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星期天,照例是周运年和他的几位战友在莫老板的野猪林野生动物园小聚的日子。大家围着周运年看他挥毫泼墨也往往是传统的保留节目。
  
  在某个特定的场合,级别最高者往住不苟言笑,惜字如金,这叫不怒自威;下面的人则是话多笑容多。前者并非嘴拙词穷面部神经麻痹,他面对上级时,一样会口吐蜜语笑容若花。周运年与他们虽然是多年的战友和朋友,他自己不觉得,但下面的人总存了一份吹捧与逢迎之心。比如说鲁冰,没等周运年在宣纸上写几个字,便不停地点头,说指导员这字写得……好,越来越炉火纯青了。见他这么说,莫老板也不停地点头,说真是不错。
  
  周运年说:“得了得了,你们两个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哦,对了,我正想问你们,徐艺的事情怎么样了?”
  
  鲁冰说:“听说这次老莫对徐艺下手够狠的。看他处理艺术品拍卖会以后的一些事,倒是有条不紊、有模有样的。”
  
  莫老板说:“按照指导员的指示,军事演习的目的是考验一下徐艺,一是看他承受压力的能力,二是面对压力会不会露出想要依靠辛然的社会关系的念头,从而知道他是否是真心对待辛然。我觉得,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徐艺基本上算是经受住了考验,第一次出手就表面风光暗地亏钱,可是他并没有惊慌失措自乱阵脚,而且,面对压力,也没有向你这个准岳父求救,我看还行。”

banbijiang.com

  
  鲁冰说:“是呀,这孩子能力不错,最主要是冷静、果断,他能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让新公司的知名度和美誉度都得到提升,真的很不错,尤其他搞的那个捐款活动,产生了相当好的社会影响,在拍卖行业内部有很大的震动。”
  
  周运年放下笔,看看鲁冰,又看看莫老板,呵呵一笑,说:“真没想到,一次演习能让你们这么认可他。”
  
  鲁冰说:“为了整顿拍卖秩序,最近我们院里讨论了拍卖公司入围的事,我特意把入围的门槛定得比较高,一般公司是无法进来的,鉴于徐艺他们公司是一个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初审就让他们公司通过了,在行业内部也没有引起任何异议。”
  
  周运年板着脸说:“老莫和我这边刚给徐艺打了个巴掌,你马上就给了他一个甜枣,你行啊。”
  
  鲁冰说:“那倒不是,能让徐艺的新公司入围,主要是对拍卖公司社会责任心的一种倡导。当然,客观上对他也的确是一种鼓励,否则,刚赔了钱,再没有翻身的机会,对徐艺可就有点不公平了,你说呢老莫?”
  
  莫老板说:“我同意,军事演习嘛,比划比划就行了,何况他成绩不俗,是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周运年摇了摇头:“看来你们对我的军事演习还不够重视啊?老莫,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在徐艺还没有缓过劲儿来的时候,怎么样再重重地给他一击吗?”
  
  鲁冰说:“我有不同意见,真那样,对徐艺太不公平。试想,如果他不是辛然的男朋友,他该受这样的磨难吗?不该吧?如果不让他们公司入围,这个打击将是顶格的,足以把他打趴下。他要想翻身,可就太难了。指导员,我是这么想的,考察一个年轻人要两方面同时进行,一是考察他经受挫折是不是气绥;二是要考察他成功时候会不会浮躁、张狂。缺一不可,否则会很片面。”
  
  周运年盯着鲁冰说:“在拍卖公司入围的事情上,你真没给他开小灶、搞特殊化?”
  
  鲁冰说:“指导员你就放心吧。我新官上任,敢违反原则?对徐艺,我巴不得对他严格一点。威就怕先松后紧。就拿入围的事来说,目前的局面可以说完全是徐艺争取来的,如果强行把他拉下来,对他说,是另外一种不公平。古人说,举贤不避亲嘛。”
  
  莫老板说:“是呀是呀,他要是哪天听到口风,知道是我们几个家伙背后在捣腾,我怕反而会影响他跟辛然的感情。”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周运年说:“也就是说,你们两人的意思是……”
  
  鲁冰和莫老板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觉得,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周运年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又笑了,说:“我这当爹的难呀,对他们宽了,怕骄纵了他们;对他们严了,连你们都会觉得我做得不对。可是,我始终觉得,开始不严点,将来就难办了。”
  
  鲁冰也笑了,说:“这你就放心吧,毕竟,权力的运用,不在他手上。徐艺就是孙悟空,也翻不出你的如来神掌吧。”
  
  周运年说:“老鲁这话有点过了。我们这有个一官半职的,不仅要管好自己,也得管好家人才行呀。”
  
  鲁冰连说是是是,他岔开话题,问莫老板:“听说你在给指导员当红娘,情况怎么样了?”
  
  莫老板望了周运年一眼,道:“我已经委托花店给她送了差不多一个月的鲜花。这个江小璐……似乎有点封闭自己,一直没有明确表态。”
  
  周运年说:“老莫,做事要顺其自然,可千万不能强人所难呀。” ]3 `. u7 p* T. |' |/ f. y, S8 D
  
  莫老板点头道:“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无处下金钩。这两天,我再去一趟,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徐艺在楼下银行接到了鲁冰打给他的电话,他兴冲冲地直奔公司,一进门就抱着辛然亲吻起来。辛然直等到逮着了一个喘息的机会,这才问他怎么啦?徐艺在办公室一蹦老高,说:“双喜临门。我们公司在中院已经入围了;另外,找姨妈借的50万,也已经到账了。”辛然说:“那我再告诉你一喜,那两个电话买家,今天来电话了,说这两天就会来公司付款提货。”徐艺一愣,问:“真的?等等,辛然,这么多好事接二连三,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辛然说:“这不都是你一直努力的结果吗?艺哥,这充分说明,我们的运气到了,门板都挡不住。”徐艺说:“可我,怎么老觉得这好运气是你带给我的?”辛然嘻嘻笑着说:“艺哥,你是说我旺夫吧?嗯,这话我爱听。为了奖励你,来,再亲我一下。”徐艺刚凑近,却被辛然挡住了,她手一伸:“拿来。”徐艺问:“什么?哦,你说的是订婚钻戒?等等,再等等,亲爱的,宝贝儿,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我先通知龚大鹏,让他拿拍卖推荐函来换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电话一打,龚大鹏就来了,好像他专门就在等这个电话似的。龚大鹏当着徐艺的面签了拍卖推荐函,徐艺则找银行的熟人为他提了20万现金。龚大鹏对徐艺说你好事做到底,干脆把车借我用一天得了。徐艺说行,谁叫我今天看你这么顺眼呢?
  
  何宝用一只蛇皮口袋装着那20万元,一直把那袋子紧紧地抱在怀里。两个人上了徐艺的车,龚大鹏却开始嫌弃那车不行,让他不够有面子。
  
  何宝说:“老大你就知足吧,我觉得徐总人不错,不仅把钱借给了你,还把车借给了你,你得感激他才对。”
  
  龚大鹏说:“我凭什么感激他?这可是我用拍卖推荐函换来的。何宝,你给我记住了,在生意场上,别人对你差点,那很正常,没关系,别往心里去。相反,当别人对你好得不得了的时候,你反而得警惕了。”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