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第十一章

  徐艺感觉到祁雨的手绵若无骨、柔嫩光滑,心里不禁一动,却也不敢想得太多,忙道:“不用谢我,我只是碰巧碰上了。你别紧张,祁老福大命大,应该没事的。”
  
  祁雨说:“我爸本来就有高血压,没想到今天出了这种事。”
  
  徐艺说:“祁老板,你自己先得稳住了。”他见祁雨声音都在发颤,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餐巾纸递给她,让她接过擦拭眼泪。
  
  电梯铃响,颜若水和秘书小余出了另外一部电梯,朝祁雨和徐艺这边走来。
  
  祁雨见自己一直抓着徐艺的手,慌忙甩开,急急地朝颜若水扑过去,轻轻地叫了他一声姐夫。
  
  颜若水很自然地把她抱住,问她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很严重?
  
  祁雨说:“我也刚到,爸爸刚进手术室抢救。这一次多亏了徐总,是徐总叫的救护车、安排的急救手术。”
  
  颜若水放开祁雨,伸手和徐艺握了握,说:“噢,徐总是吧?真是太谢谢你了。”
  
  徐艺说:“不用谢,我只是赶巧碰上了。”
  
  颜若水说:“那也还是要谢,这种病,早一分钟抢救,效果都有可能完全不一样。对了,徐总是做哪一行的?” banbijiang.com
  
  徐艺说:“哦,我是做拍卖的,这是我的名片。”
  
  颜若水接过徐艺的名片,迅速看了一眼,抬头望着他道:“你是做拍卖的?”
  
  徐艺正趁颜若水低头看名片的工夫跟小余交换眼神,这下全被颜若水看在眼里。颜若水不经意地说:“这里暂时没什么事,小余,要不,你还是先回公司吧。”
  
  余秘书说:“好的,我回去以后马上跟段副总汇报。您有什么事,尽管打我电话。”
  
  颜若水点点头,说:“嗯,你去吧。”他看着小余进了电梯,这才回过头来再次对徐艺点点头表示了谢意。
  
  徐艺是个很敏感的人,自然能感觉出他那种客气中夹带着的冷漠,只好说不用不用。他向颜若水送上一张笑脸,说:“我一直想认识颜总,没想到是在这种场合。”这话一说,便立即觉得这时面带微笑可能不妥当,马上换了一副凝重的表情。
  
  颜若水说:“是吧。徐总,我的意思是,抢救病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要不,你有事先去忙,就不用陪在这儿了。你看呢?”
  
  听了这话,徐艺求救似的望祁雨一眼,说:“我没事。我刚才给公司打了个电话,我们新招了一个女大学毕业生,人灵活,手脚也勤快。我让她过来帮忙。”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颜若水说:“不不不,那太不好意思了。祁雨,千万不能再麻烦徐总了。像派人这种事,还是从茶会所里调人吧。徐总,我和祁雨还有点家务事要商量,要不然……”
  
  这已经类似于下逐客令了,为避免尴尬,徐艺忙说他还有点事要去处理,先离开一下。颜若水对他第三次表示感谢,又一次主动伸手和他握了握。
  
  祁雨似乎有点不高兴了,问颜若水为什么非得把徐艺赶走?颜若水反问她,他是你朋友?
  
  祁雨道:“也算不上,我跟他刚认识不久,也没打过几次交道。只是这一次,我从内心里真的很感谢他。手术后住院的事也是他帮着联系的。”
  
  颜若水说:“我觉得他这会儿已经没有必要陪在这儿了。祁雨,我是一个交友很慎重的人,如果他不是做拍卖的,我不反对你跟他交往。可是,你知道吗?我突 然想起我听说过他,他原来是张仲平的手下,好像还是他的什么亲戚,现在却自立门户开公司,小雨,他是一个变节者,我不喜欢这种人。”
  
  祁雨说:“这有什么?难道因为他是张仲平的亲戚就得替他打一辈子工?”
   copyright Banbijiang
  颜若水说:“还有,关于他做艺术品拍卖的事我也有耳闻,做艺术品拍卖你就老老实实地做吧,他可是搞尽了名堂,为了吸引客人,又是送彩票,又是送香吻,太低俗化了。后来还搞了一个公益的捐赠活动,动静闹得还蛮大。”
  
  祁雨说:“对这件事,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他那些营销手段蛮有创意,很吸引眼球。至于后面的捐赠活动,就更没得说了,不管他出于什么目标,他捐了几十万真金白银也是实实在在的。”
  
  颜若水说:“好了小雨,我们不争这个了。你知道,我不喜欢行事高调、太过张扬的人。说到张仲平,我问你,他今天找你了吗?”
  
