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画鼓声催莲步紧•四美•木兰花中篇

  佳娘捧板花钿簇。唱出新声群艳伏。金鹅扇掩调累累,文杏梁高尘簌簌。
  
  鸾吟凤啸清相续。管裂弦焦争可逐。何当夜召入连昌,飞上九天歌一曲。
  
  ——柳永《木兰花》
  
  “佳娘捧板花钿簇。唱出新声群艳伏。”她叫佳娘,她的舞跳得比心娘稍逊一筹,但那天籁般的歌喉却与心娘不相上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尤其擅长编制新声,只这一点便是心娘不及之处,每当她穿梭于歌楼舞榭中举起唱板,唱出新颖曼妙的歌声时,总是会震慑所有的罗衫丽人,无不对其精湛的歌艺钦慕万分。
  
  她款步走来,脚下踩出莲花千朵,抬眼颔首间,那头上新插的花钿亦随着她袅娜的舞姿左右摆动,仿佛天女下尘。望着她,他心旷神怡,谢只谢,老天爷,让他与她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让他与她一见如故,以后的以后,若是能共她细数那些悠远而绵长的往事,洇开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该有多好啊!
  
  “金鹅扇掩调累累,文杏梁高尘簌簌。”金鹅羽扇掩不住连续不断的曲调乐律,歌声震动处,文杏梁上的尘埃亦随风簌簌地落。顺着盈盈夏风,循着若有若无的暗香寻去,望她在水云深处婉转娇吁,他心底涌起了莫大的感触。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彼时,那阕深情唯美而又浪漫的曲调,在月下萦回不绝,他和她亦爱得刻骨铭心,执手芳华,聆听花开,难分难舍。恍惚之间,一树的桃红,在她旖旎的歌声里,陡然间便落满了他一身,一回头,便能看见她翩然的身影。穿过一层层的花香,他宛若听到昔年的絮语呢喃,正和着深情的笙歌浅浅而落,只是,经年后,月满西楼时,他还会共她花前月下,高歌一曲吗?
  
  “鸾吟凤啸清相续。管裂弦焦争可逐。”优美的歌声犹如鸾凤和鸣,清丽而连续不断,那美妙的管乐和焦尾琴声怎可与之争先?在那花开时节,他对她许下最最美丽、最最芬芳的誓言,想要在辗转的时光中,为之坚守,为之沉醉,为之感动。佳娘啊佳娘,你可知,即便到了最后,因为种种缘由,你我守候不到最美的花开,等待不来最美的风景,有了今天如此绚美的记忆,那又有何憾呢?这一程,我们珍惜过、感动过、拥有过,哪怕只是刹那芳华,已足够回味一生,如此,当我们老去的时候,倏忽忆起这一段素心情怀,亦会有着无比的厚重和丰盈,充斥着生命的记忆,不是吗?
  
  “何当夜召入连昌,飞上九天歌一曲。”他知道,为她绚烂绽放的佳娘此生唯有两个心愿,一是与他琴瑟和鸣、双宿双飞,一是能像唐时伎人念奴一样被连夜召入连昌宫,进入皇帝的宫禁高歌一曲。是啊,对佳娘这样自命不凡的歌伎来说,拥有一副天籁般的好嗓子,自然要有懂得的人欣赏才是,可是,他可曾是那个最懂得她的人?也许是,也许不是。轻风起处,花香怡人,那阕清雅动情的乐章,又在他心底徐徐响起,并且悄悄蔓延,花深处,她衣袂飘飘,依然伫立在陌上,聆听花开,看花骨朵儿斜斜飞过落满芳菲的微青阡陌,而他,则微笑着,把脉脉心痕搁浅在夏日的风景里,只为她低声祈祷,祝愿她的美梦早日成真。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虫娘
  
  浅金的阳光,轻轻剪下他玉树临风的梦。和煦的清风,携着温润的气息,在他眼前吹开漫山遍野的绿意,吹开一丛又一丛的花香。伫立在初夏的时光之上,有粉红的芬芳悄然漫过,风送花香,不禁让人心旷神怡,回眸处,那可是她窗外的粉白莲花?莲花,是啊,莲花,早就在他的梦里梦外放花千株,婉约绽放。
  
  他来了,带着梦中的记忆,安静地找寻她那如玉的身影。一朵,一朵,一朵朵,那纯白的笑靥,团团簇簇、影影绰绰,而立在花丛深处的,便是她轻倩窈窕、温润多情的她吧?那样干净,那样美好,那样妩媚,那样娇俏!
  
