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唐雯急急忙忙冲到张仲平车子旁边,发现他那边的车门被撞得凹陷进去,都已经打不开了。她打开副驾驶这边的车门,提醒他赶紧熄火,连拉带拽地帮着他从车子里出来了,围着他前后上下左右看看,见人没受伤,忍不住埋怨说,你这是怎么啦?张仲平挠挠头,又向唐雯摇了摇手,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这时,写字楼的当班保安也冲过来,问道:“怎么啦,你撞人家车了?”
  
  张仲平连忙说是是是,全是我的责任。这是我的身份证,我是二十一楼3D拍卖公司的,我得去办点事,得赶快走。这是我太太,她不走,车也不走,都留在这里。你联系车主,该怎么赔我们怎么赔,好吧?
  
  保安说好吧,开了对讲机,哇里哇啦地跟他的领导汇报。
  
  张仲平把车钥匙递给唐雯,说你先把钥匙拿着,赶紧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处理完之后联系修理厂修车,我得走了。张仲平假装走到街边去拦车,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了似的走回到唐雯身边,说你还是把公司的钥匙给我吧,我不知道等下还要不要回办公室取文件。
  
  唐雯把一直在手里拿着的公司的钥匙递给了他。
  
  张仲平觉得自己挺阴险的,但他使出这一招也是事出无奈,否则,让唐雯开门进到办公室,看到曾真醉醺醺地躺在自己平时午睡的床上,他如何解释得清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张仲平行色匆匆地赶到青瓷茶会所,直奔祁雨办公室。
  
  因为已经是老熟人了,祁雨并不跟他过多客套,只问他大堂里的那件青瓷莲花尊看到了没有,是不是还不错。
  
  这种问题就像是师生共同作弊,答案是准备好了的,张仲平点点头,说真是好东西。
  
  祁雨说:“不瞒你说,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问价哩。不过,姐夫说这东西跟你有缘,不用管别人,就给你留着。”
  
  张仲平继续配合着演戏,说:“是是是,我从内心里感谢颜总。祁老板你放心,这东西我要定了。你看我们是不是把定金的事商量着定下来?你说个数,我也好准备准备。”
  
  祁雨说:“照道理来讲,这定金嘛,也就表示一下双方的买卖诚意,有个意思就行了。”
  
  张仲平说:“对对对,祁老板是做大买卖的人,知道套路。但是,话是这么说,也还是要请祁老板具体说个数才好呀。”
  
  祁雨笑笑,朝张仲平竖起一根手指头,说:“要不,你给个整数就行了。”
  
  张仲平心里一愣。
  

banbijiang.com


  定金一百万本来在他的心理承受范围以内,但上午出了徐艺借钱的事以后,他有点犹豫了。因为公司账上也就留了一百万多一点点,全付了,他就没有了腾挪的余地。想到这里,张仲平冲祁雨笑笑,伸出一只手,把它摊到祁雨面前,道:“我觉得,这个……应该足以体现我的诚意了。”
  
  祁雨也一笑,再次朝张仲平竖起一根手指头,道:“我觉得,这个……更能体现你的决心,嗯哼?”
  
  这算是张仲平第一次跟祁雨打生意上的交道,他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是机敏、聪慧而且犀利。但关键的问题是,他不知道这是她的意思还是颜若水的意思。
  
  就在张仲平犹豫间,祁雨道:“张总是不是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再考虑什么?是再考虑做不做这笔生意,还是再考虑付多少定金?这话绵里藏针,意味着已经把张仲平讨价还价的余地一下子全堵死了。他心里有点不爽,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流露,反而又是一笑,忙道:“不用再考虑了,一切听颜总的。”
  
  祁雨说:“张总你错了,这是你我之间的事,跟颜总没什么关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张仲平点头道:“对对对,那我就听祁老板的。请容我稍微准备一下,行吗?”
  
  祁雨说:“行。”
  
  从唐雯下车到回到自己公司办公室,徐艺一直没说话。直到把自己的身子斜甩在沙发上,他才叹为观止地说:“姨父这着棋高明呀,辛然,你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借钱给我,反而愿意给我们买按揭房吗?因为他不需要一次性投多少资金,却能长时间地控制我。”
  
  这话让辛然有点吃惊,说:“你说姨父想长期控制你?徐艺,这是你的想象吧?姨父干嘛要这样呀?”
  
  徐艺从沙发上坐正了身子,摇了摇头,说:“凭他的智商,他不会猜不到,我们找他借钱不是为了买房而是为了在中院入围,是为了胜利大厦。所以,让他借钱给我,相当于让我买枪打他。”
  
  辛然说:“徐艺,艺哥,你这说法也太极端太恐怖了吧?什么枪呀杀的,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担心你跟姨父的关系,你们是同行,会不会因为竞争胜利大厦而把关系搞僵呀?”
  
