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不早与伊相识•虫娘•惜春郎上篇

  玉肌琼艳新妆饰。好壮观歌席。潘妃宝钏,阿娇金屋,应也消得。
  
  属和新词多俊格。敢共我勍敌。恨少年、枉费疏狂,不早与伊相识。
  
  ——柳永《惜春郎》
  
  宁静的夜晚,捧起那杯搁置很久的香茗,掌心与之碰触时,有轻风掠过指缝间,一股微凉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或许,没有人知道,当真心无法付出时,人就仿佛飘浮的物体一样,失去了知觉,失去了重心,失去了所有的激情和动力。
  
  远远坐在时光的背后,静静看着身边的人和事,早已置身世外的洞穿某些情感,某些节奏性缓慢的回忆,每次想提笔定格瞬间的思绪时,一成不变的动作却是翻看属于她的文字,寻找往日的美好,以此来安慰期盼许久的匿音。
  
  窗外,天高云淡的苍穹,总给人一种无限瑕想,是放飞,是摒弃,是抛开,抑或是凝结?每一种姿势看起来都是那么有力度的圈住思想,圈住眼线,然而,却没有一种姿势可以与静默相媲美。窗内,斑驳陈旧的书案,轻轻撩起他青春的发,是怀想,是思念,是感激,抑或是痛心?每一种心绪看起来都是那么有力度的想要留住她,留住有关她的所有细节,然而,被禁锢在烟雨重楼的他却只能以静默的姿势走进她遥远的世界,感受那一份淡如水的柔和,以静默的姿势聆听她远去了的心声,在梦境里轻抚那一颗善感的柔软心灵,再以静默的姿势告别细碎的念想,切断那些挣扎了好久好久都不该有的臆念。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每当晚风吹动芳草时,多希望可以贴着大地,感受那一份真实的摇曳,自半空中旋转,落于地面,即使很痛,至少还有知觉。然,每次的麻木,每次的虚幻,每次的空想,都会随着风来而累积,又会随着风去而残留。
  
  亦曾试过很多种方法,试图在紧闭的书房内换取新的记忆,于是,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在那些破了旧了的书本中找寻属于她的黄金屋,寻找属于他的颜如玉,然而,颤然经过每个日出日落,几度回首,收获的却是一身疲惫和满心苍凉。
  
  庭前,花事未了,门却关了。倾耳,聆听,窗外淅沥声起,每一次起伏都激荡着他孤独的灵魂。是雨,潺潺的雨,打湿了门扉,凉透了花飞,悲伤了他心,远处沉睡的荷塘,任凭风吹,在他眼底摇曳欲坠,而他却无力去追,只留下深深的悲怅与不尽的留恋。
  
  哀伤里,他想一只在星空里迷失的蝴蝶,披着霏霏的雨丝,飞来飞去,找不见回家的路,忘不掉心里的忧伤。昂首,去向天空的尽头,路偏离了预定的方向,终与她渐行渐远,渐行渐远,哪怕夹角依旧,却早已远离了终点。似水流年,朦胧泪光中,视线里出现了很多人,又淡去了很多人。他仰望天空,雨儿轻泣依旧,顿时迷惘在深沉的夜幕下,思恋着曾经的歌,将心事悄悄埋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泠泠的雨,好冷,溶释了月下的银沙;泠泠的雨,好凉,寥落了朵朵星花。雨声呢喃,流年远去,星子像花儿一样绽放,最终穿透层层雾霭,在他眼前明明灭灭,而他的心却像一叶小小的扁舟,于不经意间,便在星子的引领下,划向长空,划破了月,划落了花。他是蝴蝶,是的,他是一只在梦境里迷失了的蝶,沉没在流霞,等待早已远去的佳人,轻落在那一淼晶莹的池塘,找寻着溶在水里的花香。翅膀湿了,是眼泪的冰凉,沉沉的。他飞不起来,在星空下想象天际的花,也许明天,他会成为湖里最美的花,在幽蓝幽蓝的湖里,做着幽蓝幽蓝的梦,会梦见金色的翅膀,带他自由地飞。
  
  一切恍然若梦。时间抛弃了我,匆匆向前;流星抛弃了他,一闪就灭。他徘徊在窗口,看着月落日升,不知所措。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现她再相逢,再偎在通明的灯火下,看她像樱花般绽放可人的笑靥,美得令他心碎?她不在了,阳光亦不再青春,所有的所有都变得那样苍白,那样无力。
  
  转身,他的梦,落进了那幽蓝幽蓝的湖里。忘记了季节的变幻,忘记了沧海桑田,只是沉醉在夜空下,不愿醒来。雨落的深院,柳絮飞尽,湿透了思念的碎片,碰断了记忆的弦,远处,莲花依旧绽放,在月光掩映的荷塘下,仿若星子般单纯而灿烂,而他的心却充斥着湖水一样的幽蓝色彩,是他的忧伤,还是她心中那份欲诉无休的酸涩?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云翳在增加,空气里似乎弥漫着微咸的潮湿,月儿也躲进了云罅,霏霏细雨终于酝酿出一场瓢泼大雨,他的泪亦迷蒙了星子的光,迷乱了花的芬芳。濛濛的雨,牵着他走进她的花香;濛濛的雨,又洗去了她所有的花香。窗外,雨声破碎,只留给他一地花殇,脸颊上的一点微蓝,是她锦瑟琴弦上的冷霜。莫非,今生注定他永远是一个孤独的行者,要一个人沿着那条细长的路走向天空的尽头?
  
  他知道,他是一只迷失的蝴蝶,却不曾在她的窗前。梦里,她半开的门扉,他没有勇气去推,只能任薰衣草的颜色在手心蔓延,就这样迷茫在门前,猜想着门扉后的永远,怀念着盈袖的花香,倾恋在身后影子遮住的过去,即便曾经的花前月下,往日的欢声笑语,早已锁住了所有的昨天。
  
  回眸,天幕上最后一颗星子像花儿一样忧伤,不再留恋,亦不会留恋,这人世间的所有所有。他若一只懵懂的蝴蝶,在雨中吃力地飞,飞向地平线的尽头,要找寻一场有她的花开,哪怕最终遭遇花败亦不会逃避。转身,花落了,雨也停了,天空还是那么幽蓝幽蓝,她的门依旧半开,那最后一颗星子却又暗了,而他紧闭的房门内,摇曳的烛火旧映着深深浅浅的黄。
  
  弦断音离,他泪落如霰。梦醒了,梦亦碎了,曾经的芬芳,再没有了,再没有了。庭院深深深几许?愀然无语,只得空对古铜明镜,暗嗟叹。想她,还是想她,欲说还休,欲说还休。雨过天晴,星光淡去,黎明的光笼在心头,他依旧踯躇在窗下,循着记忆找寻她的花香,然,时间的门早已紧锁,他亦失去了稍纵即逝的年华,只是如此无奈,如此不甘,却又无力变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花落了,还会再开;夜尽了,还会再来。可他知道,他深爱的她却不会再来。只能,踮起脚尖,在窗下眺望天涯,看那片延伸向远方天空尽头的绚彩,固执地等待着门扉再开,等待着放飞的机会。再回首,风吹乱了头发,夹杂着秋桂的芬芳,在他身前流溢,怎让他不将她深深浅浅地忆了再忆?怎能忘怀,怎能忘怀?却是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她走了,他只能在梦里等待下一场花开,却是心碎了,泪凝噎,不愿醒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