  他的心,薄如羽翼。在潮湿的风中,轻轻走近她,轻轻读她,那一瞬间,不仅要把她绝美的容颜,牢牢镌刻在心中,还想,执著探寻她花开背后的深邃。看哪,她艳若芙渠的脸庞恰似那不染尘埃的花瓣,轻纱淡容,有种朦胧的美,那么清新,那么柔媚,婉约中略带羞涩,甜美中略带忧伤,仿佛一阕灵动而又多情的小令,只一眼,便惹得他情思涌动,只想把她当作一朵盛洁的莲花捧进掌心,又甘愿为她,长长久久地驻足停留,不再走开。
  
  头顶,有轻轻的流云飘过,却是谁用清丽的容颜,装点了这夏日的画布?此时此刻,他在莲花清澈的花语中陶醉,只想向她借一枚娇嫩的花瓣,描摹那花下女子绝美的妩媚容颜,哪怕永远不再醒来。 半壁江中文网
  
  翘首望去,那一朵朵柔软的花蕾,提着五月的柔美,轻歌曼舞,长袖飞扬,在绽放、在燃烧、在吐露芬芳。只是,那花下的女子可曾听见,他心的跳动?又可曾是要与那莲花相约,一同寻找那些关于爱的片段?
  
  回眸,叹,春天的花事,风骤花急,各式花儿争先恐后地开,姹紫嫣红,那样浓烈,那样盛大,那样绵长,那样迫不及待。桃红李白,杏花开了梨花白,在微风细雨里,把绵绵春日氤氲成花海的世界、绚美的传奇,而她的莲花,却只在暮春与初夏之间安静地开,不爱争春,不羡浓烈如火,亦如她那般温婉静谧。
  
  他知道,它在等,在等一个清新明媚的时分,迈开轻灵的脚步,缠绕在初夏的晨昏里,为夏日裁一袭花衣,送一缕幽香,然而,他却不知道,她亦在等,等他温柔凝望她,在她额间印下深情的吻痕,于他眼里盛满薄醉,为他绽放最美的芳华。
  
  拾起一枚婉约,他的眸子里,依旧布满轻柔的醉意。风儿啊,请你轻一些,柔一些,请再轻柔一些,不要惊扰了她和那些莲花温暖的梦,好吗?听,那莲花正和谁柔声呓语,又在呢喃着什么?他不知道,亦不想弄明白,此时此刻,他只想化在她的怀里,与她朝夕相处,与她柔情缱绻,更想借千片落红一叶扁舟,载满思念到她身旁,用那支生花妙笔,把她,还有她身后的莲花一起镌刻进生命的记忆里,在以后无数个日日夜夜里,与她一起妖娆,一起绽放如雪的皎洁。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虫娘举措皆温润。每到婆娑偏恃俊。香檀敲缓玉纤迟,画鼓声催莲步紧。
  
  贪为顾盼夸风韵。往往曲终情未尽。坐中年少暗消魂,争问青鸾家远近。
  
  ——柳永《木兰花》
  
  “虫娘举措皆温润。每到婆娑偏恃俊。”她是虫娘,是他眼里那一抹永恒的亮色,更是他心底那一抹永恒的温柔。最初的相识,刹那的回眸,让他深陷其中,从此,真情的线便系于她身。
  
