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第十章

  侯小平马上要参加一个全国性的中学生书法比赛,特意请了半天假来向祁家轩请教。知识分子最常犯的错误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祁家轩既然收了侯小平为徒,如果参加比赛不能拿个名次回来,那丢的可就是他的脸,所以,也就很乐意帮他临阵磨磨刀。
  
  时间紧迫,祁家轩知道教侯小平具体的书法招式意义不大,不如教他一些理念,让他自己去揣摩,他一向认为依样画葫芦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学字学画最好在似与不似之间,这就需要学生自己用心体会。因此,他决定今天只给侯小平讲讲书法中的精气神。他先问侯小平知不知道什么是书法中的精气神。侯小平歪头想了想,说好像知道一点点,又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祁家轩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精气神跟中医理论有关。我们不谈那么深,就说说它的字面意思。精,就是精神、精气、灵魂。你知道不少成语吧?说几个。
  
  侯小平说:“养精蓄锐、精力充沛、精神倍增……”
  
  祁家轩说:“对对对,还有好多呢。人要有精神,人没有精神怎么样?没精打采,病恹恹的,像《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有人说那是一种病态美,我不这么看。美一定是阳光的、健康的。女孩子写字可以娟秀、阴柔,男孩子、男子汉,一定要有阳刚之气,写出来的字得有精神,这样才会显得健康、有力、顶天立地,对不对?”他边说边在宣纸上写了“精气神”三个字,搁下笔,手腕悬空着,比划着让侯小平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祁家轩接着说:“什么是气?气就是气韵,就是元气。俗话怎么说的?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人没有气就死掉了。字没有气,就会呆板、死气,跟要死的人差不多,有什么美感?一个五大三粗的人,要是没有一点灵气,那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可不可爱?不可爱。可亲不可亲?也不可亲。学写字,先要学做人,做一个心胸开阔的人,有气派。要做一个底气很足的人,不惹事,也不怕事,这叫大气;堂堂正正的,叫正气。气要养,架子要练。如果没有气,架子是虚的。那话是怎么说的?花架子、空架子,这叫虚张声势,都不行。要有气势。你看,气势气势,气在势前面,气比势重要,对不对?”
  
  侯小平说对,一个劲地点头。
  
  祁家轩说:“我们再说神,这个神就有点玄乎了,精神、神奇、神来之笔,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神是一种境界。什么境界?痴迷的境界,超越自我的境界,随心所欲的境界。古时候的文人写文章,老师是不打分的,不像现在,六十分、八十分、九十分、一百分,没这种搞法。而是分档次,几个档次?下品、中品、上品、逸品、神品。神品是最高境界,可遇不可求,可意会不可言传,不是一般的人能够达到的。偶尔达到过的人,也不能吹牛皮,说自己想什么时候来神就什么时候来神,那不成神经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侯小平边点头边笑。
  
  祁家轩继续说:“来,你先把精气神这三个字好好练练,记住了,字为心迹,学写字,先学做人。如果人做不好,神马都是浮云。”他让侯小平先把那三个字默记了一小会儿,然后把那三个字拿掉,让侯小平自己练。
  
  侯小平学了祁家轩写字的姿式,慢慢练开了。
  
  祁雨的妈妈去市场上买菜未回,祁家轩冲了一杯大红袍回来,见了侯小平写的字连夸不错,说你这字,笔墨端庄雄伟,已有那么一点颜真卿的味道。不过,这个神字有点歪,应该这么写,你看好了,说着从侯小平手里拿过那管狼毫笔。
  
  这时门铃响了,祁家轩写到兴头上,对侯小平说:“应该是拍卖公司的人给我送拍卖成交款来了,小伙子,你去开一下门。”他写到得意处,不禁唱起梅兰芳《霸王别姬》中的唱段:“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
  
  祁家轩是京剧票友,这时想做一个亮相动作,却突然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这一幕,却正好被侯小平领进门的徐艺看到。
  
  在香水河投资担保公司会议室里,颜若水主持召开的总经理办公会议正要讨论胜利大厦拍卖推荐函的事。颜若水说,市中院向我们推荐了几家拍卖公司,我们得定一家。这话刚说完,秘书小余敲门进来,伏在颜若水耳边说了几句,颜若水脸色一变,他突然起身,把屁股底下的椅子都给带倒了。他边收拾桌前的资料边说:“对不起,岳父突发脑溢血,我得请假去医院。段副总,你看这会……” ]3 `. u7 p* T. |' |/ f. y, S8 D
  
  段副总是从下面银行新调上来的,忙说:“这是最后一个议题,我看,会议先散了吧。选择胜利大厦拍卖公司的事很重要,还得您亲自把关才行。”
  
  颜若水说:“也好,那就散会吧,我得先走一步了。”
  
  段副总跟小余交代,让她陪颜总上医院,有任何需要赶紧给他来电话。
  
  祁雨接到的电话正是徐艺打来的,张仲平见她脸色大变,忙问怎么回事。祁雨一边匆匆下楼,一边把祁家轩突发脑溢血的情况说了。张仲平陪着她下楼,说我的车子还在修理厂,我坐你的车去。祁雨一边走一边说,要不,你事也多,还是别去了?张仲平说那怎么行,我跟颜总亲如兄弟,我既然知道你爸爸病了,又怎么能不去呢?
  
  这时,张仲平的手机响了,一看,却是曾真。他不好跟着祁雨上车接曾真的电话,也不好把曾真的电话挂了,只好对祁雨说声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张仲平本来想离开祁雨的车子远一点去接电话,马上觉得不妥,祁雨心急火燎地等着赶往医院,怎么好耽误她的宝贵时间呢?他让曾真稍等一下,转身对已把车子发动了的祁雨说:“对不起祁老板,出了点急事,我……要不,我晚点去医院?”祁雨斜着看了他一眼,说:“没事,我先走,你忙你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只要是上班时间,各大医院总是比超市的人还多。祁雨急匆匆地从电梯里挤出来,发现徐艺早在电梯口等着她了,两个人朝急救室快步走去。祁雨忍不住抓住徐艺的手说:“谢谢你,徐总真是太谢谢你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