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不早与伊相识•虫娘•惜春郎下篇

  玉肌琼艳新妆饰。好壮观歌席。潘妃宝钏,阿娇金屋,应也消得。
  
  属和新词多俊格。敢共我勍敌。恨少年、枉费疏狂,不早与伊相识。
  
  ——柳永《惜春郎》
  
  “玉肌琼艳新妆饰。好壮观歌席。”忆当时,在那场盛大的歌舞宴席上,他认识了她——虫娘。她莹泽温润的肌肤仿若美玉般艳丽,她不拘一格的衣着打扮更是新颖别致,只一眼,他就喜欢上了她,沉浸在她曼妙的歌喉里,如沐春光,如痴如醉。
  
  “潘妃宝钏,阿娇金屋,应也消得。”这样的美人儿,就应当为她佩戴上南齐东昏侯宠妃潘玉儿那样的琥珀宝钏,就应当让她住进汉武帝为皇后陈阿娇准备的金屋,若不如此,怎能彰显出她绝世的姿容与不尽的才情?
  
  失去了,眷恋着,无以释怀。带着满腹暗藏的忧伤,本以为静止的时光可以抹去昨日的真情,还心灵一份洒脱,然而,时过境迁,他还是无法将她忘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令他珍藏若宝,此时此刻,只想对她说一声,感谢缘分,感谢她,赐给他这一份绵绵情意。
  
  “属和新词多俊格。敢共我勍敌。”无论是应和别人的诗赋,还是填写新词,她都不让须眉,且得来毫不费工夫,是红粉堆里绝无仅有的才人。那一阕阕透着花香的词章甚至可以与以才华自傲的他匹敌,有时候还能以假乱真。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他欣赏她的全部理由。他爱她,只因她是那么那么懂得他、欣赏他,他写的每一篇词章,她都会细心赏读,认真品评,有时候甚至会瞪着一双有着长长睫毛的漂亮大眼睛,天真无瑕地问他:“郎,你笔下的那个女子,究竟写的是谁?若妾身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陈师师,还有心娘她们了。
  
  当然不是她们。他拥着她温柔地笑:是你,是你。除了你,我还会为谁如此不惜笔墨呢?可是,真心相爱的他们却被父亲棒打鸳鸯,他被关进了书房,不能再踏足她的香闺,她亦深居简出,不再轻易见客,这样的日子,到底得到什么才能结束?
  
  “恨少年、枉费疏狂,不早与伊相识。”恨只恨,没有早日与她相识,枉将那青春年华白白辜负。褪去了痴爱的色彩斑斓,他的世界回归寂静,喜欢并且享受着那种淡泊清雅,有时候一杯清茗,一本古籍便可以满足一天的需求,然而,他知道,一切的一切,终不过只是假象罢了,他的心从未为她停止追逐的脚步,哪怕明知道远去的追不回来,尽管无力的翅膀消散在尘世的阴霾里,亦未曾忘记在梦里等待花开的静美。
  
  泪水的冰凉浸满了苍白的腮,远望窗外的风景,呓语浅吟,杂草丛生的荒地亦已变成一片铺满黑色烟灰的空场,于是,他只能摊开手心,用落地的尘埃覆盖下所有曾经的温暖,透过千里烟波,望尽一切秋色。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