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网吧里没有发现张小雨和丛珊。唐雯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又放回了包里。她在前台上发现了一部公用电话,问服务员电话能不能用。服务员说可以用,不过要收费。唐雯说没问题。她本能地向外面望一望,看不到华媚的身影。她眼睛望着门外,很熟练地拨出了一个号码。
  
  在这之前,张仲平正一手拿着那束鲜花,一手搀扶着曾真,走到了曾真家门口。
  
  曾真说:“进门之前,你得做一下深呼吸,还得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张仲平说:“为什么呀?你屋里是不是藏了一个猿猴,我是不是还要跟他打架呀?”曾真说:“张仲平你有点正经好不好?想要我收拾你了吧?”张仲平说:“还真是,我就等着你收拾了。”
  
  张仲平进去之后还是忍不住惊叹了起来:“告诉我,你这是闺房,而不是你的工作室?”
  
  曾真家里的墙上贴满了她在大街上拍的照片。又嫌房间的墙壁不够用似的,墙与墙之间横着扯了好几道铁丝,上面也挂着一些照片。
  
  曾真说,我已经提醒过你了,所以,你不准笑话我。张仲平说没有没有,我其实想说的是,我真的一点没有陌生感,就像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曾真说,是吗? 你……们家,应该比这儿大好多倍吧?张仲平觉得自己挺傻的,干嘛有事无事地提什么家不家呀?他低下头,以便穿过一道铁丝,说,那不一样的。曾真说,你过 来,就这样站在我面前,别动别动,我要你对着我的眼睛说话。张仲平说,这样呀?这样呀?这样我还要说话吗?不,我要干活了。他把曾真抱起来,直朝她那张单 人床移去。他突然停住了,因为他在靠床不远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唐雯。他放下曾真,惊讶地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曾真一下子就想起了那天在文具店的事,三言两语地把当时的场景说了,刚说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正要问张仲平,他的手机响了。
  
  曾真转而问另外一个问题:“谁呀?”
  
  张仲平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号码,摇头说不知道,随之接了电话:“喂,您好,请问哪位?”张仲平没想到里面会传出唐雯的声音,她说是我,你在哪儿呀?张仲 平迅速地看了曾真一眼,用手指头点点唐雯的照片,说我……我在洗脚。唐雯说,你在西郊?在西郊干嘛?张仲平说不是西郊是洗脚。唐雯说,瞧你那普通话说的。 嗯,你说话怎么声音都变了?张仲平故意哦哦哦地叫唤了几声,说正在按背哩,有什么事吗?唐雯不说有什么事,反问他在哪个洗脚城,要不要请我过来一起洗呀? 张仲平说,可以呀,你过来吧,我在……小姐,你们店叫什么名字?
  
  曾真吓得瞪着张仲平。
  
  没等曾真回答,唐雯倒在电话里先笑了,说:“傻瓜,逗你的,我哪里有时间。告诉你吧,小雨和珊珊下午没上课,晚自习也没上,我和华媚,还有我妈、徐艺辛然他们,正到处找呢。”
  
  张仲平说:“是吗?你们在哪儿?嗯……嗯,行,我马上过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张仲平放下电话看着曾真。
  
  曾真说:“她也是叫傻瓜的?”
  
  张仲平只好点点头。
  
  曾真说:“你刚才干嘛?她要是追问下去,要是真的追过来,怎么办?”
  
  张仲平一笑,说:“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报出离你住的地方不远的一家洗脚城的名字,然后,我直奔那儿,在那儿候着他。什么叫机灵?这就叫机灵。”
  
  曾真说:“嫌我傻是吧?我还就不喜欢你刚才那机灵劲儿。张仲平,你太会骗人了,跟你在一起,怎么样才会有安全感呀?”
  
  张仲平嘿嘿一笑。
  
  曾真说:“这会儿倒光知道傻笑了。行了行了,别磨蹭了,女儿都逃学了,快去找吧。”说着把张仲平推了出来。她站在门后,听着他的脚步声远去,这才回过 身来,把那一大捧玫瑰花插到艺术花瓶里。她双手托着腮,望着那些鲜艳夺目的花朵出神,不知道它们为什么盛开,也不知道它们会在何时凋谢。
  
  然后呢?这当然是个想不清的问题。那就别想了吧,曾真心里说,就让时间给出答案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唐雯从网吧里出来,犹豫着要不要把刚才给张仲平打电话的事告诉华媚,她决定还是要说,不过得另外变换一种方式。
  
  唐雯定了定神,望着华媚说:“刚才张仲平给我来了个电话,说他在外面洗脚,我忍不住说了丛珊和小雨的事,他急了,脚都不洗了,说马上就过来。”
  
  华媚听了这话只望着唐雯一笑,让唐雯觉得很不舒服,倒好像自己撒谎被识破了似的。她沉不住气,问华媚有什么不对吗?华媚说:“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洗脚可有不同的洗法,他是哪一种?”
  
