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画堂一枕春酲•宋真宗•木兰花慢上篇

  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山郊坰。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
  
  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向路傍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酲。
  
  ——柳永《木兰花慢》
  
  握一指温软的春风,走进三月的芳菲。白云的鸽群,飞过远山,自澄澈湛蓝的天空,放飞;滴翠的枝头,那份淡蓝色的情怀,如花,婉约成春天那一抹新馨的绿影。
  
  倚在玉兰花开的时节,临风,打开馨香的羽翼,在洁白的花瓣上,写下一段或远或近的记忆,当一份深深的牵念,踩着莹亮的露珠,从那朵粉白的杏色中走来,我知道你,终究会成为这个季节抹不去的那道心痕。
  
  总是在心底期许着,与他携手,漫步每一个日出月落;总是希冀那望晴的双眼,隐在云霞之上,梦醒的时候有一份依托。那季节深藏的蓝色呵,是否,能将一场最美的遇见,写成动人却无言的传说?
  
  当静寂的弦月如约而来,我愿意守在朦胧缱绻的月华里,凝神听他薄翼的呼吸,穿透细密的轻涛,由远及近,温润如玉的微笑,蝶翅般划过。暮然回首的瞬间,一场流星雨,在梦的窗台,缓缓跌落,携一缕月色的温柔,穿过洗绿的春风,如瀑的思念,凝眸成那朵婷婷的莲,端坐韶华,如兰遥寄,隔世的幽香。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回首,是哪个方向的风在吹?薄翼的呼吸托起三月的芳菲,光影,又隐在哪朵蔷薇的后面曳动斑驳,来回飘摇不定,仿佛两颗心,偎着那些记忆和温暖,在每一个日出月落的晨昏里,放飞?还曾记得,那年那月,他和她,在东京城花街柳巷内,迎着风,唱着歌,环住碎金的斜阳,拥紧满怀甜蜜;也曾记得,那日那时,美好并着青涩,纷纷扬扬,落满宋时花径,彼时,风正轻柔,暮色如水。
  
  辛夷树,颀长而静默,目送他们青葱的背影,跃动着,在林荫道上,呼啸而过,宁静而柔和的橘黄,被年轻的笑声,一片片摇落,风过,有蝶,桐花漫舞。那优柔而温暖的气息,自他的背后传来,而她,敛眉低首,一颗心漾着微澜,任发丝与裙袂翩飞,回首,他温润如玉的微笑,从她鬓边那朵紫色的辛夷花上缓缓滑落。
  
  那是个薰衣草盛放的季节吧?似乎,还有芳草在路边萋萋,一个浅浅的琉璃的轻梦便在她浅笑的酒窝下绾住流云、锁住清秋,于那灿若锦霞的季节里,任他拾取岁月中的点点滴滴,写下那年那月一个又一个美丽的传奇。转身,我站在千年之后的开封大相国寺前,当耀目的年华,从眉间纷至踏过,三月的枝头已然渐次丰盈,所有关于青春的印记,终于都被搁浅,并渐次尘封。只是不知,若偶尔翻开,他是否还能记得,和她携手共放风筝的那些青涩懵懂的岁月?

banbijiang.com


  
  烟雨朦朦里,我沿着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在他的记忆里,穿梭时空,和大宋来了个浪漫的约会。放眼望去,青青的草坪,缓缓的河水,三月的开封城仿若梦中的爱情,缠绕在心,挥之不去。小雨淅沥地撒落,雨点串起的是段段温润的情调,把时光依稀涂抹成一副水墨画,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还是久看不腻。
  
  回眸,杨柳如烟,空气里弥漫着浓郁醉人的气息,那千载之前的东京山水便在我眼前有了一种若隐若现、欲说还休的美,不经意间便醉了樊楼的雨,湿了多情的夜,却不知,他和她,那些曾经如烟的往事,是否还隐藏在杨柳岸畔花前月下?
  
  循着他走过的足迹,我踏歌而行,迷醉在了这烟花三月的汴梁城,仿佛她便是我今生萦绕了千年的梦。一曲《凤栖梧》,一曲《如梦令》,在他唇齿间生香,却在我耳畔摇曳生姿,一切的一切,所有的风情,都恍若被风干了千年的情节,又在我眼里惊艳、温暖起来。薄雾如纱、轻纱似梦,片片温柔浸染着身前身后的桃红柳绿,在这好时节里,我听风、看雨、醉月,望那青山隐隐、碧水迢迢,如花般次第而开,那些沉淀了许久的思念,便又开始精彩着我的生命,丝丝缕缕、绵绵不绝。
  
  我记得,我是一只蝶,一只来自武夷山的蝶。那年那月,我曾在他身畔起舞弄青烟,清幽千里,香染窗间。那清风,那幽竹,那明月,皆如绿野仙踪,在悠远恬静的古筝声中尾随着他一生的浪漫恣意,只是,千载之后,这一溪潺潺流水,这一汪碧波荡漾,可否还掩映着我伴他花香月明的身影?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微风拂面时,我又从那个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东京城穿梭回到了千年之后的开封。天空之上,蓝天之外,悠悠的白云铺满整个季节,我知道,真正的春天来了,幸福也即将尾随而至,那么,就请让我借着这片风轻云淡,为远方的他送出最真的祝福,念安,念一切安好。
  
  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身边还有我这么一只飞去飞来的蝶,时刻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正如今生,他亦是不曾识得我这孤身前来探春的天涯沦落人。霏霏细雨,如梦如幻,岸边丝丝绿意的垂柳,微风中泛着涟漪着的湖面,皆让我千年之后的心荡漾着千年之前的悸动,无法言诉。
  
  千年一叹花期错,几多惆怅落汴京。现在,我只能隔着一帘雨幕,看宋时的他用一张素雅微香的澄心堂纸,用一支写意曼妙的湖笔,勾勒出一幅在心中存在了千年之久的画卷。那画里,有他,有她,亦有我,还有小桥流水,清风明月,再回首,那些个旧日时光便在他锦绣心中透出委婉的雅致,描绘出震颤人心的美,让那一季的风情永久地刻在了大宋的东京。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