  他从最南的南方步行而来,望穿秋水,与她相遇在人头攒动的花开之夏,莲花的静美,晕染了她面如春风的脸宠。只是一个匆忙的擦肩,他便记下了她微笑时的模样和窈窕的轮廓,虽然只是莞尔轻言,然而,在他心里却觉得早已在千百年前与她相识过,毫无陌生之感。
  
  月上西楼,蝉鸣四起,她身着单薄的绫罗衣裳,立于皎洁的夜色中,暗黄的烛火映照出她纤长的身影,有些苍凉、孤寂,他的心,不禁隐隐生疼。踩着轻快的步伐,他悄然走近,为她披上一件挡风的长袍,只低低说了一声:姑娘,更深露重,且保重身子,小心着了风,受了凉。她缓缓转过身来,淡淡然望向他,望向这个被姐妹们传说了无数次的俊美男人,想要开口却终是没有言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望着她紧锁的眉尖,似乎有一种让人望不穿的忧伤,渗及骨子里,深深。而她,依然颔首浅笑,继而背对着他,迎风赏景,听夜幽吟。回首,窗外,温暖多情的木槿花,正一路飘香,在风中摇曳着风情万种,此刻,他真想把那一串串的花蕾握在手中,用甜美的思念和绵软的期待,藏在他关切的眼神里,抚平她眉间的所有忧和伤。
  
  然而,她从不在他面前轻言哀愁。每次看到她,虫娘的举止都显得从容不迫、温和柔润,甚至从不多言一句。在他面前,她总是不紧不慢地起舞,仿佛有他没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子,她总是如此度过的,少了他,多了他,于她而言,并无分别。然而,他还是看得出来,每到她舞兴浓时,那清高孤傲的眼神便将她轻易出卖,让他于怅然中明白,她亦是自负于美貌与娴熟舞艺的女子。
  
  “香檀敲缓玉纤迟,画鼓声催莲步紧。”凝神望她,才发现,她翩翩起舞时,那纤细如玉的手臂总是随着舒缓的歌板声起落有致,举手投足间,仿若带着一抹希望,一缕绿意,而那万千温暖,便在他眼底蔓延过来。回首间,画鼓声声催,她刚开始时轻盈如飞的舞步亦随着急促的鼓点声而慢慢加快,仿佛一阵轻风,顿时柔软了他的心绪。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贪为顾盼夸风韵。往往曲终情未尽。”一曲将尽,她终于对着他轻启朱唇,莞尔一笑,百媚俱生。兴许是为了回报他对自己的爱慕之情,她便有心在他面前夸耀自己一流的舞技,于是,自此后,他来时,她总是在弦乐声断时还继续为他盘旋、起舞,每次表演都是余情未尽。
  
  她终于从那种骨子里透出的忧伤里走出来了吗?他知道,忧伤,于他而言,是安静文字背后的千苍百孔,而她呢?她真的已经走出了自己的内心世界,和他融合到一起了吗?摇首,不语,再听她清唱一回,心却像被针扎了般疼痛,愿只愿,窗外的木槿花能够带着他的沉吟,还她一份真正的宁静与洒然,但,这真的能变为现实吗?
  
  “坐中年少暗消魂,争问青鸾家远近。”和他一起赏乐观舞的少年们都被她出尘的容貌与惊艳的歌舞勾去了魂儿,争先恐后地上前询问这青鸾般曼妙的女子家住何方。坐中,唯有他沉默不语,只因他知道,她不会从属于任何男子,哪怕是他这般温文尔雅的风流才俊,又何必自讨没趣?
  