  唐雯说:“这我还真不知道。这脚都有哪些个讲究?我从来没洗过脚。”
  
  华媚说:“这个倒很简单,看发票就是。光洗脚,也就是一般的洗脚,四五十块钱,除了洗脚还带色的,有特殊服务的,翻十倍。”
  
  唐雯说:“洗个脚有这么复杂吗?不对呀,华媚,你这不是怂恿我没事找事吗?”
  
  华媚说:“我可没逼你给张仲平打电话,是你自己主动给他打的电话呀?也不是。我只是告诉你男人在外面洗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你从来不怀疑张仲平,我 是怕你吃亏,可不是挑拨你们之间的夫妻关系。我提醒你,你要了解真相,可以通过看发票的方式进行,你可千万不要认为是我在怂恿你去查他。有些悲剧的发生就 是因为我们女人太傻、太天真。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试他几次,他都经受住了考验,你再相信他不迟。你说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唐雯鼻子里哼地一声笑了,她不知道自己笑得自然不自然,好在大街上光线暗淡,华媚应该不至于看出来。就在这时,唐雯接到了赵老师的电话,说张小雨和丛 珊她们自己回学校了,而且把她们为什么外出的事说了。华媚也凑在唐雯耳朵边听到了赵老师的电话,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地说:“这俩孩子,把我们折腾了半天, 她们倒好,学雷锋做好事去了。”唐雯忙给张仲平打电话,让他直接回家。
  
  等张仲平赶到家里的时候,徐艺和辛然已经走了,老太太因为走了不少路,躲在她自己房里揉脚捶腿的。张仲平见了唐雯之后心怦怦直跳,好像一个刚学架子鼓 的小孩在那里胡乱敲打似的,生怕被唐雯看出了破绽。但唐雯的注意力仍在两个孩子身上,把赵老师的电话向张仲平重复了一遍。张仲平听了之后说:“怎么会那么 巧?丛珊出校门买水喝,恰好就碰到了被摩托车撞倒在地上的老大爷?然后,小雨去找丛珊,一找就找到了医院?”
  
  唐雯说:“怎么,你怀疑他们说的话?”
  
  张仲平说:“不是怀疑,是这说辞有漏洞,但越有漏洞的说辞有时候反而是真的,越是完美的说辞反而是假的,因为经过了精心加工与编造。总之,孩子说的话 就得信,你要是让她觉得你不相信她,她可能从此以后就不再跟你说真话,甚至干脆不说话。因为她觉得自己说什么你都不相信。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唐雯说:“可按你刚才的说法,你明明是在怀疑她们的说法。”
  
  “我的意思是说,有时候,她们即使撒谎,也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家长和老师心目中的好形象。”张仲平见唐雯一脸茫然,继续说,“怎么,不懂?这有什么不懂的?小孩子,有时候撒谎就是撒娇。也就是说,即使她们真的撒了谎,也一定有她们撒谎的理由。”
  
  “问题是,她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有理由就可以撒谎了?”
  
  “如果出于高尚的、善意的目的,撒谎也是必要的。就像人们常说的,善意的谎言。”
  
  “这不对。如果她们没有救人,没有去医院,而是去干别的事去了。在我们不知道她们到底去干了什么事的情况下,我们怎么知道她们的目的是高尚的和善意的?”
  
  “她们自己能够判断。我们只能相信她们不会去干什么坏事。也就是说,就算她们没有救人,没有去医院,如果她们去干的事根本不想让你知道,你一味地追问,她们就只能编一些瞎话来蒙你。”
  
  “张仲平,你这个逻辑有问题。她们如果没有去干坏事,完全可以直说,也应该直说,而不应该撒谎。人为什么要撒谎?要么是为了不当得利,要么是为了避免 惩罚。如果她们撒了谎而我们不闻不问,是我们太不负责任了,就是一种纵容。如果我们问她们,她们却拿假话敷衍,证明她们在做人方面出现了原则问题。她们编 瞎话,也得你信呀。如果她们说假话你也信,她们今后会百无禁忌,因为哪怕是做了坏事,只要撒撒谎就能糊弄过去,而无须支付任何成本。” banbijiang.com
  
  “人有时撒谎,就是因为怕麻烦。她们两个小孩子,能做什么坏事?”
  
  “所以要问清楚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