  “现在说这事还为时过早,我现在跟他根本不在一条起跑线上。他太强大了,我拿什么跟他叫板呀?你看,这钱不都还没着落吗?该付的钱倒是不少。”徐艺说着从沙发上起来,拿出拍卖图录,指着祁家轩的两副对联对辛然说:“呶,你先查一下这两幅作品的成交情况。”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辛然翻出拍卖成交凭证,说:“一副四万二,一副四万五,总成交是八万七千元。”
  
  “这么高呀!又是那两个电话买家?”    
  
  “对。”
  
  “别的委托人可以先缓一缓,这祁家轩的拍卖成交款可不能不付,而且得马上付。”
  
  “为什么?”
  
  “祁家轩的女儿叫祁雨,是青瓷茶会所的老板,跟颜若水的关系非同一般,我不仅不能得罪她,还要通过她接近颜若水。”
  
  “可是,这钱我们已经付不出来了。”
  
  “付不出来了?付不出来了也得付呀,我已经答应了她要马上解决的。”
  
  “要不,还是跟我爸说说吧,请他帮我们想想办法。”
  
  “是呀,你爸要是肯帮我们,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可是,不行。我说过了,在你爸还没有完全认可我之前,我们不能向他开口,这是一条铁律。我们不能轻易地去求他,千万不能。”
  
  “那钱的事情怎么办?” banbijiang.com
  
  “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从姨父那里想办法。他准备借给左达的钱,是我替他省下来的。找他借钱,我理直气壮。”
  
  张仲平从青瓷茶会所出来,才发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他就近走进一家米粉店,想吃碗米粉先填填肚子。老板问他是吃圆的还是吃扁的,他说吃肉丝的。老板说我晓得你要的是肉丝米粉,我问你是吃圆的还是吃扁的?张仲平说随便随便,快点快点,哦,干脆你给我来两碗,一碗圆的,一碗扁的。
  
  直到一碗米粉下肚,张仲平这才开始感到后怕。如果唐雯早上楼5分钟,她将正好把他和曾真堵在办公室里。他无法想象,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另外,他虽然一直竭力控制着对曾真的感情。可是,当他发现曾真似乎对他也有了某种特殊的感情时,他对原来的坚守有了动摇。他会跟唐雯离婚吗?当然不会。他会娶曾真吗?当然也不会。可是,在你周围,不到处都是在两个女人之间玩平衡木的男人吗?
  
  张仲平吃完米粉,来到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朝前走着。
  
  他不敢回公司,因为他不知道唐雯还在不在公司楼下,曾真肯定还没走,唐雯要是跟他一起上办公室,那可怎么办呢?他这才清醒地意识到,该如何撒谎哄人、兼顾两头的日子可能马上就要开始了。就说现在吧,他理应先跟唐雯联系,第一,他得问问她车子弄到修理厂去了没有;第二,祁雨要100万保金证,偏偏唐雯她妈妈知道公司账上有这笔钱,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徐艺要借钱的事怎么办?先去见曾真也有一二三四条理由,她酒醒了没有?她饿了吗?要不要买点吃的东西给她带上去?这样说来,他还真不能去见唐雯,因为如果见了她之后可能便一时难得脱身了,那样,你等于把处于醉酒状态的曾真一个人丢在了办公室里,那也太不像话了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龚大鹏和何宝迎面走来,一眼就看到了张仲平。
  
  张仲平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竟对他们视而不见。龚大鹏叫住了他:“张总,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今天怎么会这么轻闲呀?怎么没开车呢?”张仲平反应过来说:“哦哦哦,还好还好。车子在做保养,你们这是去哪儿?”龚大鹏说:“我们没事,不就瞎逛呗。张总,我正要问你,胜利大厦拍卖的事怎么样了?我可是等着分钱哩。”张仲平说:“分钱?分钱好,分钱好呀。”这时手机响起,他对龚大鹏示一下意,开始接听电话:“唐雯啊,我在哪儿?我……正和朋友喝茶呢。你在哪儿啊……”张仲平似乎已经忘记龚大鹏的存在,竟一边打着手机一边径直离开了。
  
  龚大鹏倒是奇怪了,嘿,这个张仲平,怎么这么没礼貌?该不会是躲着我吧?他不是在大街上走着吗?怎么说是和朋友喝茶呢?
  
  唐雯告诉张仲平,她已经把汽车送到修理厂来了,他们说得两天才能取车。她先回家了,让他没事也早点回家吧。她说他今天脸色不好,要好好休息休息。今天可是周末。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