,你是知道的,我爱你,胜过身体发肤,离你而去,我心亦乱,我心亦悲,我心亦伤,我心亦痛,现在,我只能把忧伤,把那千疮百孔的悲恸安静地隐藏于这阕文字的背后,只盼你有朝一日,能够看懂。
  
  “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我懂,我懂的。她泣下如雨,柳郎,我知道,我明白,可我就是无法忍受这份离别的苦。扬州城与那山水迢迢之外的汴梁城相隔千里,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回转来,再将妾身如花美貌望了又望?
  
  终是不舍,还是要放他离去。早知离别如此之苦,倒不如尽早拼了撒泼耍刁,非把他留下不可。然,纵是留下他又能如何?强扭的瓜自是不甜,即如此,就放他去吧,自此后,就当他是她前世窗外桃花一片,只任寂寞开满她的花前月下,再听一回红尘中的长吁短叹罢了! 半壁江中文网
  
  “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知不知道,你的好处,只有妾知晓。在妾心里,你不仅举止风流潇洒、玉树临风,更远非一般浮滑轻薄之徒可比,实是难得的男子。此去经年,前途风光更好,花红柳绿处,你真的还会记起扬州城里有我谢玉英吗?
  
  唉。他轻轻地叹,伸手抚去她两行晶莹泪珠。只因知道这一去,她每日都会在无尽思量中度过,即便不思量,也会为他攒眉千度,这样一个可人的女子,他又怎忍心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匆匆离去?
  
  回眸,淡墨笔尖,突然定住,为她停留在昨日的一页华章里,停留在夜夜笙箫并蒂莲的温柔乡里。转身,只听得琴声悠远,有花迎曲,片红飘逸,匀为她妆台前一抹胭脂,然后,辗转成淡淡的伤,沁在她额头,又是半脸羞色,春艳相偎倚。
  
  玉英,我走了。别再为我哭,别再为我伤。你不快乐,我心亦无法安宁。收起满腹郁郁的残章,他乘着寂静的风,勉强给她欢笑的容颜,请她安心,然后踽踽而去。再回首,只想看她醉了桃花忘了今朝,只想听她燕莺轻盈呢呢女儿语,但愿她梦中始终包裹这片醉人的花香,然,一切究是晚了,还是已然结束?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