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画堂一枕春酲•宋真宗•木兰花慢下篇

  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山郊坰。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
  
  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向路傍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酲。
  
  ——柳永《木兰花慢》
  
  “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将晓的一场疏雨及时洗去东京城的浮华冶艳,更显她别具一格的风情,又一番清新迷人的味道,只是浓汝淡抹总相宜。油桐花如火如荼地开在季节的枝头,烂漫、妖娆,醉了青天,醉了白云,更醉了他游子的浪漫情怀。
  
  “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娇艳的杏花随风摇曳,红得仿佛烧红了林野;浅红的桃花更是宛若锦绣里的图画,美得难以描蓦。正是芳景如屏画,此情只应天上有。
  
  “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山郊坰。”正是赏春好时节,汴京城的男男女女,无论贵贱,皆扶老携幼,骑着宝马、坐着有天青色车幔的香车,倾城而出,尽到郊野领略大自然的旖旎风光,享受着春天带给他们的喜悦与欢愉。


  
  “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清风过处,暖了繁弦脆管,侧耳聆听,却道是万家竞奏新曲,好不惬意。这样的日子里,他柳三变又怎能不赋词一阕,以表他心中的狂喜?
  
  “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转身里,他又看到了她,看到了那一群衣锦绣着凌罗的青楼女子。她们占芳寻胜,旁若无人地玩着传统的斗草游戏,尽情领略着春天的美丽与清新,却对这样一位风流倜傥的俊俏男子视若无睹。都是踏青惹的祸,要不,像他这般玉树临风、才华横溢的青年才俊,即便不能像晋时的潘岳那样遭遇妇人的掷果之青睐,又何至于不能引起她们那一转波的顾盼流连?
  
  “向路傍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她们个个生得艳冶出众,就那样,在他眼前肆无忌惮地欢笑,毫无顾忌地由着自己的性子东窜西跳、嬉戏打闹,哪怕将头上的玉簪、耳边的玉坠、身上佩戴的珠翠遗落路旁,亦是不改脾性,继续玩得不亦乐乎,只是春光四射,惊艳无度。
  
  “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然而,她们最终还是走了,一个个望着他掩口而笑,次第而去,那暗动的秋波,分明是在表述对他的爱慕之情,可为什么,她们的脚步儿还是那样匆匆?难道,在京师伎人眼中,他柳三变还没有足够令其青睐的理由?罢了,罢了,这风情万种的日子里,只应高声欢唱才是,于是,他在佳人们刚刚流连的芳草地上盘腿坐下,饮尽小厮递过的一樽美酒,直喝到陶醉大醉,有如玉山之倾倒,才摇摆着身子,依依不舍地起身,继续沿着春天的小径,做一个与春天约会的快乐人。
  
  “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酲。”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这一路,他游兴正浓,心情欢畅,不停向身后尾随的小厮大声要酒来喝。怕什么?人生苦短,今朝有酒今朝醉,当及时行乐才是。他从小厮手中接过酒樽,大口大口喝将起来,即便是喝到烂醉如泥又能怎样?只不过拚着明日醉卧画堂罢了!
  
  他醉了,醉在了千年前的汴京城外,那一片游春踏青的人间仙境,而我,亦醉在了千年后开封城郊的旅馆里。那一夜,我合着一帘幽梦,在他历经沧桑的文字里荡起涟漪,看他舞着一脉春天的静美,于半醒半醉间,徜徉在千万片花瓣的上方,俯视那群女子的脸,那眉眼,柔和得仿佛一幅完美无瑕的画卷。
  
  我知道,今日夜的寂静,是他给的浪漫,更是他给的温暖,然而,他可知,千年前的那个飞花逐月的日子里,夜的泪,是他给她的孤寂,夜的凉,是他给她的心疼?
  
  夜里的一切,都是他赐予她最大的希望。我仿佛看得见,有红衣女子,蹰躇在窗下,徘徊着,沉迷着,享受着,欣喜或是冷嘲,都是那样,默默无言、寂静无声。
  
  年华似水,时光漫过指缝间,每个夜深人静的凌晨,她总是喜欢借着盈风徐来的片刻,铭记吹来的缕缕馨香,任那阵阵熟悉的韵味,溢满整个闺房,然后,闭上双眼,任温存的画面,在脑海渐渐浮现。那时那刻,他的音容,他的笑貌,他的明媚,他的淡然,仿佛都在昨日如期上演,瞬间漫醉了她的身心。


  
  她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间里想起他,一想起,所有的思绪便都会停止,停在指尖,停在笔端,停在纸间,停在窗前,停在花下,停在月光里,停在每一个有他影子出现的地方,不声不息地呼唤。轻轻披衣,下床,我沐着她的心绪,在千年后的窗下悄然踱步,飘荡的心声,却响起她几个轮回的梵音,瞬间越过时光的隧道,在月色迷朦的夜,为他,再一次梦回那个莺歌燕舞的春天。
  
  这时候,我想起了太多太多的人。柳三变,云衣,楚楚,谢玉英,还有他即将结识的虫娘、师师、秀香,以及那个引领大宋皇朝走向辉煌的宋真宗。是的,我想起了宋真宗赵恒,想起了他笔下“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千古名句,如果没有他,或许柳三变的笔下根本不会摇曳出这阕惊艳生香的《木兰花慢》。东京的一切,美与风情、奢华与浪漫,都与宋真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那么,这位伟大的帝国之君又能圆他柳三变一个金榜题名的梦吗?
  
  一切都已远去。只是,转过身去,那遥远的地方,他和她,迷离的身影,都是我无法触及的距离,于是,我只能在西窗月落时许下浪漫心愿,愿踩在轻风之上,为他饮尽一杯杯无奈与惆怅,还他一份清朗与幸运。然,千年前的他,真的迎来了生命里的辉煌与荣耀吗?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