  然而,她却挥舞着水袖,袅袅婷婷地,仿佛天仙下凡般,轻飘飘地便落在了他的座前。是我吗?她选择了我吗?他紧紧觑着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喊她的名字,虫娘,你可知,为了这一季的约定,我就像那窗外柔软的木槿花枝,日夜兼程,经历了几多风风雨雨,才来到你的身边?或许,只是为了一个梦,为了一场盛大的思念,我便走过荒芜,挺住风雨飘摇,越过水岸花洲,如约而来,而你呢,你准备好了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站起身来,望着她,语无伦次地说:“虫娘,我……我的心,它,它想分担你眉尖的忧愁,不知姑娘可否愿意?”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她。
  
  “你我萍水相逢,终是路人一场,相逢何必曾相识?”她的回答并未让他惊讶,正如意料之中。是的,若是没有她的这句话,他也不会一诺相许,与她纠缠,打开心扉。此后的每个夜晚,他和她相约在黄昏之下,漫谈私语,有时沉默,有时嘻笑,有时安静,还有时候能看见她眼眸里泛起淡淡的泪光。他知道,内心强大的人,往往也是最容易受伤,对于过去,她不曾细说,他亦不曾过问,唯有无言相伴。
  
  酥娘
  
  素年锦时,伴着漫卷的时光,散落在他活色生香的回忆里。
  
  他知道,在最深的红尘里邂逅,她就是他今生最为执著的守候;亦知道,缘分的起落,从来不由人掌控。爱情,或许是两个人前世修来的缘分,只一个凝眸的目光,便缘牵彼此,即使辗转徘徊,即使历尽沧桑,也终不肯轻言放弃、背道而驰。
  
  曾听说过,爱的过程,和品味一盏好茶没什么不同。初见,譬如那未曾泡开的叶片,纤细芬芳,那独有的淡淡味道,轻易就能流淌到人们的心里去。泡开了,满室馨香,处处弥漫着温暖,就如相爱之时,满心满眼都是动心的芬芳,漫溢着温馨。可是接着,才知道,茶还要慢慢品尝下去,从苦到清香与甘甜,自有一个等待的过程,若经不起这个过程,便不能尝到最后的甘甜。爱情如是,初见最是美好,跟着接踵而来的爱恋最是让人痴迷,然而狂热过后,便是更深的了解,还有相处过程中那不可避免的摩擦,中途散场还是坚守到最后,千回百转间,皆是缘于“爱”之一字的深浅。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月圆月缺,时光无声流过,若人生只如初见,他们的深情漫许,便只定格在潋滟如银的一轮月色里,与月光一同醉去。可是年华轻浅,那一程隔山隔水的绮丽风景,终究呈现在迟到的时间里,那一段爱情,便注定了与等待有染,而那份等待,亦注定是一生一世,绵绵无尽。
  
  眷恋,源于她的深情。缱绻如画的记忆,仿佛全是月色之下,她给他的绕指柔情与牵挂。亦曾想过,那一份美好,终会逝去,只成为年轮里的回忆;亦曾想过,那一路的情深款款,终抵不过现实的无情,终究无法与她轻歌曼舞里的诺言,一同永恒;亦曾想过,美丽的梦仿如隔世,终将苍老在如水的时光中,无影无痕。可他却未曾料到,爱的路上,即便是风吹雨打,却终不能摧毁两颗相爱的心。
  
  爱上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灵魂的邂逅,心灵的相通,让他们的相遇相知、相惜相恋,变得无比美丽动人。相识之始,他们便知晓,那份爱,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然,爱过,便无怨无悔;爱过,便再不会忘记,纵使那生,注定无法相守,他们却愿意,让彼此成为灵魂上永生的知己。
  
  月光倾城的夜晚,他在这一端,她在那一头,哪怕隔着几千里路的云和月,亦要用诗语或素笺来倾诉心中的绵绵情意。距离,隔阻不断思念,锦绣年华里的情深意重,让他总是相信,那时空的距离,隔阻不了两颗相爱的心。彼时,爱情隐藏在他们心里,静静绽放,开成最美丽的花朵,经年之后,尽管早已忘记曾经度过多少个相同的白驹光阴,心里却是明白,无论时光如何辗转,他永远都是她心中最深的牵挂。而她,亦被他深深种在心底,时常借着笔墨纸砚,带着一份柔软,写下对她的满心怜惜,不求任何回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