  祁雨四下里望望,说:“还说呢,我本来跟他在一块儿,听说我爸住医院了,临时找个借口溜了。”
  
  颜若水摇摇头道:“不,这不是张仲平的风格,他一定是碰到了什么要紧事。再说了,君子之交,不拘小节,张仲平绝对不会像徐艺似的在这里晃来荡去。”
  
  祁雨说:“姐夫,你没跟徐艺打过交道,对他的成见却很深,今天要不是他……”
  
  颜若水说:“好了,小雨,别说了。我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徐艺为爸爸做的一切,我们该怎么感谢他就怎么感谢他。但是,我也请你相信我看人的眼光。其他的,就不说了,好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祁雨只好点了点头。
  
  颜若水和祁雨接着谈了一些家务事。颜若水说妈一个人在家不行,得安排一个人去陪她老人家。
  
  祁雨让他放心,说她给会所的店面经理阿蓉打了电话,已经让她过去了。她说她现在最担心爸,希望他能挺过去。又问要不要通知姐姐?颜若水抬腕看了看手 表,说加拿大这会儿正好是大半夜,要不然,还是等爸的情况明了以后再说吧。祁雨说,你总是这么体贴我姐。颜若水说这是应该的。他们母子两人在那边坐移民 监,也不容易。
  
  过了一会儿,颜若水主动谈起了祁雨的个人问题,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前那个谁,都多少年了,早点忘了吧。趁着年轻,再找一个,你得开始新的生活。祁雨 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人们常说,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有两个,一个是时间,一个是新欢。要是时间和新欢还不能让你忘记一段感情,原因只 有一个:时间不够长和新欢不够好。
  
  颜若水望着祁雨,隐隐地看到了老婆葛云的影子,在她那姣好的面容上,似乎隐藏着无尽的沧桑,他低下头抓住她的胳膊,说:“别怪姐夫八卦,对那个徐总,你是把他当生意伙伴,还是朋友,还是新欢?” 半壁江图书频道
  
  祁雨眉毛一扬,短促一笑道:“我把他当新欢?怎么可能?我比他大了差不多一轮,而且,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在谈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我玩不起。”
  
  颜若水更紧地抓着祁雨的胳膊,说:“等老爷子康复了,你呀,还是陪他们二老一起出去。”
  
  祁雨说:“姐夫,你就别为我的事操心了。这些年,你给我开了一间茶坊,让我赚钱买了房子买了车子,我已经很知足了,我得感谢你。”
  
  颜若水说:“一家人,我要你感谢什么?这些年,委屈你了。”
  
  祁雨说:“我不觉得有什么委屈的。如果我对那家伙念念不忘,也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他把我骗得太惨了。我咽不下那口气,要我彻底解脱,除非他死了,或者,我离开这儿,离开这个国家。可是,我又怎么能离开?父母在,不远游呀。”
  
  颜若水说:“小雨,说到这事,我跟你姐,算是欠你的。”
  
  祁雨说:“是吗?姐夫,你也不用这么想,这个世界,谁欠谁的呀?”
  
  颜若水摇摇头说:“不,小雨,你听我把话说完……”

内容来自半壁江


  
  颜若水要说的话还没开始说,电梯铃响,徐艺和张小洁从电梯口走了出来,两个人像商量好了似的,分别朝颜若水、祁雨弯弯腰,笑笑。
  
  颜若水连忙起身道:“徐总,你……怎么又来了?”
  
  徐艺说:“颜总,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大学毕业生,张小洁。我想了想,你这儿说不定就有很多零零碎碎的事要处理,算是给你们添个人手。”
  
  颜若水说:“这个……这个太大才小用了。现在情况怎么样还不知道,真要照顾病人,医院里随时可以请到陪护。”
  
  徐艺说:“有陪护没关系,那就让张小洁做监工吧,你说呢,祁老板?”
  
  祁雨说:“姐夫,要不就让她先留下来吧,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